淘宝人生

第105章 意外收获

第一零五章 意外收获

感谢胖胖鱼同学和#狂#同学的打赏!

缅甸公盘的这部分这就要写完了,今天飙出了八千字,完结了这部分得了。

上三江也有两天了,希望大家给多多投票,多多收藏,能回报大家的就是努力写出更好看的东西来。谢谢了!

================================

卢俊义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羡慕,问道:“张辰,这块翡翠你准备怎么处理啊,你公司开业的时候拿出来的话,绝对能造成轰动的。”

张辰怎么可能把这样的极品宝贝卖出去呢,也就是给宁琳琅和张芷兰、陈雯琳弄几件首饰出来戴戴,剩下的他只会留在自己手里收藏起来,而且珠宝公司开业所需的东西早已经全活儿了,笑道:“这么好的宝贝,百年难得一见都说轻了,我有那么败家吗。”

几个赌石师傅和天美公司的赌石顾问这会儿都已经惊呆了,张辰这一下午的表现,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他们对于翡翠的认识,原来垃圾毛料也是可以解出这么多上品甚至顶级翡翠的,而且翡翠还有没被发现过的颜色,这还是以前所熟知的行业吗,老话说得太对了,学无止境啊。

听到几个赌石师傅们的议论,路人甲乙丙丁又分别把话传了出去,很快就传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从未出现过的颜色,而且又是一块玻璃种,这一下午的时间就解出五块玻璃种了,这绝对是翡翠玉石界的传奇了,除了今天之外,怕是再也难遇到了。

很多人都想走近了去看看那块前所未有的玻璃种破云青,可那块翡翠在他们还在议论着的时候,就被张辰交给丁志强收起来了。现场已经聚集了五六百人,谁知道这里边有没有一些目的不良的,一旦有个差池,后果就会很严重的。

这样的做法是绝对正确的,最起码现场就有一位老兄正在想着坏招,怎么才能把这块世所罕见的翡翠给毁了,好出出心头的一口恶气。这位当然就是花衬衫大爷了,此时他的双目都已经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满脸都是怒色。

看着丁志强把翡翠收起来,恶狠狠地剜了张辰一眼,冒出一句话:“有什么呀,不就是解出一块破翡翠吗,还破云青,狗屎青吧,我看连狗屎都不如,黄口小儿乱喷粪,一点经验都没有还敢给翡翠定名,真是荒唐。”

说完了这段看似抢面子实则很丢人的话,花衬衫头也不回的走了,就在他努力往外边挤的时候,后边又传来那个年轻人的声音“狗屎大爷,您先别急着走啊,我还想请教您怎么才能回回都解出超级狗屎地来呢。”

众人又是一阵轰笑声,花衬衫倒是不以为然,也不理会其他人的嘲笑,怒气冲冲地往外挤着。看着别人出彩,有一点嫉妒在所难免,可你要是到了这样的一个境界就实在可恶了。围观的人们早就对他看不下眼了,不是给他下个绊子就是专门挤着不给他让路,可怜的花衬衫真是耗尽了力气才从人群里钻了出去,累得坐在路边直喘气。

张辰在把那块玻璃种破云青交给丁志强后,也同意了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要求,并且同意让他在酒店里再次进行一个专访。那位记者也是不停地表示着他的感谢,还承诺一定要把这次的采访作出最漂亮最精彩的片子。

电视台的采访开始之后,其他一些媒体的记者也都凑了过来,今天的这场解石在翡翠界,绝对算得上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次。能在大公盘期间搞出这样的新闻,意义是很重大的,媒体记者在这方面的嗅觉都是一样的敏锐,都围着张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吴瑞泰是张辰唯一认识的缅甸人,也只能是由他来做为翻译了,不过他倒是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这也是和张辰拉近距离的一次机会啊,他还巴不得呢。

整个采访过程用了有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张辰主要还是说琳琅·艾利娜的事情,本来就是要宣传公司的嘛。当记者说起张辰之前解出的龙石种和今天的破云青以及他曾经解出的七色顶级翡翠,问他会不会有成品首饰销售的时候,张辰回答他龙石种和破云青的首饰可能会在未来合适的机会推出,其他的顶级翡翠首饰则已经有销售计划了。反正都是活话,想怎么扯就怎么扯呗,而且在开业拍卖会上也的确会拍出几件顶级翡翠首饰,也不算是说瞎话了;至于龙石种和破云青,以现在的情况看绝对不会卖的,除非张辰手里能够积攒到十几个立方分米的时候,才有可能出几件首饰来刺激一下市场,至于说合适的机会,只要他认为不不合适呢,就一定是不合适了。

