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1章 七子八婿满床笏(上)

第一五一章 七子八婿满床笏 上

张辰听了这摊主的话,也没有揭穿他,而是在摊子上左右看了寿。

然后就在一堆零碎的小玩意儿里边拨拉,一边还问这摊主:“是吗,那你这玩意儿卖多钱啊?”

摊主见张辰问他价钱,心说有戏啊,还真个凯子加棒槌,哥们儿这眼力实在是没说的:“兄弟,这玩意儿可是极少见的,能保存到今天实在不容易啊。虽说是这品相不大完美,可好在他物以稀为贵啊,真想要的话,就算你一万吧。”

张辰看了看摊主,又看了看那虎符,心中暗骂,你姥姥的,真尼玛黑啊,远近不出二十块钱的东西,居然翻了五百倍,这比捡漏要厉害多了啊。

当下也没急着还价,从那堆小玩意儿里边找出几样东西来,才又道:“你这东西他太烫手啊,我看连五十都不值,我买了还不够让人家笑话呢,自己留着玩儿吧。你这些东西怎么卖?”

还以为是个凯子呢,还带着俩美女,弄了半天也是个行内的,如今全民收藏,这凯子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心里埋怨了几句之后,摊主看了看张辰指着的几个小玩意儿,都是一些平时没人要的,和一些他自己无法归类的,不值几个钱,可是扔了又有点可惜,留着又是麻烦。

如今有人愿意要这些东西,他巴不得呢,笑道:“兄弟原来也是业内人士啊,这些小玩意儿都不怎么值钱,你想要的话,就一百块钱一件吧,不过这些东西利薄,你可别跟我搞价。”

其实张辰只看上了一样,之所以拿出好几件来,就是用来做陪衬的,谁知道这摊主是不是把这玩意儿放在里边钓鱼呢,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摊主临时抬价。

此时听摊主说一百块一件,张辰心里都乐开花了,这大正月的,果然利市,刚刚出来就捡了个大漏”实在是爽啊。

把三百块钱交到摊主手里,拿起其中的三件,“一百块还不搞价,你这也有点太贵了,大过年的也不和你多说了,就这三件吧。”在这摊主看来,管他什么呢,只要能把东西卖出去就好”这三百里边有八成的利润呢。高高兴兴地接过钱,简单验了一下真假,笑道:“唉,这不是小本买卖吗,承您惠顾,下次有需要的您再来。”

张辰拿下一件宝贝,心里也挺高兴的,可是这摊主要价也有点太狠了,还想把他当凯子,就有心调侃他两句。

“你那虎符啊,以后还是改说汉代比较好”别再说唐朝了,太给古玩圈丢脸了。”

摊主听了张辰的话,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张辰问道:“虎符就是虎符,说什么时候的还不都是一样”说是唐代的都没人信,说汉代的不是更没人信吗?”话出口之后,才又反应过来,自己着急之下说漏嘴了,这不就等于自己承认自己卖假货吗。赶紧改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啥时候的就是啥时候的”我做生意可是童叟无欺,不玩那一套。”

张辰笑了笑也不理他,倒是张沐听着“噗”的一下乐了”带着点脸色,冲着那摊主道:“就你这点智商,怪不得只能在这天棚里摆地摊儿呢,真是活该你受苦。唐朝皇帝姓李,他们的老祖宗叫李虎,为了不犯忌讳,所有的兵符都是鱼的,还有兔符和龟符,唐朝压根儿就没有虎符,你就等着赔钱吧。不学无术,真是给古玩界丢脸。”

“啪、啪、啪”张沐的话音刚落,一边就传来了鼓掌的声音。几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慈眉善目老者,大约有八十岁上下,在几个黑衣保镖的拱卫下走过来。

老者边走边看着那摊主道:“这小姑娘说的不错,你既然出来做这门生意,就要把这行当里的的门门道道搞清楚了,连最起码的知识都没有掌握了,我看称还是好好学学再来吧。”

说完,老者又对张辰道:“小伙子,你刚才买下的那枚鱼符,能不能给老朽看看啊?”

张辰不知道这老者的来路,这古玩行里的猫腻多了去了,有时候真让人不得不防,就装出一副不明白的表情,道:“什么鱼符,我哪里来的鱼符啊,老先生是不是搞错了?”

