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6章 木质不同

第一七六章 木质不同

款彩屏风就不说了,那可是难得的物件儿,放眼收藏圈,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出九米幅面的,就连那扇五米左右的也是极为少见的。

最要命的就是那对宋青huā的净瓶了,品相完美的一塌糊涂,器形也有一定的尺寸,而且还是上等的官窑器,还有比这个更加厉害的吗。

国内一直就对宋青huā有jī烈的争论,虽然也出土了一些瓷片,但是没有什么有说服力的完整器,对于宋青huā的存在与否,从来就没有过一个统一的说法。

也有人声称自己手里就有宋青huā,可那些都是有很大争议的,在宋青huā没有被完全确定之前,没有谁的东西是有胆量拿出来叫板的。张辰见过几个人手里的东西,那些“宋青huā”里边,只有一件是真的宋代青huā瓷,那只宋青huā的牡丹玟平盘是一个收藏协会理事的藏品,品相不是很好,瓷胎偏粗糙,青huā发sè也有些泛黑,粕sè泛黄还有些发青,不过却是真正的宋青huā。

其他人手里的,有的是建国后仿的,有的是民国仿的,也有一些是明清两朝的无款识民窑青huā。也不知道是他们看不出来,还是压根儿就是要弄险,反正都是认定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就是宋青huā。

但要是让他们拿去鉴定一下,种种的借口就来了总之说来说去就是一个结果,信不过所谓的科学鉴定。其实科学鉴定真的还是很科学的,只要是真东西,碳十四的半衰期还是很靠谱的真正被鉴定错了的,基本都是一些非常厉害的麋品,鉴定取样的部位上是真的,其他部位则是后装上去的,属于的半新半旧的东西。

张辰收下的这两只青huā净瓶,那是绝对受得住碳十四鉴定的,而且器形也是两宋时候的典型器形,还有当时暧送者的书信做为证物只要拿出来,绝对不会有一个人能够不承认,差不多可以作为鉴定官窑宋青huā的标准器了吧。

不过张辰可没想要把这个消息立即公布出去最先要做的,应该是让褚铁眼这位瓷器顶级大师结合一些宋青huā瓷片来研究一下,最好是能够烧制出仿品来。如果耗时会比较久的话,也可以等到唐韵正式运行之后,再集合一些力量来共同研究。只有在能够烧制出仿品之后,才能公布这对净瓶,要对国人造假和仿制麋品的能力有绝对的信心,没有成熟的烧造技术这东西放出去就是祸害啊。当年的一个元青huā,就已经闹得风风雨雨了,宋青huā带来的震撼怎么也不会比元青huā小的,必须谨慎再谨慎。

收了这几件东西是个意外,眼下还要再去跑几个地方这玩意儿是没办法苹着的,寄存就更不敢想了,这差不多都是绝无仅有的顶级藏品,可不是随处都能买到的榴莲。

回到酒店之后,张辰立即给国内去了电话,要安镇忠派人过来带一下。这消息自然是也不能给马三立等人知道他们只晓得张辰带回来两只特大的木头箱子,里边装了什么并不清楚,只当是要送给家人的礼物呢。

知道张辰要人要的急安镇忠在接到电话之后,就立即安排人手了。张法接到张辰的电话也是没有一丝拖沓,以最快的时间通过特殊渠道办理好了几个人的签证。

印度当地时间第二天的上午十一点,张辰已经在酒店见到了马不停蹄赶来的丁志强等人,张辰在他们到达之前,已经通过班加罗尔的领事馆办理好了一应的出关手续,丁志强几人只待过一夜之后带着东西回京就走了。

送走了丁志强几人,那边阿桑奇的消息也来了,这一批紫檀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现在他们可以一起到金奈去装船运输,然后从金奈乘坐飞机到曼尼普尔的英帕尔去,从那里坐车就可以去到阿桑奇位于曼尼普尔山脉的林区了。

曼尼普尔在印度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这里的居民以唐朝的后裔自居,不学习印地语而操汉藏语系,肤sè以黄皮肤为主,坚持购买〖中〗国制造的商品,不融入印度的社会,崇拜龙为图腾,佛教和印度教在这个地方都没办法广泛传播。他们仇视印度人,除本邦居民之外,其他的印度人到这里都需要办理通行证,否则就会被视为越境。

