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一三六一三七章 拍卖会风波五六

第一三六、一三七章 拍卖会风波(五、六)

张辰对这个声音已经很熟悉了,她能出现在这里也不足为怪.东城区嘛。不过,这次她应该不会再针对自己,或者是非不分了。

肖亚林听到这个声音确是比较头疼,这位来了还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先不说这位有着传说中的背景,就是公职也比自己高出一大截啊,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副处级,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治安队副队长,充其量算个股级干部,都不在正式的干部编制之内。

本来还想着帮忙办了这件事,然后让日本人跟上面美言几句呢,现在看来要黄汤了。

可是他也没有完全丧气,因为就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也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张辰了。这小子不就是上回让这位美女吃瘪子的人吗,嗯,他们之间有矛盾啊,一定要添油加醋把这小子往死坏里说,能收拾他一顿,也算是解解气了。

想着张辰刚才一进门的样子,肖亚林心里就来气,作为一个警察,被一个平头小老百姓说的哑口无言,冷嘲热讽的挤兑,肺都快气炸了。

心里定下了搬弄是非的计策,肖亚林就决定立即执行,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谄笑着道:“呦,张队长啊,咱老肖哪来的威风啊。倒不是接了任务出警,只是人家电话打到陈局那里了,陈局才派我过来看看的。涉及到一些可能是来历不明的古董,让日本人给告了,人家现在嚷着要让归还呢。而且对方还动武了”一巴掌扇掉了好几颗牙,可得好好整治整治,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啊”

肖亚林就在那儿添油加醋的说着,心里只想着怎么怎么地搬弄是非”好让这位张队长起了火。其实他只要抬头看看对方的表情和眼神,就会发现自己正在走向危险,可现在哪顾得了那么多啊,先达到目的才好。再说了,这位张队长那可是个美女,盯着人家看是很不礼貌的.

要是别的女人肯定是肆无忌惮地看了,可要是如此的这位”嫌自己日子太舒坦你就看。

这位谁呢?正是关中张家的二小姐,东城区新晋的巡警队长张馒。?? 淘宝人生136

张赎眼睛看着张辰说不来是笑还是无奈,听肖亚林絮絮叨叨的说着”那脸『色』可就变了。不管张辰认不认她,她都是张辰的姐姐,按照宗族血缘来说,那就是亲姐姐,要比张湄和张沐他们还亲。张辰哪怕是真的犯了事,她都会想尽办法给往下压,可这个白痴居然在她面前说张辰的坏话,真想马上就抽他两个大嘴巴子。

那边的庞翻译一看又来警察了”好像还是比那个肖警官大,这可好,看来陈局还是很给力的嘛,日本人的名头就是好用。

现在这么多的警察在这儿,看你们还敢嚣张不”站起身来到了张馒一侧,半哭着道:“警官,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不但拍卖来历不明的天皇家族古董,我们要求归还的时候还被他们打了,你看看我这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张赎哪有心思理他,让肖亚林把他的废话打住,看着张辰笑问道:“你脾气是不是真的很差啊.怎么每次都要动手打人呢?”

肖亚林见张馒都给“气笑”了,以为自己的煽风点火起作用了.这样的问话那可是后果很严重的,心里那个爽啊,这位姑『奶』『奶』要是发了威,准保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上次是那个张处长在,让你小子逃过一劫,我就不相信这回那张处长还会到这里来检查工作,你还以为张处长是你哥呢?只是他不知道,那张处长还真就是张辰的哥哥。

就在肖亚林暗爽的同时,他落在车里的手机也不停地震动着,来电显示出的名字是“陈老板”,也就是刚刚接到庞翻译电话让他来看看的陈局长。

这位陈局长已经接了十几个电话了,拍卖会场内的买家有些是和他有点关系的,知道张辰的背景,怕他不明所以给下边的人连累了,打电话提醒他一下:还有几个是他的上司马局长等人打来的,最主要就是训斥他。

陈局长额头冒着汗挂断了电话,恨声言语着:“这个王八蛋肖亚林,尽给老子添『乱』,平日里耍耍滑头偷鸡『摸』狗的也就算了,没事干捧日本人臭脚干嘛。这下得罪了得罪不起的,害得老子还得跟着你遭罪.

