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35章 拍卖会风波(四)

第一三五章 拍卖会风波(四)

肖亚林扭头看去,从会场的入口处走来一个年轻人。配上更深一点的灰色衬衣和锃亮的皮鞋,显得十分得体;贴着头皮半厘米长的短发,让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精神,没有塞进裤子里边的衬衣却又让人看起来有些不羁的感觉。

年轻人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儿挽着他的胳膊,漂亮的栗色卷卷头发,白皙的皮肤,格子短裙让她高挑的身材优势尽显。端得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随着这年轻人走进来,会场里的买家们也议论了起来,还有不少和他打招呼的。

这年轻人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又想不起来,管他呢,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把这些东西带走,那样这些日本人就好操作了。

看着走来的年轻人,小小年纪就这么摆谱,等完后有空再收拾你,喝到:“你是什么人,赶紧给我一边待着去,警察出勤的时候别乱插嘴,小心我以妨碍公务罪把你铐起来。”

又对渤海的老总道:“马上把那些东西都交出来,别给我在这儿磨蹭时间。”

渤海的老总见张辰来了,也不理肖亚林,快步走过去和张辰握了手,说道:“张先生,实在对不起啊,真没想到会半路横出这么一档子事来,您放心,我们会很快处理好的。”

这事完全不能怪渤海拍卖公司,只是这些日本人过于无赖,任谁遇上了也只能无奈了。张辰自然是不会怪他。

而且对于张辰来说,这些日本人的出现也不是坏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羞辱一下他们,顺便也能搅合一下日本古玩的市场,为将来的操作铺垫一下。

和渤海的老总握了个手,道:“不碍的,哪儿这么客气呢。这事儿您就别管了,我来处理吧,渤海方面处理好拍卖会就行。”

本来只是日本人揪扯半天谁都不会在乎,原本就是在耍赖嘛,渤海也不会太在意,哪怕是日本大使来了,也不可能怎样。只不过麻烦的是那个狗翻译太损了,居然还把这事扯到来历问题上,这样的话,日本人真要闹起来就会很难处理了。

现在好了,张辰愿意接手处理那是再好不过的了。渤海的老总对张辰也有一些了解了,前一天的开业仪式上,他可是看见张市长亲自帮着招待客人来着,而且客人的来头也不小,两国大使呢。

后来还听说,张市长就是张辰的舅舅,龙城张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但凡是和高层有些接触的,就极少有人不知道。刚刚张辰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肯定是没问题了,以龙城张家的能力,处理这样的小事那是再轻松不过的了。

忙道了谢站在一边,斜眼看了看还站在那里耀武扬威的肖亚林警官,真替他有些不值。为了几个毫不相干的日本人,还有那个狗汉奸,居然把这么大一位爷给得罪了,怕是派他来的那位陈局长也逃不了。

现在张辰来了,也就没有渤海插手处理的余地,人家那么大背景,你还要插手,这就是看不起人家,打脸啊。有时候这社会就是这么个样子,该帮忙的时候一定要往前冲,不该你帮忙的时候,一定要悄悄的观敌瞭阵,让人家有发威的空间。

这也是他不了解张辰这人,以一般的衙内太子党去衡量了,其实不要说张辰,哪怕是其他比较混一点的红三代们,也不会有事没事拿自己的家族来唬人,也不屑于那样去做,那样是会给别人抓住把柄的,不是智者所为。

具体的情况张辰也差不多知道了,眼前这个带队的警察其实是那个翻译找来助阵的,并不是接到报警才来,就回头问了渤海老总一句:“报警了吗?”

渤海老总回答说刚刚已经报过警了。

张辰就笑看着肖亚林,问道:“不知道这位警官是以什么身份来这里的呢?如果是来竞拍的,那么请先到外边工作人员那里缴纳五十万元的保证金,然后领取号牌才能参加。如果是以警察的身份来的,那么请问您有什么公事需要在拍卖会现场处理,可有介绍信和通知一类的相关手续,如果没有那就恕不接待了,还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分分钟都是几百万上下的,在坐的各位也都是大忙人,没谁有功夫陪你玩过家家,耽误了正经事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如果是你所说的那样,是来所谓出勤的,那么请说明你接到哪里的报警而来,是有人拨打了刑警队或者治安科的报警电话,还是一一零指挥中心的通告,或者是哪级部门给你的通知?”

