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3章 再临缅甸(六)

第一六三章再临缅甸(六)

张辰的解石再次成为了大公盘的一个**部分,组委会也表达了对张辰的感谢,如约送上了缅甸珠宝协会名誉会长,和缅甸矿产部颁发的珠宝交易会荣誉顾问的证书,虽然只是鸡肋,但好歹算个名头,张辰自然不会拒绝,他给的是吴瑞泰的面子。

公盘结束之后,张辰和卢俊义还是像上次那样,进入到交易中心去挑选一批毛料。卢俊义现在也是接受了张辰的建议,为了以后的经营做打算,开始大量囤积毛料了。哥俩在交易中心转了一上午的时间,出来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很满意的表情,从他们连上的微笑就能够看出来,这次一定又是吃饱喝足了。

张辰在这一上午里边的收获无疑是巨大的,卢俊义只是拿下了不少的中档和中低档翡翠,而张辰在拿下了不少的中、低档翡翠毛料之外,还有额外的发现。

交易中心的标区里,还留着两块被买家们遗落了的冰种翡翠毛料,和一块芙蓉种的毛料,两块冰种的个头都在十几个立方分米上下,芙蓉种的那块更是有三十多个立方分米,这三块毛料都是以极低的价格拿下的,可算是占了大便宜了。

张辰止不住无耻地想着,如果之前标下来的那些毛料都能够走这个价格,那可就赚翻了。只是这个想法他无论怎样都没脸说出来,就连那三块占了便宜的毛料,都不能说给人家听,对谁都不能说的,那叫占了便宜还恶心人。

卢俊义在公盘结束的第三天就返回京城去了,张辰则是应吴瑞泰的邀请留了下来,只是把公司的几个人打发回去。他要去到吴瑞泰的矿场看看,解出了那么多的顶级翡翠,又囤积了大量的毛料,可这矿场是个什么样子,他还真不知道呢。

吴瑞泰家族在缅甸开设了很多的买卖,单是矿产资源一类的就不下三十处,沿海的油气井多达十几处,还有好几座金矿,在抹谷也有三个红宝石矿场,在帕敢、后江、南奇、那莫、达木坎等场区都有吴氏的翡翠矿场。

张辰预计在缅甸多停留三天的时间,分别看看吴氏的红宝石矿场和翡翠矿场,然后再回到仰光,和承经大师盘桓一天。

矿区的条件是很艰苦的,不论是住宿还是饮食等方面,你就往差劲里想吧,只有你想不到的。要是张辰自己去还好,但是带了宁琳琅一起,他可就舍不得自己千娇百媚的小师妹受那个罪了。

第一天,先是去了距离仰光相对近一些的抹谷,在这里可以最直接地看到红宝石从砾石中被拣选出来的整个过程。

人类最先发现红宝石,是在溪流之中,原石在经过若干年的河水冲刷之后,外表的石皮脱落,就把里边的宝石露了出来。经阳光照射,就会发出极美丽的自然光芒,路过的人看到了光芒的来源,于是乎,红宝石明晃晃地出现了。

直到如今,依然有很多人在从事着这样的工作,在河流下游和小溪的河床中捡拾红宝石,这种古老的拣选方法叫做“淘洗法”;红宝石矿场的选址,也需要经过这道工序,来确定矿藏的位置。

只是随着无止尽的采掘,能够在河**找到的红宝石也越来越少了,大量的红宝石矿场的开设,把河流中红宝石的来源都切段了,只是在少数的矿区还能够见到有人在河**工作。如今的开采都是用挖掘机来进行的,待到矿石挖出来之后,先是把最大的漂砾摘出来,然后才能把剩下的砾石集中处理。

拣选宝石的程序也是很复杂的,用不同密度的金属网筛把砾石分类,然后再由拣选宝石的工作人员负责挑选,而经过拣选的砾石也不会就此扔掉,接下来还会有一拨人,对这些砾石进行二次筛选,以达到无一漏网。

