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8章 做一个愉儿

第一六八章做一个偷儿

其实非洲真的一点都不贫瘠,黄金、钻石、原油等等的顶级资源,非洲基本上一个没落的全有,除一部分沙漠地区之外,非洲大陆的五分之一被森林所覆盖,还有差不多五分之二的土地是灌木、丛林和草场等,林牧业资源是相当丰富的。

非洲的贫瘠,其实是来源于早期的殖民统治,在各种国际势力的殖民年代,非洲完全就是一个被掠夺者的角色。虽然在后来,非洲的很多地区都选择了独立,但是依然有某些霸权主义者,为了自己的私利,挑起各种的内战和掠夺,以至于非洲的经济长期处于一种半瘫痪的状态。

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价值,任何一块土地都有它自身的宝藏存在,非洲中心地带的沙漠区域现在依旧贫瘠,也许是它的具体价值还没有被发现吧。

例如中非地区,在经过了早期的贫瘠和殖民掠夺之后,现如今已经是非洲经济发展最为快速的地区了。

同样,这一地区的林木业也相当的发达,尼日利亚、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加蓬等国都是木材出口大国。非洲紫檀、非洲柚木、巴西花梨等木材,都是这里的主要品种,在名贵木材之中也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

这里要说一下的是非洲紫檀和巴西花梨,非洲紫檀并不是檀木,只属于亚花梨一类的,但是由于它的品质不错,很适合用于制造高档家居;而巴西花梨其实只产自非洲,更是和花梨木扯不上半点关系,和巴西也是完全无关,真正的名字叫做“古夷苏木”,因为有鬼脸,长相相近于黄花梨,才被商家盗用了一个花梨的名号。

这两种木材能够打出名头,还是有自身优势的,其最为突出的优势,就是树干的直径可以很大,而且极少见孔洞,可以出大料,其板料也被称之为“巨板”一类。

众所周知,真正的檀香紫檀(紫檀)几乎是没有大料的,直径在二十公分之上的就属于大型料了,再往大里去就是万中求一的宝贝,想要有超过三四十公分的料子,比连续中福利彩都难。而降香黄檀(海南黄花梨)虽然能够有些大料,但是真正的海南黄花梨资源已几近枯竭,能有料子就不错了,还贪什么大材。

是人就有贪心,有的贪财,有的贪色,有的贪恋权势,反正是林林总总贪什么的都有吧。见到如此大型的硬木板材,张辰当下就动了贪心,在所有的所谓紫檀类木材和类似于紫檀木的木材中,能够大量的出这么大板的,也仅此一家了吧。其它的即使能出一些,也都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先天条件就限制死了;即使是在吴世璠的宝藏里边,那么多的好料子,而且还是在几百年前森林资源没有被过渡砍伐的年代,也没有见到有这么大的料子。

面对如此好料子,怎么能够不动心呢,一米五以上的直径啊,虽然价格上比较贵一些,可他东西好啊。得,购物狂本性再次发作,体现的淋漓尽致,一米五以上直径的料子就各买了一千根,其它尺寸的料子也有各几千根的量。

把当地木材商人高兴的眼睛都快笑找不见了,中国那么大,果然有很多大老板,看看人家这实力,真不是一般的牛啊。只要能够把中国的市场做开了,那还不是财源滚滚来啊,这些人都是自家以后开拓市场的伙伴。招呼着手下的工作人员,可得把这些财神爷都伺候好了,这次的买卖也得仗义一点,价格一定要往低里压,他哪里知道张辰兴许就来这一次呢。

马三立等人自然是不能和张辰一样的采购,各种料子的采购量,一直都保持在张辰的三分之一左右。他们也都是涉足古玩行的人,唐韵的仿古园林都是知道的,那工程可大了去了,那里边的木材用量太大,不是什么买卖能比的。而且张辰手里有的是钱,囤积一点料子很正常,他们采购木料是为了做生意,虽然主旨是为了规整市场,但是如果在资金上困住了,那可就什么也做不了了,自家的买卖都不好维持了,哪还有能力去维持市场呢。

按照古建园林的建筑标准和木材用量来看,张辰目前所采购的数量和种类都是有严重不足的,真要全部用硬木去建造,不说建筑物的坚实程度,单是在抗腐蚀这一项上,就达不到标准。金丝楠木的抗腐蚀性很强,可是真能用那个来吗,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料子可用,即使是有足够的料子,在造价上也会翻跟头,张辰再有钱也不可能那样做。

