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34章 拍卖会风波(三)

第一三四章 拍卖会风波(三)

这次拍卖会的规模不小,渤海拍卖的公司领导就在酒店里盯着呢,这时候已经得到消息进到了会场里边,走上前叫过一个工作人员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买家们见拍卖公司有人出面了,就都退回了自己的位子上,这样的事情也是拍卖公司自己搞定最好了,你如果强出头,难免会折了人家的面子。

工作人员也是有些气愤,这时候公司领导来了,想必能够解决这件事,就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了解了事件经过之后,走到那堆日本人面前,问道:“我是这间拍卖公司的总经理,请问你们哪位主事?”

狗腿子当然要给主子捧场了,立即挺身而出拦住对方,手掌引向井边,道:“这位就是大日本大使馆的参赞官井边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会帮你转达的。”

渤海老总看着这个狗腿子就来气,可为了解决事情还得和他说话,道:“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干扰了我公司的正常经营,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我会叫保安来把你们请出去。”

井边做为驻华参赞,虽然才来上任,但是华语的听说却不是太大的障碍,只不过为了要摆出外交使节的派头和身份,公开场合都是使用日语。这时候也是一样,又对庞伟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狗翻译听了就对渤海老总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是来追回大日本天皇家族宝物的,现在我们怀疑你们所拍卖的日本古董来历不明,请你们立即停止拍卖,并且通知物主把这些古董交还给大日本天皇家族,否则我们将通过外交照会提出控告。”

井边早就打好主意了,古董这玩意儿是最说不清的,你说你是收来的,那证据呢,你能保证你的每件收藏品都有交易证明吗。即使是有,也可以否认你的证据,只要扯起皮来,那就涉及到很多方面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拿出个百八十万的来收购了你手里的东西(注:丫想的百八十万是日元,恨不得用卢布或者里拉呢。),这可是一桩很划算的买卖。

如果是一般的物件,井边还真不会这么上心,但是这次拍卖的这些个东西可都是正经货。

井边对古玩收藏也是有一点涉猎的,虽然不能到搞收藏的地步,但是对于其中的一些知识还是了解的,当他看到这次拍卖会图册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快瞪的掉出来了。这些个物件都了不得的,那四面镜子和十几件首饰都带着日本皇室的标记,而那三座金佛上面的铭文,也证实了金佛是当初日本天皇捐赠给寺庙的。

而且根据图册上的说法,十几件首饰都是十七世纪的,而那些金镜和金佛,除了十七世纪的之外,甚至还有十世纪和十二世纪的。要知道这样的皇室器物,在日本都极难找到一件,可是这里却有这么多,实在是让井边大大的起了贪心。

如果能够把这些东西带回到日本去,并且交给天皇,那么可想而知,等待着他的将是如何的荣华富贵和功名利禄啊。所以他才日思夜想地和潘逸庞伟出了这么一招,反正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日本的,而且还是皇室的东西,怎么可能流传出来,只要耍些手段,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之所以井边会这样做,是因为庞伟的分析,能把手里的收藏品拿出来拍卖的,那肯定不是有钱人,更不可能是达官贵人。那些人的藏品是不会出手的,都留着传给后代呢,或者是捐赠给一些博物馆来换名声。既然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官府的人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平民而有损两国邦交的。

这也怪井边因为兴奋过度而没有打听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一个刚刚来华的人,还抱着日本国内的狭隘意识,对华人的思想和民族气概没有一点了解。试问一个有民族气节的的中国人,怎么可能会放着糟蹋日本人的机会而错过呢,那可是一件很爽的事情;而且他根本不了解这些东西的主人,张辰可是打着主意就要刮日本人的,要不是怕把拍卖会拖的太久有了负面影响,并且有着完整的出手计划,张辰恨不得一下子就放出他个几百件日本货来,好好打击一下日本藏品的市场呢。

渤海的老总也不是省油的灯,交涉了一阵子没有效果,也就不再管这些人,吩咐台上的工作人员拍卖会继续进行,同时叫保安来把这些小鬼子都弄到外边去。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了,以后怎么和人家合作呢,这不是无能吗。

就在保安和一众日本人揪扯的时候,警察也来了。带队的警察人高马大的,大约有四十大几,红红的酒糟鼻搭配着一张有如月球表面的脸,倒是有些滑稽相。

吩咐手下拦开了揪扯在一起的保安和日本人,走到会场前面,问道:“谁叫庞伟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庞翻译颠儿颠儿的跑到跟前,很谄媚地笑着,道:“您好,您好,我就是庞伟,就是我给陈局长打电话的。各位警官辛苦了,请问您就是肖亚林,肖警官吧?”

