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1章 再临缅甸(四)

第一六一章再临缅甸(四)

张辰可算是真正的了解到名气的威力了,他在上次公盘时候的表现,已经让他在赌石行当里边名声大噪,就连这次公盘的邀请函,他都接到了三份,一份是缅甸珠宝协会发的,一份是吴瑞泰给他的邀请,另一份则是来自缅甸中央政府矿产部的邀请。

同样都是邀请函,可是分量却是不一样。吴瑞泰是公盘上的超级大户,在缅甸又有极深厚的背景,他的邀请函就好比是政府发出的了;矿产部是各个矿场和翡翠公盘的直接管理者,那是正经的政府发出来的邀请函;而珠宝协会的邀请函,就要比其他两份差上一些了,必须得事先上报公盘组委会,并且对被邀请者提供担保,组委会同意之后才能发出。

做为上次公盘的最大买家,赌石行当里风头最劲的高手,欧洲著名的珠宝品牌“艾利娜”在中国的当家人,而且还是承经大师的忘年之交,张辰不但接到了矿产部发来的邀请函,还被安排在了公盘的开幕仪式上,担任了嘉宾。

很多参加了上次公盘的买家都认识张辰了,尤其是他那神乎其神的解石,早就给众多买家留下深刻的印象,都期待着张辰能够再给大家表演一出赌石盛宴。看到主席台上的张辰,不少的买家都生出了一丝希望,看来这次的大公盘又有看头了。

只不过张辰却不这么想,上次之所以那样高调行事,为的就是给琳琅?艾利娜做宣传,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有必要再争夺眼球,盛名累人啊。

盛名累人倒是真的,张辰在标区转了两天,他的身后就没少了人的时候。不少认得张辰的有心买家都跟着张辰,看看他对哪些毛料感兴趣,自己也好跟着投上一标,说不来就能赌出一块玻璃种呢。之前张辰五块毛料解出四块玻璃种,以及一块超级翡翠,其中还有一块是所有人从未见过的玻璃种破云青,这样的战绩,已经让知道这事的人把张辰当作必涨的保证了,跟着他下单子肯定没错的。

包括上次公盘上张辰解石的时候,那位一直在人群中发表自己独特观点的花衬衫,也是悄悄地跟在张辰的身后,想要沾沾光。

上一次公盘花衬衫是赔了钱的,买了十几块毛料回去,其中有一半是花青种和干白种的;而他认为极有可能出玻璃种,最少也会是一块高冰种的毛料,也只不过是解出了糯种而已。一届公盘下来,花衬衫包括投标在内,连带着在缅甸的吃住,以及喝花酒等一些所谓的额外花销,一共是五十多万美金;可标回去的毛料却是一垮再垮,连五万美金都没有落下,这个是大赔特赔了,这次来参加公盘就是想着要回本的。

虽说这人对于张辰连着解出五块大涨特涨的毛料很有意见,也一直当着别人的面说张辰的坏话,恨不得张辰解出的所有翡翠都是他的,而张辰则是应该解出一大堆的狗屎地来。可这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其实他的内心里也觉得张辰是一个真正的相玉高手,如果没有高明的手段,能够解出那么多的顶级翡翠吗。

他也知道自己的水平是相当凹(wà)的,想要在赌石上赚钱,要么就完全靠运气,要么就得有一个高手能够指点他。而张辰明显就是一个高手,不论他走到交易中心的任何一处,身后最少都有十几二十个人跟着他,这些人跟着张辰,还不是想要捞点油水吗。

花衬衫这时候就开始鄙视哪些跟在张辰身后的人了,他觉得这些人真的都很不要脸,有本事自己去看标啊,没能耐就不要玩赌石,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捡便宜算什么啊。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可两条腿却是和他的心思不大和谐,带着他走在跟着张辰人群后边,也打算踅摸踅摸张辰看上哪块毛料了,自己也好跟着投上两标。

两天下来,跟在张辰身后的人全部都傻眼了。这位异常妖孽的赌石高手压根就不是来看标的,整天就是那么漫无目的的游走在标区里,从来没有在某一块毛料前面停下来过。

这算是哪门子事啊,这样走来走去也叫看标吗,他是怎么赌到那些顶级翡翠的,如果说就这样逛几天下来,就能够赌出顶级翡翠,这人一定不是人,简直就是神仙了。

跟在张辰身后的人之中,有的是跟一会儿就去自己看,过一会儿又来的;有的则是一天下来从头跟到尾的;还有极个别脑子比较转不过来,连着跟了两天的。可是两天之后,再傻的人也发现不对了,这两天里边,张辰压根儿就没有认真看过一块石头。自己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吗,本来还想着捡便宜呢,没想到却是吃了大亏,别人都在看标的时候,他们却是在跟着张辰闲逛。难不成这小子早就没安好心,专门带着这些人浪费时间,让这么多人都把时间空耗了吗。可他自己怎么办,这两天以来,他也是一直在耗时间啊,他就不怕吗,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论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从第三天开始,张辰身后就干净了,看标时间一共就四天,已经莫名其妙地浪费了两天,再不抓紧时间看标,这次就要空手而归了。

