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4章 再临缅甸(七)

第一六四章 再临缅甸(七)

张辰是真的被吴瑞泰感动了,现如今的缅甸,世家大族中的子弟们,那一个不是为了金钱和利益在你争我夺,哪一个不是骑在别人的头上榨取着好处,又有哪一个担心过他们赖以为生的翡翠、宝石、原油等等产业的未来。

吴氏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他们是大家族,在缅甸乌烟瘴气的政治斗争环境下坚持屹立不倒的大家族,数十年来的多少政治斗争,从来没有被动过。他们想要保持屹立不倒,想要继续坚挺下去,就必须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必须笼络跟随他们的人。经济斗争的失败者了不得就是一个破产了事,可是政治斗争太残酷了,尤其是在缅甸这样政治极度不稳定的地方,一旦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了,要面对的就不只是破产那么简单了。相比于做政治犯,或者是更加严重的追杀,逃亡都是最好的结局。

可吴瑞泰却能跳出束缚之外,看到更长远的东西,虽然这其中也有吴氏家族数十年来的稳固根基做底气,但是也要吴瑞泰有这个意识才行。

也正是因为吴瑞泰的这番话,张辰也在朋友的行列里,为他留下了一个位置。并不是说以前不是朋友,只不过以前的交往没有到达一定的层次,现在的吴瑞泰,已经和张辰在某一个程度上有了共通点,所以这时候,他们是真正的朋友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张辰要是再拒绝,可就完全是虚伪了,那样就真的会让吴瑞泰不舒服。

只好是笑着答道:“吴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既然你对我有这个信心,那我要是再拒绝可就要让你失望了。这些毛料我要了,后江场的大毛料啊,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子。吴大哥,咱们现在就去看毛料,等我回去之后,好好地把这批毛料解出来。”

张辰跟着吴瑞泰去到了存放毛料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大院子,四周的墙有将近三米高,上边还架着一米多高的铁丝网。四周的墙下站着不少一身戎装,肩挎突击步枪的士兵,张辰一点都不怀疑他们的执行力,只要有人来犯,他们的枪里一定会射出连串的子弹。之前的时候,吴瑞泰已经给他介绍过了,这些士兵多数都是吴氏的子弟,虽然有些都已经是很远的族人,还有一些是外姓的姻亲子弟,但是他们一样会用自己手里的钢枪和自己的生命去保护这里,这四堵围墙后面,就是他们一家老小的活项。

进到围墙的里边,张辰和宁琳琅同时发了一下呆,这里边也太牛了吧,离大门的不远处,居然架着六门大口径的迫击炮,还有两辆架着机枪的装甲车,这是要打仗吗?

吴瑞泰笑着解释道:“呵呵,这些东西一般是用不上的,可是没有又不行。你们也知道,缅甸有很多地方都是无政府状态的,印度那边的深山丛林里也有不少的武装分子,那些人都不事劳作,曾经就发生过场口被他们抢劫的事情,抢了也就罢了,整个场口三百多人,没留下一个活口,那些人下手狠辣,火力又很强大,不得不防备一点啊。”

张辰表示可以理解,心里甚至有了想要开几炮的想法,不过想来吴瑞泰也不会同意的,一炮开出去,那边就会有人误以为敌人来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收起了这个荒谬的念头,继续向储藏毛料的仓库走去,这里边除了存放毛料之外,也是矿场的住宿区,四周的围墙下是一圈二层的小楼,小楼前有三面是食堂、澡堂等生活配套设施,剩下的一面就是仓库了。

仓库按照毛料的等级分为六间,有三间依次存放被定级了的毛料,另外的三间本来是备用的,现在把其中一间用来存放那五百多块后江大毛料。

按照吴瑞泰的意思,张辰既然来一趟,那就连带着把其它的毛料也多选一些,回京时一并带回去,有张辰亲自挑选,品质一定会是最好的。

吴瑞泰能这样大方仗义,张辰自然不能太过于见外,那样很可能伤了彼此的情谊,反而不美。吴瑞泰也不会过于在乎些许毛料,翡翠在吴氏的产业中并不占很大的份额,吴氏最大的财源是黄金和石油等更加稀缺的资源。当然不是说吴氏不为翡翠的利润所动,只不过相对于一个像张辰这样的朋友来说,让他用比公盘便宜的价格买毛料,这份情谊是难得的,要比利益重很多倍。

各个场口是翡翠行业的第一站,没有他们,翡翠行业就无从谈起,他们自然也明白,现在的翡翠市场正在走向火热。翡翠市场肯定是越来越火,翡翠的价格也必定是一路攀升,至于具体能涨到什么程度,市场是变化莫测的,就是谁也每个准谱。

所以,各大场口也都为自己留下一些后手,不会把当年的所有产量拿去上公盘。这种事其实在好些年之前就已经开始有人做了,那时候倒不是为了等着涨价,而是为了自保。

翡翠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各个场口之间,也难免有想着吞并别人家的心思,可是矿场总有采空掘净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还没有找到新的场口,那么在公盘上也就没有了席位,别人家还会等着你再次坐大吗,趁你病要你命才是最佳手段。所以有能力的场口都会备些压仓底的粮食,把每年产量的其中一部分存下来,留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派大用场,这和老年间旧社会地主家中存粮是一个道理。

吴瑞泰给张辰打开的不是三间仓库,而是全部的六间,三间备用仓库其中的两间就是用来放存粮的。

看着仓库里堆积着的毛料,张辰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也还是对吴氏的存货惊诧了。本以为能够有一年量的存货就可以了,没想到刚刚走了一届公盘的吴氏,居然还存留着超过两年六次公盘的量,大户就是大户,连存货都要比别家牛气。

