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25章 龙涎香

第一二五章 龙涎香

为期半个月的加勒比之行让大家都玩了个痛快,一众女人们拍了不知道多少的照片和影带。五个国家七个地区的风土特产也消耗了银行账户上不少的数字,但是相对于一趟惬意的旅行来说,这些都已经变的无所谓了,这几个女人没有一个穷的。

艾莉萨公主号已经驶出了巴哈马港湾,众人站在甲板上,在大呼过瘾的同时,也有着留恋与不舍。

回程虽然不会像之前那样可以游览名胜古迹和领略城市风光,但是也会在沿途的不少城市进行补给,到时候一样也有短时间登陆去转转的机会,这一趟所有的行程,张辰早已经计划的很完美了。

船行两天之后,到达苏里南的首都帕拉马里博,补充过食物之后,再经过一天半的航行会到达巴西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纳塔尔,在这里需要补充食物、淡水,还要补足艇上的燃料,以防在接下来横跨大西洋的时候遇到风浪导致燃油不足。

两天的时间里风平浪静,安全横跨大西洋之后,在加纳的塔科拉迪会有一天的时间登陆去逛逛。加纳最著名的两种特产就是黄金和钻石,他们一行人当然不会傻到在这里购买黄金和钻石,家里张辰就开着珠宝公司呢,这不是舍近而求远吗;之所以在加纳登陆,就是要到几十公里外的海岸角和加纳著名的奴隶堡去看看;在加纳,还有一些特产是很有名的,张辰此次就是要购买一些肯特布和阿丁克拉蜡染布,他的家里现在有三个女人,都是一个比一个爱打扮,还有那些个表姐表嫂们,也都是恨不得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这些异域风情的布料很对她们的胃口,买少了都不行。

在加纳游览采购了一天之后,游艇趁着夜幕,巡航着向纳米比亚驶去。第二天一大早,张辰锻炼过身体之后,在游艇尾部吸收着海水里的灵气。

这次出来玩,根本没时间和机会去寻找适合的吸收对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张辰吸收到了海水里的灵气,大海孕育了无数的生命,其中的灵气也是很浓厚的。但是想要吸收还有些难度,首先要用意念力去包裹一定量的海水,不至于被游艇的行进而破坏,还得避开海水里游来荡去的鱼类,他可是谨记提醒的,活物绝对不能作为灵气的吸收对象。

刚刚把吸收了的最后一票灵气炼化,正抬步往上层甲板走,就听见在甲板上玩着的胡羽叫喊:“舅舅,看蝌蚪,好多的小蝌蚪。”

蝌蚪,这大海里还会有蝌蚪吗?该不会是后边养殖箱里边有蝌蚪吧,可是也不对啊,那里面也是海水啊,生不出蝌蚪的。可是这船上也没有可供蝌蚪生存的环境啊,都说这南美洲和非洲的好些个地方都是疟疾霍乱等等肆意横行,该不会是水源有问题了吧。

想到这里,张辰就急了,真要是水源出了问题,那就得赶紧让船上的成员全部上岸去搞个检查,并且注射疫苗和抗生素之类的,这可不是小问题啊。

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二层甲板,就看见胡羽正用他的小手指着海面上不远处,一边蹦着跳着,一边在那里叫人:“舅舅你快来啊,妈妈,小姨,老姑,快来看蝌蚪,哇,蝌蚪还会喷水呢,好漂亮……”

张辰总算是明白了,刚刚他完全就是自己吓唬自己,所有要上船的水源全部都是经过严格检验过的,不可能会出现被污染的问题的。小胡羽嘴里所谓的蝌蚪,其实就是鲸,现在游艇航行的线路正处于外海域,是可以看到鲸群的。

鄙视了一下自己之后,张辰来到胡羽的身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五六十米以外的海面上有一队鲸群,密密麻麻的得有一百多头的样子,都是头大尾小的那种,怪不得胡羽说是蝌蚪呢,看起来的确是比较像。

张辰就搂着胡羽给他讲:“小羽,那个不是蝌蚪,那叫鲸,是一种海洋动物。你看它的个头是不是要比我们一个人还要大啊,蝌蚪是没有这么大个的,而且小蝌蚪的头部是圆的,这个大家伙的脑袋却是扁的。你要记住,在大海里是没有蝌蚪的,蝌蚪只会在小溪或者水塘里才有,知道了吗?”