就算有这层亲戚关系,老子也保不了你,自生自灭。”

张辰见张馒问她,也是笑着答道:“我的脾气哪有那么坏,只不过这人嘴太贱了,我也没办法,只能是让他长点记『性』。你怎么来了?”

“我也是没办法,这不是涉及到外交官了嘛,又知道这边是你的事,所以就过来底怎么回事,这几个日本人来找茬的?”张馒现在已经是大队长了,不需要在一线待着。

张辰很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让人盯上了呗,瞅着我那几件东西好,想要弄自己手里去。还叫来了警察,要以什么来历不明的理由给我的东西都收缴了,想来也是要讨好日本人。”又把大致的情况给张馒说了一下。

肖亚林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大对劲,怎么他们俩不是有过节吗,现在这样的交谈好像是很熟络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反正不会是好事。可自己上次明明在门外看到他们有争执的啊,而且那个张处长还借着那件事数落了张队长,这里边的事情太复杂了,该不会是自己给失策了?

张赎不懂古玩,但也知道能让人惦记上的一定是好东西,就问道:“什么好宝贝啊,让日本人给惦记上了,刚才听那人说是什么天皇家里的?”?? 淘宝人生136

“几件破玩意儿,不值一提,就是材质比较好是黄金的”倒还真是日本皇室的专用器物,年头也还行,最晚的也在十七世纪”

“昏◇※巨.6。、、一仁x。

一.一一”张辰话还没说宗“那边沉默了很久的井边就叽里咕噜的说了一气。

张辰扭头看着他怒道:““别给我叽里咕噜的说兽语放鸟屁,还有,打断别人的话是很不礼貌的,你要是想和你的翻译享受同样的待遇你就继续。”

说完还指了指一边脸肿的像面包一样莉庞伟,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1这日本人怎么这么没教养呢。”

张漫是真见识了张辰出手的强悍了,上次是把人的指头掰断,这次更彪悍,一巴掌就把人打飞了这小子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再这样下去,怕是要连那几个日本人也给打了。

为了不让这弟弟继续使用暴力,还是赶紧把事情先解决了再说其他对那庞翻译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给我翻译。”

庞翻译眼见现在形势偏向于对方,也不敢再嚷嚷,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等着张馒说话。

““你告诉他,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人在拍卖会捣『乱』。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属于你们日本皇室的那就拿出证据来,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但是如果你们拿不出证据来,就要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会以危害社会治安罪把你们带走。”张馒给庞翻译说完就等着他去翻译。

这时候井边也撑不住了不等庞伟翻译,用比较生硬的中文说道:“这些古董上边全部都有我们大日本天皇家族的菊花标记,这就足以证明了,属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东西我们是一定要收回的。”

这个小日本不但嘴硬,还丝毫不讲道理,拍卖会已经被耽误了一个多钟头张辰可不想再和他们揪扯下去,瞪了井边一眼,道:““你给我闭嘴。你能做得了你们日本国的主吗如果能,你再和我说话如果不能就麻利儿的给我滚蛋。”

井边依旧强硬地道:““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外交官,当然能够做主。

反而是你,一个年轻人,你凭什么做主?”

张辰轻蔑地看了看他,对后边的崔正男说道:““正男,把东西拿过来。””

崔正男和另一个前陆战队员走到前面来,一个人手上托着大密码箱子,另一个人打开箱子取出一幅画来,交到张辰手里之后,又退下去。

张辰在井边面前展开那幅画,笑着道:““你看好了,这是一幅十三世纪的日本古画,上面画的这个人就是你们日本第九十代天皇鬼山的画像,而且还是皇室藏品,这样的画像我手里还有很多,从你们的舒明天皇开始直到灵元为止,包括六个北朝的天皇在内的八十多个天皇的死绘,这些全都在我手里。”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死绘是什么,但是日本人可是知道的啊,那就相当于是祖宗牌位一样重要的东西。现在,这些东西全在这个年轻人手里,井边听的都有些愣住了,随之又觉得这不可能,那些死绘早在几百年前就在战『乱』中遗失了,怎么可能会跑到一个支那人手里,想来应该是吓唬自己的,然后就会提出一些条件,绝对不能让他的计谋得逞。

用蔑视的眼神看了看张辰,笑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圣物怎么可能会跑到你的手里,你不要想用这些来mi『惑』我,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任何条件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交出我们大日本天皇家族流失在外的物品,包括你手里的这幅画像,不要耍花样,我是不会上当的。.”