都说是随便挑了,张辰也就不再客气,自然是挑最好的下手。五百二十块大毛料之中,张辰可以挑走两百七十快,张辰也不会把最好的全部挑走,总要留下一些给吴氏来撑场子的。

后江场的毛料是出了名的好,而这些在最底层挖出来的大毛料,则是更加的好,只有少数几十块是芙蓉种的,绝大多数都是冰种,另外有四十多块是玻璃种的,块块都是皮薄馅大,看得张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精挑细选之后,张辰很负责任地给吴氏留下十多块内含玻璃种的毛料,自己带走了三十块玻璃种;冰种翡翠的毛料是占大头的,张辰也挑选了近两百块,剩下的用芙蓉种来补充进去。这可不是张辰不仗义,逮机会就挖别人墙角,吴氏的毛料迟早是要上公盘或者运去曼德勒卖掉的,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而且后江场区出玻璃种本来就很少,没有太多的玻璃种也不为稀奇,能够有这么大的毛料已经是新鲜事了,单靠着这些个毛料的个头,和大多数的冰种内在,就足以让吴氏的场口大涨脸面。

进到其他几间仓库,这里的毛料就不好挑了,几百个立方米的毛料堆在五间仓库里,还几乎都是鸡蛋到拳头大小的,真要仔细挑选,怕是没有半个月的功夫下不来。面对着一堆堆这样的毛料,哪怕是吴瑞泰逼着张辰精挑细选,张辰都很难接受。

既然已经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张辰也就不那么太上心了,展开意念力,覆盖在成堆的毛料上,一层层地往下渗透,哪一堆毛料的品质好,就把这一堆都拿下。又或者偶尔看到内容相当不错的毛料,就单独挑出来,但也不可能把全部的好毛料都挑走,毕竟这里有百万以上数量的毛料,他也挑不过来。

张辰这一次的缅甸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满载而归了。在公盘上标下了不少的好毛料,公盘结束之后,还进场收了大批的中端内在的毛料;来到吴瑞泰家族的后江场口,又“意外”得到了两百七十块后江大毛料,以及一百多吨后江石;回到仰光之后,吴瑞泰已经安排人给他从其它的场口也带来了不少的毛料;在这些毛料之外,吴瑞泰还给他准备了不少的红蓝宝石,看来只要吴氏不倒,翡翠不空,琳琅?艾利娜的原料供应就是最稳固的。

回到仰光,最主要的还是要在承经大师处盘桓一下。张辰虽然不是佛门弟子,但是承经大师对他的学识,尤其是他在佛教方面的知识相当看重。在承经大师和张辰为数不多的交往中,往往张辰的一句话,就能够让承经大师悟到一些东西,而张辰的谦逊也让承经大师很喜欢,所以才有承经大师以大金寺第一高僧的身份,和张辰这个来自中国的道家弟子成为忘年之交的事情。

临到张辰回京的时候,吴瑞泰代表家族送来了给张辰和宁琳琅的礼物。礼物不多,但是却体现了吴氏的一番心意,鸽子蛋大小的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上等缅甸珍珠项链三条,红蓝宝石项链各三条,以及一整套重达三公斤的,二十七件套黄金首饰。

黄金首饰是以新娘的款式打造的,肯定是单独给宁琳琅的了;而项链则是要送给宁琳琅和张辰的两位妈妈的,要不怎么每样都是三条呢。好在有三样,要不张辰回去还真就不好分配了,母亲和五师叔肯定是不能落下,张沐要是知道了,那绝对是会直接提出要求,张沐有了,张湄和张涵又都是表姐妹中最近的,一人一件是少不了的……。这样算下来,九件首饰,宁琳琅自己留下三件,其余的六件,也只是刚刚够分而已。

当然,这些首饰也只是吴氏的一点心意而已。最好的缅甸珍珠的确是极少,数量根本不够上市场销售,缅甸国内的几个大家族就瓜分干净了;星光红蓝宝石虽然珍贵,但是放在缅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拥有好几处宝石矿场的吴氏;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也不会有极其高的价值,对于吴氏或者张辰这样身家的人来说,就更加无所谓了,当作相互之间来往的一个纪念品就好,如果吴瑞泰去京城,张辰一样要拿出些上档次的礼物馈赠的。

至于那套奢华的黄金首饰,那就更不用说了,吴氏自己也是有金矿的,打造一套首饰还是个事儿吗。只不过那套首饰是按照缅甸新娘出嫁时候最全的款式打造的,送那个的意思就是告诉张辰一声,到时候别忘了通知人家观礼,仅此而已。

倒是承经大师送的礼物让张辰有些感慨了,承经大师是出家人,对于一些浮云粪土的东西并不看重,他最为看重的是他心里的佛。送给张辰的,就是两箱子经文,不过这经文可就有讲究了,哪怕是最好的手抄经文,送给张辰,承经大师也是拿不出手的。

送到张辰手里的两只箱子里边,装的全部都是由手工制作的贝叶经,《金刚经》、《心经》、《楞严经》、《妙法莲华经》、《地藏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多达几十部,包括了几乎所有的佛家最为知名的经文。

这份礼物之所以贵重,那是因为这经文是用铁笔在贝多罗树叶上手工刺出来的,这种流传了两千多年的手工制作的经文,是佛教最早的文化沿袭工具。尤其是承经大师送来的这些经文,更是精工细作的上等货色,是承经大师吩咐弟子专门为张辰制做的,再有承经大师亲自加持,绝对称得上顶级的收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