今天解出的翡翠,张辰也没有打算留在这里或者委托物流,当下就安排了崔正男和丁志强联系京城的安镇忠,让他立即带人来,明天就把这些翡翠都运回京城去,放在这里实在是让人不能安心。

现场围观的人群中也有一部分打着主意想要收购张辰这几块翡翠的,要说他们都有那个资金实力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三两位有能力收购其中的一块而已,多数人不是想把张辰当大头来坑,就是想着让张辰转让一小块的。

不过这样的想法在电视台采访后就统统没有了。真想收购的,不论是整块收购还是想买一小块,听说人家自己就是开珠宝公司的,那绝对不会培养竞争对手了;那些等着逮张辰一个大头的,都是没有什么经济实力,只想着靠坑蒙拐骗发大财,张辰对于这些翡翠的价值要比他们还了解很多,不抓他们大头就不错了。

但是对于琳琅·艾利娜的宣传造势还是很有效果的,几乎来参加公盘的所有人,不论是各个珠宝公司还是个人,或者珠宝玉器行业的其他成员,都记住了这么一间珠宝公司,至少在行业内是打出名声了。

采访结束后,吴瑞泰盛情邀请张辰和随行人员共进晚餐,张辰推拖不过,也就一起去了,那两块大个儿的翡翠则是由崔正男他们负责,和吴瑞泰安排的士兵押运到公盘的保险库房去,等着明天安排人手运回京城。吴瑞泰也拍胸脯保证,帮着办理好一切相关手续,绝不耽误张辰的事情。吴瑞泰能够调来士兵押运翡翠,张辰也对他的能力有几分认可,这样的事情于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席间,吴瑞泰也对张辰在翡翠和珠宝方面的能力表示很佩服,又和张辰交流了一些佛教方面的知识。张辰也对吴瑞泰有了一些了解,吴瑞泰的家族是缅甸的大世家,在军政商三界都有这不凡的实力,他自己就拥有几座大型翡翠矿场,还有几座宝石矿和金矿,是家族里他们这一代人在商界的头领。

张辰一直就在想,怎样才能和缅甸这边的翡翠宝石矿场拉上关系,保证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地执行,这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吴瑞泰,这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消息。对于吴瑞泰的亲近,自然也就不再拒绝,两人谈笑风生的吃了一顿饭,相互都有了一些了解,对于彼此在各自行业内的成就也都很欣赏,交情也更进了一步。

对于吴瑞泰提出的大金寺的承经大师参与未来佛教古籍研究的事情,张辰也答应下来,原本张辰就打算聚合一些大德高僧和佛教知识的专家来研究的,在这样的事情上卖对方一个面子很正常,而且承经大师也的确是一位佛法高深的大师,这样还能给唐韵带来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吴瑞泰却不这么想,他是虔诚的佛教徒,讲究供养佛、僧、法以及一切众生,对于能够为弘扬佛法出点力是很荣幸的。而且通过这件事,还能够让他的家族在缅甸佛教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是一举数得的好事。心里也对张辰暗暗感激,认定了这个年轻的朋友,同时也在感谢佛祖的指引。

得知张辰来年要举行订婚仪式,吴瑞泰也要求张辰必须给他一份邀请函,否则他会认为张辰看不起他这个朋友。一顿饭下来,两人的称呼也有了改变,不再张先生吴先生的叫了,张辰管吴瑞泰叫吴大哥,而吴瑞泰则直呼他张辰,关系再进一步。

饭后,吴瑞泰安排了车把张辰等人送回酒店,他则是要再去处理一些公盘上的事情,并且把一台空调中巴车和两台轿车留给张辰,方便他这些天在仰光的往来交通。张辰实在是耐不过吴瑞泰的盛情,最后只得是留下一台轿车和一台中巴,再次感谢了一番,两人才告别了离去。

