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5章 半张羊皮

第一五五章 半张羊皮

自从第二声枪响之后,周围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整条街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张辰已经改跑为走,竖起耳朵注意着周围随时可能会发出的任何声音,但是两分多钟过去了,依然是一无所获。

张辰的心也有点提起来了,说起来两分钟是很短,可是对于开枪抢劫甚至是杀人这样一件事来说,两分钟的时间里,可以有若干种变化和进展了。

这条街上全都是商户,一家挨着一家,张辰来来回回在这些商铺前又走了几遍,希望能够听出一点蛛丝马迹来,却是依旧毫无头绪。

时间不等人,毫无发现之下,张辰决定找一处能够去到这些店铺后边的地方,到后边去找找看。哪怕是走了持枪者,也要看看是不是有人受伤,能不能来得及施救。

这条街的路北边,只有一处公厕旁边的围墙是可以翻越的,翻过围墙的那边就应该能够想办法进入其他的商铺了。张辰找准了路子正要行动,却听到那公厕旁边的围墙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声音很沉重。结合来人蹒跚的脚步,基本能够确定,来人一定是受伤了,喘息声如此的沉重,看来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点。

听着那脚步声到了墙根处,开始用力地攀爬,也许是因为受伤的原因,那人已经无力再翻墙了。努力几次没有结果之后,索性放弃了逃跑,坐在墙根下面大口地喘着气,好像是要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肆意地享受这平日无处不在,谁也不会放在眼里,却又重要无比的空气。

一墙之隔的这人到底是什么一个状况,后面是不是有人追来,张辰对目前的情况还一无所知。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张辰对着自己的脑门儿又是一记,平时自律惯了,关键时刻差点再一次掉链子。

急忙展开意念力,把周围的一切展现在了意海之中,墙那边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后背从半腰处到左肩膀,已经是一片烂肉,肩头的皮肉也掉了一大块,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脸上痛苦的表情和豆大的汗珠混在一起,双眼通红,嘴角还挂着一道已经干涩了的血迹。这人后背的烂肉和肩头的白骨应该是被霰弹枪轰击造成的,滑膛霰弹枪的威力张辰是见识过的,可张辰没想到那玩意儿能够给人体带来这么大的损伤,居然把人震到吐血。

这人眼看着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只剩下坐在地上等死的份儿,现在施救也许还来得及给他留一命。

说时迟,那时快,这也就是不到十秒钟的事情。张辰的意念力已经延伸到了两百米开外,暂时还不见有人追上来,先抓紧时间救人吧。

张辰翻过墙去,落在受伤的人身边,那人见突然又跳出一位来,惊慌之中把张辰也当作追他的同伙了。两眼怒视着张辰,快要喷出火来,右手支在地上,想要站起来。怎奈何刚刚受了枪伤,这一路逃出来已经是精疲力竭,屁股还没有离地,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整个下巴,把之前干涩了的血迹也掩盖了。

张辰赶忙把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扶住,道:“你别怕,我只是路过的,听到了枪声赶过来,你现在别说话,我先给你疗伤试试看。”

说罢把右手贴在那人的后背平整处,意念力随之涌出,进入伤者的体内。只不过这人受伤太重了,体内脏器已经严重错位,这样的伤可不是一把滑膛枪能够造成的,应该是受到了大面积重击而至,最有可能的就是从高处坠落形成的内伤。

想想这人狼狈逃来的样子,胸前背后沾满了泥土,说他是跳楼逃命还真是说得过去。如此严重的内伤,五脏六腑全部都已经错位,肝脏还因为受力太大而肿胀起来,这条命还真是不好救啊。

可伤者就在眼前,不出手抢救也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张辰只好是加大意念力的输出,勉强先把他的生机护住了,然后还是送医院吧,那样于人于己都好。

