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1章 赌木卡纳塔克(上)

第一七一章 赌木卡纳塔克(上)

世上本没有红木,叫的人多了便慢慢传开来,这个名称也就被人们所共知了。后来还给定了一个标准,叫做“国际标准”把红木归类划分为五属八类三十三种;而学术界则是不同,划分为两科四属八类三十三种;另外还有植物学领域的划分等等。

不管是怎么划小分的吧,紫檀这种料子是给划分进去了,可即使是国标这样商业的划小分,在细分到“类”这一项下面的时候,也只列出一种紫檀木,那就是檀香紫檀。

在市场上售卖的紫檀产品中,仿冒者和盗名者比比皆是,以各种说法和借口,把类似的木料拉上去牵强附会。

最著名的就是所谓的“大叶紫檀”了,这种黄檀属,黑酸枝类下的卢氏黑黄檀,被无数的商人,拿来欺骗了无数的消费者,只因为它的样子和紫檀太像了。

像到什么程度呢,就连同为紫檀属之下的鸟足紫檀、刺猬紫檀、夹果紫檀、越柬紫檀这些,都被他比下去了。哪怕是同出一‘门’,也是产于印度的安达曼紫檀、囊状紫檀和印度紫檀都不行。

其实本来应该是〖中〗国人对紫檀的了解最深的,早在秦汉时期,〖中〗国就有人使用紫檀了,不过那时候的紫檀多数是用在乐器和马车的零部件上面,民间使用的极少。到了后面的明朝,紫檀木已经是高档家俱和雕刻器物的必选材料之一,可那时候等级制度和观念太坑爹了,老百姓一样是用不上,这些东西也只能出现在皇族勋亲和达官贵人家里。

想想吧,那时候的老百姓苦啊,赚了钱想穿件丝绸的衣服,也只能是套在粗布外套之下,悄悄地过把瘾就好了,明目张胆地穿出去是犯法的。穿丝绸是有出身的贵人们的事,和老百姓没有关系”高级的家俱一样也是贵人们的事,老百姓参合不得。

所以千百年来,紫檀一直没有走近普通大众的生活,当然这个和紫檀本来就极高的身价有关,但那个时候的紫檀,也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其中困难重重。

好吧,终于解放了,终于改草开放了,商品流通越来越广泛了,可是东西却变了,随着人心变了。现如今只要有钱”你就可以去买任何你想象的奢侈品,紫檀又或者黄‘花’梨的家具绝对是奢侈品了,可是却难买到真的了。

为啥”假的多了呗。印度的紫檀只要是成熟了的料子,早在几百年之前就几乎被砍光伐尽了,紫檀木极难成材,三五百年下来,了不得是碗口粗细,没有千把年的时间是长不到成年紫檀的。一株茶碗粗细的紫檀,砍伐下来之后,也不过是能做几根擀面杖而已”那时候能用的是心材,很细的一小根。

说紫檀,官方名称叫做“檀香紫檀”数千年来一直是生长于印度支那的迈索尔邦,一九七三年之后”紫檀的老家换了一个名字,叫做“卡纳塔克邦”迈索尔邦已经不存在了。

既然紫檀已经存在了千万年,那总是有些遗留下来的漏网之鱼吧,不可能一棵都没有的。这个倒是真的有,好几千年的估计也有,

可紫檀还有一个先天的缺陷,极少有大材,数千年的紫檀基本都是空心的”或者干脆就是两条‘腿’的,已经是不能用了。

张辰等人来到印度已经好几天了”卡纳塔克邦不愧是紫檀的故乡,在班加罗尔和迈索尔的木材市场里,几乎每个木材商都在经营紫檀木,而且有不少商家的木材品质都是很不错的。

品质好了,价格自然就会高一些,这个是必然的道理。在木材市场逛了三四天之后,大家还是一致决定,先到林区去看看,如果能够赌到足够多的好木料,就没有必要在卒场里买了。

这其中的差价极具‘诱’‘惑’力,如果赌木赌到了好料子,那可就真的赚了,赌到的木头和市场上的木头之间差价最高的多达二三十倍,这样暴利的事情,能不吸引人吗。

张辰他们向很多商家询问过之后,终于找到了正主,一个提供林场进行赌木的大木材商。这位叫做阿桑奇的,还经营着两座大型木材市场,自己的木材公司所更是涉及到几乎印度境内能够找到的所有木材,张辰他们就是在他的木材市场里见到他的。

站在山腰上,眼前是成片成片的紫檀林,好像梯田那样,一阶一阶的蔓延过去。因为紫檀生长速度缓慢,即使是现在采用人工种植,成材最快也要二十年,所以木材商人都会一批一批地种植,每年都会有成才的木料可供销售。

