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38章 拍卖会风波(七)

第一三八章 拍卖会风波(七)

井边不是没考虑过那些画的真假问题,但是他赌不起啊,哪怕只有两成的可能是真的,他就赌不起。而且他本来也只是对于不允许〖日〗本人参加竞标有意见,想要讨个说法而已,但是在张辰如此强势之下,

他相信自己完全没可能轻易得到那些皇室宝物,即使得到了,也会付出严重超出比例的代价。就像张辰说的一样,一座佛像几百亿美金,

谁会买啊。

至于说外交照会,那是随便就能搞的吗,万一惹出更大的麻烦,谁TM给我挡灾啊。能够轻松得到,当然不介意,但是要押上自己的仕途,可就完全没有必要了。你不就是想利用老子一下,得到一今日籍吗,第一三八章??拍卖会风波(七)还口口声声为了大〖日〗本帝国,你以为老子傻啊。连自己的祖国都可以背叛和出卖,你还算是个人吗,垃圾。

井边也不再理会还想着出妖蛾子的庞伟,对张辰鞠了一躬,道:“这件事情给您添麻烦了,对于给贵方带来的损失,我一定会做出补偿,并为自己的错误行为给您道歉,还请阁下多多包涵。”,

既然对方已经服软了,张辰也不愿意穷追猛打咬着不放,笑了笑,说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什各了,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记着我说过的话”也同样记着转告你的那些同僚和你们的天皇,千万不要让我不爽。关于赔偿的事情,你和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接洽就好了。”

说完又想起了一点,道:“哦”还有一点,井边先生是吧,你作为一个外交官员,以后再华夏大地上行走的时候最好能够注意一点,不要那么嚣张,有时候〖中〗国人也会向你那样不讲理的,千万小心啊。当然,像这位翻译这样的”在〖中〗国只属于比流浪狗更下层的,你也要提升一下自第一三八章??拍卖会风波(七)己的品味了。”,

庞伟见井边给张辰道歉,也知道自己已经被彻底抛弃了”他也只有仗着〖日〗本人才敢吆喝两句,现在主子不要他了,他的气焰也就完全没有了。他现在最怕的是,等井边走了以后,张辰会怎么收拾他,刚才那一巴掌可是力道不小,他不想再来一下或者N下了。

连忙爬到井边身边,抱着井边的腿哭嚷道:“井边君”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对您和大〖日〗本帝国的忠心天地可鉴,我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您和大〖日〗本帝国的荣耀,你千万不能不管我啊。”,

留下坐在地上不停呼喊着“井边君……”,的庞伟,井边带着〖日〗本使馆的人灰溜溜地走了”会场里的买家们爆发出一阵解气的欢笑声。

渤海的老总和张辰打了个招呼,也跟在〖日〗本人后面出去了,今天的损失还得在这几今〖日〗本人身上找补会来呢,可不能让他们跑了。

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张馒也就没必要再待着,她本来就是给张辰出头的。和张辰又聊了几句”约好了近期见面,就准备要走了。

那边肖亚林却急了,眼见这年轻人和张馒的关系不一般啊”这下可真是得暴人了。上次见的时候,他俩可还是矛盾双方啊”这次怎么就变了呢,老天爷可真喜欢开玩笑啊。

谄笑着走到张馒跟前,问道:,“张队,这位是?”,

张嫂是把张辰当弟弟的,可她完全不敢保证这个弟弟会把她当姐姐,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是弟弟吧,怕张辰不愿意,人家还没接受你这个姐姐呢,你这么随便一说,人家会反感的;说是朋友吧,她自己心里又不甘心,明明就是姐弟嘛,而且这个时候不承认张辰,会不会让他难过啊,这小子的心思可是细腻着呢。

其实张辰对她们姐妹三人还是很有好感的,谁的错谁来背,张辰分得很清楚。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姐妹三人对他可以说是极力的讨好,深怕有一点让他不满意了,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对方在乎他,按着这三个大小姐的家世和身份,有几个人值得她们讨好啊。虽然这一家人他不准备就这么认下来,但是这三姐妹的确也还是不错苒,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说,人家也的确是他的姐姐。

见张馒不知该如何回答,就知道她正在左右为难,心里有点不落忍,就接口道:“她是我二姐,怎么了?”