在抹谷,吴氏最大的红宝石矿场的负责人,是吴瑞泰的一个表哥,早已接到了家里来的消息,对张辰一行人要好生款待,这是承经大师都看重的人,丝毫怠慢不得。

自家人忠于自家事,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要不为什么自古以来有无数的巨贾富绅都喜欢用家族式的管理方法呢,只要当家人能够做到自己的责任,同一家族的成员还是很有凝聚力的。

知道张辰没有去到过宝石矿场,吴瑞泰的表哥给张辰安排了一个很有意义的活动,让张辰等人亲自下河去摸宝石,摸不摸得到是另一说,最主要的就是体验一下亲自拣选宝石的乐趣,如果能够摸到一颗宝石,那种成就感也不是盖的。

可真能让这一行人摸不到宝石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是对吴表哥的侮辱,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让吴家的面子往哪里放啊。家族成员亲自接待的客人,在自己的宝石矿场里,居然连颗宝石都摸不到,在缅甸的上层社会中都要抬不起头来了。

张辰是宜动宜静的性格,你让他连着一个月不出门,就在家里看书学习,他也不会生出一点不爽的感觉;同样的,要是让他参加什么活动,哪怕是连着玩上好几天,他也一样天天都有新花样。

能够亲自下河摸宝石,张辰自然是很乐意了,宁琳琅也是很喜欢玩的,刚刚吃罢午饭,就拉着张辰脱了鞋子一起下到浅浅的小溪里,开始了长达三个钟头的寻宝之旅。

想要在河**摸宝石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是吴表哥之前已经做了安排,也不可能叫你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他们不是正经的选矿工人,哪怕是把宝石安排的比较容易找到,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很轻松的,如果弯腰就是一块星光红宝石,那还有寻宝的乐趣吗。

要说红宝石,张辰和宁琳琅是一点都不稀罕,但是这种亲自拣选的过程却是很有意思的。这不像是淘弄古玩,下手慢了就会吃亏,总得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才能有所收获,哪怕是颗粒无收,不也享受了过程吗,亲自参与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真的让张辰来摸宝石,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只要用意念力覆盖了河床,哪怕是米粒大小的宝石,也不会被遗落。张辰并没有使用外挂,就那么和宁琳琅在河**搜寻着,不远处还有崔正男三人,也是撅着屁股仔细地找着,看来这种所谓的体验生活,还真是有点意思,难怪会冒出来那么多的农庄什么的,让人亲自去摘水果和蔬菜呢。

虽然张辰没有开外挂,但是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了一点不对,这河**的宝石明显是被人安排了的。看来不论你走到哪里,只要是涉及到接待、招待等等的,都不会没有内幕,全世界都是这样,任何地方都不会例外。就好比笑话里说的那位总统,在卸任之后,神奇地发现自己的垂钓技术居然眼中退步了,鱼儿很少上他的吊钩,上钩的也不全是大鱼了。

这吴表哥还真是一个人才啊,能把宝石布置得这样严谨,差点把他张辰都骗了,是个人才。看着宁琳琅兴冲冲地在河**四处寻找,张辰实在不忍心打断了她的乐趣;而吴表哥又的确是下了大功夫来布置,可谓是用心良苦啊;张辰也只好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继续和大家一起摸宝石。

宁琳琅的玩性也上来了,沿着河床来来回回地找了近三个钟头,不过这时间倒是没有白费了,这丫头一下午下来,居然收获了七颗红宝石,还有三颗是星光的。崔正男三人也有所收获,有的是三颗有的是四颗。唯独张辰比较失败,一下午就陪着宁琳琅玩了,只进帐两颗红宝石,让宁琳琅很是笑话了一气。

后江场区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其位置就在坎迪江畔,是一块特别狭长地带,好多个场口围绕着坎迪江的支流而散布开来,这里也是缅甸唯一不出砖头料的场区。

