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9章 惊悚雅加达(上)

第一六九章 惊悚雅加达(上)

来到印尼四天的时间,马三古等人所需要采购的木材已经订好了,

只需要再过几天之后,就可以顺利装船运。这次一行所有采购的木料,都会在规定的日期运输到越南岘港,张辰等人在越南的行程结束后,由亚环球的商船统一运到国内,然后通过亚环球做为委托方报关。

在印尼的这几天里,张辰并没有和马三立等人同行,他在印尼要采购的木材数量巨大,一般的木材公司供应不了,所以张辰在几个当地商人的介绍之下,找到了实力雄厚的印尼国家木材公司。

正因为张辰的需求量大,商家们给出的价格都很实惠,马三立等人在非洲也跟着省下了不少钱。这次到了印尼本想着也能便宜一点买,可有些张辰需要的木材他们并用不到,而且张辰这次要采购的量相当之大,他们的量加进去也只是零头了,之前已经跟着张辰沾了光,现在要开这个口还真是不好意思。

他们不开口,张辰就更省心了,都是行里的前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说出来真就不好拒绝了。可这要是帮了他们,自己的计划就没办法搞了,事不守密必为害,不是不相信这些人,而是怕他们犯糊涂:而且其的关节之处不能给人知道,即使是崔正男也不能告诉,真要问起来没法解释的。

马三立等人年龄都不小了,这些天连着跑下来身体多少有些吃受不住,正好趁着等张辰还忙的时间在酒店里休息两天,补充一下体力,恢复恢复精神,接下来还有地方要跑呢。

张辰和马三立打了招呼,带着崔正男去印尼国家木材公司了,具体的价格和细节都已经谈妥了,定金也已经付过,今天就是要签署最后合同的。

他现在的身份是开曼戴勒姆国际贸易公司亚洲区的代表,这间公司也是〖真〗实存在的”注册地点在开曼群岛,公司的经营业务为物资国际贸易。公司的唯一一名股东,是一个叫做迪里普利,莫纳德的美籍人士,其实就是李天平本人”只不过是又一个身份而已。买卖做到一定的份儿上,有几个身份是很正常的,谁还不做些暗地里的生意啊,要不怎么那么多人都能在严密控制之下还携款出境呢。

原本张辰只是想通过维京世纪来做古董引回的一个掩护,顺带着用来做一些不太利索的业务,李天平在听说他的这个想法之后,给他提了一点建议。引回的掩护是一个很隐秘的事情,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不能让这间公司太多的1ù面,否则迟早会1ù出马脚的。

李天平从商二三十荐,在没有大背景的情况下”能够把公司展到现在的成sè,其的门门道道可不是一般的复杂。开曼戴勒姆国际贸易公司,只不过是李天平手里的若干离岸公司之一,从注册以来还没有用过,直接就便宜张辰了。

印尼国家木材公司的总裁可不管张辰是哪个公司的,他只知道这间公司很有钱,是一个级大客户,能给它带来大笔的业务”这就够了。

自从张辰进门,一直到签了合同,然后坐下来聊天,苏尼马脸上的笑就没停过。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苏尼马还真是有点羡慕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亚洲区舟代表,还被安排主持这么大的生意。光是百分之二十的保证金就有一亿两千百万美金,这年轻人在公司的地位应该很高了吧,可得好好巴结巴结,把关系处好了,自己要是有个女儿该多好啊……

“张先生”我在这行干了快有三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大的生意呢,一次交易就达到了亿三千万美金”贵公司实力相晋强大啊。

可不得是大生意吗,不大怎么坑你啊,不知道要你赔偿违约金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么爽,张辰心里暗爽着,道:“苏尼马先生,我们公司也是最近才刚刚接触这方面的业务,对于业内的很多情况并不是十份了解,现在也只是试探阶段,等到公司在业务上成熟之后,交易量将会比现在出好多的,希望我们能够成为长期的合作伙伴。”

苏尼马陪着笑说道:“贵公司实力雄厚,能够拿到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订单,实在是让人羡慕啊。说句实在话,如果贵公司这次就要采购更大量的木材,我们还真就无法供应了呢,虽然我们的木材产量一直以来就很大,但是贵公司需要的多数都是大型料,这次的交易量已经是我们能够承受的极限了,联合了其它七家大木材商,才备足您要的量,如果再加一成上去都怕要拿不出来呢。”

张辰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嘀咕,拿不出来就对了,要是不把你的老底掏干净了,怎么跟你索赔违约金啊。