这一下还真把肖亚林问住了,张辰的每一句话都抓在他的关节处,想要反驳都没有借口和理由,不由得一时无语,吱吱唔唔的答不上话来。可是被一个小年青这么说教一通,老脸又放不下来,两只眼睛瞪着张辰,脸色也是憋得通红,那酒糟鼻倒是不怎么显眼了。

张辰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继续道:“没关系,你慢慢想,想好了再说。哦,对了,想到合适的理由之后,把你的工作证给我看。”

说完就不再理会这帮警察,对着那帮日本人问道:“你们里边谁是带头的,站出来说话?”

又是那位庞翻译出头,对于张辰把肖亚林问的哑口无言他很是不爽,看来这人估计是不怕警察,那就只好是用日本人来压他了。

很是嚣张地道:“不管你是谁,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们所拍卖的这些日本古董,原本就是属于大日本天皇家族的,我们怀疑这些东西来历不明,如果你们拿不出相应的证明,那么就要归还给大日本天皇家族,否则将告你们销售赃物或者更重的罪名。”

张辰真给他逗笑了,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个庞翻译名叫庞伟,在一家民营报社《新闻早报》做记者,本来他是正规报社的记者,但是在一次去日本交流的时候,他表达出了对日本右翼分子的狂热崇拜,并且对日本扭曲历史等等行为深表赞同,回国后被单位开除了公职,迫于生计到这家小报社当了记者。

自那以后,这家伙更加的亲近鬼子了,对于开除了他的报社也怨恨极重,多次趁夜到报社门口小便,或者去踩踏报社花池里的花花草草,甚至还给报社鱼池里的观赏鱼下泻药。但是因为比较笨蛋,每次都会被巡夜的保安抓个正着,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罚了好些次款,这才有所收敛。

直到前段时间,这位叫井边的参赞来华任职,他也再次有了给小日本当狗腿子的机会。

井边原本有一个日籍的中文翻译,但是那个家伙因为妻子和父亲传出了桃色秘闻,急着要回家去把他父亲的妻子,也就是他的母亲办了,以此来报复他的父亲,所以请假了。

井边在日本有不少的右翼人士朋友,里边有被庞伟捧过臭脚的,觉得这家伙当个狗腿子很不错,就给井边介绍了他。庞伟接到这个工作之后,真是高兴的好几天都睡不好,立志一定要做一条好狗。

所以,当井边为了这次拍卖会上几件日本古董拍品烦恼的时候,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自报奋勇地给井边出了这么一条“妙计”,也因此得到了井边的的夸奖。

“我是大日本帝国驻华使馆的翻译,《新闻早报》的记着,如果你们拒不配合的话,我保证会让你们的劣迹登上头条,让你们成为众矢之的。”说起自己是“大”日本帝国驻华使馆翻译的时候,丫的还很骄傲的挺了挺胸脯。

张辰又问了他一句:“你是日本人?”

“不是,但是……”

他后面的“我很快就会成为日本公民”还没出口,就听见耳边“啪”的一声,整个身体向侧方飞出去两米多,摔在地下之后,踩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有一股带着腥味的咸咸的**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一张嘴还掉出几颗牙来。

接着就听见张辰的声音:“你TMD也知道你不是日本人啊,真丢中国人的脸,其实我也希望你不是中国人。”

整个会场安静了十来秒钟,谁也没想到看起来温文儒雅的张辰会这样出手,而且还很彪悍的样子,能够一巴掌就把一个成年人打飞出去,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不过这家伙也是活该,干嘛不好,非要跑去给日本人当狗腿子,这下得教训了吧。

不知道是谁先出了声,“打的好!”。会场里的气氛马上就转变了,叫好声此起彼伏着。

庞翻译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恨恨地看了张辰一眼,半跌半爬的跑到肖亚林跟前,带着哭声叫道:“肖警官,你都看到了,他打人了,抓他,把他抓起来,判他刑。你看看我,这脸都肿了,嘴里也破了,还掉了好几颗牙……”

肖亚林刚才也是给张辰问懵了,现在见张辰出手打人,脑子也就转开了。这也太不给我这个警察面子了,好歹我也是个副队长啊,既然出手打人了,那我也就有理由了,今天这事还真就能办了。

推开庞翻译,铆足了气势走向张辰,一边掏手铐一边道:“哈哈,你在公共场合打了人,这下我可是能够管得着了吧。现在就把你带回局子里,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居然敢妨碍警察办案,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王法。”

肖亚林可算是逮着机会了,刚刚给张辰问的说不出话来,实在是太丢面子了,现在抓住这个机会可不是要好好报仇吗。

心里的兴奋劲儿还没有完全的升腾起来,就听到后边一个清脆的女声:“呦,肖大警官好威风啊,怎么你也接到通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