张辰从第一天进场的时候,就知道身后有不少人跟着了,这些人跟着他的目的,张辰也很清楚,这就是名气带来的负面影响啊。可他既不能把这些人赶走,也不能不看标,好在张辰看标不需要多么仔细,只要把意念力释放出去,覆盖在周围的毛料上,一路走过去,就已经把所有毛料的内容都看得一清二楚了。那些人想跟着就跟着吧,不劳而获哪有那么容易,只要跟着他,那就是在浪费时间,跟的越久,吃亏就越是厉害,吃上一次亏,他们或许会长点记性吧。

公盘的第三天下午,张辰就开始转战楼上的宝石交易了,珠宝公司的五个工作人员,和丁志强、吴勇等七个人,被他派去盯着一些可能会有很多人投标的毛料。

这次的公盘上的红蓝宝石要比上次公盘的品质高,价格也同样高出不少,不过相比于翡翠来说,做为全世界都比较流通的宝石,还不至于有多么的畸形,价格的上涨也是比较合理的。

不过在张辰看来,不管目前的价格是不是合理,市场的走向是不是健康,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看一点,那就是这种资源会不会有枯竭的一天。只要是有限的资源,不论现在的价格便宜还是贵,都在他囤积的范围之内,有限的资源总是会越来越缺少,自然就会越来越抢手。

在宝石交易区里转了一天半下来,张辰又是满载而归,个人买下了四万克拉的红蓝宝石和三百多块红蓝宝石的原石,给公司也收购了一万七千克拉的宝石,几乎把公盘上三分之一的宝石全部都收入囊中。而在张辰扫荡过之后,这一次的宝石交易公盘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货可供选择了。这厮还是比较奸猾的,往往在大家还没有看定,正观望其他买家情况的时候,就已经出手了,意念力着实是美了张辰,而坑了一大批人啊。

有了年初那笔卖掉黄金的资金补充,虽然在游艇会和造船厂项目上投资了五亿美金,他现在的帐户里还是有十亿多美金,而且每年还会收到来自瑞银和花旗等银行的最少二十亿美金的理财利润。珠宝公司也开始赚钱了,眼看着研发中心和汉府酒店不久之后也将投入运营,这些都是大赚特赚的买卖,钱对于张辰来说,是真的一点都不缺。

太多的钱放在手里,如果不拿出去用,那简直就是白痴的行为。可要是让他去海开了造,他还真没有那个能耐,飞机游艇现在都买了,再有其他消费,也都不会是太大的数目,平日里的花销很难达到一个量,真要让他一个月零花家用掉一个亿的美金,那可就是强人所难了。

那难不成要去投资炒房吗,这可是断子绝孙的缺德事,张辰虽然不敢说自己多么的高尚,但是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可是如果让他去做慈善,张辰还没有极其高的觉悟,动不动就捐款多少亿,关于慈善募捐的内幕,大家都是很清楚的,那玩意儿也不是好营生。

左来右去的,还是要为子孙后代考虑考虑,也为了自己手里的买卖考虑考虑,低进高出是自古以来所有生意的不变至理,谁还会嫌钱多了扎手啊。

所以,张辰就在公盘上开始疯狂的收购了。经过了暗标的投标和明标的竞标之后,张辰所看上的四百七十块毛料无一旁落,全部被张辰拿下;公司要竞标的一千五百三十多件四千多块毛料,也只有区区三件二十五块被别人标走。

张辰个人手里的毛料,除了之前在暗标上看好的三百八十三块之外,还有在明标上标下来的八十七块,其中就由那三块让他惊喜的毛料,还有十块玻璃种,二十一块冰种,二十五块芙蓉种和金丝种,八块墨翠、八块铁龙生,以及另外的十五块内在是中低档的大号毛料。公司虽然只是标下了二十块玻璃种,但是这二十块玻璃种的个头却是都不太小;另外也标下了两百零四件七百多块的冰种,现在珠宝公司还只有两家店,这些料子差不多够用一整年,十一月的公盘再来,就要囤积两年之内的高端翡翠用量了。

大获全胜的张辰带着崔正男等人去办理手续,本来打算就此了事的张辰,却被组委会委托吴瑞泰来了一个不情之请。现在他的名头可是不小,组委会为了宣传大公盘,想要请他担任缅甸珠宝协会的名誉会长,并且想要请张辰再次解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