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5章 宋青华

第一其四章、科罗曼多,第一七五章、宋青华

就看了那么一眼,张辰就被迷住了。马上释放出意念力,到那两件玩意儿上,果然不错,一件三层一件四层,都是绿幽幽的光芒。

神奇的卡纳塔克啊,真没想到还能在印度见到如此粱亮的东西,这玩意儿好像目前在国内还没有一件完整的,这下可是抄上了。

款彩屏风,国内一些博物馆也有收藏,张辰之前也见过一些,并且近距离观察和研究过,但是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完整的。

款彩屏风属于漆器的一种,始于明晚期,在清中期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是漆器中的高档产品,属奢侈品一类,也有人叫它“刻漆”和“刻灰”。

款彩的工艺和其它的漆器又不相同,先是在木器上鬃(xiu)一层漆灰找平,然后再在漆灰的底子上推一遍漆,接着根据描好的画稿把需要上色部位的漆面和漆灰全部铲掉,铲出一个轮廓之后图上粉,在粉的基础上再添加其他颜色,最后用油脂浸泡使之附着并牢固。

彩款漆器的造价相当高,工艺也特别复杂,而且极少见小榫,最多的就是屏风了,在古代的时候多是大户人家的陈列观赏品,一般的有钱人家地主什么的,那是消费不起的。

这么好的两扇款彩屏风出现在印度,张辰并不觉得稀奇,如果走出现在国内倒是要叫人有些吃惊了。

款彩漆器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科罗曼多”这是欧洲人的叫法,但是这个名字却叫的比较响亮,因为完整的款彩屏风基本上都在欧美。

在当初的时候,人们还没有文化艺术保护这种意识,对于各种艺术品和工艺品,也只是从欣赏的角度出的。那时候的匠人都没有地位”基本属于是完全被管制的,政府要做点什么东西也是随叫随到,容易得很,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不会被重视。

十七世纪的时候,英国成立了东印度公司,这个公司起初并不是鸦片专卖店,股东们也都是正经商人,鸦片贸易走到了后来才作为一种胁迫通商的工具被使用的。

早期的欧洲人对于中国是很喜欢和崇拜的,他们没见过那么大的国家,然后又有很多欧洲商人的传说,于是东方的中国在欧洲就是富饶、

美丽、神秘的代名词。

东印度公司当时是在整个亚洲做生意,当然也会到清朝去,欧洲人见识了款彩屏风之后,就认为这是一件财的利器”于是就大量地收购,然后贩卖到欧洲去赚取暴利。

东印度公司做的是垄断生意,英国女王给了他们特许权,只有他们能够在这个区域内经商,其他的英国商人只能做为下家从他们手里拿货。而当时的东印度公司总部商馆,就设立在科罗曼多(国内也有译做“克罗曼德尔,的)海岸的马德拉斯,也就是现在的印度金奈,基本上所有的东方货物都要从这里出。

欧洲的商人对于东方几乎是完全不了解,根本分不清中国、印度、

缅甸这些名字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只知道,东西是从科罗曼多海岸买来的。所以当有人问起产地的时候,他们也只能说是科罗曼多。久而久之,不知道款彩漆器本名的欧洲人”就给这种精美的漆器起了个新名字“科罗曼多”。

金奈和迈索尔同在南印度,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也就几百公里,而在当时也有很多的欧洲人住在迈索尔,有这样两扇屏风出现在迈索尔也是很正常的。让张辰惊奇的不是这两扇屏风的来历,而是它们的品相,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没有一丝的损坏,甚至连最容易磨损的角上”都是完好如初。

张辰走近一些,细细打量着这两扇屏风,这间古董店的老板显然是知道这屏风的价值,都摆在了店内宽敝处,而且表面没有一点的灰尘和污渍,应该是常常擦拭保养的结果。

四层绿色光芒的是康熙年间的物件儿,正背面前是花鸟内容,画面上的鸟儿栩栩如生,牡丹交艳富贵,单画工这一项已经有相当的水平了,何况还有更加精湛的工艺,和数百年的历史沉淀。近一米九高,十叶四十多公分连起来,快要到五米了,这扇屏风价值不低啊。

另一扇三层光芒是乾隆年间的,比这个还要大,居然有十八叶之多,近九米的宽幅,这在屏风当中是极少见到的。整扇屏风以西湖十八景为题,每叶上面的图案都不相同,却是把个杭州美景表现得淋漓尽致:背面则是相应的题诗,也是款彩工艺,一画一诗甚是雅致。

这屏风上面的西湖十八景,并不是胡编乱造,而是真实存在过的。

清雍正年间,李卫总督浙江,疏浚西湖,在原有的南宋西湖十景上,增加了西湖和周围的十八处景观。这十八处景观包括了西湖及周边的山水石泉,涵盖杭州的自然风光和民间风俗,几乎把杭州美景尽数收录,又称作杭州十八景。