正说着,那边鲸群又开始鲸喷了,几十头的从海面下浮上来,水雾此起彼伏的煞是好看,“咦,不对啊,斜着喷的,这是抹香鲸啊,没想到还能遇上这么大一群的抹香鲸,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遇上龙涎香呢。”

胡羽听着他在那里念叨,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就问他:“小辰舅舅,什么是抹香鲸,是不是它们在脸上抹香香了啊?”

张辰还没答话,后边就传来张涵的笑声,“小羽,你说它怎么抹香香呢,它们连手都没有的,而且它的妈妈也没有钱买香香。”

胡羽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很认真地说道:“那好吧,让我妈妈给它们买香香。”

这下连张辰都笑了,这小鬼还是很大方的嘛,舍得给抹香鲸买擦脸油用,非给把你妈那度假山庄给抹没了。

笑过之后,张涵就问张辰:“小辰哥哥,你怎么确定这些是抹香鲸的呢,鲸长得不都差不多样子吗?”

这时候,客厅里边的人听到张涵在外边逗胡羽,就都跑出来凑热闹了,张沐听见说外边有鲸群,还专门带了DV机出来。张涵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大家也都看着张辰,想知道一下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辰就给众人解释道:“这个很简单的啊。你们看,这些鲸就像小羽刚才形容的一样,头大尾巴小,很不成比例,就像是一只蝌蚪;而且抹香鲸的右鼻孔是堵塞的,只有左边的鼻孔可以用,所以它们喷出来的水雾都是偏左边四十五度左右的;再加上这么大的个头,还是齿鲸,很容易就能分辨啊。”

一边的雷昂这时候也说话了:“先生,真是没有想到,除了涉及收藏和探险之外,你对海洋生物也有很深的了解,我想你可以成为一个科学家了吧。”

雷昂的话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但也是他的真心话,这半个月以来,他已经完全被张辰折服了。这个男人应该是有着深厚背景的,而且他还是一个探险家和大收藏家,能够搞收藏的都不是一般人,没有丰富的学识不行,而自己的老板对于很多不属于同类别的东西都有着极深的了解,显然就是一个很有学识的人。

抹香鲸的速度是很慢的,就这一会儿说话的工夫,已经被游艇远远的落在了后面,众人也就没了兴致,而且眼看就要到早饭时间了,就都跑到餐厅去准备吃饭。

张辰倒是不急,又在甲板上转了几圈才准备到餐厅去,就在他转回到船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瞟到海面上有一块白色的物体。在这外海区域,很少有漂浮物的,而且还这么大个头,张辰出于好奇,就转头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转头,它的脑袋就很难再转回来了,那东西和船的距离有一百多米,要不是张辰经过意念力淬炼,还真是不好发现这玩意儿呢。把意念力释放出去,这是一块直径在一米八左右不规则形状的白蜡状物体,这玩意儿看着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白色的,蜡状,质量比水轻……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刚才的抹香鲸。张辰顿时大悟,一拍脑袋,这不就是龙涎香吗。

这么大块的龙涎香可是很难得的,怕得有个千把斤了吧,被海水拍打着飘来飘去,张辰看着都有些发呆了,突然一个小浪头吧那块龙涎香顶起来了一下,接着又下沉到水面以下,然后又浮了起来。

张辰也在这时候行动了,以最快速度向驾驶室跑去,这么大一块龙涎香摆在面前,不把它捞起来还真就是傻子了,而且还得赶紧,慢一点的话很有可能就找不见了。船行的速度是很快的,就在张辰动身的时候,已经要超出和龙涎香的平行线了,这也不过就是十几秒的时间而已。

这一早上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先是被胡羽给吓了一伙子,然后就看到了抹香鲸群,那时候张辰还想着会不会有龙涎香呢,这还没多久,龙涎香就出现了,张辰都怀疑是不是下次自己想象一些个更加珍惜的玩意儿,看看会不会出现。

二十分钟之后,那块巨大的龙涎香终于被张辰带着安镇忠等人捞了上来,众人也顾不上吃早饭了,都聚在前甲板上看着这块庞然大物。这玩意儿的确是香,离着好几米远就能闻到那种沁人肺腑的香气,一众人等都被这香气给陶醉了。

