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3章 中国古董

第一七三章 中国古董

阿桑奇给这一行人提供住宿,还提供了林区最好的饮食,晚上的时候还特意弄了香喷喷的印度烧烤。这些人可是一等一的大客户,标准的豪客啊,两天多的时间,两个人选出了八百多棵一万五千美金的紫檀树,和一千五百多颗两万五千美金的,这是多少钱,近五千万美金啊,买这几座山头的钱可就全都回来了,以后自己就剩下赚利润了,看来这赌木的确是好办法,以后要大力推行。

又是一天过去之后,当所有被贴了标签的紫檀树都伐倒了,并且开始处理装车的时候,阿桑奇明显感觉到自己错了。原来,木头的好坏真的是能够“听”出来的,这些人都是高手啊。

那个老头还好一些,命中率只在六成以上不到七成,而且他只选了八百多棵树。可那个年轻人就有点太过分了,他可是选了一千五百多棵,最可恶并且最让人心痛的是,他的命中率居然是无比坑爹的百分之百。他那是什么耳朵啊,叫做雷达或者是声纳仪还差不多,有这么好的条件,做什么买卖啊,他应该去搞国防才对嘛。

他们这还叫赌木吗,他们分明就是来捡钱的啊,不,不是捡钱,他们是来抢钱的,是来打劫的,也太狠了。

马三立也是对张辰有些看不透了,这个年轻人怎么永远都是那么出色啊,学识、收藏、赌石都是一等一的出色,就连第一次接触的赌木,也是如此出彩。只因为他是陈氏弟子吗,不完全是这个原因,陈氏还有其他的弟子呢,没有像他这样的,放在哪里都会闪光,看来这世上真的有天才啊。早就觉得此子不俗,将来定有大作为,没想到还没到将来,他就已经开始发光了,他的未来会是一个怎样的成就,马三立都不敢想了。

至于张辰是怎么做到的,马三立没问,这东西涉及到个人的技艺,除非人家主动相授,否则就是犯忌讳了。马三立自己也有几手绝活儿,平常就最反对别人问长问短,这时候肯定不会自掌嘴吧的。同行的其他人也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哪怕是有些不怕犯忌讳的,也因为和张辰的关系没有多深,知道人家不会告诉,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

懊恼、不解、羡慕、迷惑……,种种的不爽利一下子涌上了阿桑奇的心头,难受归难受,可这买卖还得做。阿桑奇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更不是一个没信誉的人,绝对不允许自己染上任何的污点,既然人家是来赌的,赢了自然得让人家把获利带走。

可这心里头实在是难受啊,论说自己也没有损失钱财,该赚的自己一份都没有少赚,甚至这一次的买卖就把购买几座山头的费用赚了回来,可为什么心里总是不舒服呢。

说来说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阿桑奇的自信被打击了,而且伤得很重。别人在大市场里买木材都会有脱靶的时候,可张辰去赌木居然都是百发百中,这个违背常理的命中率让阿桑奇接受不了。

阿桑奇还是善良的,既然已经是形成事实的买卖,他还是要对张辰等人表示祝贺的,并且安排人手把这批木料进行报关等等的操作,在规定的日期运送到越南岘港。

因为张辰他们并不要求对木材进行处理,只做简单的切割之后,以湿木发送就好,阿桑奇也就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往返山区的交通并不是很方便,众人在山上的林区又多停留了一天,等木材处理好之后,一起出发回班加罗尔。

阿桑奇不止在卡纳塔克有买卖,在印度其他一些木材产地也经营着木材公司,只要是印度境内有的木材,在他的公司里都能够买到。经过几天的了解,阿桑奇也知道张辰他们这次是专门来采购各种高档木料的,已经有过成功合作的阿桑奇立即嗅到了这里边的商机,就毛遂自荐地推销起了自己的木材公司。

并且说他在印度东北部的曼尼普尔邦还有两座山头,那里的土壤和气候环境很适合栽种乌木,仅仅是枝下部分就能够达到六米多高,而且气干密度(当作干木材比重理解就好)和强度也要比一般的乌木高一些,他保证那里的乌木是全世界最好的,如果张辰他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这一趟的费用由他来负担。

这一行的主要目标就是紫檀和黄花梨,所以安排在印度的时间有十五天之多,结果只是在阿桑奇一家的林区里就解决了问题,剩下一周的时间足够走一趟,而阿桑奇又把他的乌木说的如此厉害,众人还真就动心了。

乌木也在国标的三十三种之列,属于柿树属柿树科,但是和同属于柿树科产于印尼的条纹乌木有区别,乌木的心才是乌黑的,成器经过打磨之后,能够散发乌黑黝亮的光泽。乌木在国内还是很少见到的,即使有一些也都是非洲乌木或者越南条纹乌木,价值不是很高,一些商人为了利益考虑,给它加了一个“黑檀”的名字,以至于乌木和条纹乌木不分,非洲乌木、菲律宾乌木和印度乌木之间也没有详细的区分。

其实真正的印度乌木只产于印度和斯里兰卡,产量十分稀少,要比红酸枝或者黑酸枝等木材的产量少得多,属于极珍稀的木材。其本身的稀有程度,已经称得上珍贵了,完全没必要去用一个“檀”字来衬托身份。

如果这乌木真的有阿桑奇说的那么好,那可就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绝对是不虚此行了。