张辰真的给他逗笑了,说道:““你还什么都想要呢,真是荒谬。我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你,我手里有这些东西,你爱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所谓的你们日本人的东西就要收回你们日本,我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东西也要收回中国,这样就正确了呢?”

把手里的画圈起一半,又接着道:“.不错,我手里的这些东西在几百年前的确是在日本,但是现在,则是由我来保管这些东西。如果你们想把这些东西带回到你们日本去,完全可以但是你们日本也有很多我们中国的好东西。我需要我们中国的东西在我们自己的手里,然后才能让你们的东西在你们的手里。”

井边哪里能做得了日本的主,当下又开始耍赖,道:““那些东西是和你无关的你无权提出要求,但是你的这些,都是我们大日本天皇家族的,你,必须交出来。”

张辰冷笑了一声,拿着画的双手慢慢举起来,向两边用力,只听“刺啦”一声那幅十三世纪的日本天皇画像已经成子两半。

扬了扬手里的两半古画,然后又交给崔正男,换了另一幅拿在手里展开接着道:““这幅,一百零四代后柏园天皇和他的皇后藤子的画像。””

又是““刺啦”一声,这幅十六世纪的日本古画也成了两半。

张辰再次把撕成两半的古画交给崔正男,换过另一幅,““这幅...…”

““等一下..“”张辰还没有说这是哪个天皇的画像,就被井边打断了。

不只是井边,在场的十几个日本人全都给张辰吓坏了,虽然不能保证他撕了的确定就是真正的古画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不是真的,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心疼啊,撕了一幅又一幅的。

一帮子日本人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全都看着井边,他们今天完全是被井边叫来捧哏的如果真的能够轻易得到天皇家族的古董.到时候交上去,也免不了自己的一分功劳。可眼下的情况是,不但没能如愿,反而让人在自己面前撕毁了两张古代天皇的画像,而且行事也越来越对己方不利。

这时候他们都有点后悔跟着井边来这一趟了一个刚刚上任的参赞,对于履任地的一切还没什么了解,做出这样的事悄还好说可他们确是在任上待了有些年头了,怎么能这么冲动呢。

虽然看不懂古玩但是脑子还没坏,既然能拿出那些天皇家族的古董来拍卖,那么手里再有几幅古画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谁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伪造出这些古画来,想来多半应该是真的了。这下可是麻烦大了。

井边的心里也是一直在打鼓,日本天皇的画像,还是十八世纪之前的,要知道日本连一幅正经的十八世纪之前的天皇画像都没有。绝对不能让他再撕下去了,这事要让天皇家族知道了,无论如何都交代不过去。

井边打断了张辰的话,喘了一口气才又说道:“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天皇家族,你”

张辰可不管他那套,这时候了还敢这么嘴硬,举手就要继续撕下去。

井边眼看着就要崩溃了,古代天皇的画像就在自己眼前被撕成两半,这可是大罪孽啊,赶忙开口道:“好了,不要再撕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辰停下手上的动作,很不屑地打量了井边一眼,道:“我不想怎样,我就是觉得撕着好玩,就这破玩意儿,我手里多得是,想怎么撕就怎么撕,关你屁事啊。你要知道,这些和你是没关系的,你无权提出要求。”

顿了一顿,张辰接着道:“都是点贱骨头,不挨打就不知道肉疼。

我告诉你,我看见你们这些日本人就很不爽,还敢跑来耍无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总之,你可以回去告诉你们那什么狗屁天皇或者首相,想从我手里拿走一样东西,就得用十样百样的东西来换,千万别打歪主意,你知道我是不怎么稀罕这些东西的。”