意念力的输入,也让伤者恢复了一点生机,心脏的跳动比刚刚也有力了一点。感觉到自身变化的伤者,也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要杀他,而真的是一个好心的路人甲,不过幸运的是这个路人甲好像是会那种电影里的内功一类的功夫,能够给人疗伤。

伤者刚要开口努力地说声“谢谢”,就见张辰的表情突然变了,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从背后涌入的那股热流也一下子增大了好几倍,后背的伤口都没有疼痛感了。

这并不是张辰要给他弄好了,而是在意念力的监控范围之内,已经追来了三个人,其中两人还是持枪的。三人已经到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再有半分多钟的时间就能找到这里,他还没有白痴到去和枪械较劲,必须在那三个人发现之前把这人的命保住了。

常言道“天不从人愿”,这三个人跑动的速度明显要比张辰估计的快,没用了二十秒,三个人就已经离他们只有二十米左右了,这速度怎么不去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啊,真是浪费了这么高的天赋。

三个极有田径天赋的家伙见到那个伤者,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把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速度居然比刚才找来时还要快。

这时候正是救治的最关键时刻,可眼看着冲过来的三个家伙,其中就有两个是持枪的,一把独角牛,还有一把土制的手枪,这样的情形比已经半死的伤者更加严峻。

以张辰的身手,一对三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现在的一对三,却是一个拖着伤员的人,要对付的三个人中就有两人手持暴力枪支,只要那两个持枪的人有一点机会,那伤者就保证是百死无生。

这样的情况下,胜率应该怎么算,张辰用加减乘除法,外加代入方程式,又用上了三角函数,都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数据,顿时有点头大如斗的感觉。

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先把两个持枪的目标拿下再说。趁着对方还没有冲过来,张辰随手抓起地上的两块小碎砖头块,起身冲向三人,同时把手里的小砖头块施加了意念力,射向持枪的两人。

其实张辰还真没有把这三人放在眼里,他的意念力虽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自由控制所有物体,但是在现出手的优势之下,拿下这三人还是没问题的。让张辰犯愁的是,事后怎么解释他独立擒下这三人的,他可不想随意暴露自己的身手,那样对自己是没好处的。

所以,张辰把那一把碎砖头一下子就全都射了出去,哪怕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一把之中也总有几块是能够起效果的,将来需要解释的时候,也只能是以情急之下随意为之的借口来遮掩了。

张辰早已控制好了碎砖头射出的方向和角度,十几块碎砖头射出去,只有三块射中,两块分别射在了滑膛枪男子的右眼和臂弯处,还有一块射中了土手枪男子的鼻梁。

两人被砖头块射中,身形也随之缓了一缓。张辰抓住这个机会飞身而上,一脚踢中土手枪男子持枪的右手腕。张辰施以意念力的这一脚的力道奇大,在外脚背和土手枪男子的手腕接触的同时,“咔”的一声,持枪的手腕应声而断,那把土手枪也随之飞了出去,落在了围墙的另一边。

土手枪男的手腕被踢断,“啊”地叫了一声,引得他的两个同伙向他看来。张辰的右手这时候已经抓住了滑膛枪男的右手腕,用力一捏,滑膛枪男的右手腕也断了,握在手里的滑膛枪枪托也就掉了出来。张辰手腕一翻,接住了掉出的枪托,顺势转身,持枪做出一个边拳的动作,枪管恰好砸中了那个空手男的脑袋,空手男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给砸昏过去了。

顾不得理会土手枪男和滑膛枪男满眼的惊讶和恐惧之色,张辰速战速决地在两人脖颈大动脉处各给了一记手刀,两人也伴着他们的空手男同伴短眠于地上。

这一趟下来,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可就是耽误了这一分钟的时间,那个伤者也就没救了。刚才张辰为了在最快的时间里唤起他的生机,好腾出手来对付三个来人,只好加大意念力的输出,谁成想那三个家伙居然来得那么快,一点时间都不给留出来。经过大量意念力的输入,伤者的生机已经被唤醒,可是就在生机刚刚被唤醒,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赖以维持的源泉却断了,那可怜的一点点生机,就像是它来的那么迅速一样,迅速的去了。

