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2章 赌木卡纳塔克(下)

第一七二章 赌木卡纳塔克(下)

马三立本来觉得现代社会已经不需要他去挑选树木了,而他也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现眼的人,自己的这门秘技也就从来没对人说过,直到决定这次出来赌木,才又把这套早些年练就的本事使唤出来。

这个方法说起来很简单,可真要找谁去听一听,还真就没有能听明白的,这世上除了马三立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就连马三立的几个儿子也不行。不是说马三立不把绝活儿传给儿子,而是想要练就这门绝活儿,就必须要去到栽种各种树木的林区长住,每天接受来自不同木质树木的声音,再结合老马家的祖传法则,这样才能有所成就。当年的马三立为了练这一套本事,可是花了好些日子的,连着有十来年的时间里,马三立每年都要去各处的林区待上几个月半年,即使是这样下来,也只不过见识了所有可出材树种的十之一二。

刚开始,马三立的表情还比较严肃和沉重,那是因为他对用这个方法来赌木还没有十足的信心,待到听出其中关键之后,老马的信心就建立起来了,这个方法很靠谱。

当然,办法再靠谱也只能隔着外边去听里边,总会有所偏差的。耳朵靠近的位置不同,听到的声音也会不同;山风的强弱以及地动的不规律,都会对树干内的回声造成一定的影响。

第一次把这种方法用在紫檀上边,就做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准确率,马三立个人多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也是功不可没的。完全不靠运气,只凭实力赌木就能够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很难得了。

马三立这样的挑法确实是有效,可张辰看着就急了啊,照他这么挑下去,这片林子里的实心木材可就要都给他一个人挑没了。如果老马兴致上来再来个忍不住,难保他会不会再去其它林子里挑选,那自己还买个屁啊。即使是最后老马良心发现,本着照顾晚辈的原则,大方地分给张辰一部分挑好了的,那也不是张辰想要的。

同来的其他人只能靠马三立这个领头羊,没办法啊,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有把握选出好料子,相对于此行的最终目的,这个风险他们不能冒。

他们不行不代表张辰也不行,有意念力这个法宝在手,区区赌木只不过小菜一碟而已。在张辰看来,这个要比赌石容易很多了,赌石还有种、水、色等等的分别,而赌木只需要分辨是否空心或者有孔洞就可以了。

而且看起木头来,张辰可是一点都不差,在意念力观察之下,空心的是什么样子的,有孔洞的又是什么样子,这些在他的脑子里是有一定概念的。当初他为了吸收天地灵气以升级意念力,不知道摧毁了多少的树木,虽然各个品种之间的材质不一样,可这道理是相通的,不可能一个树种的孔洞一个样,那这世界还不复杂死了啊。

张辰也不会和马三立在同一片林子里挑选,他早就看好了另一片林子了,那里的树无论是高度还是胸径,都要比马三立现在挑选的好很多。

马三立所在的这片林子张辰已经观察过了,木材的实心率在四成左右,售价基本上是一万五千美金一棵。按照马三立的命中率来看,他们这次是大有所获了,基本上十棵料子当中就有六棵以上是实心的,平均下来每一万五千美金就能买到差不多一方多一点的料子,还有一些零碎的小料,这样的料子在市场上少说也要在几十万一方,如果是家俱的话,价格就要更高上许多。

而那些有孔洞的料子,也不是完全不能用,家俱上很多边边角角的地方都是用小料的,这样一来,这次的利润就更大了,基本能够保证在八倍以上。

张辰叫过阿桑奇,问了他自己看上的那片树林的价格,得到的是两万五千美金一棵的答案。

由于距离比较远,意念力无法观察到那片林子的全部,只是经过对边缘部分的观察,张辰就默默地问候阿桑奇的祖上了。这的确是一个坑爹的价格,不到百分之十五的实心率还是因为之前有不少人赌输了的结果,放在在几年之前,那片林子的成材率一定不到百分之十。不过无所谓了,两万五千就两万五千吧,张辰相信,在他赌过之后,那片林子的实心率绝对会降至百分之一以下,成为一片实打实的废林。

阿桑奇家里好几代都是做木材生意的,这点上和马三立有些相似,都是祖传的营生,早在印度还没有建国的时候,他爷爷就已经在木材市场上打滚了。然后就是他的父辈,接着又到了他这里,就没有脱离过这个行业,可以说阿桑奇是伴随着木材长大的。

阿桑奇四十多岁,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他的父亲学习经营木材生意,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三十多年里边,他见识了无数的木材,无数靠木材发家致富的人。张辰所指的那片林子,也是他这三十多年的经营生涯中,见过的最为让人头疼的林子。