老者也知道张辰是在防备自己,并不恼怒,还是笑眯眯地道:“小

伙子,你这样子可就不诚实了,刚才你明明从这小贩手里买下了三件东西,怎么现在就忘记了呢,你可别说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宝贝。老朽只是想看一看,见识一下这鱼符是不是书上记载的那枚,并没有夺人所好的意思,你尽可放心。”

老者都把话说道这个份儿上了,张辰也不好再拒绝什么,他只是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对方真要是打上他的主意,就凭这几个保镖还进不了张辰的眼。

笑了笑,把已经装进包里的那个盒子拿出来,取出刚才买平的其中一件玩意儿,递给老者,道:“老先生莫怪,只是这世道人心不古,晚辈不得不防啊。”老者点头表示赞同张辰的话,看了看张辰手上的物件,道:“此物尚未打开,既是你的东西,还是由你打开来吧。”

这鱼符和别的兵符有所不同,并不是简单的两片合在一起,而是通过一个机纽扣在一起的。

这机扭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它能够让这鱼符看起来像是一个整体,完全没有丝毫的缝隙和连合处。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才使得它一直躺在一堆小玩意儿当中,没有被人发现。亲手打开一个机扭,让历史得以重现,对任何一个搞收藏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而老者要他自己打开,也走出于对他的尊重。

张辰不禁暗赞一声,这老者倒是独具慧眼,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鱼符是内有玄机的。

当下也不含糊,道一声“老先好眼力。”

把那鱼符拿在手里,轻轻地抹去上面的泥土杂质,又让宁琳琅拿出一块消毒的布巾擦过之后,又用一块软布,在鱼身上来回擦着。不一会儿,鱼身尘埃尽去,一条黑亮的铁鱼出在眼前。整条鱼虽然造型比较死板,鱼眼也比一般的鱼要大一些,好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但是鱼身上的鳞片和鱼头上的纹饰却是很漂亮,丝毫毕现的,和方才那个沾满泥土和污渍的小玩意儿完全不同了。

这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十几个人,都走路过的藏友和最近的摊主。

那个卖给张辰鱼符的摊主也在其中,看着张辰擦拭过后的“铁鱼”心里莫名的升起意思悔意,难不成这玩意儿真是什么“鱼符”?

但是马上就又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不会的,这东西在自己手里有一年多了,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擦拭过,这黑亮的颜色见过好多遍了,可是除了颜色比较好之外,这东西并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倒是那鱼头上的玟饰还不错,可也不能单靠着那点玟饰就说明什么,说来说去也就是一个不错的铁鱼,否则的话,自己怎么可能贱卖呢。再说那材质,说铁不像铁,说钢不是钢,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肯定不是兵符。那兵符都是两半的,这铁鱼完全没有缝隙,怎么可能是兵符呢。

谁知道这小子和这老头儿是不是骗子,专门来这里搭伙儿骗钱的。

这伎俩也不怎么高明嘛,先买下一件普通玩意儿,然后再由老头儿出来说法,最后就是借着短时间的炒作把东西高价卖出去,当我是傻子吗?

我先冷眼旁观,等到真要有人出手的时候,再站出来揭穿他们的诡计、骗局,也在这潘家园天棚区立一立自己的名号。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他还暗夸自己眼力好,想把张辰当凯子骗,结果被对方揭穿呢。

张辰将鱼身擦拭干净之后,心里也忍不住赞了一声,这鱼的做工还真是精细,每一片鱼鳞都排列有序,一片压着一片,且又大小适宜,如果假以颜色,怕是和真鱼毫无二致了。鱼头上的神兽纹也是活灵活现的,极为精致,就是这点儿工艺也值个千把块的啊。真是想不明白,那个摊主敢把那么假的过分的麋品虎符买到一万,可这么漂亮的一条鱼,却只卖了一百块,真怀疑那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张辰早已经通过意念力观察过这物件的内部构造,对于机括的设置已经完全了然于胸,打开这枚鱼符上的机关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把软布交给宁琳琅装进专门的袋子,就把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分别捏在两只鱼眼上,开始一正一反地转圈。等听到轻微的一声“啪”之后,右手捏住鱼尾,左右动了动,接着又把鱼尾旋转了一圈。

又是轻微的一声“啪”张辰放开鱼尾,左手依旧捏着两只鱼眼,拇指前推食指后拉。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铁鱼”居然真的分成了两片,和表面颜色不同,里边是金灿灿的一片。

左边那片的鱼头部分有一处微微凸起的浮雕状,鱼尾部分则是有一处微微凹陷,右边那片则反之;鱼头到鱼尾之间的腹部,分别排列着两行铭文。

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这么神奇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见过呢。别说那些个路人甲乙丙丁,就连见惯了张辰手里神奇场面的宁琳琅和张沐,还有那一直表现得十分沉稳的老者,都有些微微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