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16章 天皇春宫

第一一六章 天皇春宫

嘿嘿,其实这章没有颜色的,就是那啥而已,大家都懂的。既然都懂了,那就给投票吧,那就继续支持吧。谁要是不支持,我就哭给你看,看你哪儿说理去。========================================老水手和新学员之间的差距在此时很明显的区分了出来,张辰自己驾艇用了近半个小时才来到山洞,而安镇忠和雷昂在张辰的引导下也只用了二十分钟多一点的时间,比张辰自己还要快出三分多钟,这也让他不得不感叹,专业的还真是不一样啊。

安镇忠和雷昂两人倒是很沉稳,并不多问到底有什么宝藏,只是帮着把八只箱子分别抬到两艘快艇上,然后驾艇跟在张辰的后边向外驶去。他们也知道这里不是查看宝藏的地方,等回去之后,想看看都有什么宝藏,自然有的是机会。

半个小时之后,两艘快艇一前一后回到了艾莉萨公主号。船上留守的人员见到张辰他们安全回来,也就把心放下来了,帮助张辰四人把快艇泊进艇仓,又垂下吊绳把几只箱子都拉上甲板。

张辰上船之后,并没有着急返航,他知道大家的心思,现在应该是展示宝藏的时间,虽然不会有人贪心到想拥有这些东西,但是观赏一下的欲望都是很强烈的。

在二层甲板的客厅里,张辰打开了那八只箱子,船上的几个家伙对于书画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对那两箱黄金器物很有兴趣,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纯金佛像和镜子等物件大为赞叹,都在议论这玩意儿值多少钱。

对于这些家伙的表现,张辰有些无可奈何,他们不是不知道书画类的古董更有价值,只不过他们都是多年在海上行走的,很少有时间接触这些东西,当然谈不到有鉴定和欣赏的能力,但是黄金确是所有人都认可的宝贝,这玩意儿是硬通货啊。

书画是一窍不通,黄金物件给他们的也就是短暂的兴奋,其中的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他们也无法了解,只能是估摸着算一下这些金子有多重,能值多少钱而已。在赞叹了一阵子之后,几个人也就散去了,准备驾船返航。

返回天堂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没多久,一众家眷们也都玩够了回到酒店。本来已经有些累了的众人听说张辰找到了宝藏,又都来了精神,吵吵着要去看看到底带回来什么宝藏。

去到游艇的路上,张沐还直埋怨张辰去寻宝也不带她,眼神和语气无比的幽怨,看得张辰心里毛毛的,好像她倒成了妹妹,张辰是她的哥哥一样。张辰心想,能带你去吗,你真要去了,那咱的秘密不就给你发现了吗,不能够啊。

张辰拿出一套那里太危险怕她受伤什么之类的说辞来,却给张沐直接驳回:“你说那里很危险,那你还带着琳琅去,你难道就不怕她受伤吗?你不想带我就明说,少给我来这套,枉我对你这么好,你个小白眼狼。”

张辰直翻白眼,心说,是你总占我便宜好不好,什么眼神,什么语气啊,我是你弟弟,不是你男友,更不是你老公,和我撒什么娇啊。估计又是给五师叔带坏了,这个女人没事干就撒娇,难倒她要把这些女人全部带坏吗?

最后实在是耐不住张沐的抱怨,塞给她一套项链、戒指、手环、脚环、腰链、耳环和头饰共九件的古代非洲铂金首饰,另外又搭了一枚黑珍珠戒指之后,这个女人果然闭嘴了。张辰就在那里暗自得意,让女人闭嘴的最佳手段就是首饰和珠宝,偏偏就是这些东西,兄弟最不缺了,这下不抱怨了吧,就不相信制不了你。

这些东西早在溶洞里的时候,张辰就已经准备出来了整六套,就是准备要送给这回一起出来的六个家人每人一套的。雷昂和安镇忠去到山洞的时候让他们带了一只袋子,里边还装了不少其它相对来说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都不是特别高的首饰,是准备给船上的那些人的。船上还有二十来号人,虽说是给的工资待遇都很高了,但是能有额外的奖励,还是会让人感动的,这对以后的工作也是有好处的。

张辰的本性还是带着一点江湖风范,这些个身外之物他是很看得开的,宝藏里边的金首饰数以万计,拿出来九牛一毛送给众人根本不算什么,而且他这样做还能让船上的工作人员更加卖力,何乐而不为呢。

到了船上,大家都坐在大客厅里,张辰把箱子一一打开,将里边的物件放在桌上让大家欣赏。和之前差不多,多数人都对那些黄金物件比较感兴趣,当然其中也有人是对金器的工艺和造型赞叹的。张辰的家人多多少少都被他影响了一些,也知道书画类的古董更有收藏和研究价值,尤其是师出名门的陈雯琳和已经渐渐入行的张沐,看着那一幅幅古代倭国绘画和书籍,眼睛都不舍得离开了。