那片林子里基本都是上千年的紫檀树,其中也夹杂着一些其它的树种,是他在十年前买下来的一座山头的一部分,具体有多大他没有算过,但是也大概有些了解,应该不在一千英亩之下吧。

对于那片林子阿桑奇很了解,全迈索尔邦(阿桑奇是老人,所以这么叫)也没有几处那样的林子,那里是输赢最大的地方。那里能出六十公分以上的大料子,一棵树出的料子就价值近百万美金,可以让人瞬间暴富;可是那里的树真就应了“十檀九空”这个说法,往往买上十棵树,也出不了一棵能出心材的。

但凡是进去那片林子的人,几乎都是哭丧着脸下山的。从开始有了赌木到现在的六年里,阿桑奇带着上百人进过那片林子,能从那片林子里赌出好料子的只有两个人,而且是每个人只带走了一棵。其他所有进去的人,全部都是折戟沉沙的下场,而阿桑奇凭着那片林子,已经赚到了上千万美金。

现在听张辰说要去赌那片林子,阿桑奇就觉得赚钱的机会又来了。只要是进到那片林子里边的人,那可都是活财神啊,随随便便的也有十几万美金进帐,何况是这些要大量赌木的呢。那座山头上的树都是本来就有的,那是卖一棵赚一棵的钱,看这些人的样子,绝对不可能是三棵五棵的赌,那老头子已经贴了十几个标签了。

放下正在挑选的马三立让助手照顾,阿桑奇带着张辰直奔那片老林子,一边走一遍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够让张辰多掏点钱。

张辰倒是不用他算计,这次来赌木就是打算要满载而归的,不多花点钱怎么能行呢,多花一份钱就代表多收了一棵好料子,如果真的可以的话,张辰恨不得把这山头上所有能出心材的树全部赌下来呢。

张辰进了林子,展开意念力覆盖了周围的树木,一直延伸到几百米之外。果然是老林子啊,能够出心材的果然不到一成半,其余的树树干内部基本全都是千疮百孔的,最严重的已经快要成烟囱了。

好在这片林子够大,最不济也能挑出他千把棵,张辰再也拒绝不了两万五千美金一棵的超低价诱惑,心动不如行动,赶紧下手才是真理。

刚才见马三立那样挑选,只是简单的听一听,就能够分辨出树干内部的情况,张辰也想试试看那种方法,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些什么经验。这个和张辰总结赌石的经验差不多,一样也是先通过意念力观察,然后把实心树干和空心树干以及带有孔洞的树干上出现的声音相比较,最后再得出一个结果。

如果能够总结出一定的经验,张辰相信一定要比老马的绝技强一些,他是有意念力帮忙的,可以提前就知道树干的内部情况,甚至是连内部构造也可以很清楚。如同看翡翠毛料,别人是通过表现猜测内在,而他却是通过内在分析表现,这样反其道而行得出的结论却是最直接和最准确的。

经过意念力的淬炼,张辰的五觉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妖孽的敏感程度,连续听了二十多棵之后,已经有些感觉了。内部是空心的树干和有孔洞的树干,除了风吹枝叶等声音之外,的确是会发出一些不同声音,但是声音很细微,不明就里的人会完全忽略,而且还伴随着很微小的震动,就让声音更难被察觉了。而实心的树干,则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连风吹枝叶的声音都微不可闻,完全就像是一潭死水一样的平静。虽然说即使是空心的树干上也只会传来极其细微的声音,甚至要比蚊鸣声还要小很多倍,但是只要明白其中的关键,还是能够听到的。

也就是说,树干内的孔洞多少,直接关系到传来声音的多寡和大小,树干内的空间越小越少,声音就会越少越弱,反之亦然。原来马三立听那么久时间,并不是要分辨声音,而是在努力地搜寻声音,如果没有任何声音,那就是实心树干了。

怪不得马三立敢在众人面前展露这手绝活儿呢,原来这里边还另有蹊跷,人家那根本就不怕别人学。你随便听,想怎么听都可以,只要不明白其中的关键,抱着树干听上一辈子,也不可能有任何收获。

阿桑奇显然是对于这种方法很好奇,但又有些不屑,他经营赌木也有些年头了,接触过的赌木参与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见识过各种赌木的方法,可却从来没见过这样挑木头的。这两个人一上来就把耳朵贴在树干上听啊听的,这样就能找出好木材吗,简直是开玩笑,当自己的耳朵是雷达啊。赌木这件事,完全就是靠运气,所有的办法都是白费,如果真能有可行的办法,还能叫“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