酒糟鼻警官看了他一眼,道:“嗯,我是东城分局治安处六队的副队长肖亚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庞翻译找到了带头的警察,底气更足了,语气也无比的嚣张,道:“这位是我们大日本大使馆的参赞官井边先生,我们怀疑这场拍卖会上的日本古董来历不明,而这些东西本来是属于大日本天皇家族的,所以我们要求归还这些物品。但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很粗鲁地拒绝了我们的要求,还让保安把我们赶出去。要知道,井边先生是一位外交官,出了问题他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酒糟鼻的肖警官一听是日本人,还是大使馆的,这可都是有钱的大爷啊,而且还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家有外交豁免权,犯了事都管不了。自己要是帮着他们,到时候请他们在马局长面前美言几句,说不来就能吧自己那个副字给去掉,机会啊。

可是再看看背景墙上的渤海两个字,又有点退缩,据说这家公司也是有点背景的,如果得罪了这家公司,也不好说,这事不好办,千万别闹出麻烦来才好。不过这拍卖会上的东西也不都是拍卖公司的,从这里下手应该会比较容易,先打听一下再说。

就问:“谁是这里的负责人啊?”

渤海的老总就在跟前,“我是拍卖公司的总经理,有什么事情吗?”

渤海拍卖公司的确是有些背景的,要不怎么可能在四九城里稳稳的做这么大买卖,当然是不会把一个小小的治安队副队长看在眼里。而且对方还是这狗汉奸找来的,明显要帮着他们说话,语气也就没那么客气。

肖亚林可就不爽了,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是吧,我还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着了,跟你们打官司的可是日本人,老子也是为了两国邦交,不是和你们有私人恩怨。

想罢,肖亚林也带着一点不爽的语气问道:“这位庞先生所说的那些东西,你们都有证明吗,会不会是盗抢的赃物呢?”

渤海的老总本来还想和肖亚林好好说说,把事情处理好就算了,可是一听肖亚林这么说话,当下也就怒了。

很不屑地道:“我说警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收藏这一行当里边,有不少玩意儿都是地摊上淘来的,你去地摊上买东西还要发票吗?还有很多东西都是从农村或者山区收来的,那里边不识字的人可是多了去了,你也能和他们签合同吗?那也拜托你问问这些小鬼子和这个狗汉奸,他们又用什么来证明这些东西是所谓的日本天皇家族的,有什么书面材料吗?”

肖亚林没想到这位对他是没有一点的惧意,连珠炮似的说了一气,可他偏偏又无言以对。这偏帮的的确有点过头,刚才是有点太着急了,这事还得慢慢来啊。不过他既然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没有证据证明了,只要没证明就好说。

那个狗翻译庞伟早就急火攻心了,一口一个“我们大日本”什么什么的,恨不等变身成野狗咬上渤海老总几口,怒道:“难倒你没有看到上面的菊花标记吗,那就是大日本天皇家族的标记,这么明显的证据摆着,还需要再说明什么吗?你们拿不出证据来,明摆着就是来路不正当,你们最好能够立即停止拍卖,把这些东西归还大日本天皇家族,否则我就告你们。”

这家伙是越来越进入角色了,俨然已经是一副狗奴才的架势,帮着主子在那里狂吠。

肖亚林之前只不过是一个无业游民,等他老爹退休之后,接了老爹班的普通警察,对于文玩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了解。

这时候听庞翻译说有标记可以作为证明,就决定当机立断,说道:“你们拍卖方拿不出证据来,那么物主应该也拿不出证据来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有理由怀疑这些东西是盗抢而来的赃物,现在你们把所有带菊花标记的东西都拿出来,我们要封存了带回警局。如果……”

“这位警官,你这样做不合适吧。如果我也说这世界上带有某某标记的东西都是我的,你是不是也会把除我之外所有人手里的同样物品都判定为我的呢?我看你年龄也不小了,熬到今天很不容易吧,可千万别因为犯了什么错误搞得下了岗,这年头工作多难找啊。”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