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15章 教会的隐秘

第一一五章 教会的隐秘

感谢浮萍一家、李789456321*、霸王团集、1831675430四位同学的打赏!

啥也不说了,给投票吧。希望大家能够发扬给力,给力,再给力,接再给力的投票精神,让咱的推荐更上一层楼。同时也别忘记了收藏一下,谢谢!========================================

看过这这边的箱子,就剩下放在黄金另一侧的少量箱子了,那边只有十多个箱子,但是摆放的位置却是整个溶洞中最好的,应该是那父子俩眼中最好的宝贝了。张辰已经知道里边的内容,如果抛开民族情节,他也认为那里的十只箱子里边的东西是这座宝藏里最好的。

路过那大堆黄金的时候,张辰和宁琳琅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地看了过去,上次宝藏里的五百多吨黄金给张辰带来了几十亿美金的财富,这里这么多的黄金又会是多少呢。张辰心里有打算的,现在他一点都不缺钱,黄金的价格还在涨,等黄金再涨一个跟头,那时候再去卖,才是正经路子。而且他已经出手了五百多吨,要是再把这里的都出手了,就怕会要影响到黄金价格的走势,到时候就怕要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了,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这些东西还是慢慢出手好一些,没必要把自己暴露出来。

在这些黄金的另一侧,张辰再次打开了一只箱子。这只中等大小的箱子里边,堆满了一枚枚黄灿灿的金币,看着实在耀眼,这箱子里的金币太多,层层叠叠地堆在一起,暂时是无法计算数量了,粗看一下至少也在一万枚以上。

随手抓起几枚看了看,都是古罗马时期的金币,正面均为不同的人物形象,背面则是有匕首、十字架等等各种图案,上边的文字也都是拉丁文的,其中有几枚上边的文字是奥古斯都大帝的缩写,看起来应该是在公元前的货币了。这里边的金币,有很多都是极少见甚至绝版的,例如那枚正面奥古斯都皇帝,背面是凯撒大帝的,在张辰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见过有这种钱币的文字资料记载,不得不说这座宝藏里边还真都是好货。

张辰和宁琳琅来到另一只箱子前,这箱子是整座溶洞宝藏里边数量最少的长形箱子,也就是内容最好的箱子之一。张辰示意宁琳琅来打开这只箱子,宁琳琅依言抓着箱子盖上的牛皮拉手,把盖子揭开,跟着就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箱子里边的物件,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里边的东西也是整座宝藏中最最让人掉眼球的,里边用隔板隔开,整齐地架着二十根款式各异的权杖。

愣了半晌之后,宁琳琅才兴奋地叫到:“师兄,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你看这些权杖,好漂亮啊,还有教会的权杖,这是教宗的权杖吗?”

张辰接过宁琳琅手里的权杖,这根权杖有一米七多的长度,铜质鎏金,里边是空心的,杖头有十字架和冠冕,浮雕着十二门徒和一些教会的古圣人亚郎、亚巴郎等形象。人物的表情生动,线条流畅,布局很合理,制作工艺十分精美,就是放在现如今,也算得上精品了。在杖头和杖身的结合处,镌刻着JohnⅧ-AD853的字样。教会里一般的主教之类也有权杖,但是他们却不会有代表身份的名号,而且这类的权杖也不是代表一般教区主教权利的,应该是教宗权杖无疑了。

在意念力的观察下,这根权杖的表层流动着九层由浅至深的蓝色光芒,一千一百四十年前,称呼为若望八世的教宗,这个发现让张辰想起了一个关于教会的传说,看来那件事果然是真实发生过的。

又再次看了看镌刻的名号,张辰对宁琳琅道:“琳琅,这应该是教宗的权杖,但是这根权杖的主人确是有些不同。你仔细看看,是否能说出这位权杖主人的身份?”

宁琳琅对于张辰的信任那是毋庸置疑的,只要张辰说是,那就一定是了,现在张辰要她说说这根权杖的主人是谁,而且这根权杖的主人还是一位特殊的人物,宁琳琅就接过权杖仔细地观察着。

看了一会儿之后,宁琳琅有些惊讶地道:“师兄,这上面刻着若望八世的字样,该不会是那位传说中的人物吧,难倒那件事是真的吗?”

