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2章 七子八婿满床笏(下)

第一五二章 七子八婿满床笏 下

那位收了张辰三百块的摊主,现在更是恨不得抽自己百八千个大耳片子,好能够让自己长长记性。又看走眼了,起……””这怎么可能啊,我这不是一双慧眼的吗,怎么和瞎子也差不了太多啊,难道说我尼玛的天生就是受穷的命吗?

这个摊主和其他围观的摊主,都同时做下了一个决定,回头把自己手里苒东西全部仔细研究一遍,任何的细节都不能放过,就像这条铁鱼一样,看着它不起眼,可说不准就是宝贝啊。

看着张辰手里的鱼符一分为二,老者也有些激动,情不自禁地站近了一点,和张辰一起去看那左右两片上边的铭文。右边一片上面是“兵甲之符,敕汾阳王,事涉江山,如朕亲临”左边一片是“大唐代宗皇帝,宝应元年八月”。

意思大概就是说,这玩意儿是指挥天下兵马的信物,现在把它交给汾狙王,如果有涉及到江山社稷的大事,拿出这玩意儿来,就相当于皇帝自己的旨意了;从唐代宗宝应元年八月开始,这个事,就这么定下了。

汾阳王是谁?郭子仪啊,据说是全天下古往今来最会当官的一个人,平定安史之乱、仆固怀恩叛乱,年近八旬依然披甲挂帅,击败吐蕃大军。一辈子伺候了四个皇帝,从武状元开始,官至宰相,封郡王;

也是惟一一位由武状元出身当了宰相的:被唐德宗尊为“尚父”。

史上曾说他是“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这可不是吹的。老郭家一家子都是大官,好些个子削也都是娶了公主的,算得上最大的皇亲国戚团体了,皇帝对他家的疑心自认会少一点,又说郭令公此人,带兵打仗那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是这武人若是多了一颗好脑瓜子,那就更了不得了:传说郭子仪最爱看《史记》从中也学了不少本事,皇帝信任他让他去打仗,可是他以打完仗就主动请皇帝把兵权收回去,说的是一套一套的皇帝自然是更加信任他了。

这兵符可就是三军指挥权啊,有了辖制天下兵马的权利,想干个啥偷鸡摸狗,气吞天下的草命工作,基本上就成功了一半了。

自古以来,兵符都是两块的,一半在将帅手里,一半在皇帝手里没有啥大不了的事情,是不会使用的,甚至有些平安官员干了一辈子工作,也没有把两片兵符合在一起的时候。而且,为了防止掌兵的将帅有什么不和谐的举动,朝廷对于兵符的使用也很是严格。说严重点,看着是掌管着万千兵马,可是你想要调动五十个当兵的,大概就是比现如今一个排左右的编制稍微多一点吧,如果没有两片兵符合并那也是万万不行的。

一般来说,兵符上的文字是没有这样的,都会写上一句“右在皇帝(或者是王、君),左在某某地方”存世的兵符并不太多见但是结合古代帝王的权术,能够发下这样的兵符,绝对是少之又少,甚至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鱼符上明明写着,这两片都是给郭子仪的,并且遇到危及江山社稷的时候可以代表皇帝,这得是多大的信任啊。

那么皇帝对他有多信任呢?有一出戏,叫做《打金枝》的就是说这个呢。他儿子娶了唐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和公主吵架着了急把公主给扇了公主就说我老子是皇帝你还敢打我啊,你也太无法无天了。

他儿子就说,皇帝算个吊啊,有啥了不起的,只不过是我老子不想做皇帝罢了。

公主被赶出家门,去到皇宫娘家,和他老子说了这事。郭子仪也不是摆着看的,当下就去跟皇帝请罪,皇帝却反过来安慰他,说什么“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小两口关起门来吵架拌嘴是很正常的事,咱们是亲家,做为他们的长辈,要是把这事情当真了,华可就闹笑话了。

“小伙子,借一片给老朽看看如何?”老者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激动了。

张辰见老者一脸急切,期待,还有些懊悔的表情,估计这位很有可能就是奔着这玩意儿来的,只不过自己抢先一步了而已。刚刚已经答应给他看看了,倒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就把其中的一片递给那老者。

老者接过那片鱼符之后,仔细地端详着,眼睛里满是欣喜的神色,嘴巴里嘟嘟囔囔地念叨着一些好像是地方性的语言。张辰听不懂他念叨什么,也懒得管他念叨的到底是什么,只顾着看自己手里的那片,意念力却释放出去,笼罩在老者和他的几个保镖周围,只要他们有所异动,就逃不出张辰的布控。