两人随便地聊着,不多时,苏尼马的秘书进来,用印尼语和苏尼马说了几句。

苏尼马脸上一副大事已定的放松,笑着对张辰道:,i张先生,贵公司要的货已经备齐了,我们去查验一下吧。”

印尼国家木材公司走出口大户,在雅加达港责自己的专属码头,张辰所需的木材现在就全部囤放在码头上。

来到码头之后,一个负责码头货物管理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边走别给张辰和苏尼马做介绍,这时候正指着一旁用帆布盖着的几垛又粗又长的木料,道:“张先生,您请看,这里堆放的就是那批二十米的印茄了。成材直径都在一点三米以上,一共是一千五百根,这批料是最难凑齐的,其有三百多根还是从沙巴(马来西亚的一个州)那边调过来的。还有您需要的一千根二十米平滑娑罗双,也都在这里,细一些的就走了,但直径也都在一米以上。

再往前是十五米的印茄和阔黄檀料,各样四千根,成材直径都在一点五米以上:左边的是十米的料,印茄、阔黄檀、平滑娑罗双(黄梢的官名)、木荚豆、角香茶茱萸(芸香的官名)都在这里了,分别都是五千根,直径在一点三米以上。

左边最前面是八米和五米的料,一共是十一个品种,各有八千根,按照您的要求,直径都在一米以上。右边最前面是两米和三米的料,也是十一个品种,各一万根,直径最小的是十公分;剩下的那部分就是条纹乌木了,全部都是八十厘米以上直径的三米和五米料,一共四万根。”

张辰点点头,道:“能在五天之内把这些木材都准备好,你们的效率相当高啊,我想我们未来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那边的料也不少,看来也是大客户了,你们公司的业务很不错啊。”

苏尼马看了看张辰手指的地方,笑道:“哦,那些柚木是我们自己的货物,我国是禁止柚木原木出口的,这些木料要运到巴厘巴板去的,我们在那里有全球最大的柚木加工基地,所有的柚木都会在那里加工成成品再进行销售。呵呵,张先生需要的都是强度大的材料,对于柚木没有需求,如果贵公司也需要柚木的话,我想我这里还是可以进行操作的。”

在码头上看过之后,张辰就告辞回酒店去了,至于苏尼马盛情地邀请他晚餐的事情,他已经不会在乎了,当然也就不会卖他这个面。

码头上的具体情况已经mo清楚了,今夜就要动手,然后回酒店睡个好觉,明天还要乘飞机到印度去,那里才是这次行程的重头戏。

吃过了晚饭,张辰和崔正男到酒店的小酒吧坐了一会儿,两个人喝到微醺之后,就各自回房休息了。这么做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来可以摆脱崔正男长期〖兴〗奋对他的烦扰,而来就是让同行的马三立等人看到他有些醉意,晚上就不会有人来找他了。

临晨两点,夜已深,街道上已经是一片黑漆漆的安静,酒店的服务人员也都已经安睡了,只剩几个下前台的接待员还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打着小盹儿,随时准备着欢迎不知道会不会进住的客人。

张辰不需要走大厅,也不担心被别人看到他深夜走出酒店,来去的路早已经安顿好了。自从张辰定下了这个计划之后,就已经开始着手预备,酒店走廊和楼梯间,以及后门等处的摄像已经给他破坏了。意念力还是很给力的,虽然还没有达到可以控制大物件的程度,但是破坏一些摄像器具还是游刃有余。

狸猫一般的身影从酒店后院弹跳而出,大街上没有半个人影,张辰贴着yīn暗处一路急行,半个小时后,已经来到了雅加达港口。

游动着身形,破坏或者避过几处简单的监控装置,印尼国家木材公司的码头就在眼拼了。张辰再次释放出意念力,人也快在木材码头穿插着,把整个码头检查了。遍,确定没有任何守卫。

看着眼前堆积如数十座小山丘一般的木料,张辰眼闪过一道得意,嘴角咧出一个微笑。遂即把意念力附着在一垛又一垛木料上,意海里一阵微动,已经有少半的小山丘消失不见了。不过半分钟时间,如法炮制七次之后,整个木材码头已经是空空如也。

张辰站在木材码头的最边缘处,看了看已经被洗劫一空的码头,一种爽利的感觉由然而生。再转头看向几百米以外的油码头,心里开始剧烈地斗争了,干还是不干,好难选择啊。

白天查验木材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印尼国家石油公司谈成了一笔大生意,要出口航空汽油、航空煤油、柴油、高标汽油等燃油共计四百万吨,分别售往美、日、新加坡等地,现在那四百万吨燃油就在油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