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06章 公盘结束

第一零六章 公盘结束

收藏早以破了五千,可是推荐还在后边跟着吃灰,各位于心何忍啊……

求票,求收藏……

给点动力好不好!

================================

张辰也算是给这届公盘做了不少贡献,他在交易中心的现场解石,让不少买家都对一些奇怪的垃圾毛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张辰离开交易中心之后,连连有垃圾表现的毛料被高价标下,其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了,内在好的垃圾毛料早就被张辰标走了,剩下的就真的是一些垃圾毛料了。

事后,这些标下垃圾毛料的人也都认识到,不是所有的垃圾毛料都会出好翡翠,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学人家,否则只会让自己吃亏。

从交易中心出来,张辰就找到了吴瑞泰,对方早已把他所需要的一应手续材料办妥。并且很抱歉的说因为琐事繁多,不能请这几位赶来的朋友吃顿饭了,以后有机会再补请。众人能够感到吴瑞泰的诚意,也都很感谢对方的盛情和帮助,再次道谢之后才离开。

中午和安镇忠以及同行的五个人一起吃了饭,这五人之前都没有见过张辰,只是从他们的头儿安镇忠那里知道,老板是一个极其能耐的人,不但有深厚的背景,还有着很庞大的个人实力,而且是一个顶级高手。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出头又温文有礼的人,他们怎么都想不出,崔正男是怎样被他一招打飞的,完全不像是这样的人能够拥有的力量嘛。但是看着崔正男跟在张辰后边屁颠儿屁颠儿的,对他唯命是从的样子,又觉得那一定是真实的。

其中一个想要了解一下张辰到底有多厉害,他的年龄比崔正男还要小,才刚刚二十一岁,自己的世界观和对现实的认识还没有成型,说起话来也就不太讲究,想起来就问:“张先生,都说您是一个顶级高手,力气比崔哥还要大,您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呢?”

其他人虽然也不会很在乎这些事情,尤其是崔正男他们三个,这几天和张辰处下来,都认为张辰绝对是那种标准的好汉性格,但是又比好汉们多了些儒雅,总之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但是再好相处的人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你惹到他一样会有麻烦,这小子这样的问,明显就是对张辰的实力有怀疑啊,都朝他看过去,有的还瞪着他。他一个人问这种问题倒没什么,但是就怕张辰不高兴,那样很可能就会牵扯到工作的问题,这样的工作可是打着探照灯都不好找的。

张辰也不以为忤,知道他还没有完全被世俗所进化,看了他一眼,也有心逗逗他,就笑道:“我到底有多大力气,呵呵,你听说过一个成语‘一发千钧’吗。这里边的钧,就是一种重量单位,相当于汉代的三十斤,汉代一斤大约就是现在的二百五十八克。我徒手能举起两百钧的重量,全力一拳大概是八百钧,你算算我到底有多大的力气。”

这小子还真不客气,坐在车上就算开了,只是等他算完了之后,直接俩眼一瞪像铃铛了。这也太可怕了吧,徒手就是一千五百多公斤的力气,三千多磅啊;全力一拳更恐怖,居然有一万三千多磅的力气,怪不得能把大熊打飞呢,这还是人吗。

看着别人戏虐的眼神,他就知道张辰没有说假话,更是没胆子找张辰试一试,那和自我虐待没有区别,看了眼正微笑着看着他的张辰,翘起大拇指,结结巴巴地说道:“张,张先生,您,厉害,真,真的是,是太牛了。”

看着安镇忠他们都上了飞机,张辰也就安心了,这样的东西也没办法存到戒子里边去,就算过程能够保密,但是这东西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这次索性让安镇忠把其他几块翡翠都带走了,有吴瑞泰帮忙,一应事情都很好解决,也省得回的时候再麻烦,这样的东西托运是很不明智的选择,毕竟价值太高了。

送走了安镇忠他们,张辰就回到了酒店,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和宁琳琅温存一会儿。要说这办事效率太高了也有不好的时候,和小师妹热乎了一会儿之后,张将军刚要横刀立马,提枪上阵,“叮铃铃……”电话响了。

