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7章 《古瓷秘录》(下)

第一五七章 古瓷秘录 (下)

祖孙几人在门口又说了几句”褚风就带着大家进入到了别墅里”他的别墅是这个小区里最大的一幢,可是张辰逛了一圈下来之后,却感觉这房还是有点小。

原因无他,就是家里摆放的东西太多了,各种古玩摆满了整个大厅和好几个房间,尤其是各种瓷器,怕得有上千件了吧。虽然一件件都摆放的错落有致,合规合矩,但整个空间还是有点不大够用的感觉。

参观了一圈下来,连张辰和宁琳琅都有点暗暗乍舌了,这位太师叔还真不愧是瓷器mí啊。这里的上千件藏品,几乎包括了所有能够叫得上名号的瓷器,还有一些是极为罕见的。

张沐得到的第一件玩意儿,就是那只汝窑梅瓶,所以对于瓷器是最感兴趣的。她也知道自己不像张辰和宁琳琅那样,有自小就打下的坚实基础,一直以来她学习的侧重点都是瓷器这一项,其它的都作为辅助的学习,能够在某一类里边有突出的成绩,已经足以让她在古玩行立足了。

现在见到如此多的精美古瓷器,涵盖了几乎所有的瓷器科目,张沐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学习机会,一边参观一边拉着张辰问东问西,就像一块甩干了之后正在吸水的压缩海绵一样,恨不得一下就把所有的疑问解决掉。

褚风看着张沐这样认真的态度,也知道这个徒孙没有收错,张沐本身就很聪明,学习能力也相当不错,有这样的态度,不难有一番成就。

而一边为她解说的张辰,更是如数家珍一般,把张沐的每一个同题都作出了最好的解答和全面的评述,看来把自己一生的心得都传授给这个同宗的小徒孙,的确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虽然是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定,但是选择在什么时候传授,还需要一番考察,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这个据说是极度妖孽的小徒削,到底有什么样的惊人天赋,他的实力又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站在一排陈列着青hua瓷的架前面,褚风指着架上的青hua瓷,问张辰:“张辰啊,我听志远师兄说,你可是法眼如炬啊。我这里有一千五百七十三件瓷器,你来看看我这里的这些个玩意儿,每个架上都挑三五件出来,一件件的都给我说上一说,但是有一个前提,不许看底款。

如果你能够说得上来,并且说对八成以上”我就送给你一份奖品,相信你会喜欢的。”

说罢,褚风叫过来他的两个保镖,帮着从架上取下五件青hua瓷,放到了大厅正的长桌上。

“好了,这只架上的就挑这五件吧。”

这位褚风太师叔可是瓷器方面的天才,由他亲自来考校,这题目就不是一般的难度了”张辰也有心想看看,如果不使用意念力,自己单靠眼力和经验,能不能在这位太师叔手下走上几招。看着眼前的五件青hua瓷器,两只天球瓶”一只三足炉,一只将军罐,还有一把执壶。从胎体、柚质、青huasè、绘画工艺等方面综合看来,这五件青hua瓷器,分别是五个历史时期的东西。

执壶上的海棠纹饰布局疏朗,绘制的比较纤细”胎体厚薄适度、灵巧凝重,柚面肥厚细腻、平净莹润,粕sè白泛青。青hua呈浓艳的青蓝sè”sè彩鲜艳夺目,有自然晕散的现象,还有因为使用含铁量极高的苏麻离青而产生的,深入胎骨的黑褐sè斑点,这些都是永乐青hua的典型特征。

由于之前已经有过规定,不能够看底款,所以也就不能去看器物的底部,张辰只好是把执壶拿起来,用手指轻轻地在底上mo了mo。这执壶的足跟比较窄小,底足是施过粕的,可以mo到不是特别规则的bo浪玟。

两只天球瓶其的一只是海水白龙纹的,胎体相对于那把执壶来说略微厚重一些,柚sè是同样的“亮青柚”只是粕面不太平滑光顺,青料一样是使用了苏麻离青。

瓶颈处用双边莲瓣的缠枝莲纹装饰,海水纹饰,是一条双角的三爪白龙,舒展着修长的龙身,龙高高昂起,龙鬃飘扬飞舞,造型矫健而勇武,使得整条龙看起来活灵活现。

云鹤纹的三足炉是仿古式烧制的,辅以缠枝灵芝纹;画面排列对称、画风趋于自然、用双勾轮廓线填sè,是典型的双勾平涂画法。柚面滋润光亮,呈青灰sè:青huasè浓翠、艳丽浓烈、蓝带紫sè,典型的嘉靖朝上乘青hua特点。

