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0章 惊悚雅加达(下)

第一七零章惊悚雅加达(下)

只是在木材上让他们吃亏还远远不够啊,除木材本身之外,了不得再让他们赔个双倍于合同价格的违约金,那才多少啊,不过是皮肉之痛而已。这批燃油可是就不一样呢了,四百万吨,还是提炼好了的,哪怕是全部按照柴油的价格来算,也要在三四十亿美金上下,那个违约金可就不是小数目了,而且造成的后果也不是几根木材能比的。

思忖片刻之后,张辰一咬牙,该干就干吧,反正已经下手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桩事。总不能白白担负了一个偷儿的名声吧,既然要坐实了,那就结结实实地**一场。

不过也只能是仅此一次,人的欲望一旦肆意地放开来,可就收不住了。原打算是坑他们一批木材就算了,哪知道事到临头却又摊上了违约金,现在更是要打这些燃油的主意,欲望这东西太可怕了。

打定主意的张辰又悄悄摸到油码头,检查过油码头,发现所有的守卫都一样,也是蜷在那里睡觉,张辰的愧疚心也就更淡了,人家自己都不在乎,咱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啊。

于是,油码头也空了。

张辰回到酒店的房间之后,再次严重告诫自己,今后切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欲望就像洪水一样,一旦开了口子,再想收拾就千难万难了。

刚刚在油码头的时候,张辰甚至想要把那些燃油留下一半,给雅加达港来个熊熊烈火,那样损失的可就不是燃油的本钱和违约金了,两百万吨燃油的爆炸力多惊人啊,差不多要把多半个港口毁掉了吧。思想斗争了好久之后,张辰才算是把自己劝说住了,只是收了那些燃油就返回酒店。

第二天张辰起了个大早,会合了马三立等人,吃过早饭就要出发到机场了。

雅加达当地时间上午九点,张辰一行人已经坐在飞往印度班加罗尔的航班上,而雅加达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警局局长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听到手下的报告,说雅加达港两处满满堆积着货物的码头一夜之间被搬空了,局长还以为是这个下属和他开玩笑呢。

待到手下很严肃很正式地再次确定自己没有开玩笑之后,局长的脸都被震惊到做不出表情了,四百万吨燃油和近十亿美金的木材(还捎带了一批柚木)居然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了,这可如何是好啊。不说其他的,发生了这样严重的特大盗窃事件,他这个负责刑事和治安的官员是难辞其咎的,如果找不到被盗的物资,他这个局长的位置也就做到头了。

可这是多少东西啊,一夜之间怎么就能空了呢,四百万吨燃油,堆在一起得有四百多万立方,能够给全印尼的汽车加一次油了,还有那千万方的木料,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啊,真的是被盗了吗?

局长坐在办公室里,从震惊之中平静下来,把所有的线索都过了一遍,没有一条是有用的。这个案子太奇怪了,如此大量的物资,即使是正式上船,也不是几个小时就能完成,想要悄无声息地从港口码头上搬走,更加的是天方夜谭,那是四百万吨燃油和上千立方的木材,不是一辆玩具汽车,更不是一支钢笔。

一夜之间就要把那些货物都弄走,不使用港口上的起重设备,也没有其它的起重和运输设备,还要不惊动到港口码头上的守卫,可不是三五十个人能够做到的。哪怕是三五千人都做不到,最少也得发动全雅加达和周围几个城市的人,也许才有可能做到,可是这可能吗,疯子都不会这样做的。

人数、组织、搬运、交通……,各个方面没有一丝线索,这个案子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是偏偏它就是发生了,好几家公司都已经报了案,进港的货物清单就摆在局长的办公桌上,这些都在告诉局长一个讯息,这件事的确是一件真事。

可这件真真正正发生了的案子,却又偏偏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局长一阵头痛,该不会是大家都疯了吧。他从业三十多年来,从没接触过如此蹊跷的案子,可是不做点什么也说不过去,那样会让人家说他们无能的。

好吧,局长拿起电话,把各个分局等等地方的头头脑脑都叫来,给大家开了个会,然后发布了命令:大索全城。

印尼国家木材公司的总裁办公室,苏尼马脸色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滚落,连他平日里最喜欢的雪茄都顾不上抽了,架在烟缸上任其独自燃烧着。

让他着急的不是找到丢失了的木材,那些事情自然有人负责,他现在需要发愁的是如何跟买家交代。这可不是小生意,对方既然能够一次性吃下如此大的量,怎么可能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公司呢;注册地是开曼群岛,那是人家不愿意出头露面,办离岸公司可不只是为了避税,有些不好在明面上操作的业务,都是要通过各种渠道处理的,用这样的公司经营这么大的业务,来头能小了吗。

