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6章 《古瓷秘录》(上)

第一五六章 古瓷秘录 上

那半张羊皮的事情,张辰也只是简单的翻译之后就放下了,人家都说了这是半张,得有另外的一半才能管用”所以现在就去思谋这事的确不太靠谱。

关于羊皮地图的秘密,张辰也只是在事后告诉了宁琳琅一个人”

倒不是对其他人不信任,但是知道的人多了总会或多或少地透漏出一些什么消息。这地图虽说是死者增送的”但是那人已经死了,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归属问题就会很麻烦,又涉及到一个未知的秘密,麻烦就更多了。

元宵节过了之后,这年也就算过了,接下来又是大把的事务需要忙碌。

既然已经做了珠宝公司生意,今后每年固定三界的缅甸公盘是跑不子的”即使六月的公盘不去,三月和十一月的公盘也是不能缺席的”

在国内的珠宝行业”翡翠永远都是一大类”而且其利润也是极为丰厚的。

今年还要和马三立他们去操持赌木的事情,古建园林的工程需要大批的高档木料”现如今又要搞游艇行业,木料的用量也是很大的。这两项业务下来,柚木、酸枝、鸡翅,甚至是紫檀木等等的用量都会很大,必须要有固定的原料供应。东南亚和非洲都有不少地方是高级木料的产地,要在这些地方找一个稳定的渠道”澳洲也有不少的优质木料,少不得也是要去看看的。

研发中心要在今年落成,那个所谓的引回计划也要随之启动”整个研发中心的工作都要开展起来:汉府酒店的民居收购工程也要在前半年完成”后半年就要进入到改建阶段了,相关的岗位同时也要开始启动;另外张辰还想要搞几间古玩店,做为补充研发中心物件的平台。

总之是大事小事事事操心”本来只想好好地享受一把人生乐趣,谁成想却搞成这个局面,可不做下去又是不行。不过,这样也有这样的乐趣在”淘宝嘛”不单单是古物文玩,从众多的生意之中淘出一个独特的营生来”或者是挖掘到一个人才,等等等等的,一样有淘到宝贝的乐趣,异曲同工而已。

这一天,张辰和宁琳琅、张沐,三个人到潘家园逛了一气”晚上回到家里就接到了太师叔陈老的电话,说第二天要带张辰他们去见一个大牛人”就是那位褚风褚铁眼。

对于张沐”陈老也已经很熟悉了。本来陈老和张问海老爷子之间就有过交集,现在有了张辰,相互之间的来往就更多了起来,你来我往之间”自然是愈发的熟络。陈氏一门中的弟子,都秉承长辈的教导,很乐意提携一些后辈,张沐对于古玩方面的兴趣浓厚”不论是董老还是陈老”甚至是张辰一些师兄,都常常进行指点,给予了张沐很大的帮助。

如今”张沐已经算得上半个陈氏的传人了”造访褚铁眼,当然少不了要把她也带上。张沐既然有兴趣,也愿意进古玩行,以褚铁眼和陈氏一门的渊源,总要给张沐一些指点的。

也许是因为当初全家迁移到了香港,又在在香港生活了多年,有了一些感情吧,褚铁眼把住处安置在了东城区的香江别墅花园。

按照辈分来排,陈老是褚铁眼的同门师兄”褚铁眼是老一辈手里成长起来的,对于师门辈分看得很重”知道陈老要带着小徒别来看望他,亲自迎到了别墅门外。

已经从陈老的口中知道,那天抢在他前面出手拿下那枚鱼符的年轻人就是志宏师兄的徒孙,褚铁眼心中那最后的一点点嫉妒的味道也就没有了。志宏师兄的徒剁和自己也是同宗的,这也算是肥水未流外人田了吧,这样的青年俊杰走出于自己的师门,这事让褚铁眼也着实高兴加骄傲。

看着张辰停下车,恭恭敬敬地把陈老从车后排座位上搀扶下来”然后就跟在陈老的身后走来,虽然只是落后半步,但却时刻注意着陈老。

褚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尊师重道如此恭敬,这孩子很不错啊。

等陈老走近几步之后,褚风赶忙大步上前,拉起陈老的手,道:,“志远师兄,你可是大忙人啊,一年也来不了几趟”真是想煞兄弟了。”

陈老微笑着道:“你这人好清静”几乎是舍不得去我那里坐上一坐,我又是俗事缠身,来多了都怕给你添了俗气,打扰你的清修啊”哈哈。过年时候你去我那里晚了,也没逮着机会让你提点一下几今后辈,今天我专程带着他们来向你这个太师叔讨教的。”