这扇屏风也很符合乾隆朝的风格,乾隆皇帝很喜欢游山玩水,光是下江南就把国库都下空了,最后还得和坤帮着去借钱出去旅游。也好在这屏风是在乾隆中期,要走到了乾隆晚期,那个为讨好皇帝而设立的西湖二十四景出台,这屏风怕是还要大一些。

这么漂亮,这么大,保存的这么好,这两扇屏风让张辰是越看越喜欢,即使遍数欧美各国收藏的款彩屏风,也没有能和这两扇等同的,张辰就琢磨着,怎么把这两扇屏风搞到手。可再看这屏风保存的如此完好,一定是主人的心爱之物,肯不肯卖还是两说呢,要想捡漏那就更别想了。

张辰手里现在只有两件屏风的藏品,一件是在关家宅子的地下密室得的银丝银胎景泰蓝屏风,另一件是在通县掏老宅子得的黄花梨浮雕人物屏风。而漆器类的藏品,张辰手里也不多,国内的只有几件,国外的也就是得自加勒比山洞的日本漆器。而这两件玩意儿”可是集屏风和漆器为一体的顶级货色,要让他就这么和这两扇屏风擦肩而过,他还真做不到。

既然放不下,那就想辙吧,怎么才能让物主愿意出让呢,这异国他乡的,连个能帮着说项的人都找不到,张辰辜一次被身处异国的孤独感染了,真是谁不说他家乡好啊。

这样的藏品放在哪里都是好东西,不是一个帮闲的服务员能做得了主的,张辰直接找上了这间古董店的经理。在印度,英语还是比较普及的,尤其是在旅游城市做买卖的人,会英语的人还是很多的。刚才进店的时候,就连服务员都会用英语打招呼“威尔卡姆”经理自然不可能不懂。听服务员说张辰要和他说话,这位四十多岁,长相很富态的经理,礼貌地问道:“欢迎光临,我是这间商店的老板,我叫桑德拉汗,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汗”?这是个什么姓啊,要在中国可就闹笑话了”印度人和中国人好文化不同。张辰指了指那边的屏风,问道:“汗先生你好,就是那两扇屏风,我很喜欢它们,你们卖多少钱?”

本以为那两扇屏风如此精美”应该是店里的非卖品,可这位经理的回答,却让张辰的内心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哦,您说的是那两扇中国屏风吗,那个很漂亮的,在欧洲人们都把它叫“科罗曼多”是很有名的收藏品。这两扇屏风是我一年前从旧的富豪区收购来的,当时那里就要被拆毁了,有很多古董被人们卖掉。这两扇屏风原来的主人是一个荷兰后裔”他现在是一个普通人了,很需要钱”否则的话,这样的东西他是不会出售的。

您应该知道,这样的古董是很值钱的,据说它的生产时间在遥远的两百多年前,那时候我爷爷的爷爷都还没有出生呢。哦,还有,你看这两扇屏风,它们的工艺很美丽,个头也很大,像一面墙一样,这可不是一般的工艺品,你说不是吗?”

原来这个古董店老板还是一个碎嘴子,这屏风和他爷爷有什么关系啊,两百年算得上遥远吗,还一面墙呢,屏风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当墙来用的。估计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老虎吧,说了这么多没一句是关系到价格的,倒是有抬价的嫌疑。

张辰腹诽着,道:“好吧,汗先生,我知道这是两件两百年前的东西,但是它们的年代并不是很久远,至少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的几千年前,两百年不算什么吧。你们印度也有很悠久的历史,两百年只是很短暂的一下子,我说的没错吧。而现在,我只是想知道这两扇屏风的价格,你能告诉我吗?”

好像所有的古玩商人都喜欢忽悠那么两下子,不忽悠就不足以证明他们的东西有多好似的。只是这位汗老板现,张辰好像并没有被他忽悠到,反而是一幅很不屑的表情,看来这忽悠神功是没效果了。笑道:“是的,在悠久的历史面前,两百年的确不算什么,但是这两百年的历史也是存在的,而且这两扇屏风都很漂亮。如果你想要得到它们,我认为你应该付出十万美金的代价,否则是不可能成交的。”

以这两扇屏风的品相和珍贵程度,十万美金的价格的确是不贵,而且还算是很便宜的。看来这个桑德拉汗八成也是个棒槌,买这屏风的时候应该也是走运碰上了,他并不懂得这玩意儿的价值。

张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屏风,觉得十万美金不是他能接收的价格,也不可能是对方的低价。十万美金虽然不算贵,但是离他捡漏的兴奋度还差一些,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汗先生,你的要价太高了,远远出了本来的价值。这东西叫做漆器,你也许不知道,中国的漆器有很多种,最少在十种以上吧,而这一种的历史是最短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也是来自中国的东西,我是不会有一点兴趣的。”