“可是呢,我有时候会不爽,只要我感觉到不爽了,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撕东西的欲望,我个人无法保证到时候撕的是不是白纸,又或者是什么东西。当然,有时候我也会撕一些古籍什么的,也许是砸烂一件漆器或者什么的都不一定,这些我手里都有。”

“你们能够做的,就是去祈求你们天皇那什么铜镜祖宗,盼着我每天都心情好。更别想着像今天这样来招惹我,用一点下三滥的手段就想把这些东西占为己有,我真怀疑你脑袋是不是给门挤过,才会有如此无知的举动行为。”

井边真是被张辰给撕怕了,也知道自己本来就没有道理,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看看是否能够通过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把东西搞到手。

现在眼看着计划小落败,自己绝对是镇不住这个场面,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嚣张。

但是心里对于那些日本皇室的物什还是很在意,道:“那你为什么不允许日本人和韩国人参与这场拍卖会”你这是在搞歧视,如果你同意我们竞拍,我又怎么会用这样的办法来解决,我强烈要求参加竞拍。”

“呵呵”张辰真是给这小日本逗乐了,笑道:“你知道吗,我这完全是为了你们好,你知道如果你们来才参加拍卖会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吗?”

井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张辰就以很“诚恳”的语气给他讲解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参赞的,连一点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好,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如果你们来参加拍卖会,那么,只要你们志在必得,任何一件物品的成交价都会在成百上千亿美元之上,你说你们能买得起吗?所以嘛,你们来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对不对.何必浪费那个时间呢。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们也可是试试:但是先说好了一点,你要是最后敢逃标的话,我的心情会很不爽。”

说着又看了看一侧猪头一样的翻译庞伟,这家伙早就给张辰一巴掌打怕了,看见张辰的目光”深怕张辰再给他一下,急忙低下脑袋。这样的人是活脱脱的贱骨头,永远只会屈服在强势之下,谁抽他抽的狠,他就给谁陪笑脸。

不看他张辰还真就差点忘了,指着庞伟补充道:“目前让我最不爽的.就是这个家伙,我认为他作为一个翻译是很不称职的,这件事让我非常的郁闷。我的意思称明白吗?”

没想到啊”怎么就横出这么一档子事情来,本以为自己一顿连蒙带诈就可以轻易的手”哪知道居然落得束手束脚,哪怕是一句硬气的话都不敢说了。

井边对于张辰的行为很是不解,那些古画即使不是中国古画,但也是价值不菲的,他怎么就说撕就撕呢。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这个支那人绝对是一个疯子,如果他再撕下去的话,这事传回日本去,自己可就是罪人了,首要的还是的先把这人稳住。

想到这里,井边看了看庞伟,如果不是他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自己何至于落到现在的境地,实在是太可恶了。而且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一条狗而已,本就是用来出卖和牺牲的,现在正是时候,忙道:“对,对,他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翻译,我认为应该立即将他辞退。我本来只是对于贵方不允许我们参与竞拍有些看法,并没有想到要这样做,这些办法都是他想出来的,就是他告诉我说,只要用外交手段给你们施压,就可以得到这些古董,那个警察也是他找来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又转头对庞伟道:“庞桑,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危害了我们两国的睦邻友好,针对于你这样的行为,我们大日本帝国使馆是不会再雇用你的,你,已经被解雇了。”

庞翻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一个下场,就在刚才他还在做着成为日本公民的美梦呢,怎么一下子就被主子抛弃了啊。怎么会这样呢,我要去日本啊,我要做日本公民,我要享受我的美好人生。都是这个小白脸害的,如果他不出现,就不会有这些变故,我早就得到井边君的赏识了,我就可以去日本了

恨恨的瞪了张辰一眼,心有不甘的庞伟扑到井边面前,叫道:“井边君,你不能抛弃我。你别听他的,你被他骗了,那些画一定是假的。

你听我说,你要你发出外交照会,高层一定会偏向到你这边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得到那几件古董了,你要相信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