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26章 鼓浪屿

第一二六章鼓浪屿

鼓浪屿在明朝之前还叫做圆沙洲,后来因为有海浪拍击岩洞,其声如同擂鼓,就有人以鼓浪屿称之,明朝时候基本上已经都这么叫了。

在厦门的第二天,一行人来到了鼓浪屿。这里的码头比较小,只能是驾驶快艇过来,张辰虽然还没有驾驶游艇的执照,但是驾一下快艇还可以的,自从前段时间驾驶过几次之后,张辰对这东西已经有点感觉了,这回也是要求亲自驾艇前往鼓浪屿,满打满算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也就没有谁反对了。

因为满清鞑子政府的懦弱无能,自十九世纪中页开始,华夏大地就惨遭帝国主义列强的压迫,鼓浪屿也是深受其害的一地。现如今,帝国主义已经被赶跑了,但是却留下了他们的建筑和历史在这里,岛上有大大小小的千余幢别墅洋楼,汇聚了各种风格和特色,也让鼓浪屿有了“万国建筑博览”之称。

鼓浪屿只是一个小岛,转一圈也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张辰一行只是针对性地参观了一些比较著名的景点和建筑,就准备要去吃中饭了,反正一天的时间足够把这座小岛逛个够。

饭桌上大家正议论着岛上那些风格各异的建筑,你喜欢这样的,我喜欢那样的,一帮子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听着她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张辰倒是又有了一个想法,鼓浪屿风景秀丽,环境怡然,特别适合人类居住,何不在这里购置几处物业呢。

两千年的时候,厦门市政府就通过了《厦门市鼓浪屿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以保护和利用相结合的方式,对鼓浪屿的历史建筑群进行风貌建筑升值的大力培养,通过产权转让或用途转变过程中的获利,来对历史建筑群进行保护,并且要求建筑物的业主对建筑物本身承担相应的保护义务。

这就是说,鼓浪屿上的所有历史建筑物,只要是业主愿意出售,那就可以进行交易,比起京城的历史古迹保护,这里就相对宽松了好多。现在那《条例》才刚刚执行了一年多,各方面的经验还没有积累到位,相关的手续办理起来应该也会容易好多,而且现在的价格虽不能说是白菜价,但一定也是相当低廉的,就如同京城的四合院一样,等到大家都想到要去操作的时候,价格怕是要翻上十倍以上不止吧。虽然不求以此谋利,但是鼓浪屿就这么大,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里的建筑物升值是必然的趋势。

其实张辰也是早就有了打算,想在一些适合居住的城市都搞两处房产。他也是一个喜欢游山玩水的人,对于名山大川一直就有着浓厚的兴趣,游历名声不但可以陶冶情操,还能够增长知识,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这以后来来往往的,要跑的地方肯定少不了。这也是因为他个人的一些小毛病,出门在外也想图个舒适,即使是住在豪华的酒店套房里,也总比不上自己的房子来得更惬意;之所以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半个月里,自从上了游艇之后,除亚特兰蒂斯酒店之外都在船上住宿,也是有这个因素在里边的,这厮的洁癖和别人相比还有一些不同,更多的属于思想方面。

但是想要在这里购买物业又怎么会是简单的事情,单靠自己去找,怕是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够拿下。反正已经是被打上家族烙印了,干脆也享受一把该有的待遇,再说又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只不过在相同条件下行个方便而已。

就问张芷兰:“妈,这里的环境什么的都挺不错的,建筑也都很有特色,我想在这岛上买几处物业,咱们在厦门这边有人能说话吗?”

听儿子说要在这里买物业,张芷兰不明白要买来做什么用,就问他:“儿子,怎么会想到在这里买物业呢,你要在这边投资吗?”

现在家里人都知道张辰有钱,听说他要买物业,都和张芷兰一样,第一反应就是张辰要在这里投资。否则为什么要买物业啊,以他现在的财力完全就不需要通过炒房产来赚钱,买来就只能是自己住了。

倒是宁琳琅对张辰的想法能看懂一些,因为她在张辰的影响之下,这半年多以来,也是开始加入到了洁癖患者的行列里边了,对于走到哪里都能够睡在自己的**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渴求。

张辰还真是想不出这里有什么能够让他投资的东西,就现在的生意都已经够他麻烦的了,如果不是特别有意义或者特别赚钱的买卖,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和张芷兰说道:“我不是要投资,就是觉得这里环境很不错,是那种宜居型的,住在这里应该也能够特别的放松下心情来;就觉得在这里买两处物业下来,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们全家人都可以到这里来度度寒假什么的,应该会很不错的。”