张辰又看了一眼那两扇屏风,做出一种有些无所谓的表情,接着道:“这样吧”我愿意出价一万美金,如果还要高一些的话,我就要考虑是不是放弃了。”

桑德拉汗明显感觉到了张辰的不乐意,心想是不是自己真的要价太高了,虽然没有去过中国,但是他知道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无数的古董流传下来,也许这种屏风真的如他所说吧。

也不能排除这今年轻人实在耍诈的可能,古董这东西里边的门道太多了,尤其是自己不子解的东西,看他这么年轻,不应该是古董行里的专家”估计也只是有一些了解,或者还是一个刚入行的人吧。

可是一万美金真的太低了,怎么也带再加上一些”“哦,先生,你不能这样,你这是在对我进行录削。你知道吗,我收购这两扇屏风可是花了不少钱的,而且还有很多的时间和我的诚意,你怎么能用一万美金这么一点钱就把它们带走呢。五万美金,您看怎么样”如果合适的井,我们就成交了。”

“什么,五万美金?汗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很怀疑你对我的诚意,以及你做生意的诚信度。我们中国做生意的人有一句话,叫做“童叟无欺”就是说,无论你是面对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幼童,都应该做到不欺骗对方”你确定你做到了吗?”

嘴上要求对方要诚实,可自己却是在忽悠对方,用自己最专业的知识”去欺负一个在这方面毫无见识的人。张辰这句厚颜无耻的话还真把桑德拉汗给镇住了,心想,做生意不就是应该低买高卖,把利润最大化的吗,尤其是经营古董,如果每一件古董都保证诚实的交易,那还能赚到钱吗,中国人真的很神奇啊,实在让人搞不懂。

可是看着张辰那张义正严词的脸,桑德拉汗还真就不好意思再出高价了,“那好吧,我给你一个很公平的价格,但是我也不能不赚钱,我的生意也是需要经营的。两万美金,只能是这个价格了,如果你连两万美金都不愿意付出,这今生意我宁愿不做了。”

两万美金,的确是很便宜了,张辰也在心里接受了这个价格,这绝对算得上捡漏了,没想到在印度也能捡漏。上次在英国的时候,是在拍卖会上捡漏,那东西是日本人的,只在伦敦拍卖而已,而且张辰手里并不缺瓷器,多一对青花大尊是锦上添花而已。而这两扇屏风可就不一样了,完整的款彩屏风在国内几乎是没有的,反正张辰是没见过,这么大的款彩屏风,哪怕是在国际上也是绝无仅有,只花区区两万美金,实在是太值了。

就在刚要张口答应成交的时候,眼睛从玻璃的柜台上扫过,看到一只盒子。盒子不大,也就是比鞋盒稍大一点,里边铺着柔软的绒布,上边是一张塑封了的纸斜放着,还有一只青花净瓶。就是这只净瓶,让张辰把就要出口的成交二字,生生地咽了回去。

净瓶本身没什么,一种佛教用具,比丘十八物之一,用来喝水或者耀,说白了就是水杯或者牙杯:青花瓷也没什么,张辰的藏品中有不少的青花瓷,而且都是精品,还不至于让张辰这样。可是那只净瓶的造型却是引起了张辰的注意,大约二十七八厘米高,底径差不多七八个厘米,细长的瓶颈模仿佛教塔刹的造型而制,饰以均匀的凸弦玟,中上部位有饼状;圆球状的瓶腹上一圈莲花纹饰,平底的矮足处是一圈莲瓣玟,看起来素雅庄重;龙形的流从瓶肩部伸出,龙嘴张开微微露出龙牙。这种造型的净瓶,盛行于两宋年间,而且多为皇帝的官家御用瓷。

张辰再次释放出意念力,覆盖了那只净瓶,六层蓝色的光芒浮于其上。天呐,这,这居然是北宋初期的东西,我今天是要中奖吗?

这个时候,那两扇屏风已经无关紧要了,张辰宁愿放弃那两扇屏风,来换这只青花净瓶。宋青花啊,别说两扇屏风,就是十扇,也比不了一件宋青花,这根本就不是能比的。

通过刚才的交流,张辰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桑德拉汗肯定认不出这是宋青花。而且”如果他认得这是宋青花,这只净瓶就不可能摆放在他的店里了,从已经出土的各种宋青花瓷片来看,宋代的青花瓷基本都是胎质粗糙”色泛黄,青花色多为黑蓝色或者灰蓝色的下等货色。可这只净瓶却是截然不同,胎体圆润,柚色洁白,青花色虽然达不到苏麻离青的那种深沉浓艳,可以算是达到了柔和淡雅青蓝色,接近于使用陵塘青的成化青花;而且在意念力的观察下,胎质洁白细腻,甚至过了同一时期定窑、邪窑等白瓷。