古建园林用量最大的,是那些耐腐蚀性强且成材较大的木料,例如印茄、黄梢、芸香之类的,这些木材强度高,耐腐蚀性强,耐载荷冲击力高,都是可以做为建筑物的主要构件的。而柚木则是因为虽然耐腐,但是强度不够,只能作为仿古建筑物内外部的装饰性材料使用。

但是柚木是游艇制造中用量最大的木料,同样需要大量的采购,而泰国、印度、印尼等柚木出产大国,已经把柚木列为禁止出口的木材,天知道如今唯一的柚木出口大国缅甸会在什么时候也加入进去。 张辰之前在缅甸采购的柚木,因为品质极好,大部分已经被他列为“不动产”,所以柚木也是现阶段需要大量采购和囤积的物资。

这些木材的最大产地就是印尼,而且也是品质最好的,想要采购这些材料,就只能在印尼了。可是张辰对这个国家是一点好感觉都没有,对那些说黄不黄说黑不黑的土猴子,更是带着严重的恨意,怎么可能让他们赚这份钱。

张辰这厮要是耍起阴谋诡计来,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奸猾,既然那些木料不能不用,可又不想让印尼猴子占了便宜,那就不得不用些计谋了。

印尼在外交上打着“独立自主、不结盟、主张平等、相互尊重……”的幌子,又口口声声喊着“反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把经济与人权、环境等挂钩”口号的同时,却在积极地发展着同美、日的关系,多年来坚持排华政策,以期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得到更多来自美国的泔水,。

说起印尼和华人的仇恨,都可以追述到两百多年前了,当时的印尼还是荷兰的殖民地,一七四零年的“红溪惨案”据说是荷兰当局制造的,可天知道印尼人在里边有多大的作用,又或者本来就是他们的心中所想。

自“红溪惨案”之后,一九四五年泗水惨案、一九四六年万隆惨案、文登惨案、山口洋惨案、巴眼亚底惨案、一九四七年巨港惨案……,数不胜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之后,大规模的反华、排华动乱在印尼更是家常便饭,一九六三年西、中、东爪哇排华骚乱、一九六五年开始连续两年的全印尼性排华浪潮、一九八零年中爪哇排华暴动……好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尤其是一九九八年由印尼总统苏哈托亲自策划并指挥的排华暴动,更是惨不忍睹,写出来都觉得心里在滴血。

论人品,张辰觉得自己还不差,平日里也不会做什么亏心事,甚至还会做些积德的好事。可对于印尼猴子来说,和他们讲人品那就是脑袋给门挤了,张辰的脑袋没被挤过,自然不会做傻事。

于是乎,一个极其邪恶且无比恶毒的计划诞生了,张辰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做一个偷儿,要知道张辰在当年做孤儿流浪的时候,饿到快要死了,都没有偷过别人的一粒米、一分钱。虽然这样做有些无耻,有些败坏道德,可是相对于张辰心里的那点纠结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这事哪怕张辰会做的天衣无缝,谁都不可能知道,可在他自己心里,偷儿的名声也算是坐实了。既然要坐实这个名声,那就得对得起这点儿恶名,那就不妨做大一些,不妨做狠一些,搞他个震惊全印尼。

选择什么人做为下手的对象呢,这可是个不小的难题,必须得搞清楚了。印尼的大商人里边,有很多都是华人或者华裔,大家同宗共祖的,可不能自己人搞自己人;可是要搞印尼本地的商人,效果又不会很大,哪怕是搞得惊天动地,也不至于解恨。

思来想去,张辰还是觉得拿印尼政府下手最合适了,印尼当地人也不能放过了,搂草打兔子再捎带上几个当地的大商人,这才能解恨啊。

印尼国家木材公司,根据在木材市场的了解,这个隶属于印尼政府的公司,掌握着印尼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木材资源,完全可以操控印尼木材市场的走向。这间公司旗下有数家木材加工厂,专业生产柚木产品,更是占到了印尼柚木产品生产量的八成,印尼对于柚木的出口封锁,就是由这间公司提出来的,并且提议政府只出口柚木成品。

张辰已经瞄上这个印尼木材最大户了,连带着和它关系密切的几个大木材商人,也进入了张辰要重点照顾的对象范围。虽说是这事有些见不得光,可张辰心却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这次一定要大干一场,非得让他们伤筋动骨不可。

不过这事就不能让马三立他们参与了,这些人都是前辈,基本都在五十多岁了,做不了这样让人提心吊胆的事情。再说这事毕竟不光彩,万一他们之中有个老古板一类的人,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最重要的一点,这事要涉及到他的大秘密,不能说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