让秘书给张辰住的酒店去电话,已经人去屋空了,再派人赶去机场,也已经晚了一步。苏尼马心里那个急啊,如果能够联系到张辰,也许还可以给他一些好处,让他帮着说说话,可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这好处往哪里送啊。

机场资料显示张辰是去印度了,应该也是木材方面的生意,现在也只能是求佛祖保佑,能够让印度那边的同事找到张辰,看看他能不能帮忙了。

如果张辰不答应帮忙,或者帮不到他的话,就要赔偿最少六亿三千万美金两倍的违约款,哪里有那么多的钱赔给人家啊,怕是要贷款赔偿了吧。可张辰会帮他吗,人家凭什么啊,苏尼马心里很清楚,这个希望是相当渺茫的。

印尼国家石油公司更是一团乱,四百万吨燃油的买卖利润巨大啊,这个订单是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为了这个还付出了不少的好处,现在买卖没做成,反倒是要赔钱了。

石油公司的总裁看着对面横眉竖眼的美、日等国代表,大气都不敢喘,只顾着一个劲儿的道歉。而对面的几位代表,则是一脸的冷漠,道歉有什么用啊,现在最主要的是货,货发不出去什么都是假的。大家都是等米下锅的主,你当初可是口口声声地保证过的,燃油的品质和交货时间都是定好了的,哪怕是现在就找别人去买,一时间哪里能买得到,啥也不说了,交不出货就等着赔款吧。

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一年才赚多少钱啊,几十亿美金的赔款,就是把老底儿刮光了也不够赔的,这都是哪门子事啊。

港口方面提供了相关的证据,证明当日并没有可疑人员和船只进入港口,在港的所有商船也全部都检查过了,没有找到任何燃油或者木材的痕迹。

雅加达警方经过多方的走访,严密的排查,结合收集来的种种线索;取证这个环节就没有了,因为压根儿就没有任何证据可取。全局上下通力合作,以极其严谨的态度分析了整个案件的全部过程,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所以,这件事绝对是人力不可能完成的。这样的事件在之前的时候,也曾经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发生过,根据对于这次事件的分析,又与以往类似事件相比较,我们得出了如下结论:一、这件事非人力所为;二、根据从美方收集的资料分析,这件事应该是进入到地球大气层之内的外星生物干的;三、根据从日方收集的资料分析,这应该是一起灵异事件,案犯应该来自和我们处于同一个世界,但不同空间,也就是所为的鬼魂。”

关于这次港口失窃案的报告结束后,局长战战兢兢地看着市长大人已经变成猪肝色的脸,深怕市长大人一个不满意,把他的局长位子撸了,调去码头守仓库。

市长大人带着愤怒沉思片刻,抬起头问道:“真就没有一点点的线索吗?”

局长不敢大意,立即回答道:“是的,除了码头的记录之外,我们还调查了港口附近十公里内所有的公司、酒店和住户,以及停泊在港内的所有船只,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所以……”

市长打断了局长的话,道:“那好吧,看来这件事的确不是人为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悚了,你和港口方面的人统一以下说法,千万不要引起民众的骚乱。”

虽然雅加达政府方面已经极力地掩盖了这次事件,港口方面也没有公布任何消息,但还是有一些风声传了出去。

就在事件发生的第三天,雅加达街头已经在盛传着一条“新闻”:某月某日夜间,有外星人飞碟出现在雅加达上空,并且掳走了上百的市民,据说是要去做切片研究的。

传来传去,这条“新闻”在半天之后,已经完全变样了:不久之后雅加达就要被外星人袭击,总统和政要们的家人已经全部出国去避难,或者藏到深山老林的秘密基地去了。雅加达港上的好多船只都被外星人的武器击沉了,大家快逃吧,逃不了的就要成为外星人的奴隶……

风言风语,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但是雅加达机场的出港率却是明显增加了。

关于木材公司和石油公司的损失,面对着上门哭求的两个倒霉孩子总裁,市长大人也只能是咬着牙承担下来,上报总统从财政拨款吧。

几十亿美金的物资就这么凭空消失,被“外星人”打劫了,还要另外赔偿各方面比几十亿美金更多的违约金,从市长到总统,一个个都心痛的要命,都快要心绞痛了。

而始作俑者张辰,这件事真正的黑手,这时候却悠哉游哉地行走于迈索尔的山林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