后江场区的料子又叫后江石,都是产自于河床冲积层的底部,后江场区的毛料基本上都是小块的,很少有大料子采出来,有多小呢,大多数的后江料子连钏子都不能做,最多的是制作戒面和吊坠之类的。不过后江石的水、种、底都特别的好,多出满绿高翠的料子,做出来的成品首饰会翻色,也就是经过抛光之后颜色会比之前变深,而且到手时间越久颜色就会越深,哪怕你只是在盒子里放着,它也一样会变深,这是一个大好处。但是这些后江石也有一个明显的毛病,那就是裂会很多,这就增加了毛料的变数,在赌石的时候免不了吃这个亏。

吴氏在后江场区有两个场口,每年能采出上千吨的毛料,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多的样子,毕竟缅甸每年开采的翡翠毛料要按万吨计算。可是如果把这一千多吨毛料全部放在一起,那一定会让人惊讶的,几十万块小如鸡蛋大如拳头的毛料堆在一起,看看都会发愁的。

吴氏的场口规模很大,张辰只是简单转了转,就用去了一个小时。这里虽然很大,管理却是很严格的,即使是一块很小的毛料,也不会有人扔掉。这里的毛料全部都会汇集到一起,由专门的相玉师傅来区分等级,然后才会装车送到仰光或者曼德勒,以供吴氏销售。

每一个翡翠矿场里,都会有几个老到的相玉师傅,这些人的眼力和经验一点都不比公盘上的那些高手差,场口里的几个相玉师傅听说张辰就是那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玉师”,虽然有吴瑞泰陪着,但也都起了想要比试一下的念头。

吴瑞泰做为主家,张辰是他邀请来的,他也很清楚张辰的能力在一个什么样的层次,这几个相玉师傅想要和张辰比试,怕是讨不了好的。可这些相玉师傅有的还是吴氏的长辈,为了家族的利益,多年来都蹲守在这第一线,深受族中后辈的爱戴,他们提出的要求让吴瑞泰不好拒绝;而张辰是他请来的客人,又是承经大师看重的人,要他开口代这些长辈说出挑战的话,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权衡利弊之后,觉得张辰也不是小气的人,断然不会因为这个和他起什么隔阂,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张辰展露一下他的能耐,以后家族中的人想必会更加尊敬张辰一些吧。

张辰很懂得入乡随俗的道理,这几个和毛料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头子,面对一个声名鹊起的后辈,自然会生出比试一下的念头,这样一个良性的比试,张辰也不会拒绝。

比试其实也很简单,场口里的五个老头子和张辰,一共是六个人,就在最新采出来的毛料中,每人挑出两块毛料来,大家把自己对毛料的判断写在一张纸上,然后各自解开自己挑选的毛料,谁的判断最为准确就是谁赢。比试的方式很简单,很直接,也很公平,比试的注码当然不会寒酸,六个人挑出十二块毛料,谁是最后的赢家,这些毛料里的翡翠就归谁了。

也许有人会想着挑两块破石头出来,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些人可都是高手,比一些专家也差不到哪里去,如果他挑两块破石头来比试,那不是让人耻笑吗。还好意思说是高手呢,连块好毛料都挑不出来,不臊得慌吗;再有就是,大家都是有脸面的人,总不至于耍无赖的。

吴瑞泰虽然不参加比试,但也拿出了他的彩头,场口里前段时间出了一批很是不小的毛料,有五百多块的样子,他的彩头就是这里边的任意二十块。说是不小的毛料,可都是后江场的毛料,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也就是篮球大小而已,最大的不超过三十厘米直径。

但是有一点,后江场的毛料都是三好毛料,即使是鸡蛋大小的一块,也要卖到两千美金,篮球大小的一块,价格就可想而知了。能够拿出这些彩头,吴瑞泰其实就是送给张辰的,张辰答应在公盘上解石,那可全是看他吴某人的面子,这份人情,吴瑞泰怎么能不记住呢。

果不其然,比试的结果是张辰大获全胜,十二块毛料没有一块看错的。这个没看错可不是简单说出什么种水就可以,而是要把毛料内部翡翠的种水、颜色、裂痕等等全部判准了,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排在章辰之后的第二名,是吴瑞泰的一个远房叔叔,他也只是完全赌对了五块而已。张辰的手段把几个老头子全都镇服了,没有一个人再不服气的,对于这个顶着“玉师”名头的小伙子,也是发自心底的开始尊重了。