船上的很多人也都只是听说过龙涎香,真正见过实物的也只有张辰和他的家人,但是这么大个头的龙涎香,就是在历史记载上也没有过,已知的最大个头也就是一米六多了,和这个远远不能比。

张辰可不打算去参加什么稀奇古怪的比赛,得一个什么世界最大的啥啥啥的奖项,虽然是出风头,但是也很无聊。个头再大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一样要切开来燃掉,直接让提那摩取来切割刀,把这块有可能是史上最大个头的龙涎香切割成百十块,用密封袋装起来,送进了储藏室里边。

又是经过了两天的航行,来到了纳米比亚渥尔维斯湾,这里又叫做鲸湾港,是纳米比亚重要的港口城市,也是一处旅游胜地。在张辰的计划中,将会在这里停留一天或者更多的时间,因为除了要游览一下当地的海豹岛和沙漠风光之外,还要购买不少的当地特产。

渥尔维斯湾不但有旖旎的海滨风光,这里的海鲜也是一级棒的,沙丁鱼、南极鳕鱼和龙虾,还有蟹,都是必要的采购品;最最重要的就是纳米比亚驰名世界的紫羔羊皮,这是一种很名贵的裘皮,顶级紫羔羊皮做成的地毯和衣物从来就是抢手货。

张辰的购物狂综合症再次发威,很有一副煤老板带着家属扫货的架势,要不是因早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托人联系好了这里的卖家,而对方也给他准备了最好的紫羔羊皮和制品,恐怕他要把整个城市都逛个遍才会罢手,众人也因此在纳米比亚停留了两天。

把一应的水产该放养到养殖箱的投进养殖箱,剩下的全部真空冷冻保鲜了,又补充好了必须的淡水和燃料,艾莉萨公主号再次启航。

两天之后路过了马达加斯加,接着又到了马尔代夫,张辰提议大家上岛玩两天的建议被一致否决了,这一趟下来尽是在海滩上玩,在见识了巴哈马的粉红色沙滩和巴拉德罗海滩之后,马尔代夫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接着在斯里兰卡短时间补给,并且购买了一些当地的红茶之后,又途经新加坡。这一站张辰是死活要登陆的,因为在这里有一样东西在等着他,当然不是古玩什么的,而是他在联络黄金交易的时候,拜托新展银行的经纪人,帮他搞到了一些猫屎咖啡。

这会儿,连张芷兰都开始劝说张辰了,一个男孩子家,怎么那么浓的购物欲啊,要适当的收敛收敛。其实张辰并不是购物欲十分强烈,只是他能够把大家想不到的都想到了,把大家落下忘记买的东西都集合起来统一采购了一下。而且张辰为人很是仗义,有什么好处都不会忘了身边的人,看着买的东西多,可等到回去之后,舅舅姨姨,外公外婆,师叔师伯,兄弟姐妹,知己朋友,这些个人或多或少都要送一些,这样一来,自己手里也就剩不下多少了。

张芷兰经儿子这么一解释,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例如一些原产地的海鲜,在国内也是很少能买到的,市面上的大部分都是冒充的产品;还有那些个紫羔羊皮的毯子和大衣什么的,老爷子和老太太年龄都不小了,那玩意儿又轻身又保暖,这眼看已经是大冬天了,有这么一套穿在身上,还真是心身皆暖;看来儿子这一切都是必要的啊,还真是个好孩子。

从新加坡出来,又走了一天半的时间,可算是回到自己的地盘上了,在海口进行了简单的补给之后,又经过了半天的航行,众人在厦门彻底告别了这次二十天的海外旅程。

既然这次是要出来玩,那就索性好好玩一趟,张辰再次提出建议,在厦门好好玩上几天,等回到京城之后,就要过寒冷的冬天了;而且这次出来了一个月的时间还多,回到京城之后肯定是都要忙着处理工作了,再次出来玩,最早也要等到春节。从厦门到天津也就一天多的航程而已,总之在新年之前回到京城去就没有问题了。这一趟虽然跑了不少的地方,但是在张辰的安排下,大家还真就没有觉得有疲劳的现象,反正都已经玩开了,干脆好好玩到底,也都同意了张辰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