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0章 再临缅甸(三)

第一六零章 再临缅甸(三)

和三个赌石师父交流过之后,张辰又把他很看中的几块毛料特别标了出来,让他们多多盯着,吴勇和马战伟也接到了相同的任务。

其实也不是要他们从开始就一直守着那些个毛料,那样的话不就等于告诉别人,这块毛料有人很看重吗,还不如不看呢。参加过上一次公盘的丁志强等人,现在也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对于张辰安排的在公盘上盯梢这种工作,应付起来倒是得心应手。每个人盯着几块毛料,他们也没必要在跟前守着,只是游离在几块毛料之间,看看每块毛料有多少人关注就好了。

崔正男因为当初给张辰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对张辰的身手是羡慕加佩服,总愿意在张辰身边走动,想着啥时候能够让张辰教他个一招半式的。不求自己能够像张辰那么牛,哪怕有张辰十分之一二的手段,他相信以自己的一身力气来说,也足以在武行里边有一席之地了。

张辰对这个貌似大大咧咧,却又有些猛张飞绣花般细心的大个子,也很是喜欢,总是把他带在身边。自从初次见面,崔正男毫无顾忌的提出和张辰过两招,比试过后又很真诚的向他认输,张辰就看重他了,这样性格的人既不会死板,又不会有太多的花花心思。是以,一直以来张辰都对这个大个子颇为照顾。

张辰也想过要给崔正男一点好处,可意念力这东西是无法传授,也不能传授的,而陈氏的太极又是那种偏绵柔的功夫,不适合崔正男修习。崔正男长的五大三粗,有着一身的力气,张辰对于教他点什么很是费脑经,曾经甚至想过,是不是用意念力把他的身体淬炼一下,把他的意识和攻击力、抗击力,在目前的基础上,给他拔高一截子,可这个也不是真正看家立命的根本。

不过现在好了,张辰从褚铁眼那里继承了陈氏八卦奔雷掌,这套功夫很适合崔正男这样的人来修习,所以张辰打算,让崔正男成为他的第一个传授对象。到也不用拜师,崔正男只比张辰小一岁多,让他叫师父,张辰会觉得自己被喊老了。所以就想着让他拜在李天平门下,一来可以名正言顺地修习八卦奔雷掌,二来两人以师兄弟相称也舒服一些,当然这些事情还没有告诉崔正男知道,要等到缅甸之行结束之后才能操办。

公盘的第二天,张辰还是带着人在交易中心四处游逛,往返于一排排的毛料之间。到了下午四点左右,暗标所有的毛料都已经看过一遍了,又有近一千件两千多块毛料被张辰盯上。

不过,今天的毛料里边,有近乎三分之一都是张辰给自己看上的。加上前一天盯上的九十多块全赌毛料,张辰预计在这次的公盘上,要带走三百八十多块毛料。

本来张辰还没有打算搞这么多回去,但是来到缅甸之后,通过这次公盘的参与人数来看,翡翠市场已经开始有大幅度升温的迹象了,这就使得他必须要在短时间之内囤积更多的翡翠和毛料。

很明显地就能看到,这次参加公盘的人里边,有不少都不是翡翠行业的,这点从他们看毛料的时候就能发现,完全是什么都不懂,全听自己带来的相玉助手决定。这些人应该是一些闻到了翡翠行业暴利的人,他们来参加公盘,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炒翡翠。

这对翡翠市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既然有人炒作,那么价格肯定就会上涨,不论是矿场主还是珠宝商人或者从业人员,他们的收入都会因此而上涨。但是对于整个翡翠行业,或者是这个产业链来说,这却是一个坏消息,过渡的炒作会让整个行业变得畸形,随之而来的必然将会是对矿藏资源无止境的疯狂开采。几亿年积累下来的翡翠矿藏,很可能在几十年的疯狂采掘中就被挖断了,在几十年甚至是十几年之后,还能够有高品质的毛料吗,解石这件事会不会已经是一种曾经的传说。

当然,这事也不是张辰能够管得了的,他能够做的,只是尽可能地多囤积一些,不至于让琳琅?艾利娜在未来面对原料紧张的困境。再往长远里说,那就是给自己多留下一些好玩意儿,好传给子孙后代,若干年之后,翡翠必定会是一个相当天价的东西,如果哪一辈混得不太如意了,不要糟蹋了那些古董文玩。

而琳琅?艾利娜,张辰也要有些预备,留下几招后手,商业上的竞争从来就是激烈且残酷的,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准备,哪怕有再充足的资金,迟早也难免一败涂地的下场。这三百八十多块毛料里边,有一百五十块就是为珠宝公司预备的,在张辰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看到珠宝公司有用到他老底的那一天,但是有备才能无患。

有了危机感,张辰也不会再像上次公盘那样,持着一种不愠不火心态,只拿下不到一半的顶级内在的毛料。如今的形式已经不允许他大意了,要尽可能地拿下更多的好毛料,说不来那些个想要炒作翡翠的家伙,在这次的公盘上捞不到太多的好处,以后还能收敛一点呢。