眼前的紫檀林虽然是葱葱翠翠,不远处更是有数不清的已经成材了的紫檀树,可是这些树不是他们要赌的对象。

这些树都是人工栽培的,几乎没有任何的空心,没有可赌‘性’,自然不会有木材商人白痴到用这种树来赌。

可以赌的树都在更高一些的地方,那里都是之前自然生长的树木,有些已经是几百上千年的树龄了,高度都在二十米上下,偶尔还会有二十三四米的,树干‘胸’径最小的也都四十厘米之上。虽然都有成材的样貌,可是更有坑爹的内在,空心者十有六七,更多的地方则达到了十之七八的比例,常常有眼力差又运气差的上去,百赌百输。

如果从根本意义上来说,赌木的风险要比赌石大很多,芜其是赌紫檀木,常言说“十檀九空”但凡是上了年纪的紫檀树,多数都是空心的。

赌石还可以从‘毛’料的表现上去看,只要多年参与其中的,自然有些经验,通过‘毛’料的外在表现也能判断出里边一个大概,就算最不济了,也不会差的太离谱。当然,马牙种和狗屎地这一类的要另说了,可是狗屎地在‘毛’料的比例中能占到十之八九吗,远远不到的,翡翠‘毛’料出次品多是一些干白、干青、‘花’青一类的,而且也不会每个人的眼力都差劲到那个份儿上,真要是那么差,也就不参与赌石了,那不是扔钱吗。

赌木可就不一样了”九成以上是要靠运气,虽集树木也一样有外皮,可这世上还没有哪一种树木是可以通过外皮就能看到内在的。

这次虽然来了有十多个业内前辈,而且还都是古典家具这一圈里的头面人物”可真要说到对木头的了解,也只不过是对品质和利用等方面超人一等罢了,论起断木识木的本事,其他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半个马三立。

马三立家里是传了十几辈人的手艺,他家老祖宗的时候就是匠籍,经常要去给王公贵族干活儿的,在那今年代就已经对木器这一行有了超越‘性’的认识。再经过十几代人的总结归纳,去糟留‘精’”一代一代地传到了马三立这一辈,已经是独‘门’绝技了。不敢往大里说,就说在京城吧”只要马三立认第二,整个木器行当里面挨个儿的数一遍,没一个敢站出来当第一的。

这次出来,马三立就是众人推选的领队,在他们的同盟里边,也是以马三立为主,包括他们合伙的买卖里边,也是马三立占大头的。到了印度要赌木”还得靠马三立出手,如果马三立没这个能耐,其他人就不用出来现眼了,大家收拾收拾,款上包袱回家就算了。

要说马三立能不能拿得准,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毕竟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对木材的认识那是没说的,断木识木是一点儿也难不住他,任何的木头到了他手里,闭着眼睛就能掂量出来。

可这赌木他不那个掂量啊,只能站在跟前看”看上一棵就‘交’相应的钱,然后就会有人给你伐下来,是输是赢当下就能见分晓。

你如果不想受这个刺‘激’,那也不是不可以,你先慢慢看着”等你看完了之后,该是几棵树统一‘交’钱,再给你统一伐下来。可是这样也有不好的地方,真要是一棵一棵来,还能有个及时收手的机会,一下子堆到一起,可就没这个机会了,钱已经‘交’到人家手里,断没有退回来的可能,真要是选了十棵二十棵清一‘色’都是空的,心脏受不了啊。

马三立显然是心脏功能比较好的,看着这么一个胖乎乎的人,这心脏的承受能力可是要比一个强壮的年轻人都要强。

马三立只是把耳朵贴在树干上,好像是在听着什么似的,听上个十几二十秒,就又换一棵,有的也会听时间长一些,但不会超过一分钟,每有需要长时间听的,马三立就会在那棵树上贴一个标签”以证明这棵树他买了。刚开始的时候,神情还比较严肃,到了后边就越来越轻松了,信心也更加的足了,很显然,效果是不错的,马三立对自己的这种赌木方法很满意。

其他人看不出其中的‘门’道来,可张辰却不一样,在马三立刚开始听第一棵树的时候,他的意念力就随着意识放了出去。到马三立挑好了十来棵的时候,张辰已经不只是惊讶了,这马三立当真厉害,也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方法,命中率高得很啊,居然达到了六成以上。

在通过意念力的观察下,张辰很清楚地看到,马三立所挑选出来的十三棵树当中,能够出心材的占到了八棵,只有五棵是有空心的,而且那五棵还不是完全空心,只不过孔‘洞’多一些而已。

要说这方法,还真就是老马家的祖传手艺,不过不是用来赌木的,那时候还没有赌木这一说呢。马家老祖宗创出这个听树的方法,也是无心‘插’柳而得的,这方法其实能够用在所有的树木上,其原理也很简单,就是通过树干内部的回声来判断木质的好坏。如果木质坚实,那么就不会有任何声音,而木质相对疏松或者空心的,就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虽然每一种树木的质地不一样,但是道理却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