山水人物将军罐口大罐高,胎体厚薄适。呈翠蓝sè的青hua清朗艳丽,明净无杂,这是珠明料的独到之处;山水画工是典型的大斧劈皴,是康熙山水的一大特点。

剩下的那只天球瓶,从胎、粕、纹饰等方面,都在极力地模仿永宣青hua,而且模仿的极为相似。唯独一处不足的,就是苏麻离青造成的斑点,永宣青hua使用的青料是苏麻离青,含铁量极高,所成斑点为黑褐sè,而这只天球瓶的斑点,则是人工点上去的,呈藏青sè,大小相差不多,且分布很有规律。

这五件青hua瓷都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在画工、粕sè等方面也是无可挑剔。可是,那把执壶和那只三足炉却让张辰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虽然古玩界也有不少很完美的瓷器传下来,可是这两件却有些完美的太恰到好处了。

张辰再次细细地看了一遍,现那两件瓷器上面还真是都有那么一丝细微的破绽,也就是张辰见多了好玩意儿,手里也有不少的精美瓷器,在上手一件玩意儿的时候就不只是从细微处着眼,而是先从大布局上去观察,才现了这一点不同。如果换作其他人,鉴赏一件古玩的时候,力求尽善尽美,完全从应有的特征责面去观察,一百个就有一百一十个看不出来。

看出那两件玩意儿的问题之后,张辰依旧是习惯xìng地用意念力再去确定一遍。在意念力之下,五件玩意儿,两只天球瓶和一只将军罐这三件的表层分别有五层、七层和层的绿sè光芒,而三足炉和执壶的表层没有任何异象”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正确的。

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无误的,张辰转身向着陈老和褚风两人,笑道:“褚太师叔,我听师伯说,您的仿制技术可谓当世一绝,今天一见,果然是高啊,我险些就让您méng了。

这只山水人物将军罐的确是康熙年间的物件儿,这两只天球瓶海水白龙玟是大明宣德年的,折枝茶hua纹的是乾隆仿永乐年的,这些都没问题。

倒是您这缠枝海棠纹执壶和云鹤纹三足炉,仿得太像了”如果不是我多看了一遍,怕是这第一阵就要败下来。”

褚风对于张辰的话也不表态,仍是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哦?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两件有什么问题。”

张辰拿起那只三足炉,道:“嘉靖青hua开正面龙的先河,但是少有张嘴龙,而且龙纹的整体比较徊弱;可您这上面的龙,虽然已经表现得很无力了,但是那双龙眼却很是有神,而且嘴巴还是张开的”我还从没在嘉靖瓷器上见过这样的龙呢。

而这只执壶呢,虽然各方面的特征都与永乐青hua相ěn合,可是您的青料研磨得太细了,以至于无法形成结晶斑,这些个斑点应该是您加了其它东西在青料里边才会有的吧。另外这缠枝海棠带着麦粒状的玟饰”

这种有别于〖〗国传统画法的玟饰,是不应该出现在执壶上的。您老是大家了,不应该不知道这个,我想这样的玟饰是您有意而为之的吧。”

褚风听罢张辰的评论,就在哪里哈哈大笑了几声,拉起陈老的手”

一脸jī动道:“志远师兄,这小还真是有两把刷,不只是陈氏的这一代里,我看整个这一代人之,难有出其右者了。”

说完又拍了拍张辰的肩膀,夸道:“好小,实在不错,师门之幸啊。你可要知道,我仿制的玩意儿能够看出问题的人,还没有出一位数呢,你能够从大布局入眼观察,已经走到了上乘境界了。

来,咱们接着看,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够把我的伎俩全部拆宪”

接下来,张辰用两个钟头的时间,连着又辨别了褚铁眼家里的近百件瓷器,从单sè彩陶到三彩、多彩,从青瓷白瓷,到粉彩、珐琅彩等等的各时期名瓷,却是没有一件出错的。

宁琳琅和张沐脸上都是自豪和骄傲的神sè,自己的未婚夫、弟弟,能有这样的实力,他们都是与有荣焉。陈老和褚风两个老人,则是一脸欣慰和满足的表情,张辰才二十多岁啊,就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今后的前途那绝对是无比的宽广,他将会站在哪一个高度已经不敢想像,看来陈氏一门要更加扬光大了。

