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4章 元宵夜的枪声

第一五四章元宵夜的枪声

正月十五元宵节,做为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春节之后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元宵节古称“上元节”,来历众说纷纭,总之是为了吉祥的由头。这一天举国欢腾,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很多地方政府或者大型企业都会组织队伍,进行踩高跷、舞龙舞狮、划旱船等等的庆祝活动。

在台湾、云南等地,还有在这一天去偷菜的习俗。当然这个偷菜和我们现在玩的虚拟游戏是完全不同的,能够被偷的基本上只有两种,葱或者白菜。这一天里,当地被偷的人家也不会生气,更加的不会去诅咒那些个偷儿,,甚至还会祝福她们。因为那些个偷菜的女孩子,都是为了来年能够找个如意郎君,结成一段好姻缘才下手的,被偷的人当年许是也有过同样的行径,所以都被偷的很高兴。

北方地区的元宵夜甚至要比除夕更加热闹,从正月十三开始,大街小巷里就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彩灯,直到正月十七才会结束,有的人家还会自制彩灯,挂出来图个吉利喜庆。而元宵夜最重要的活动,就是看彩灯和猜灯谜了,从傍晚开始就会有很多有组织的活动,猜出灯谜的还会得到相对的奖品。

京城最热闹的灯会就要数前门大街灯会了,在各种庆祝活动和曲艺节目红火热闹了一天之后,有不少人家都是举家出动,来参加晚上的猜灯谜活动。

张辰做为猜灯谜的主力军,带着宁琳琅和张沐、张涵三人,从晚上八点多开始就游逛在猜灯谜的现场,直到晚上十一点活动结束,几个人才满载而归地上车回家。

张沐对于古玩行的喜爱越来越甚,已经有点不务正业的苗头了,自从斗宝大会结束之后,她就住在张辰家里不走了,天天缠着张辰和宁琳琅给她讲东西。张辰和宁琳琅去看董老的时候,她也会跟着,每次去都会有若干问题向董老请教,董老倒是也很喜欢张沐这种专心求学的态度,对方又是张辰的表姐,所以董老也是完全不藏私地指点着张沐。

张涵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正跟着张沐操持汉府的事情,做为张沐的助理,他的父母又都在三晋工作,她自然是成天跟着张沐。对于宁琳琅这个美得冒泡的表嫂,张涵也是十分地喜欢,又加上她和宁琳琅同岁,共同话题自然很多,也就跟着张沐长住在张辰家里。

张辰不大喜欢走环路,在京城里东西南北来往,多数时候是走主干道的。元宵节晚上的车流量、人流量还是很大的,张辰选择了走这个时间段相对僻静一些的琉璃厂。穿出前青厂胡同,拐宣武门外大街,再上复兴门内大街,这样走就比较通顺了。

车行至琉璃厂西街,快要到东椿树胡同十字口的时候,突然传来“嘭”的一声。

几人边走边聊,车内的音乐声压到了很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四人之间的对话。这声音很像是车胎爆了,又像是爆米花开锅时候的响动,前方并没有车辆,张辰从后视镜看去,后边也没有车辆。

这么晚了,走街串巷爆爆米花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工,这声音哪儿来的呢?

一个穿着干净的老太太出现在了张辰的脑海里,他第一时间想起了那次的碰瓷事件,接着就开始郁闷了。不会是又被看上了吧,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碰瓷的专门找我呢;大过年的,这些家伙也不说休息休息,就这敬业精神,放到哪一行里也都足以出人头地了,干嘛非得干这个啊。

郁闷归郁闷,也就是那么一想罢了,真要是深夜里出来做事的,就不会是碰碰瓷那么简单了。就算是要碰瓷,也得有个“受害者”出来啊,就那么一响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声音,这附近都是商铺,到了晚上都关门回家了,这深更半夜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张辰把车停在路边,让姐妹姑嫂三人在车上等着,自己下车去看看。

车前车后转了两圈,也没有发现车身有任何问题,周围也没有能够发出那种声音的器物或者人。可那声音明明就是从不远的地方传来的,而且还很清晰,会是从哪里来的呢。

张辰敢保证,那声音他绝对听过,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到的,想来想去也没有结果,谁知道是不是人家在玩炮仗什么的呢。不过只要不是车出了问题就好,时间已经不早了,老妈和五师叔还在家等着呢,自己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有意思吗。