在英国人殖民印度之前,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王国,类似于尼泊尔的样芋,后来又被印度政府统治。但是这里的人一直在为独立而努力着,在和印度军队冲突的几十年中,数以万计的曼尼普尔民众和人民解放军战士失去了生命。(没错,就是人民解放军,曼尼普尔的反印度毛队伍微章都是有五颗五角星的。

阿桑奇这个印度人能够在曼尼普尔做这么大的生意,也是沾了亲戚的光。他母亲是在印度没有立国之前就嫁给他父亲的,当时他父亲老阿桑奇与缅甸方面有不少的交易,常常要从曼尼普尔这里来回,雇佣了不少的当地人做工,又因为为人很公道,渐渐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后来才会有了阿桑奇。

曼尼普尔人虽然反印度,但是他们也需要钱的,于是阿桑奇继承父业,做起了曼尼普尔的特许商人,而他的表哥们在曼尼普尔也是有些势力的,阿桑奇的林场就是在他表哥的照顾下开起来的。

曼尼普尔人虽然反印度,也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很封闭,但是这里却是欢迎〖中〗国人,张辰他们也受到了阿桑奇表哥的款待。

一行人来到了阿桑奇的林场,果然是要比其他的乌木树种高大一些,xiōng径也要比其他地方的乌木大了不少,看来阿桑奇不是吹啊这木头还没有伐下来,只是看看外表就觉得很不错了,如果木材的质地更好一些,那可就真是最好的乌木了买少了都会觉得可惜。

乌木没有多少空心,也不需要像紫檀和黄huā梨那样冒风险赌木,这点让张辰和马三立还是有些郁闷的。在便宜“买”到那么多紫檀之后,这两人巴不得全世界所有的高档木料树种都有大量的空心呢,赌木对于他们来说实在简单,那可是实打实的逮便宜。不过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也就是幻想一下的事情,乌木这东西伐下来直接卖就行和赌木全不沾边。

虽然不是赌木,可也是要看一下这木材的内在的,如果真的像阿桑其说的那么好张辰不介意多收一些,这些乌木和之前赌木时候的紫檀林子一样,都是买下山头的时候就有的,也就是说这些木头在这山上至少也要有千把年的时间了,看看现在人工栽培的紫檀木和黄huā梨是如何一个品质,谁知道这茬之后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货sè呢。

张辰展开意念力,包裹住一棵树干,一点一点地透视着树干。这木头果然不差品质的确比一般的乌木要高出许多,分子排列相当紧密,即使是没有经过干燥,在意念力的观察下,木质也会发出一种乌黑sè。

只不过有一点张辰还有点不明白他观察了几十棵之后发现,虽然这些木头的品质都要比其他的树种要高上许多,可有那么两棵的木质却是要更加的好。

这个发现让张辰很奇怪,为什么同在一片林子里的同样树种,生长的时间也是差不多的,品质却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抱着怀疑的态度张辰再次用意念力去观察其它的树干,偶尔还会见到有的品质要远远高出其它。如果只是一棵两棵这样的,还能够说是巧合可是眼前这片林子里边,最少有二十棵以上是更高品质的这里边一定有原因。

这个发现让张辰比知道这里有最好的乌木还要〖兴〗奋,既然能够长成高品质的乌木,那么其它的树种呢,紫檀、黄huā梨、金丝楠,等等的这些树种,是不是也可以呢?如果真能找出根本原因,那可就真是发了,这叫什么,这就是点金棒啊,在同样的条件下,能够出更高的品质,人类历史上无数的前赴后继者,不就是为了这个在努力吗,不管是什么行业的,没有一个例外。

只是眼下也无法对这里的土壤等方面进行分析和研究,张辰就考虑是不是要带一些相关的标本回去,然后鼻统的研究一下。

不知道阿桑奇他们之前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没有,应该是没有的吧,他们没有能够看到物〖体〗内在的能力,自然也不会发现这个神奇之处。即使是砍伐下来的树木,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表现出质的不同,必须要等到木材干燥,完全变sè之后,甚至是具体加工和使用的时候,才能够有发现,可真到了那个时候,都已经是半成品了,哪里还分得清是不是同一棵树上的啊。张辰能够发现这个不同之处,不只是因为有意念力的作用,其中也有张辰多年来养成的细心和专研的因素。

不问问还是不放心,也许人家也有过发现呢,张辰对阿桑奇道:,“阿桑齐先生,这片林子真是不错啊,的确要比其他的地方好很多,你这里有没有现料给我们看一下呢。哦,还有,我想问一下,这里的树木明显要比南部的好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这里符土壤或者水质,又或者是其他方面有什么不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