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8章 再临缅甸(一)

第一五八章再临缅甸 一

祭告了陈氏的老祖师之后,褚铁眼将《古瓷秘录》和八卦奔雷掌的掌谱郑重地交到了张辰手里,并交待张辰要细心研习,有什么拿不准的,就来找他。

第二天,张辰又随着褚铁眼去看了他在郊区的小型窑场,这里一共有三座不大的窑炉,俱是褚铁眼精心改造过的,并且可以通过现代科技手法,任意控制窑内的火力和温度,通过这三座窑炉,就可以烧制出任何的陶瓷器。

这也是褚铁眼的得意之作,这三座窑炉的设计和具体参数,都已经记录在了《古瓷秘录》之中。要说这《古瓷秘录》,还真是博大精深,褚铁眼一辈子研究瓷器的心血都在这里边呢,除少数几种极难一见的陶瓷器种类之外,汝、钧、官、哥、定、青花、粉彩、五彩、釉里红、珐琅彩、磁州窑、越窑等等等等,但凡是叫得上名号的,这里边都有相对应的烧造技艺。

张辰对于这位褚太师叔是真的佩服,要做到这样,可不只是有些天赋就能够的,还需要数十年如一日的精心研究,得一如既往的修心养性让自己能够沉下心来,以及庞大的财力支持。即使是张辰有着意念力的帮忙,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做到,要说这位太师叔褚铁眼是当今瓷器界第一人,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眼看着三月份的缅甸公盘就要到了,张辰也不得不放下所有的事务,再次带着珠宝公司的人马赶赴仰光,参加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届翡翠珠宝公盘。

这次来到缅甸,和前一次已经是完全不同了,去年时候,张辰一行人算是初来乍到,虽然说在之前已经通过很多途径对公盘进行了了解,又有卢俊义一行搭伴,但是多少也还有些陌生感。

而这次来到缅甸,一出机场,就有吴瑞泰安排好的人负责接待。来人是吴瑞泰的助理,接到张辰一行人之后,很热情地对他们表示欢迎,并且代表吴瑞泰对无法亲自来迎接张辰表示歉意。

张辰是知道的,吴瑞泰做为缅甸公盘的一个超级大户,每一届的公盘都是他最为忙碌的时候,好朋友到来他自然是很高兴,并且以很高的规格进行接待,但也不能因私而废公,该办的事情一样也不能少办了。

张辰这次还是和卢俊义一起来的,两家公司又是二十人的队伍,不过这回再也不用乘坐那种八面透风的不知道转了几手的出租车了。吴瑞泰派出了四台商务车供他们在缅甸期间使用,酒店也安排在了吴氏自己的产业,还安排了精通汉语的人,做为张辰等人出行时的翻译。如此盛情,让张辰都没办法拒绝,搞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缅甸的国民经济比较落后,道路交通或者医疗等各种的民用设施都相当落后,跟着其他的各种条件也就都上不来。吴氏的四星级酒店在缅甸也是排得上号的,虽不至于像超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那样,有多么的富丽堂皇,但也已经是缅甸境内最为高档的酒店之一,算得上豪华了。

缅甸这个国家的资源很丰富,黄金、翡翠、红蓝宝石、珍惜木材、石油、天然气等等的特产,都是价值值不菲的资源,在国际市场上也属于争相追逐的对象;甚至是缅甸的另外一种黑色特产,也营销于世界各地,以此为生的人更是数以百万计。可偏偏缅甸的经济却没有多么的发达,多数的缅甸资源产业,还处于产业链下端的原料供应商,大部分的利润全部进了欧美国家的深加工行业;就好比翡翠吧,缅甸公盘上交易出来的原石毛料和翡翠玉料,进入到国内和港台地区之后,由珠宝公司加工成为首饰和装饰品,其价格往往会在原料的价格上翻出好多倍,而这些钱是和缅甸没有一点关系的。

还有就是,缅甸虽然是联邦国家,但是各个派系和阵营之间的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某些地区甚至在经济上已经是脱离政府的状态,他们都有自己的军队,私下里更是从事走私等生意。即使是吴瑞泰他们这样的和政府关系相当密切的大家族,私下里也都有自己见不得光的生意,黄金、翡翠、宝石、原油等等的走私,占了他们所有经营的一半以上,另外的一半还因为有军政府的关系,而可以减免或者脱逃掉大部分的赋税。这样的一个国家,能够富强起来才是异数,最苦的永远都是最底层的老百姓。

不过这个和张辰更是没有五分钱的关系,他来缅甸是做生意的,是要从这里带走大量的廉价翡翠原材料,给自己的珠宝公司谋求更大利益的,而不是看着缅甸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怜,来做慈善事业的。

现如今他手下也养着几百上千人,今后跟着他吃饭的人将会越来越多,光是这些人的饭碗,就够他忙乎了,那里还有闲心去管别人国里的事情。再说了,道家的老祖宗也说过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当地政府都没有着急,佛祖也没有着急,他要是上赶着着急这事,佛祖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收拾他呢,居然和佛祖抢香火。