嗯,这件净瓶一定要搞到手。

张辰没有再说两万美金的事情,只是责着玻璃柜台”故作惊讶地道:“咦,汗先生,你这里还有青花瓷啊,我可以看看吗?”虽然张辰观察那只净瓶的时间极其短,也就那么几秒钟的事,可桑德拉汗还是看见了他那略为凝固的表情,还以为张辰不满意两万美金的报价,正想着是不是再降上个一两千美金呢。

没想到张辰却是很跳跃地把思路转移到了另一件古董上面”回头走到柜台内侧,把那只装了青花净瓶的盒子取出来,道:“您说是这个吗?这个也是从你们中国来的,青花瓷是很有名的,全世界的人都喜欢这种瓷器。关于这个”我还有证明呢,你来看。”

把那张塑封了的已经黄的纸拿出来放在桌上,桑德拉汗有些得意地道:“1这是来自中国的信件,我找了懂得中文的人翻译过了,信中说这是中国的僧人送给印度僧人的礼物,只是那个翻译说这信中有错字”本来应该是叫做“青花”可是信中写的却是1清花”他说可能是因为中国原来的文字和现在不一样的原因吧。”

张辰在走过来的同时”已经用意念力观察过这间古董店了,他想要看看,这间古董店里是不是还能找到其它的好东西,果不其然,真的还有一件好东西,这青花净瓶居然是一对的。同时他也用意念力观察过这张信笺了,的确是和净瓶同一时代的东西,上边大致意思就是说,沧州道圆大师曾在天竺求佛多年,在天竺也有很要好的和尚朋友,现在要再次派弟子前往天竺交流佛学,请他的朋友“菩提达纳”代为照顾,并带去产于宋朝的礼物若干云云,这其中就有“清花”瓷制法器百三十件。

之所以把,“青花”称为“清花”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可能,是青花瓷清利光润,有别于其它窑口的瓷器:第二个可能,应该是佛教徒的性子没有那么世俗,这青花瓷器很对道圆大师的胃口,所以用佛家六根清净之清来称呼“清花”。

不管是什么原因吧,总之,信中只有一处提到了瓷制法器,最重要是通过意念力的观察,这张信笺和这只净瓶又是同一时代的东西,那么这只净瓶的年代就确定是北宋太祖年间了。只是这桑德拉汗有些棒槌,这书信也是古董之一,怎么能这样来处理呢。

张辰假模假式的看了看这信笺,貌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汗先生,这净瓶应该是一对的啊,你这里怎么就一只呢,如果只有这一只的话,那就不值钱了,也就几百美金吧。”

桑德拉汗就郁闷了,怎么净瓶还要成对的吗,也许是中国的传统吧,答道:“这净瓶的确有两只,是前些年拆毁佛寺的时候,一个小

孩子在寺庙的地宫里捡到的,然后卖给了我,当时就和这个证明一起装在一个溧亮的盒子里,只那个盒子已经卖掉了。

”说着又把另一只净瓶拿了出来。

捡到的?是去偷来的吧,那是寺庙的地宫,虽然拆毁了,但也不是能够让人随便进去捡并西的。

这间小小的古董商店实在神奇,不但能找到保存完好的大件款彩屏风,居然还可以找到这么精美的宋青花,这都要归功于桑德拉汗,这家伙也是个常出去憋宝的人物,虽然水平不怎么样,可架不住他运气好啊。

没关系,自己的运气比他还要好得多,他辛辛苦苦那么久,跑来跑去的。到最后,还不是为我跑腿儿了,要是不把这些东西都收了,还真就对不起他的那点儿辛苦了。

张辰故作惊讶地道:“真的是一对啊,太好了,这样的一对瓷器,应该值两千美金了,汗先生,我出三千,你卖给我怎么样?”桑德拉汗一听就不干了,“怎么可能,这可是最有名的青花瓷,就只有两千美金的价值吗?”张辰开始耍水磨功夫了,笑着道:“汗先生,这你就不懂了,青花瓷的确是很漂亮,也是最有名的瓷器,这些我是承认的。可什么都是都有好坏之分的,青花瓷也是一样,在中国至少有几十上百种的青花瓷,但是值钱的都是官窑,官窑你懂吗,就是皇帝、国王专用的,那个才会值钱。而你这两只净瓶,不但不是官窑,而且品质很一般,只是最普通的青花瓷,是做为大师们之间的一种礼物来交换的,所以他不可能多么值钱。”总之是张辰一顿猛攻之后,桑德拉汗抗不住了,以两万五千美金的价格把两只净瓶和两扇屏风卖给了张辰。

张辰得了宝贝欢天喜地走了,桑德拉汗也一样是欢天喜地,这桩买卖了下来,他赚了两万美金,能不高兴吗。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