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3章 游艇会

第一五三章 游艇会

张辰还真是没有听说过收藏圈里有个叫褚风的高手,但是看眼前老者气度不凡,应该不是普通人,能够看得出这鱼符的奥妙,眼力上更是一流了。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是默默无闻的,回去问一下师伯或者太师叔,必定能够知道这老者的身份。

老者要和他做忘年之交,张辰可是不敢托大,忙给老者施礼,双手握住老者的右掌,谦虚道:“承蒙老先生抬爱,晚辈不敢当,既是同道,今后还邀请老先生多多指教。”

老看见张辰如此谦虚,丝毫不为自己的夸奖所动,暗赞一声,更是要结交一番。

跟身后的保镖拿过一张名片交给张辰,微微一笑,道:“老朽是个不出世的闲人,这一辈子就以文玩为乐,看小友应该也是此中高手,今后当要多多交流啊。”

张辰接过老者递来的名片,上面只有烫金姓名和电话号码,心知这褚风老人必定不会是简单人物。

也把自己珠宝公司的名片和老者交换,笑道:“老先生是高人,晚辈定要向前辈请教的。”

这一出下来,天色已经不q了,两人又聊了几句,就告别而去,只是约好日后有时间多多交流。

如果董老或者陈老在场,一定早就认出了这位名叫褚风的老者,并且还会很熟悉。这老者可是大有来头,和宁爷生在同一时代,又是同样的年少成名。在当时民国的年轻一辈中,有南宁北褚之称,南宁自然就是说的宁十八,而北褚说的就是这位褚风,褚铁眼。

此人也走出自收藏世家,和宁爷不同的是,褚风一家在民国末年去到了香港发展。改草开放以后,内地的收藏市场也随之繁荣起来,褚铁眼深知真正的收藏宝地还是大陆,也就随着这股春风定居在了京城。

但是这位褚铁眼确变得有些怪异他不喜欢在太多的场合露面,也不愿意有什么名气,甚至连一些产业买卖上的事都是派出下面的人打理。自己则是一股脑儿地钻进收藏的世界里,成天的就是研究古玩行里边的道道,再加上年纪大了,相貌也有了不少的变化,所以他定居京城二十来年,除了少数几个老古董和他有来往从来没有被人打扰过,倒也过的悠闲自在。

张辰和老者褚风分开之后,就带着宁琳琅和张沐回董老那里去了今天淘到了一件好玩意儿,肯定是要在第一时间给师伯看看的,顺便也要打听一下刚刚结识的老者是什么来头。

从董老那里出来,张辰想着那位和师门有些渊源的老者褚风,看来还真是有缘啊,如此一个避世不出的老前辈,居然就这么让自己给碰上了。

董老给他讲了这位褚老的生平,让张辰也是佩服不已想不到这位老人家居然是一今天纵奇才。

上世纪八十年代,褚老乘春风回归,第一时间知道这消息的,自然是他叫做师兄的陈志远了。叫师兄并不是因为他是陈老父亲或者某个师父的弟子,而是因为褚老的师父是陈老父亲的同门师弟用亲戚的理论来说,那就是堂伯兄弟。

董老跟着师叔陈老去见这位同宗师叔时,这位褚铁眼正在京城郊外玩泥巴。只是这泥巴却不是普通的泥巴,在经过褚铁眼的拾掇之后,这些个泥巴被塑造成瓶瓶罐罐的样子,然后董老就看着褚铁眼给那些瓶瓶罐罐施以颜色最后就变成了精美的瓷器。

没错,这位褚铁眼最绝的还不是鉴赏古玩,而是烧造精美的仿古瓷器。在去过几回褚铁眼在郊区的土作坊之后董老就傻眼了,这位褚铁眼烧造的居然是高仿瓷。而且他的手艺简直就走出神入化做出来的东西竟然与古瓷毫无二致,当时褚铁眼曾经骄傲地对董老说,能够看出他破绽的人,加起来不会超出一个巴掌的数字。

张辰听后也是心惊不已,要是这褚铁眼去造假的话,那还了得吗。

不过幸好这褚铁眼也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研究古瓷器是他的一大爱好,虽然造假三四十年,但是却从来没有出手过一件,全部都是在烧好一段时间之后,就统统敲碎了,他也怕这玩意儿跑出去祸害收藏市场。