张沐不懂倭文,但画卷还是能看懂一些的,伸手就往装着古画的箱子探去,陈雯琳在一边看见了,急忙给了她屁股一巴掌:“戴手套。”

张沐也反应过来了,吐了吐舌头,笑道:“呀,眼见着这么多好玩意儿太兴奋了,把这茬给忘了。”说完急忙跑到她房间去取手套。

张芷兰对于古玩这一行还不太懂,也就是平时听张辰说的多一些,看着眼前的这些物件,好像都是倭国的古董,就拉过张辰问道:“儿子,这些都是日本古董啊,这些东西的价值很高吗?”

张辰笑道:“妈,小日本也是有好东西的,您看那些金佛,其中就有奈良时代的精品,那正是鉴真东渡把佛教文化传播到日本的时候。鉴真东渡对当时的日本文化演变有着很深重的影响,那个时代的文物对于研究日本历史,以及日本的文化进程和社会形态都有很大的作用。还有,您看这个,这也是日本奈良时代的著名书籍,虽然记录的都是些狗屁倒灶的神鬼古怪等东西,但这确是日本最早的文字读物之一。”

张辰拿起一本《日本纪》给张芷兰翻了两页,接着说道:“就像这本书,虽然没有什么文学方面的研究价值,对于历史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但是在日本人眼里,这个确是非常了不得的;这玩意儿和现行版本的日本记会有很大的出入,这里边的东西能够打破很多日本人的神话故事,对于打击小日本的作用倒是很大。就这一套,如果要卖给日本天皇的话,我想他怎么也得拿出十来个亿的美金,拿少了他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对不起他们那铜镜祖宗。”

这番话可把张芷兰给逗乐了,正在上手一尊佛像的陈雯琳听了也笑得弯下了腰,张芷兰笑道:“你这孩子,埋汰起人来一点也不客气,这要是给人日本人听着了,还不得给你气出毛病来啊。”

张辰倒是不觉得有多好笑,又拿起一幅人物像,看了看上边的题字,说道:“我也是就事说事,他们能干得出来,还怕人说啊。您再看这个,这是日本第五十一代天皇平城的死绘,也就是他的遗像,差不多和祖宗牌位是一个意思了吧。我大至看了一下,这里边有不少的日本天皇遗像,以后啊,咱就把这些画像都挂出去,日本人但凡做一点让我不顺气的事情,我就拿下一幅来烧着玩,看他爽还是我爽。”

听了张辰这番有点耍无赖的话,众人再次大笑,陈雯琳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这小子太有意思了,这和刨人家祖坟有什么差别吗。

众人还笑着,一边正在看画的张沐就“呸”了一声,然后扔下手里正在看着的古画,红着脸怒道:“这些小日本也太不要脸了,连这种事情也要画出来,就没有一点羞耻吗,真是岂有此理。”

张辰拿过她扔下的古画看了看,这是一幅春宫画,画的内容是称德天皇跟道镜和尚还有一个大臣玩三屁。画中的这位女天皇眼角含春,回头正在和大臣说着什么,表情极其****荡;走后门的大臣还带着官帽,只是没有正面,看不出什么表情,估计也是比较爽的表情吧;天皇身下的道镜和尚仰着一颗秃头,呲牙咧嘴地笑着,双手还捏着天皇的玉兔。怪不得张大小姐看不下去了,这画面的确是有点过,小日本的确是够乱的。

把那幅画放回箱子里,笑着和张沐道:“小沐姐,这里有四只箱子都是古画,你说你怎么就偏偏挑了这只箱子里边的啊。得,眼看就晚饭时间了,咱也别看了,省得你再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说完就招呼大家把这些物件都收进箱子,然后坐在沙发上,拿起那只装着首饰的袋子,环顾了一圈众人,说道:“过了明天,咱们就要启程回国了,相信这次来加勒比海大家都玩得比较开心,当然,收获最大的就是我了。所以呢,我准备拿出宝藏里的一部分来,当作大家这次出行的福利,咱们是见者有份。”

说完就拿起袋子,给大家派发礼物。首先得到礼物的是几名英籍人员,这样做是对他们的尊重,让他们感觉不但没有被张辰忽视,反而是很重视他们,算是让他们找到一点归属感吧。

送给工作人员的首饰都是黄金镶嵌的,女性都是耳环或手链,男性则统一都是戒指,虽然款式不同,但是其价值都是差不多的。唯独雷昂船长得到了两件,其实另外一件是张辰送给丽娜管家的,只是张辰不想引起什么误会,要通过雷昂来转送一下罢了。张辰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看出丽娜很有能力,将来说不定可以胜任更重要的工作,额外的一件算是对她的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