又拉来了一桩大买卖,阿桑奇也是高兴得紧,和众人约好,两天之后等他把这批紫檀的手续办妥,然后一起去曼尼普尔走一趟。这两天里,大家可以在班加罗尔好好逛一逛,这里是印度最富有、最现代的城市,也是一个富有朝气的城市;也可以去迈索尔看看,做为曾经的迈索尔土邦王国首都,和印度教的教圣地,迈索尔还是很有看头的。

班加罗尔有“印度硅谷”之称,差不多有快要一半的印度it界人才都在这里讨生活。it行业是很赚钱的,有了这个人群的带动,班加罗尔的确成为了印度最为富裕的城市之一。可这个和张辰他们没关系,他们这一行二十多将近三十人,有一半都是古玩行的,剩下的一半不是这些人的弟子就是助理之类的,全部和古玩行有关,对于it业目前还涉足不了。

这些人也不会把班加罗尔所谓的现代看在眼里,中国多大啊,繁华的大都市有的是,不说京城和上海这两个政治文化和经济重镇,沿海的城市和一些省会城市也是相当现代化的,要和班加罗尔相比较,最少能找出十几个比它现代好多倍的城市来。

而且班加罗尔的现代化和朝气,也只不过是体现在遍地的酒吧和时尚用品专卖店而已,它的市政设施还很不完善,连柏油路都没有多少,即使种了不少的树,也还是到处飘着灰尘。

不过,一百多公里外的迈索尔倒是还值得一逛。迈索尔曾经是南印度文化中心,除了拥有秀美的山水之外,还保留着很多的古籍和历史文物,游走于迈索尔的街头,你可以看到沉积着浓郁古印度文化的建筑和雕刻。还有或者几人或者十几人的小团体,伴随着古老的卡纳蒂克?音乐跳着别具韵味的民族舞蹈。总之在这个城市的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古印度文化的影子。

迈索尔的历史悠久,历经了十多个王朝的兴衰,留下了璀璨的艺术和文化。而现在,这座古老而又鲜活的城市,成为了全印度的文化和教育中心。

张辰是个享受派的人,到了哪里都不可能亏待了自己,去山上林区的时候,只不过五六天的时间,他都能给自己和崔正男各携带了上百公斤的生活物资,那叫一个享受。看得马三立等人都甚是不解,你说他吃不得苦吧,偏偏很多事情都是他在照顾,进了林子一待就是一天;你说他能吃苦吧,可他又是最讲究的那个。

到了迈索尔,张辰更是不能亏待自己了,直接拉着大家住进了城东的lalitha?mahal半山宾馆。这间宾馆本来是一座府邸宫殿,纯欧式的建筑,只有两层但是很高大,内部的装修更是极尽奢华,厚实的柚木地板和全实木的家俱更是显得气派非凡。如此豪华的阵势,住一夜当然不便宜,不过这次同来的没一个不是有钱人,三千美金的价格还是能够接受的,欧洲一些地方的酒店比这个贵多了。

可以同住一间宾馆,但是玩的时候可就不顺路了,迈索尔有一个很有名气的devaraja菜市场,可以买到很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果蔬,张辰在玩收藏的同时还是一个美食家,肯定要去看看的。

五月份正是印度的荔枝最棒的时候,这个东西是必须要尝尝的。宁琳琅很喜欢张辰一道叫做“荔枝鸡块”的菜,每次都能独自吃掉一整份,张辰看着红红的荔枝,就觉得该给家里的母亲、五师叔和宁琳琅等人带回去一些。其实很多水果都可以在国内买到,但是原产地的毕竟还是不同,哪怕是进口到国内的水果和蔬菜,也会因为时间的原因而不再新鲜,又或者采摘的太早,等到了国内的时候就是养熟的了,完全没有本来的口感和味道。

可怎么带回去,就是一个大问题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还有不少,自己带肯定是不行了,除非用戒子来储存,可这也太那啥了吧,那老神仙知道了会不会掐死我啊。就算是真的用戒子来储存,也不合适啊,崔正男还跟着呢,实在不好办。

头大的张辰叫过崔正男,问道:“正男,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些水果都在最短时间内弄回到京城呢,最重要的是保证新鲜和成熟?”

崔正男翻了个白眼,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张辰,“师兄,你可以选择航空托运。”

张辰:“……”

结果就是张辰再次展现购物狂的本色,荔枝、石榴、樱桃、芒果……,再次像暴发户一样,满脸都写着我不差钱,买了十几箱的水果,连咖喱都买了不少,以极高的价格托运回了京城,据说在第二天的上午,京城那边就可以吃到了。

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就办了这么一件事,张辰也不知道自己是蠢呢,还是疯呢。不过家里的人倒是把它狠狠地表扬了一顿,也算是物有所值了吧。

这可就没多少时间了,张辰和崔正男两个去迈索尔王宫逛了一圈之后,几番打听之下,问到了当地的古玩市场的地址。这是张辰的习惯,每到一处,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去古玩市场逛一圈。

全世界的古玩市场大致都是差不多的,印度的也是一样,十件里边最少有九件都是假的,而剩下的那件,又有一半以上的可能是赝品。逛了一圈下来,没有任何收获,张辰准备把最后两家看一看,就要回酒店了。

迈步进到最后一家古玩商店,张辰随意的环视了一圈,接着眼睛就睁大了,中国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