这位褚铁眼还真是一个天才,从各种青花瓷,到五彩、粉彩、珐琅彩等等的瓷器,他全部能够仿制,而且与真品毫无差异。可这样的人,却是甘于平淡,默默地待在市井之间,过弃悠闲日子。

张辰得出的一个结论,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古人诚不欺我啊。看来这位同宗的太师叔,以后还真要多交流交流了,从他那里,一定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而且这老头儿的作用了还不止于此呢。

带着张沐回到家里之后,张辰就一直高兴不起来。

本来打算晚上好好和宁琳琅嗨皮海皮,庆祝自己得了那枚天下第一兵符,可是张沐这家伙一直缠着张辰给她讲东西。最近张沐又看了不少的书,结合实物学习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正等着张辰给她答疑解惑呢。

这边刚刚结束了给张沐的授课,就又接到了张泪的电话,说是元宵节他会回到京城来过,顺便要和张辰谈一笔买卖。

张辰在电话里了解了一个大概,原来张酒借了张辰的游艇出海,搞了一个同学会,又搞了一次机关干部的年终聚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只要是学习享受的东西,不论你有没有天赋,那都是事半功倍,一点马虎眼儿都不会打的。

两次聚会结束之后,有些人就动念头了,当然这个念头并不是什么龌龊的想法,反而还挺有建设性。

张巨的机关干部聚会上,也邀请了几位领导参加,天津市主管经济建设的市长也在其中。会后,这位市长大人就找到了张泪,问了他相关于艾lì萨公主号的情况。

得知艾lì萨公主号是私人游艇之后,市长大人的心思就活了,现如今改草开放二十多年了国民经济已经上了好几个大台阶,国内的富豪也越来越多。既然已经有人率先购买了私人游艇,那么国内应该也有不少的富豪具备了这方面的消费能力,做为天然优质海港的天津市为什么不能发展一下这方面的经济产业呢,如果这方面的产业链在天津建设起来,那要带动多少的gdp啊。

这样的买卖有多大利润是很显然的,以国内现在的造船技术来说,建造游艇这样的船只是很轻松的,只要能把这块儿开发起来,那也是一个不小的政绩。这位市长大人其实就是龙城张家的派系干部,他自己或者家人亲属不可能去做这个买卖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做。可是老张家有能人啊,就说张秘书长的这位表弟吧,能买得起这样的游艇。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有钱了。

而且照张泪所说,这位表弟还有一艘更大的游艇没下水呢,到时候也得找地方泊不是吗。那就在天津搞一个游艇会,把他那两艘大游艇全都泊在天津港,有了这样的诱饵,还怕那些富豪们不趋之若鹜吗。

既然有了游艇会,那么就连着游艇制造厂也一并搞起来,虽说现在还拼不过欧美的顶级游艇”可谁能保证过些年之后,天津的游艇制造厂出不了世界顶级的游艇呢。其实游艇也是很简单的嘛,基本的技术都是现成的,少的也就是欧美那些百年船厂的底蕴和奢华,这个还不简单”只要有国内的富豪在,还怕卖不掉奢侈品吗。

张泪自然也懂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有这样的好买卖,当然是要先照顾自家人了。小表弟张辰流落在外二十多年,没享受过多少家人的温暖,可是一回到老张家,就帮着父亲搞定了比利时联合银行,把亚洲总部落户在京城,还帮着拉拢了好几位跨国集团的投资:就连大姐张湄和表妹张沐都被他拉着做买卖”这不但是亲情,还是老张家的大助臂啊。也该是家里回报一下小辰的时候了”这买卖怎么说也得落在他手里。

关于这个事,张狙在和张辰联系之前,就已经跟父亲和爷爷汇报过了。两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尤其是老爷子,在这方面一点都不古板顽固,很是明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条至理名言。

用老爷子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加强老张家在天津影响力的动作,既然有了这责面的设想,那就一定要快。那游艇就泊在天津港,现在这年月,脑子灵活的人多得是,你能想到的别人就能想到,有时候略微慢半拍,就有可能被别人超前。

而且小辰这孩子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看看他那珠宝公司,同行那么多,唯独他那间公司赚钱最多,还不就是因为他有过一系列的炒作吗。再看看他去了一趟欧洲,只不过半个来月的时间,就和几位欧洲的王室子弟成了朋友,还把联合银行的亚洲总部定在了京城,这孩子是块做大买卖的料。