张芷兰只不过是随口问一下,至于张辰是要投资还是买来住,哪怕就是买来闲置着,她也不会去说什么。不说儿子是那么懂事的孩子,不会做一些无所谓的事情;以她个人的观点来看,只要不是做坏事或者去糟蹋钱,那就无所谓;还不说儿子手里那些巨大的财富,只要不是专业的败家子,想败光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儿子这样做还是一件有意义的事,虽然只是全家人偶尔来度个假,也许一年最多也就那么一次,但是这样的却能够给所有的家人一种凝聚和融洽的感觉,她当然会支持了。

她在老爷子那里待了二十多年,对于老张家的势力分布是很了解的,略微想了一下,就有了合适的人选,说道:“上一任的京城西区副书记现在就在厦门做市长,是你大舅多年的老下属,有事找他就完全可以。”

虽然天辰国际是张芷兰的私人企业,但是就因为他是张问海老爷子的亲闺女,所以这家公司也是龙城张家在商界的排头兵之一,张芷兰的大名可是很有威力的;又因为她在老爷子的身边待了多年,当年的事情也让老爷子对这个闺女格外的疼爱,有很多需要通过商业上来操作的事情都是由张芷兰来把控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张芷兰甚至可以代表老爷子。

这样的事情当然不需要张芷兰亲自出马了,只需要张湄去一个电话,就可以完全搞定。张湄在午饭过后给对方去了电话,牛市长在半个钟头之内就赶到了,这位厦门市的市长大人,绝对是龙城张家的铁杆,张大小姐亲自召唤,当然是不能有一点怠慢。

下午的观光计划是泡汤了,大家都跟着一起去看房子,几个女人更是对各个建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安镇忠等人是知道张辰家族背景的,也不觉得有多意外。只不过跟着一起来观光的雷昂等人就有些被震憾了,是怎么样的身份才能让一位市长大人招之即来呢,看来这个老板还真是跟对了。

一下午的时间,由牛市长带着看了十几处条件都不错的花园洋楼,张辰也就在心里有个一个判断。本来他就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性格,现在有了牛市长的助力,保证能够顺利进行产权的交接,张辰在晚上的时候就定下了三处目标物业。

本来张辰只是打算买下两处的,一处是占地近六亩的容谷别墅,容谷别墅是鼓浪屿十大别墅中唯一一处单个产权人的,交易起来会方便很多。另一处是有“府内”之称的,鼓浪屿核心地区的洋房建筑林氏府,交易程序相对也是比较简单的,没有太多的住户就不会有太多的烦恼。

另外多出来的一处,则是一幢爱奥尼克士和巴洛克混搭风格的别墅,占地面积只有不到一千平米,花园也不是很大,根据介绍了解,这里原来是属于一个法国军官的私宅。这处不太大的小花园之所以被张辰盯上,那是有原因的,自从收了关家宅子并且在里边找出大批的宝贝之后,张辰只要得遇老房子,必定要释放出意念力将整幢建筑,包括建筑地下的部分全部检查一遍,而这幢别墅就被他查出“毛病”来了。

这幢洋房在的地下一层之下,还有一层空间,只不过被人巧妙的掩饰过了,想必是当初的那位军官用来藏匿私人物品的。这个地下空间里还是很有料的,看来洋鬼子也都能看出来啥是好玩意儿,里边藏着的虽不能说都是稀世珍宝,但是其价值也是足以让人乍舌了。

要知道当时的洋鬼子是很牛气的,当然现在也有一些觉得洋鬼子牛气无比的人,但毕竟是少数了,当时的洋人是真的牛,因为朝廷不给力啊。所以那些洋鬼子就能在大清朝的土地上随意的搜刮,而一位驻大清朝的军官,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搜刮了,只是不知道为啥没有带走。该不会是这家伙忘记了吧,张辰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可随即就摇了摇头,这些宝贝可都不是一般物件,这怎么可能嘛。

管他是为什么呢,说不定还是后来住在这里的人留下来的呢,这里也不是光住过那法国军官一个人。按照牛市长带来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在后来也曾经住过国民党的军官,后来还陆陆续续住过一些其他的人,至于是谁留下来的,还真就不好说了。但还是那位法国军官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张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看到了不少的橡木桶,整桶整桶的都是酒,其中以红酒为多,另外还有少量威士忌之类的。而且这些橡木桶在意念力的作用下都有两层以上的绿色光芒,后来的人再牛,也不可能搞到如此大量的红酒陈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