师兄弟两人略微寒暄之后”陈老对张辰王人道:“这位想必小辰你们已经见过了,褚风,褚铁眼,也是你们的太师叔。咱们师门中一直以来都是太极八卦相辅相承的”你们的太师公是太极传承,而你们褚风太师叔的师父,则是八卦奔雷掌的传承,是我三爷的弟子,同属陈氏门下。到了我们这一代,褚师弟是奔雷掌的杰出代表,在国学和文玩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文武双全啊。

琳琅”你外公和褚师弟也是老朋友,两个人都是年少成各,又旗鼓相当”几十年以前就是惺惺相惜的知交好友,当年可是有南宁北褚一说的。

小沐,你虽然不在我门下”可也算是陈氏弟子了,也要跟着小辰叫一声太师叔,这声太师叔不会白叫的。好了,都来见过你们褚风太师叔吧。”

三人站成一棒,齐齐地叫了一声“太师叔”。

四一年日军侵占香港,褚风的发妻和独子死在〖日〗本人手里,褚风为了纪念发妻,之后再未娶妻生子,把一生的精力都花在了古玩上。这也是为什么他比较喜欢清静的原因,等到老来感到孤独的时候,就更加思念妻子和儿子,褚铁眼硬是坚持独身,身边连个可以照料的晚辈都没有。

这时候见到师门中的晚辈”而且还是特别优秀的晚辈,老人心中顿时升出浓浓的爱惜之情。拉着张辰的手,道:“好小子,真是给师门长脸啊,小小年纪就有不俗的成绩,将来一定可以光大师门,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当年我和中华兄都是年少成名,顶着南宁北褚的名头,宁十八和褚铁眼可着实风光了一些年头,现在看看你”真是有些汗颜,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师门之幸啊!”

虽说他本身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同辈中人很多,甚至要高出一些比他还大一辈的专家,意念力淬炼过的大脑和五觉也远非常人能比,可要是完全比实力,张辰哪里能及得上这些个在古玩行里滚打了一辈子的老前辈,意念力才是他最大的依仗。连忙谦虚道:“太师叔您缪赞了,我只不过比别人多了些运气而已,哪里当得起您这样夸奖。”

褚铁眼这时候也恢复了一些当年的雄风”哈哈一笑,道:“人家都是举贤不避亲”我只不过是跨几句自家的优秀弟子,这有什么说不过去的。”

又赞许地看了看宁琳琅和张沐,笑道:“你就是中华兄的外别女吧,听说你也是深得中华兄的真传,现在跟着全安在学习,已经入了收藏协会”还是张辰的未婚妻子”嗯,不错!小沐是张辰的表姐,刚刚开始进入古玩行,但是学习很努力,好好学,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的。古玩行走一个讲究传承的行当,全安已经闭门了,不好再收弟子入门”而我也没有传人,就代我的师兄收你做个徒孙吧,你看怎么样啊?”

褚铁眼果然有陈氏一脉的风范,提携后辈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张沐也知道一个名门大派出身在古玩行里的好处,哪能不乐意呢,当下欣喜道:“小沐谢谢太师叔!”

陈老带张沐来也不无这样的年头,张沐能够有一个名门大派的出身,对于她将来在古玩行里立足是有着莫大好处的。这一点类似于古代的官场,有一个正规的科举出身,哪怕是赐同进士出身,也要比吏员出身强出好多。何况褚铁眼也是陈氏一脉,这在古玩行里就好比是旧时科举的一榜出身”很正牌很牛逼的。

这一番交涉下来,张沐也就名正言顺地成为了陈氏门下的弟子”为她今后在古玩行里行走铺平了道路。打着陈氏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虽远不至于到了逮谁灭谁的嚣张地步,但是在古玩行里,保证一个顺风顺水还是可以的,这一点看看张百川师兄弟几人就知道了。

褚风并不是不能把张沐收到自己门下,之所以要把张沐收到他的师兄门下”则是因为褚风更加看好张辰。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之中”

除了褚铁眼自己和陈老之外,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其实,自从那天见到张辰收了那枚鱼符之后,褚风就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收张辰为徒,来继承自己的衣钵。可后来知道张辰已经有了师门”而且还是自己师侄的儿子”他当然不能再收张辰做弟子”不过好在张辰是陈氏门下,自己有什么东西要传给他,也就不会有其他说法了。

可是如果他收了张沐做徒削,那么他的一身绝迹就不好传给张辰了,自己门下继承有人,怎么能够把绝学外传呢,深受师宗门派概念影响的褚铁眼,对这个是看得很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