于是,张秘书张就被放了假,在元宵佳节的时候,回到京城来和张辰谈生意。

这是老爷子不知道,那联合银行的总部,其实是他外孙用黄金交易的人情套来的,虽然张辰的确是有着不低的天赋,但是这件事和经商天赋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要说张秘书长谈生意,还真是不大熟练,毕竟是没有抓过经济建设这方面的工作。但是你架不住人家有诚意啊,“小辰,这可是专门给你留的买卖,沿河的四十亩地都批给你,造船厂的用地按设计规划实批。

如果钱不太趁手,可以由政府出面帮助贷款,建成之后还免税三年。

可没有比这个更优惠的政策了,这还是因为主管经济建设的市长是咱老张家这面的,别人可是没有这条件。”

开办游艇会的建议还真是有点对张辰的意思,国内这方面还很不完善,他那游艇泊在天津港,不远处就全是大货轮,实在是有碍观瞻。

而且这煤码头附近,环境也不是一般的不好,还真不太适合游艇的停泊。等到那艘圣斯克也交工之后,上面那艘八十五尺的附属艇也要时不时出去晃一圈,这可就是三艘了,大小个儿排在这里,还真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听张泪的意思,应该是天津那边有要搞游艇会和游艇制造厂的想法,而且这个买卖还是紧他先来,附带优惠条件若干。照目前的经济走势来看,游艇走进大陆市场是必然的,未来的市场空间也是一样的庞大,这个可不只是做买卖赚钱那么简单了,其中还有很多自己可以利用的方面,确实是一个好买卖啊。

游艇会操办起来相对要简单很多,国外甚至是香港就有很多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要有足够的泊位,无非就是一些会员制的东西。

真正有难度的是游艇制造厂,就眼下的情况看来,国内的富豪们对于本土奢侈品还没有足够的信心,严格说本土还没有太多叫得出来国际一线品牌,顶级的奢侈品就更谈不上了。

这个不是在技术方面的问题,如果只是造游艇,国内的技术完全是没有问题的,真正的问题在于品牌的知名度和历史。世界顶级的几个游艇品牌,无一不是老牌企业,拥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品牌文化积淀,这是不能比的。

就如同劳尔斯,路易斯或者夏奈尔那样,真到了那个消费阶层的时候,看的就不是价格了,品牌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

真要搞这个,就得给自己扯上一面大旗,最起码要看起来冠冕堂皇一点。找顶级的品牌合资肯定是好办法,但是可能性太低,不是说丧气话,人家真不一定跟你合作。而且多少合资的例子告诉我们,那条路到最后其实并不好走,在利益方面,肯定会有严重的磨擦。

张辰分析之后,决定还是自己来做。国内的技术已经完全能够造出性能优良的游艇,其他的辅助功能和奢华装饰方面,也只是花钱多少的问题,只要有一流的设计牟,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那面大旗还是要的,了不得咱就合资嘛。这个合资可不是和知名品牌合资,而是张辰和宁琳琅合资。由宁琳琅在英国注册公司和品牌,然后和张辰在国内的游艇公司合资,左右是跑不出张辰的手里,用的依旧的艾利娜的牌子,只不过是要付一些品牌使用费而已。

只要你自己的技术过硬,能够造出好东西来,满足富豪阶层的需求,在游艇这个国内还没有兴起的市场上,虽然不能和那些个顶级的游艇品牌相抗衡,但也还是能够搞出点名堂来的。

张秘书长在经济建设方面的工作终于也有进步了,张辰拍板决定,出资五亿美金在天津投资一间专事游艇制造的船厂和一间游艇会。他当然不会贷款了,和国内的银行打交道很不爽,不说钱趁手不趁手,光是那些个麻烦就让人头疼死了。

这次投资用到的正是卖掉克劳德杜瓦尔父子俩宝藏里黄金的钱,得了人家父子俩两辈子的好处,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总得为人家做点什么吧。又鉴于威廉,丹比尔在人类航海方面的贡献,游艇会就被定名为“克威”以为对克劳德和威廉父子俩的纪念。而造船厂则是用了一个相对比较土气的名字“长风”要说这名字其实也有来头,乘长风破万里浪嘛,有典故,寓意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