既然胜负已定,那就是收彩头的时候了,虽然十二块毛料里边解出了五块玻璃种和七块冰种翡翠,而且个头也都不是太小,最小的也有鸡蛋那么大。可这里是矿场啊,这里是后江场区,还有比翡翠在这里更加不稀罕的东西吗,再说这里还是吴家的场口,注码也是吴家的人自己提出来的,张辰自然也不会拒绝。

可是吴瑞泰的彩头,张辰就有点不好意思要了,后江场出大毛料不容易,要是放在公盘上,每一块都会卖出一个让人心跳的高价。只是因为大家来了兴致,小小的比试了一把,就一下子就拿出二十块来做彩头,张辰下不了那个手啊。

吴瑞泰也看出张辰的意思了,这个年轻的朋友不是一个占便宜的人,尤其是在大利益面前,更是看得很开,心下对张辰更是多了一些好感,这样的朋友才是值得交往的。

可他是真心的要把那些毛料送给张辰,哪里还能由张辰去拒绝呢,就笑道:“老弟啊,你也许还不知道吧,这后江场区就要迸散了。”

看见张辰露出不解的眼神,吴瑞泰继续说道:“后江场区是从一九六三年开始开采的,近四十年下来,已经采掘的差不多快要空了,其实附近已经有两个场口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撤走了,我们家的这两个场口也坚持不了几年,到时候这后江场区就要成为过去了。

早已经有人在后江地区探寻新的场口,可是我却是一点也不看好,拿回来的石头我也看过一些。虽然个头是比较大一些,可是皮壳也厚了不少,品质要差上好多,硬度也不够现在的场口,裂却是比现在要多出不少,再精细的抛光也不会翻色,哪怕是满绿高翠的料子,也不好做高档首饰,拿不出手啊。”

叹了一口气,吴瑞泰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河,接着道:“你看那条河,那里是后江场区最边缘的地方,出了那里以后,就再没有翡翠了。我们的人曾经探测出去五十多公里,连一点翡翠的影子都没找到,再往前就更不可能了,那边是印度,印度是没有翡翠的。

几十年来,后江场区采出来的大料子屈指可数,这次能够在后江场区出这么多大料子,的确是一个异数,今后怕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缘了。老弟你是爱玉之人,虽然你有自己的珠宝公司,可也用不了那么大的量,即使你将来要大范围开拓中低档市场,也用不了成千上万的料子,何况珠宝公司还不是只依靠翡翠首饰支撑的,你每次采购大量的毛料回去,也不光是为了囤积毛料等着将来发财吧。你也看到矿藏资源的危机了,你的做法很对啊,总不能让这整个行业伴随着翡翠资源的枯竭而一起衰落下去,虽然你一个人的能力还是有限,但是你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在翡翠资源枯竭的时候,最起码你可以让人们知道,翡翠行业还在,哪怕是只能有很短的一段时间。

在家里那几个长辈要和你比试的时候,我就知道赢家一定会是你,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决定,拿二十块毛料来做彩头。你千万别拒绝我,这次一共挖出来五百二十块毛料,每一块都是顶好的表现,里边的东西不会差的。除了这添做彩头的二十块之外,我还希望你能够买下剩余五百块的一半,我说过了,你是爱玉之人,这些东西在你的手上,才不会被埋没了。

老弟的手段我是知道的,也一直很相信你的能力,这二百七十块毛料,你一定要亲自挑选最好的。如果不是有家族的利益需要我来担负,这五百二十块毛料我就全部卖给你了,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啊,钱不钱的倒不在乎,关键是家族的脸面和荣誉,有了两百五十块后江场出来的大毛料,吴氏的名声要再上升一步就没问题了,那些毛料交给你我放心,算是我吴瑞泰对翡翠行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