张辰如果还坚持给他续命,结果就只有两人一起被滑膛枪轰死,那也太悲催了一点。而且张辰在之前从来没有这样使用过意念力给人续命,刚刚也是灵机一动,希望能够用意念力保持伤者的生机,能到医院就好。

张辰打昏三个家伙之后,快步来到伤者身边,那人眼看着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张辰再次给他输入意念力,却发现对方的身体已经不再接受意念力,任他输出的意念力多么庞大或者多么细微,伤者的身体硬是一丝也不接纳。

伤者也知道自己不行了,看着这个救了他的年轻人,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终于开口说出了他刚才就要出口的那句“谢谢”。

“谢谢”两字出口,好像是完成一个最大的心愿一样,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有那么一点凄苦。

伤者再次张口,已经是说不清话了,使出最后的力气从衣服内揣里拿出一张老旧的羊皮,交到张辰手里。抓着张辰的手,断断续续地道:“这个……送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找……找到……密匣……另……一半……就能……找……到……龙……”

还没说完,就脑袋一歪,断气而去了。

张辰努力地把他那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连起来,虽然有些词语并不是太清楚,但还是能够明白个大概。差不多那意思就是说,这块羊皮他要送给张辰,不过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另外这张羊皮只是一半,还需要找到一个叫做mìxiá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什么物体,又或者是一个人的名字,那样就能够找到另半张羊皮。这羊皮上应该是有一个重要的秘密,把两张羊皮合在一起,就能够知道了,可是那样又能找到什么呢,那人只说了一个龙字之后就咽了气。

到底是龙什么呢,龙泉剑、龙涎香……这些似乎都不太可能,管他呢,总之应该是个好玩意儿就对了,否则的话,谁会藏的这么深呢。看着张羊皮上那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证明这羊皮最少也是六十年前的玩意儿了,上面好像是地图的样子,书写的文字还是满文,那应该是清末的东西了。

张辰突然想到一个比较荒诞的说法,《鹿鼎记》里的韦爵爷不是也有过一张羊皮地图吗,那人说找到龙什么,这张羊皮会不会是藏着满清龙脉的秘密呢。想着,就不禁地摇头笑了笑,自己别是魔障了吧。

不一会儿,警察来了,在大街上找不到任何问题,就给张辰打了电话。张辰翻过墙去,把警察引到围墙的另一边,又把刚才的一系列经过说了一遍。

张辰说的很简单,好像是一件路边发生的事情一样,可警察们听了却是乍舌不已。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啊,面对两个持枪歹徒,居然不害怕,还出手把几个歹徒都制服了,牛。

且不说警察如何讯问这几个歹徒,张辰配合警察到警局做了笔录之后,就和宁琳琅三人相谐回家去了。宁琳琅三人在警局里知道了对方是三个持枪歹徒,都被惊得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一路上对张辰不停地教育和埋怨着。

第二天张辰又接到了张嫚的电话,自然也是免不了一通说教,说他不懂得保护自己,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更严重的张嫚都不敢去想。

那三个歹徒在讯问之下,也都招供了,他们是受雇于人,来偷死者的一件古董。结果东西没找到,被对方发现,为了要胁死者,枪杀了他老婆,对方想要逃跑,也中了一枪。然后他们就追上来要灭口,结果被张辰拿下。

关于那张羊皮,张辰也研究了一下,上边的满文也找了字典翻译过来。羊皮上画的是内蒙古和外蒙古相交的一处地方的地图,当年的时候还是清政府的辖区,几个地理名词是捕鱼儿海和奥里诺乌尔及山等等地名。

这或许又是一张藏宝图吧,可是没有另外的半张,这半张就和废纸没区别。先留下来吧,以后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东西,兴许能找到什么好玩意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