三百八十多块毛料,玻璃种就有六十六块,达到了这届公盘的六成以上,还给公司看上了将近两成的玻璃种毛料,而张辰放弃掉的那些,不是表现过于出色被大多数人关注的,就是标价高到十分离谱的。当然,他这六十六块之中,也有一些是注定了要高价买下来,但是却不会是那么夸张,而且现在的高价已经不算什么了,等到十一月份公盘的时候,相信会更高的。

另外张辰看中的,除了这六十六块玻璃种之外,还有九十多块冰种,二十多块铁龙生,十几块墨翠,一百二十多块的芙蓉种和金丝种,连油青种、豆青种、糯种的都有几十块。

这两天下来,张辰给公司也看上了一千五百件左右的毛料,加起来也有四千多块,对于琳琅?艾利娜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了不得的数字了。一般的珠宝公司,谁家也不会囤积如此大量的毛料,不说这样会压很多资金在上面,有道是‘神仙难断寸玉’,单是解垮的风险他们就承受不起,可以说现在的珠宝玉石届,除了张辰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够保证百赌百涨。

第三天的一上午,张辰把明标的毛料看了一遍,明标的毛料总是很少,远远达不到暗标那么大的数字,只有六千多件而已。

不过在明标的毛料里,张辰又发现了好东西,上次的明标就标下了两块超级翡翠,还有那块让张辰名垂翡翠历史的玻璃种破云青,看来和明标还真是有缘啊。这次的发现肯定是不能和上一次的相比了,那种事情是百年不得一见,遇上了就是运气,完全求不来的。

这次的发现倒是也不算小,一共有三块毛料,内在都是相当的不俗,算得上是惊喜了吧。

一块平淡无奇的毛料,没有裂绺,没有松花,没有癣也没有蟒,什么都没有,就那么一块光秃秃的石头;可就是这块毫不起眼,没有任何特点,标价只有一万美金的石头,里边居然是一块二十多立方分米的荧光玻璃种柠檬黄。

一块已经擦出一片天窗的毛料,露出来的是普通的油青种,还有那么点绿跑皮。如果没有擦过,这块毛料还有可能会有人大胆一赌,这次的公盘上也有那么一票赌垃圾毛料的,可是擦开的这个口子却是油青种,这块毛料的价值也就无限缩水了。好在这块毛料的个头够大,足足有半个立方米,如果是一块整个的油青种,那也还好说,偏偏这毛料又是绿跑皮。哪怕是专赌垃圾毛料的,面对一块这样表现,标价在五千美金的毛料,也是生不出半点兴趣了。

可好巧不巧的,公盘上有一个相当妖孽的存在,张辰很细心地在毛料的皮壳上看到了一丝细微的不同。在爆松花的遮掩下,那些极其细微的乱七八糟的颜色让张辰提起了兴趣,通过意念力观察过之后,张辰都快要笑出声来了。也怪这块毛料的主人运气实在太差,那露出来的油青种只是薄薄的一层,而且还是很小的一片,拢共没有两个巴掌大,充其量也就一厘米的厚度。在那之下,这块毛料居然分成了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块颜色不同的翡翠,玻璃种祖母绿、玻璃种玫瑰红、玻璃种葡萄紫,还有一块是冰种的海水蓝,每一块都在十个立方分米之上。

第三块让张辰惊喜的毛料,是一块篮球大小的得乃卡皮毛料,这种毛料以皮壳厚得有如得乃卡树一样而出名。得乃卡皮壳的毛料虽然皮壳很厚,但却很容易赌涨,深受广大赌石爱好者的喜欢。不过这块毛料,却是不怎么受欢迎,因为它本身的体积就不是很大,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硬伤,一道大大的裂,贯穿了多半个篮球,看起来就好像是两个半块粘合在一起似的。而且这块毛料还有另一个无与伦比的天然缺陷,只要有这个缺陷在,任谁都不会去赌它,那就是满个癣。满个癣的石头,哪怕是已经看见绿了,都不能去赌,因为满个癣的下面,常常都是癣肉不分的。

这块毛料应该也是被专门选出来的,这样的毛料那是无比的坑爹啊,想来选它的人也是为了那些奔着垃圾毛料而来的人准备的,尤其是张辰,这厮赌垃圾毛料大涨特涨已经很出名了。这块毛料也还就真是选对了,没错,张辰看上这块毛料了,因为这块得乃卡匹克的毛料的内在一反常态,居然是一块皮薄馅大的好毛料。在那两个快要被大裂分开的半球体里边,各藏着一块超过两个立方分米的玻璃种帝王绿,相比于这块毛料里边的两块顶级翡翠来说,一万美金的天价已经很便宜了,张辰愿意用十万美金或者更多的钱把它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