二姐?肖亚林当时就石化了,妈呀,这下可是完球了,终于踢到铁板了。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啊,没巴结上〖日〗本人,倒是把这位姑奶奶给得罪了,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和肖亚林一样,张馒也在发呆,不过她的内心却是狂喜的,喜不自禁地发呆了。这是真的吗他终于肯叫我姐姐了,妈呀,这也太幸福了吧n

我不是在做梦吧?张馒还是有点不大现实的感觉,曲起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在左手手背上掐了一下,疼……,果然不是在做梦………

“哇……”

张赎冲过来就把张辰抱住了,一边哭着,嘴里一边说道:“太幸福了,太幸福了,你小子终于开口了,以后都不许再改了,知不知道。”

张辰还真给她吓了一跳,这反应也有点太强烈了吧,不过也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嘛。

拍了拍张馒的背,笑道:“好了,好了,这么大人了,怎么哭鼻子啊。我说张警官,有你这样苒吗?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最少是个女人吧,你怎么就不知道随便抱着一个异性是很不矜持的行为吗?你也看见了,我未婚妻还在旁边呢”你这样会闹出误会的。”

这话说的和那次张馒跟踪他被他发现的时候说的差不多,张馒听他这话,就想起了当时张辰的样子,误以为是自己看上他了。

“噗”,还是和那次一样,张馒又笑了,“你个臭小子,就知道胡说。”

说了这一句,又哭上了,还是边哭边说:“我是你姐姐,抱抱你怎么了,我还就抱着不放了呢,谁叫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给我抱过,你知的……,……

张嫂哭的还是比较惨的”鼻涕都快流出来了,这也太丢形象了,张辰赶紧打岔”道:“呃,咱哭归哭,但是不兴流鼻涕啊,待会儿我还要出去呢,你抹我一身鼻涕水儿我怎么见人啊。”

“噗”,张馒再次被他逗笑,“你个臭小子,刚叫一声姐姐,就又欺负我。”

缓下来之后,才想起身后边还那么有一大票买家都看着呢,就这么哭了一气实在是有点丢面子,不过和张辰的一声“姐姐”比起来,丢不丢面子都很无所谓了。

喘了两口气”对张辰道:“好了,你肯叫我我很开心,也感到很幸福。这事就不在外边说了,我先回去把这事汇报一下,毕竟涉及到使馆的官员,局长也很关心的。而且这事我要第一时间跟大姐和小姝说一下,让她们也高兴高兴。不过最最幸福的一定是我了,怎么说我也是在第一现场,第一时间感受到的。”

在张馒心里”是多么的想让张辰能和她一样,叫家里那老爷子一声爷爷,可是她心里很明白,很清楚,现在还远远不是时候。张辰肯叫她姐姐,是因为她和当年的事情没关系,而且这段时间下来,她们三姐妹和张辰相处的很融洽,这是她们三姐妹通过努力换得的回报。

要说起来,这几个月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也不是很短了。她们姐妹三人为了和张辰相处的融洽,也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的,同时对张辰也有了更深的了解,除非是他真的打心里接受了你,否则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

现在他肯叫姐姐已经是很意外了,千万不能再强求其他,否则这“姐姐”两个字也就是她张馒一个人能听到这么一次,别说另外俩姐妹,谁都不可能再听到,这家伙可倔着呢。能够和她们三姐妹相认,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其它的还得徐而图之,千万不能急中生错。

旁边的肖亚林已经完全懵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脑子完全跟不上形势。张馒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平时就喜欢个邪门歪道,搞点偷鸡摸狗的勾当;一见到单位里的美女就两眼冒**光,连滞留室里那些从事皮肉生意的女人都不放过,还因为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被严肃处理过。

要不是看着他老爹也是公安队伍里的老前辈,在东城分局干了一辈子的档案员,跟之前的老局长那里有点面子,在老局长那里替他哭求,估计早就被开除了。

现在倒好,居然开始露出当汉奸的倾向了,使坏的对象还是张辰。

你知道他是谁吗,就敢对他使坏,哼哼,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一边抹了眼泪,一边和宁琳琅聊了一会儿,再次约定好了时间,张馒就准备告辞了。

走过肖亚林身边的时候,怒道:“走吧,肖大警官,还杵这儿千嘛呢,是等着请你吃饭呢,还是等着找机会再使坏呢?没想到你还有当汉奸走狗的潜质啊。小王,把那个家伙也带走,居然敢诬告,还耀武扬威的要搞什么外交照会,带回去交给国安那边处理,我看这家伙有间谍嫌疑。”

张辰一阵恶寒,得罪了女人真可怕啊,这么大一项罪名,说扣就扣上了。

张赎等人刚刚到了酒店楼下,还没出大堂呢,就看见对面张法急火火的赶来了。由于有张辰的关系,两人倒是没有再横眉冷对,还相互点头示意了问好。

张法身后还跟着几个人,走上前来,问道:“谁是肖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