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2章 再临缅甸(五)

第一六二章 再临缅甸(五)

张辰要解石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有些参加了上次公盘见过张辰解石的人,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甚至还带着点〖兴师”这个名芋已经传开了,凭着张辰极度妖孽的表现,还真就没有不服气的,估计hua衬衫算一个例外吧。.?在多数人看来,张辰解石还是很出彩的,确实值得一看,不知道他这次能解出什么样的好玩意儿来。

参与赌石的人之,哪怕是做珠宝生意的,也都很喜欢看解石,原因无他,就是图个刺ī。看着别人解石,有时候比自己亲自上手还要刺ī,随着一块石头被解开,或涨或垮,天堂与地狱就在一线之间,那种揪心的感觉实在来劲儿。

张辰之所以答应解石,并不是看上了所谓的珠宝协会名誉会长的头衔,那只是一个虚衔,没有任何权利的,只不过是给他脑袋上多一层光环而已。真正说服了张辰的是吴瑞泰,吴瑞泰是张辰到缅甸来交的第一个朋友,虽然两人之间的交集不多,但是对方却给予了他足够的重视和尊重,照顾的也是很细致到位。不论是公盘之后再次进场低价挑选毛料的事情,还是在常时通过自己的渠道给张辰提供毛料的事情,张辰都记在心里的,在这些事上面,连带着卢俊义都沾了光的。

扯开利益不说,就两次公盘期间吴瑞泰对张辰的态度”就让张辰愿意交下这个朋友。现在吴瑞泰亲自开口了,张辰断没有拒绝的道理,也说不出那样的话来。

但是,张辰也不想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暴1ù的太厉害,说好了只解三块石头,但是也保证这三块石头一定出彩。

大号毛料本就不好遇,内容好的就更加难得了,这次公盘倒是也有几块大号毛料”但是品质却不是一般的差。别说达不到上次公盘那两块大号毛料的品质,连脚后跟都比不上,最好的内容也就是hua的油青种”张辰从看见的第一眼就避开了。

大号的毛了解起来的确是能够震撼人心,如果能解出好的料,那就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不过没有大号毛料也无所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好内容的大毛料,有很多小毛料也是很出彩的,而且大多数的顶级翡翠都是小块的,大个儿的顶级翡翠就是一种异数,可遇不可求的。

站在专门安排了位置的解石机前”张辰感受着四周一束束或炙热或期待的目光,心没有一点小小的得意是不可能的,静了静心神,就要开始解石了。

张辰这次解石的助手还是卢俊义和吴瑞泰两人,有了上一鼻的配合”三个人之间多少也有了点默契,现在再次合作,倒也不觉得生疏。

第一块要解的毛料已经被固定在了解石机的台板上,这块毛料是一块受过伤的毛料,其料的一角可能是因为被碰撞,或者是在挖掘的时候给弄的,少了一大块,但是却没有1ù出里边的玉肉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块毛料并没有什么上好的表现”只是在断掉的那一角,有一点点毛糙的印”自然也就不被人们所看好。

张辰看到这块毛料的时候,正好是在暗标的最后一片里边,这块毛料正静静地躺在那料,等待着它的有缘人。张辰的意念力扫过这块毛料,只那么一下,这块毛料就被张辰记住了,接着在意念力之下,打量这块毛料的时候,就现了那一处细微的不同。

虽然只有那么不易察觉的一点点,但是张辰已经看出来了,那并不是因为毛料被破坏而造成的,那是毛针松hua的边缘部分,而毛料上有松hua的部分,正好是被弄掉了。

张辰可以确定,这块掉了的角上,曾经是一片从里往外翻的,绿sè之带着一点黄的毛针松hua。这种松hua是一种很好的表现,一般来说,这种表现的毛料里面,都会藏着高绿和满绿,张辰的意念力也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解石机的刀片飞快地转动着,带起无数的碎石末,伴着青灰sè的泥浆落在台板上。周围站满了来自各地的买家,站前面的已经都有些屏气凝神地看着,后边的人也有踮起脚尖来伸着脖往里边瞅的,不知道这位号称“玉师”的年轻高手,在今次的大公盘上会有怎样的惊艳表现,这第一块毛料又会解出一块什么样的翡翠来。