接起来是酒店总台的英文服务,说转接艾莉萨·麦克唐纳小姐,把电话交给宁琳琅,就听见宁琳琅在那里说了几句好的,谢谢之类的话,然后就挂了。

张辰正要继续上阵拼杀,宁琳琅却坐在一边笑道:“师兄,木材交易中心那里的公司已经把东西送到郊区的马场了,现在就在那里等着,我认为我们还是尽快去交接一下吧。其实我也很想的啊,不如我们晚上回来之后再继续,一定让你满意,怎么样。”

张将军只好看着索魂枪变成了捆仙绳,带着宁琳琅上了吴瑞泰安排的车,告诉司机去郊区的那个马场。

进到马场里边,一眼望去要比那天在木材交易中心见到的还要壮观,里边整齐地排列着打包好了的原木。全部都是三垛一排,五米高十米宽的柚木垛子;还有五垛一排,三米高五米宽的鸡翅木垛子。足足有两百多米长的距离,全都垛满了,张辰展开意念力仔细检查了一遍,里边并没有什么腐朽、生虫或者断裂和潮湿等问题,数量也都够了,而且货物的质量也满足了双方所约定的他们提供的原木不得低于张辰所要求的尺寸和规格的条件,看来这几间公司做买卖还是比较靠谱的,毕竟这是大买卖,他们还想着有下一回呢。

张辰又装模作样的抽查了一下,表示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了,然后双方就在当场签订了购销合同。三间公司的代表收到了宁琳琅交付余款的银行本票后,就兴高采烈的走了,还请宁琳琅以后有什么生意一定要照顾他们的公司,他们一定会提供全缅甸最优质的木材。

等到他们走了有一阵之后,张辰估计着他们应该走远了,看了看四下无人,就把这里的木材垛子全部收进戒子里边。接着就出了马场,锁上大门,上车回酒店了。

接下来的两天是暗标的开标日,除了等待开标的结果之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可做。张辰就找到了吴瑞泰,提出了想要在公盘之后购买其中一些毛料的要求,吴瑞泰当然是满口答应,公盘上剩下的毛料越少,就代表公盘越成功,这样的事情对他还是一件好事呢。虽然说所有毛料都必须通过公盘来销售,但是卖不出去也是大问题,每一个矿场主和毛料商人都会想办法搞出去一批,保证自己的利益,张辰既然愿意要,那他自然是要做这桩生意了。

笑道:“张辰老弟,你这哪里是在要我帮忙,简直就是在帮我解决难题嘛。这次的公盘有不少都是我的毛料,应该占到了六成以上吧,公盘之后所有我的毛料你随便挑,我在联系一下其他的毛料主人,看看有谁还愿意卖的。”

张辰见吴瑞泰乐意帮忙,就感谢道:“那真是谢谢吴大哥了,其实我也用不了太多,就是一些中低端的半明料,有两千万左右的货就差不多了。”

吴瑞泰一听就翻白眼了,两千万左右的中低端翡翠,您还说不太多,那多少才是多啊,笑着说道:“老弟你可别和我客气,我这也是在给自己推销呢,压在手里卖不出去,我也会很麻烦的,真要感谢的人是你啊,只要你拿着钱,谁都会抢着买给你的。”

两人也就不再客气,说好等开标之后就去选料子,吴瑞泰会负责办理一切相关的手续,保证把毛料安全送到京城。

这次来缅甸,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尤其是购买原木和中低端翡翠的事情。先前是三间公司合在一起来谈生意,价格都很便宜,原木的质量也很好,就连交接都很顺利;后来又和吴瑞泰交了朋友,这位可是缅甸的大人物,有了他的帮助,翡翠的事情就相当容易了。原本打算多留两天的计划也要改动一下了,早点回到京城,就能早些动身去往加勒比那边,到时候回来也会早一点,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世间充裕起来了。