由吴瑞泰的助理领着进到酒店,安排了房间之后,张辰迫不及待地先去洗漱了,换上干净的衣衫,这才和宁琳琅来到餐厅里,和大家一起简单地吃了一些。

每年的三月到五月,是缅甸最热的时候,站在露天的地方稍微动一动,就是一身的汗,实在不太适合出门去游逛,吴瑞泰安排的翻译和向导也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两个人为了方便招待张辰一行,也被安排住在了酒店里边,虽说他们是土生土长的缅甸当地人,已经适应了这种暴热,可既然能够在酒店里舒舒服服地待着,自然也就乐得享受了。

张辰和宁琳琅在房间里喝着茶,聊一些甜言蜜语,或者是抱着相互啃咬一番,一下午的时间倒也过的惬意。

临到晚饭之前半个钟头,吴瑞泰也来到了酒店,承经大师把张辰引为忘年之交,自然是要为张辰接风洗尘的。缅甸的各大家族都和佛教有着很深的联系,吴瑞泰的家族就是与大金寺的关系相当密切,两方面算得上是相辅相成,一荣俱荣的关系,吴瑞泰做为家族在商业方面的代表,和一些寺庙、高僧之间的交道往来,也就成了他的责任,这时候他就是代替承经大师来请张辰的。

留下公司的职员和卢俊义他们自行晚餐,张辰和宁琳琅带着崔正男、丁志强、吴勇三人,随吴瑞泰到了大金寺去赴承经大师的宴。

如今张辰到大金寺已经不是游客的身份了,做为承经大师的好友,他可以享受进入到内寺的待遇。承经大师早在寺门前等着迎接张辰,这倒不是张辰有多么的谱大,完全是因为承经大师对张辰的看重,和张辰答应大金寺可以参与到唐韵未来对佛学的研究当中去,哪怕是整个大金寺上上下下,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都对很是恭敬,礼遇有加。

以承经大师的佛性,早已经跳出世俗了,当然知道世间道法自然,一言一行之中皆是佛法,一草一木皆是过眼云烟,又或者都是至贵重的宝贝。

张辰在寺门前停下,除了鞋子,对承经大师合什,道:“晚辈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有几分投机取巧的微弱伎俩,怎能当得起大师亲自相迎如此礼遇,真是折煞晚辈了。”

承经大师见到张辰这个忘年之交的小友也很是高兴,合什还了一礼,道:“小友曾经对贫僧说过‘所谓拜佛,即非拜佛,是名拜佛,只不过心中一念而已;佛与净土俱在心中,大和尚何必执着’,我今日用这句话来答小友,所谓见礼,即非见礼,是名见礼,只不过往来之事而已;诸法空相,礼或非礼俱为空礼,小友你着相了。”

交情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有礼貌或者没有礼貌,都只不过是相互之间的一种交流而已,出门相迎或者坐在禅房中等待,叫一声大师或者戏说一句老和尚,这些还有什么分别吗。出门相迎也只不过是因为突发奇想,让众位僧人见识一下张辰,张辰来赴洗尘宴也只不过是和承经大师的一次交流,可以搞得很盛大隆重,也完全可以当作没有,随心而动就好了。想到这些,张辰更是对这位大和尚的心境佩服不已,果然是得道高僧。

两人相视一眼之后,同时放声大笑了起来,接着便放开所有的束缚,又是同时伸手引向寺内,说了一句“请”。

张辰不懂缅甸语,承经大师对于汉语也是一知半解,他们之间都是用梵文交流的,除了承经大师身后的三个老僧人之外,其它的大小和尚俱是一句也听不明白。但是他们却也知道,这两人说的是梵文,不禁对张辰也更加地高看了一些。

佛教传自印度,当然是以梵文为正宗了,别说在缅甸,哪怕是在佛教的发源地印度,现如今也有大把的僧人不懂梵文。可是眼前这位承经大师的好友,居然可以用流利的梵文与之交流,难怪他年纪轻轻,就能够主持佛学的研究工作呢,今后对这位高人一定要以礼相待,千万不能怠慢了。

席间,承经大师向张辰引荐了大金寺的几位知名僧人,就即将到国内去参加佛学研究的人员和张辰作了交流,张辰所学博杂,对于佛教文化也有很深的认识,一桌人倒也相聚甚欢。

吴瑞泰也说起上次张辰接受采访之后,因为他无与伦比的出色表现,那部专题片已经被传播到好多国家和地区。在国内的广东等玉石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以及港台和东南亚一些华裔聚居的地区,尤其是在缅甸这个人人都以翡翠为荣的地方,很多人都把张辰当作了偶像。更有一些好事者,总结出了历届公盘上表现最好的买家和翡翠玉石行业的高手做了一个评比,将这些相玉和赌石高手,以王、霸、客分为三个等级。而张辰则是因为他在翡翠玉石行业的成就和贡献,被划分到了这三个等级之上,以所有翡翠玉石行业人士的老师来称呼,冠了一个“玉师”的名头。

张辰对此并不在意,这年头,盛名累人啊。还戏说,这个名头实在不怎么来劲儿,猛一听还以为是叫玉狮呢,狮子虽然威风,但也不大雅致,未免有些不美了。

在坐的众人都没想到的是,张辰今天的一句戏言,在后来被人传了出去,他那个“玉师”的名头,慢慢地还真就被人称作“玉狮子”了,这也成了多年之后张辰朋友们之间的一个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