张辰静静地操刀切割,两边是负责浇水的卢俊义和稳固毛料的吴瑞泰,两人同样对张辰的表现有些期待。

不多时,毛料的一个侧面已经切了下来,1ù出了下面略带一些绿sè的雾层。站在前边的围观者已经看到了,下面的绿sè能够隔着雾层散出来,这雾层得有多薄啊,就这一刀的功夫,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而绿sè能能够穿透雾层折射出来,哪怕是再薄的雾层,遮盖力也是很强大的,下面的绿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绿呢。

张辰并没有擦开雾层给他们〖答〗案,而是接着继续去切割毛料其它的几面,同样,每一刀下去都是那么的漂亮,切面上总会或多或少地1ù出一些绿sè来。

待到毛料的皮壳完全切干净之后,张辰才开始拿起砂轮对毛料进行打磨,这一打磨又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不过在这期间里,因为有白雾的映衬,只要擦出一点颜sè来,就会很显眼。当第一个切面被擦开一小块之后”位置靠近一点的买家们就已经看到了,那是一团如墨的颜sè。

“墨翠”一个嘴快的,已经把消息报与了后边的人群知道。

听到消息的众人”马上就已经开始在议论了。

“只是墨翠吗,我以为会是玻璃种呢,墨翠虽然比较少有,但也不是什么顶级品质的料,为什么就不是一块玻璃种呢。”“不懂别瞎说,真正的顶级墨翠是很厉害的,你说的那些多数都是类似于墨翠的玉石,和真正的墨翠是没法比的。绿辉石油青、钠络辉石岩、黑sè蛇纹石、黑sè角闪石这些都是近似于墨翠的翡翠或者根本就是翡翠的伴生矿”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这位兄弟说得对,高品质的墨翠sè泽黝黑,在透光的条件下会呈现出翠绿sè”而且质地细腻,有玻璃光泽,不比一般的玻璃种差。因为墨翠入地太深,开采也就十分的不容易,你难道没听说过1物以稀为贵,吗,你看着吧,这块墨翠一定会是最顶级的。”

“……”

那位最开始言的在两人的教育下,已经说不出话了”原来墨翠还有这么多讲究啊,大公盘上果然是藏龙卧虎,自己还差得远呢,以后可是有的学了。

众人的议论声,张辰已经把第一块毛料完整地解出来了”一块五个多立方分米的墨翠拿在他的手里。虽然只是简单地擦掉了表面的雾层,整块翡翠还显得有些毛糙,但是仍然能够看出其质地的细腻,以及那漆黑如墨的颜sè。

一边的卢俊义和吴瑞泰看得最是清楚,这是一块如玻璃般清澈的翡翠,正是墨翠最顶级的那一种。卢俊义导上跟天美公司的人手里拿过一支手电”将灯筒贴在这块翡翠的一侧,打开电源之后,一束明亮的黄绿sè从灯筒相对的一面透射出来。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光线不会很清楚,但是近处的人都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在灯筒相对的另一侧,翡翠的颜sè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墨sè了,而是一种纯纯好碧绿sè。

刚才参与评论的其一位,看着那片沁人心肺的碧绿,赞道:“果然是墨翠的极品,透亮如玻璃,温润如油脂,咱要是能解出这么一块来,可就来劲儿了。”

把这块墨翠交给崔正男,张辰接着再次解石,那块在明标上被张辰关注,hua了两万一千多美金拿下的平淡无奇的毛料,已经摆在乎解石机的台面上。

看着这块毫无表现,寡淡如水的毛料,卢俊义也有些莫名其妙了,他在看标的时候也看见了这块石头,只不过是匆匆而过,并没有怎么去关注它。

这块毛料有五十多个立方分米大小,表面没有任何的特征,不是说没有表面光滑的毛料,但那多数都是水石毛料,山石毛料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光滑的。可是现在这块毛料被张辰标下来了,以卢俊义对张辰的了解,这家伙是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既然他看好这块毛料,那么这块毛料肯定是有不同之处的。

“张辰,这块毛料有什么不同吗,这皮壳上一点表现都没有,你怎么能判断它里边有货呢?”