几人在褚铁眼家里吃罢了午饭,就坐在小厅里喝茶,顺带着听一些褚铁眼和宁爷当年的软事。张辰在真正见识了这位褚太师叔的能耐之后,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笑着对褚铁眼道:“呃,太师叔啊,你研究了一辈的瓷器,对于各个时期的瓷器都有不少的心得,的确是我见识过的最高的高手。我呢,搞了一间研心,真门来研究古化和古代的艺术工艺之类的东西,您能不能给支持支持,去我那里帮着掌管陶瓷项目的研工作呢。我那里可是也有不少好东西的,最起码柴窑瓷和整套的隋彩俑您手里就没有,其它的好东西更是数不胜数,等到研心正式启动之后,就连永乐正本的全套《永乐大典》都会在我那里,嘿嘿,您动心吗?”

褚风白了他一眼,佯叱道:“你小少给我来这套,又是拍马屁,又是youhuo,不就是想让我这把老骨头给你干活吗。嗯,倒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咱们就免谈了。”

其实褚铁眼知道张辰那里有柴窑瓷的时候,就已经动心了,他这一辈见识收藏过了各种各样的瓷器,唯独这柴窑瓷,连个碎瓷片都没有,更别提怎么仿制了。之所以要给张辰提条件,就是要让张辰继承他的衣钵,把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他。

张辰虽然不知道褚铁眼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但是也知道这位同宗的太师叔是不会对他不利的,当下也是满口答应,道:“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不给您老半个不字。”

褚铁眼让众人少待,站起身来去书房拿出一本线装的笔记,又返回到小厅里,将那笔记放在一旁的小几上,深蓝sè的书衣上是橘黄sè的书签,书签上四个工整且洪厚的楷书《古瓷秘录》。褚铁眼表情变得很严肃,对张辰道:“张辰,做为陈氏门下的弟,要做到的一条就是必须努力钻研,以光大师门。还有一条很重要的,则是不得为非作歹,不得以技为恶,这些你要时刻牢记。

我一生钻研于瓷器,也算是颇有心得,仿制的陶瓷器物数不胜数,但是我却从未以此谋求暴利。所有我仿制的瓷器,都会在底款的一侧加上褚风仿制的字样。我烧出了那么多的玩意儿,可是却一件都没有出手过,连送人的都没有,早些年也只是在家里摆放一段时间,然后就会全部毁去,就是怕有心人冒出不好的想法。

你是我们师门数代弟天赋最高的,不但在玩上面有很高的造诣,师门的太极你也已经达到了以气击实的境界,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但是你也要记住,要切忌以此为傲。

我要你为我做的,就是继承我这一生总结得出的精华,把这些手艺都延续流传下去。我已经老了,没有那么多心力去操持这些事情,你既然有扬光大古化和古艺术的想法和决心,又自己办起了研心,那正好啊,你就帮我把这个心愿了了吧;顺便把奔雷掌也好好练练,这也是师门的技艺之一,切不可莱废了。你可愿意啊?”

张辰还真是没想到,褚太师叔居然是让他答应这样一个条件,这可是老爷一生的心血,拿出来传授给自己,是对自己多么大的信任和支持啊。立即应承道:“太师叔您放心,我一定把您这些个绝技扬光大,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华艺术的璀璨和绚烂。”

褚铁眼很是欣慰地点点头,道:“志远师兄,咱们去祭告了太师公,就把这事定了吧。张辰你跟我来吧,小沐和琳琅也一起来。”

跟着褚铁眼到了三楼的一处香案前,案后的墙上挂着陈氏老祖师的画像,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古董,陈氏门下每一脉都会有一幅这样的画像,年代最短的也在百年之上了。

由陈老给众人点燃了香分了,然后一一在案前鞠了躬,上过香之后,才统一跪在案前的团垫上。

陈老先给老祖宗汇报了今天要办的事情,然后就由褚铁眼开始跟祖师爷说话:“陈氏门下弟褚风,今在祖师像前……”

接着又是张辰:“陈氏门下弟张辰,今在祖师像前立志,弟愿继承褚风太师叔技艺……,弟当谨遵师门教诲…………,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