张辰看着宁琳琅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根权杖的确是揭开了一段教会隐藏着的历史,在这之前,张辰也不太相信那个传说,毕竟有些太过于不现实,很难让人产生认同感。

可这根权杖的现世,把那段历史的记载彻底颠覆了,原来教会里真的出现过一位女教宗——若望八世,而历史记载的若望八世则应该是若望九世了。

这是一段教会的隐秘历史,说公元九世纪上半叶的时候,有一个叫做琼·安格里卡斯的英国少女。她在克隆读书的时候,结识了她的丈夫,一位教会的修道士。

两人结婚后,丈夫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到很多地方去走动,而琼为了总能够和丈夫待在一起,就女扮男装的跟在丈夫身边,随着他到处奔波。后来她的丈夫死去了,琼为了寄托对丈夫的哀思,也为了获得精神上的籍慰,就把精力全都投入在了宗教上,因为深受丈夫的影响,琼在宗教和神学方面的造诣远超常人。

很快,琼就成为了著名的教授。又因为深厚扎实的教会知识功底,和她所表现出来的人所难及的美德与无私,被推举为罗马教廷的公证人。并且在一百零三任教宗利奥四世去世后,被大主教们推举为新一任的教宗——若望八世。

这位女教宗在任两年多的时间,也许是因为女扮男装的压力太大,以至于长期的紧张,这位女教宗再次坠入了爱河,并且怀了她情人的孩子。

也许还是因为紧张,她在八五五年参加一次宗教活动的时候早产了。产下婴儿的教宗成了教会的耻辱,琼被囚禁了起来,陪着她被囚禁的还有她的孩子。传说中,后来这位女教宗被他的情人救走,再也没有露面;另一则传说则是他被教廷处以刑罚,此外还有她被终生囚禁的传说。

不论她的结局如何,总是教会的耻辱,所以这段历史就被教会隐藏了。而上任教宗的卸任年代,也改为了公元八五五年;第一百零七任教宗,则是第二位若望八世。

虽然张辰对于很多人所举证的,以教会历史记载为基准的时间论、以教会记载的二十三位叫做约翰的教宗为基准的名号论,以及以中世纪教廷的教宗继任时候检测性别的验明正身论等这些苍白无力的说法很是嗤之以鼻,但是他也没有觉得会有这样的历史真实存在,毕竟这是宗教的大事,怎么能够马虎呢。

然而现在,就是眼前的这根权杖,把历史还原了,历史上真的有过一位女教宗。任何的历史都是由人来记载的,它并不是天书,也就是说,历史是按照纂史人的意志来编写的。在历史记载中,他想让利奥四世活多久,利奥四世就能活多久;他想有几位叫做若望的教宗,就会有几位叫做若望的教宗。而所谓的验明正身论的依据,也不过是在中世纪的时候流传了六百年左右的做法,之前和之后都没有类似的规定或者程序。

看了看手里的权杖,张辰觉得自己有必要揭开这段历史,那就先从自己的小师妹开始吧,笑着对宁琳琅道:“琳琅,正如我们所知,很多时候,人们在记录自己的功劳时都会浓墨重彩,而在记录敌人的错误时则是尽可能的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或者火上浇油。现存的明史有很多地方都是错误的,那是因为满清对明史进行了大量的篡改,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卑劣目的;那么教廷为什么不能对自己的耻辱加以掩盖呢,让一位产下婴儿的女教宗出现在教廷的历史记载上,这是一个多么大的笑话和讽刺。”

“所以,不论琼对于教廷是否有卓越的贡献,也不论她在任时有多少可歌可赞的功劳,更不能看她有多么的可怜,只要是教廷的耻辱,就必须删掉,绝对不能出现在历史记载中。这是一件注定的悲剧,也是一段注定要被隐藏了的历史;教宗若望八世必须得是一个男人,所以在十七年后就出现了一位新的若望八世教宗。”

宁琳琅听了张辰的话,两只眼睛睁得老大,嘴巴微张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根权杖所带来的震憾实在是太强烈了。原来,女教宗的传说并不是一个传说,而是真正的历史,虽然传说也许会有一些夸大或者杜撰的嫌疑,但是那位若望八世女教宗却真实的存在过。

其实不只是宁琳琅,张辰也被镇得不轻,这会儿也是在那里等着回神儿呢。两个人就那么看着这根权杖,看着那一行“JohnⅧ-AD853”的字样,心里都在想着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生,先生,你们现在怎么样?你们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听到请回答。”对讲机里边传来雷昂的声音,这才把沉思中的张辰和宁琳琅都叫醒了。

张辰拿起对讲机,说道:“雷昂,我听到了。我们已经找到了,这里果然有宝藏,你们马上准备一下,二十分钟后我再次呼叫你们。这一路上到处都是暗礁,没有指引绝对是进不来的,到时候我会指引你们如何进入到这里,快艇上只能载两个人,否则把这里的宝藏装船之后就不好出去了。”

那边雷昂答应之后,张辰和宁琳琅把所有打开的箱子都关上,找出了八只装有倭国物件的箱子留下来等会儿带出去,又把其余的箱子和那些黄、铂金全部收进了戒子里边。在关闭箱子的时候,还在那只装着权杖的箱子里找到一本记录日志,是那父子两人记录的这座宝藏的清单和一些藏宝日志,这个也只能完后再看了。

张辰又把留下来的八只箱子搬到溶洞外边的缓坡下,以他的力气来说这些箱子的重量还真是不足一提,速度快一些也就是六七分钟的事情。

摆好了箱子,检查过溶洞内没有落下东西,才拿出对讲机呼叫外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