不只是卢俊义有这个困huo,一边的吴瑞泰也有着同样的不解,如果换作别人,他是不会这么困huo的,但是张辰就不一样了。上次公盘上张辰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使得吴瑞泰认为,只要是张辰看上的,那就百分之百都是好毛料,如果是拿出来公开解石的毛料,那里边一定是有着不俗的内在,否则是丢不起这个脸的。

张辰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是猜的,刚刚看到这块毛料的时候,我就觉得它很奇怪,怎么会有一块全无表现的毛料呢,总不会是卖家拿来充数的吧。于是就起了研究一下的心思,细看之下,我现这块毛料很有可能是一块老象皮毛料,虽然表面已经没有那么粗糙了,但是其他的一些的特征还是有的,你们都知道,老象皮是最能出玻璃种和冰种的,所以我就想大胆地赌一赌。

如果这块老象皮毛料之前是一块水石,后来又因为地壳的变动而转为山石,并且在一定的特殊环境下保留了本来的水石表皮,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块千万年前的老象皮毛料,

在河g上被冲刷了若干年又再次回到地下,经过地壳变动的挤压和高温凝萃,只要它里边有翡翠,那就绝对不会是普通的种水。”

两人听了张辰的话,就开始不住地点头,这样一说,这块毛料还真是大有看头啊。

卢俊义再次确定了对张辰的评价,这家伙不但细心如丝观察力强,而且胆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敢把这样一块只是猜测可能会有顶级翡翠内在的毛料拿出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解开。一旦出现失误,解出来的翡翠哪怕只是金丝种之类的,那对他的名头可都不是一点半点的损失了。

张辰不知道卢俊义和吴瑞泰两个人心里想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张辰早已通过意念力看到了这块毛料的内在,里边的那抹柠檬黄,可是要让很多人垂涎yù滴的。

三个人继续解石,张辰解石时候的稳定和沉着也是很有看头的,只是简单地看一下毛料之后抬刀就切,完全不担心会伤到里边的翡翠,好像这毛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或者是一块平常的木板。

看过张辰解石的人都对他很有信心,这家伙好像能够看到毛料的内部一样每一刀切下去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只留下一层薄薄的雾层。

而真正的刺ī,则是在切开毛料之后,那从不让人失望的毛料内在,才是最为刺ī眼球的。当然,没有任何人知道张辰是真的能看到毛料的内在,一分一毫都是那么的清楚,动起手来自然游刃有余。

果然不出所料还是像上次公盘时候一样,躲在人群诅咒着张辰的hua衬衫所期盼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在差不多十五分钟之后张辰开始打磨雾层了,随着砂轮的飞转,又一块美轮美奂的翡翠呈现在众人眼前,荧光玻璃种的柠檬黄。

在众人对张辰能够从一块毫无表现的毛料解出如此大块的玻璃种翡翠的惊谗之,第三块毛料上了解石机,这块毛料才是张辰今天的重头戏,真正让所有人惊到咬舌头的东西。

看到这块毛料,围观的众人心里又开始嘀咕上了,好像张辰就是来和所有人作对的。这块毛料已经被开了。,1ù出来的只不过是一片油青种而已,还是一块绿跑皮的毛料,整个公盘期间,这块毛料是最被人看不上的。

他每次拿出来的毛料,都是被几乎所有人不看好的,上次公盘的时候,解的几乎全部都是垃圾毛料,这次的公盘他不解垃圾毛料了,但是也没有解上好表现的,而全部都是被众人弃之不顾的毛料。

这不是玩人吗,这次的公盘上,可是有不少人都是奔着垃圾毛料来的,可这位专门收拾垃圾毛料的大爷,却是不干了。怎么别人不看好什么毛料,他就偏偏要从那些毛料里解出好玩意儿来,让人好措手不及啊。

张辰面带微笑,看着这块hua了他一万美金出头毛料,眼里都开始冒星星了,这样的好宝贝居然硬是没人理会,实在是太过份了,从翡翠被人们所重视到现在的若干年,还不知道有多少被鄙陋的毛料所遮掩着的顶级翡翠被人们埋没了呢,也不知道这些毛料现在都在哪里,要是能够全部找出来,估计就大了。

心里也有些感谢那位和他结了八十一世善缘的家伙,要不是他送了自己一份意念力这样无比犀利的大杀器礼物,估计自己现在也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对这些毛料弃之如敝屣,或者还比不上其的很多人呢。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