老者念叨了一阵子之后,终于又开始说普通话了;“这鱼符做工当真是精细啊,以陌铁为外壳,采用包嵌的技术把黄金裹在里边,竟然看不到一点衔接的痕迹,外表奇特而内里华贵。实在是难得啊。而这机括的设计和制造也是十份的精巧,以鱼眼和鱼尾同时作为机关,端得是巧夺天工。”

“郭子仪戎马一生,直至八十四岁高龄方才卸甲,对大唐王朝鞠躬尽瘁,保得大唐江山安宁二十余年。历玄、肃、代、德四帝,两度入拒,屡建奇功,满门富贵,后代多为皇亲国戚,爵至公侯者众多,却安于天命。史传郭子仪大寿,子女皆往拜贺,七子八婿满床笏,帝恩之盛古今罕有,也只有他能够当得起皇帝如此的信任了。”

“天下兵符万千,能够不分而持之的却是仅有这一枚,说他是古今天下第一兵符,也是一点都不为过的。这鱼符上并不见“合同,二字,背脊处也没有骑缝的铭文,又有如此精巧的机关锁合,果然与古籍所记载的一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它在泥土破烂之中混杂了千年,从来没有被人发现或者找到,小伙子,你真是好运啊。”

张沐毕竟不是打小就开始入行的,虽然一直以来学习都很努力,但是她从学习收藏开始,到现在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对于很多的典故还不甚了解。

听了老者的话,就问张辰:“小辰,什么叫1七子八婿满床笏,啊?”

她这一问,了许多在场的人也是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一听。全民收藏归全民收藏,但是并不代表所有爱好收藏的人都是行家,甚至连那些摆摊设点的小贩,也多是二把刀,平日里以兜售假货骗人为主业,手里没什么真正的玩意儿。

张辰对于张沐的问题从来都是在第一时间解答,笑了笑,答道:“正如这位老先生说的,郭子仪一家子都深受帝恩,子孙里边娶了公主的就有好多个,还有做了皇后的,那是真正的满门富贵。“七子八婿满床笏,说的就是郭子仪过大寿的事,当时郭子仪有七个儿子和八个女婿一起来给他拜寿。这些人都是做官的,进门就要把笏板先放下,十五个人的笏板都放在那里,一下子就把床头都摆满了。”

“后世的很多诗词、戏曲,甚至是大鼓书,都有这么一段,京剧、

越剧、黄梅戏、昆曲之类的都有《满床笏》这一出;还有很多的民间艺术,像是年画、木雕什么的,也有这个题材:也有人以“象笏堆床,蝉冠满座,来形容的。”

张辰说罢,看着那鱼符摇了摇头,又道:“这郭子仪一家算得上当时最大最鼎盛的皇亲国戚,和皇室的关系是相当紧密的,当时的唐朝政治处于不太稳定的阶段,宫廷政变此起彼伏,唐代宗能够登上皇位,就是因为受了宫廷政变的惠。他面发给郭子仪这枚鱼符,让他在事关天下社稷安危的时候,站出来主持军队的事宜,我认为就是想要把军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他深知政变的厉害之处,正所谓没有军权就没有王权,只要军权在手,就会有无数的人才来帮着他打理江山社稷,但是这军权确实要交在最最信任的人手里。”

“皇帝对郭子仪的信任,首先要归功于郭子仪的能力,在当时的大唐朝,郭子仪是最为能征善战的,朝堂里又有不少他的门生故吏,但是他却安于老老实实做一个臣子,这是很难得的一种品质。其次他又是皇帝最大的亲家,牵瓜扯蔓的关系无数,尤其他的一个儿子还是皇帝的女婿,就是为了这个,他也会多出一份力的。”

张沐最早喜欢上收藏就是因为故事,所以一直以来,张沐对于名人典故之类的东西最是感兴趣。别小看这么一个小小的典故,万丈高楼起于垒土,一旦由此延伸开来,能够得出的信息可以超乎想象。

那位老者听了张辰的判断,也是由衷地点头赞同,把手里的鱼符交还给张辰,笑道:“小伙子不错啊,年纪轻轻就能够有这么一番见解,仅仅靠着这一枚鱼符和上边的几个铭文,就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分析入微,抽丝录茧,把道理条框说的如此清晰明子,我看这年轻一辈中,再无第二人了。”

说着又向张辰伸出自己的右手,道:“老朽姓褚名风,在这行当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你是我所见最出色的年轻人。老朽今天就是冲着这鱼符来的,不成想还是晚了一步,该是无缘吧,如不嫌弃,我们来个忘年之交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