绕到驾驶席一侧,把车门打开,刚要上车的时候,又是“嘭”的一声。这一声之后,张辰可是想起这是什么声音来了,这声音他是在胡云峰他们师部的练习场听到的,而且他还亲自制造过这种声音。

那两声“嘭”的声音,正是出自滑膛霰(xiàn)弹枪,而且还是那种把枪管锯短了的霰弹枪。这种简易改造过的霰弹枪便于携带,对枪支的杀伤力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深受江湖人士所喜爱,道上行走的大祸害们,尤其喜欢这种居家旅行、杀人保命之必备良器,人送绰号“独角牛”。

张辰上次去到胡云峰那里待了半天多,为的就是能够好好过一把玩枪的瘾头,过手了有十来种不同型号的枪支,其中就有一支是经过改造的伯奈利霰弹枪。张辰对于霰弹枪很有兴趣,就多问了几句,枪械师知道他是胡师长的小舅子,也是有问必答,所以张辰对这种枪的了解更多一些。

天呐,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在这里玩枪。这种枪在国内很少有正规编制,尤其是锯短了枪管的,使用者绝大多数都是不法份子。琉璃厂,京城民间古玩最为集中的地方之一,这个时候在这里开枪,该不会是有人在抢劫吧。

想到抢劫,张辰立时紧张了起来,既然开了枪,那就一定是有人反抗,这事自己到底要不要管。管的话,对方可是有枪的,车上的三个女人怎么办,会不会被波及?不管的话,自己的良心上又过不去,要知道那独角牛还是很有威力的,真要被打中,一枪就没命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管不合适啊。

天人交战片刻之后,张辰一拍自己的额头,怎么这么笨啊,关键时候差点掉链子。把头伸进车内,道:“那边好像有人在抢劫,我去看一下,琳琅你来开车吧,你们先走,我完后自己搭出租车回去。”

车里的三个女人听张辰说有人抢劫,就已经有些紧张了,再一听张辰还要去看看,看什么啊,他就是要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这得多危险啊,三人都不同意他去,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可怎么是好啊。

张辰伸手阻止三人的劝说,道:“这种事遇不上也就算了,但凡是遇上了,就不能不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管,等到有一天自己也遇上了,你还指望别人管你吗。你们也别担心,我的身手你们还不知道吗,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们赶紧走吧,要不就到远点的地方等我,我这边没事了电话你们,回来接我一下就好。而且我会报警的,放心。”

说完也不管三人是否同意,转身就奔着枪响的方向去了。留下三个女人在车上,宁琳琅对于张辰总是很有信心,不论任何事情,她相信师兄都可以搞定,在她心里,师兄就是一个极度完美的人,师兄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她反而会感到骄傲。

这时候张辰已经去了,三个女人也无法再说什么劝阻的话,相互对视着,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宁琳琅换到驾驶位上,驾车离开,虽然说她很相信张辰的身手,可也多多少少有点担心,还是在热闹一点的地方等等吧。

当然,她们并不知道刚刚那声是枪响,否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张辰去的,一个人再厉害,能和枪炮抗膀子吗。

也不是说张辰就不怕枪炮,如今他的意念力还没有进化到可以控制任何物体的程度。只不过是仗着自己过人的身手,和无所不察的意念力,没有把一般的持枪人士放在眼里,再加上一点正义感,仅此而已。

张辰一边向枪响的方向跑去,一边拿出电话报警,接通电话之后,用最简单的语句把所有的信息说出来:“我要报警,琉璃厂西街西口附近,路右侧,发出两声滑膛霰弹枪的枪声,这个我是可以确定的。枪声的具体位置不明确,持枪人数和枪支数量也不明确,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员受伤。我现在只有一个人,正在寻找枪声的来源,我会尽最大努力,但是不能保证成功拦下持枪人,就这些了。”

说完也不管对方还要询问他什么问题,直接挂掉电话,持续通话会影响大脑的思维,也会影响到他的听力。

出来做事的人多数都是不愿意开枪的,尤其是在这天子脚下的京城,一旦暴露,那基本上就没跑了。现在已经响过两抢,再响枪的可能性很小,只能凭着听觉和直观的判断,去找出枪声的来源,这个时候必须保证清晰的思维和灵敏的听觉,即使这样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当然,如果再响一枪的话,张辰一定可以顺着枪声找到具体的位置,但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多开一枪,被袭击的人就多一分危险,甚至是直接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