两天的开标过后,张辰的收获也是很丰盛。他自己投了六十三块全赌毛料和一百四十七份分一万八千克拉红蓝宝石,红蓝宝石全部中标,全赌毛料除了有四块为以后准备的豆青种没有标到,其他五十九块全部中标;公司投了一百五十二块全赌毛料和两百二十七份六百五十一块半赌毛料,以及九十一份六千零四十克拉的红蓝宝石,红蓝宝石一样是全部中标,全赌毛料有六块金丝种和六块芙蓉种的毛料没有标到,半赌毛料则是跑了二十九份一百零五块。不过跑了的都是一些中等内在的毛料,对公司不会有任何影响,总的成绩还是值得庆祝的。

其实这次公盘最大的赢家就是张辰了,这厮仗着自己的意念力,几乎横扫了公盘上所有的高品质毛料。表现差的毛料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而只要有表现好内在也好的毛料,他就会出重注,留给别人的都是一些残羹剩饭了,即使有不错的毛料,也不会太多。

他个人标下的五十九块毛料里边,除了里边有大块翡翠的六块芙蓉种和七块金丝种之外,全部都是冰种以上的毛料,玻璃种更是占到了十六块。公司标下的毛料里边,玻璃种也占到了全赌毛料六块和半赌毛料六份十九块的份额。

这倒不是张辰私心太重,主要是因为公司不是他一个人的,英国那边也派了人过来,拿一些表现极差的毛料回去,难免会有人说三道四,与其来回解释或者通过解石来证明什么,还不如这样来的省事又干脆。

在张辰之外,其实也有不少买家标到了不错的毛料,最起码冰种的毛料就被其他人标走了不少,张辰也不敢一个人把所有的好毛料都弄到自己手里了,那样结果会让整个翡翠市场出现混乱的。

公盘结束的当天,张辰领出了自己的毛料后,就和吴瑞泰再次进场去看毛料了,他还要给公司带回去一批中低端的翡翠,为将来的市场做准备。

吴瑞泰不愧是翡翠矿场中的大户,整个这次公盘上超过六成的毛料都是他提供的,属于他的没有被标走的毛料有很多,基本也都是一些中低端表现的,看来现在人们对于翡翠追捧还远远不到火热的程度,应该还有不少的时间做准备。

张辰游走在一堆堆的毛料之间,并不过多的停下来仔细观察,他的这种看标方式一样也引起了吴瑞泰的主意,对于张辰的能力吴瑞泰是很信任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看标的,吴瑞泰甚至怀疑张辰是不是为了帮他消化毛料才要求购买的。如果他真的是这样随便走走就可以分辨出毛料的内在,那他的水平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呢,吴瑞泰不禁暗暗乍舌,这个朋友看来还真是交对了。

张辰在两个小时之后,就选定了所有需要的毛料,一共是两千六百多万国币的价值。吴瑞泰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再赚张辰的钱,给其他人都会便宜很多,给朋友自然是要更便宜了,只是收了张辰一千五百万国币,当然他也不会赔着自己去给张辰,这样也不是朋友所为。

不管是两千六百,还是一千五百,反正是张辰先垫资的,连着那六千克拉的红蓝宝石,张辰已经给公司垫资了超过两千国币。

把毛料的事情安排妥当了,张辰也要回京城了,处理好京城的事情,还有一座宝藏等着他去挖掘呢,如果这座宝藏真的还在,那又将是一份天大的财富啊。父子两代海盗,其中还有一个是打着当时最牛的大不列颠国的旗号去打劫的,其中的财富有多惊人,可想而知了。

临行之前,受吴瑞泰和承经大师的邀请,再次去到了大金寺,这次可不是以游客的身份进去了,而是承经大师亲自迎接的。就在承经大师的禅房里,三个人交流了一下午,彼此都有颇丰的收获。

承经大师不单对佛学有研究,在历史、天文、植物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知道张辰是学历史专业的,也和他对很多历史知识做了交流,对于张辰的学识甚为惊叹。一个下午过来,已经把张辰当作了忘年之交的小友。

晚间是吴瑞泰做东,给张辰一行在当地的豪华酒店送行,席间,承经大师还派弟子送来几道素斋,足见对张辰的重视和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