回到了酒店,电视台的记者早就已经在大堂等候了,看到张辰一行人走进酒店,赶忙上前热情地打招呼,问张辰是否方便采访。

采访是在张辰和宁琳琅的房间进行的,张辰对自己从来都是很优待的,再来缅甸之前就给自己订好了一间套房,这时候正好在客厅里进行采访的录制。

在记者的请求下,张辰把那块玻璃种破云青也放在了茶几上,整个采访的过程都是围绕着这块翡翠在进行,穿插着一些下午解石的片段。其间也对张辰之前所得到的一些顶级翡翠的事情做了一些访问,张辰也很配合地把宁琳琅佩戴的那一套首饰拿来,在茶几上铺了一块软布给他们拍摄,但是需要拿在手上拍摄的,就由首饰的主人宁琳琅来代劳了。对于当时怎样看出毛料的奇特之处这个问题,张辰肯定是无可奉告,记者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过了,这不是让人家自曝发财的门道吗,连忙起身道歉。

采访非常的成功,张辰对于琳琅·艾利娜的宣传造势也很成功,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期专题播出以后,引起的轰动超出了他的想象。国际翡翠市场突然走热,翡翠的价格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受益的不单是翡翠首饰,就连毛料的价格到了零二年第二次公盘的时候,也都上涨了一半。

而令人最为意外的,就是这期专题传播到很多的国家和地区之后,一些好事者就对历届公盘上表现最好的买家和翡翠玉石行业的高手做了一个总结和评比。评出了王、霸、客等三个等级的相玉和赌石高手,张辰则是因为曾经解出七种顶级颜色的翡翠和龙石种翡翠,以及在公盘上从垃圾毛料中解出了超级翡翠、发现了前所未有的破云青这种顶级颜色的翡翠,被划到了这三个等级之外,单独列出一个名号“玉师”。理由是他在翡翠玉石行业的成就和贡献,足以当得所有翡翠玉石行业人士的老师。

而这个称号在之后的很多年里,都被玉石行业的人视为最高荣誉和不可逾越的高峰,直到很多年后,有人就戏称“玉师”为玉狮子,有玉石界霸主的意思,让张辰很是好笑了一阵子。

后话不表。话说张辰在第二天的明标拍卖上,已经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想让张辰帮着看看自己看中的毛料,无奈张辰总是以自己只不过运气好,还要多多向各位前辈和同行学习的借口推掉了。这种要求简直就是胡闹嘛,如果是张辰也看上了这块毛料,你让别人怎么说,是说实话告诉你这块毛料很不错值得拿下来,还是哄你说这块毛料不咋地别费心思了?

好在张辰最看重的毛料在第一天的明标上都已经拿下了,这一天里也就是三块冰种和一块顶级墨翠的毛料被看好,其他两块冰种毛料都因为表现太好而被很多人盯上,张辰也就基本上放弃了。

不过这一天也有意外之喜。张辰用不到六万美金的价格拿下了他所看好的四块毛料之后,本就准备回酒店休息了,他可不想被一大堆人拉着问这问那的。但是就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找上了张辰,这位已经取了自己标下来的毛料,是想让张辰帮着看看怎么下刀的,他在前一天可是看过张辰所有的解石过程,没有一次是切偏了的,是以对张辰的信心十足。

人家都抱着毛料跑来了,而且只是让帮着画道线,张辰就不好拒绝了。先直观的看了看这块毛料,表现还算可以,应该能够出绿,不过种可能不是很好;又用意念力看了看,里边是一块金丝种艳绿,有个三四立方分米,还算不错吧。就照着里边翡翠边缘超出来一点的地方给他画了一条线,告诉他切下去就差不多能看见翡翠了,但是也不能保证完全正确。

那人高高兴兴地抱着毛料走了,心里又把张辰夸了一番,什么高手啦,低调啦,平易近人啦,乐于助人啦,反正都是些不花钱的好话,说个够呗。

这位的出现让张辰更加想要快快离开了,再待下去其他人有样学样的都跑来找他,哪怕只是画道线,也不是轻松的事情。扭头看了一眼大屏幕,就发现他准备放弃的另一块毛料基本没有人关注,张辰就有点动心了,决定先坐下来看看再说。

一直到还剩下一分钟的时候,那块毛料的价格只被人加了一次五百美金,张辰就顺手拿起了竞拍器,在上面输入了一万三千五百五十九。这块毛料的价格是五千美金,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价格应该是绝对能拿下了,如果拿不下,张辰也就认了。结果出奇的顺利,张辰还真的拿下了这块里边有二十多立方分米阳绿冰种翡翠的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