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7章 重大发现

第一七七章 重大发现

阿桑奇派一个人去取干燥过的料子来看看,对张辰笑道:“这些问题我们之前也做过一些研究,包括空气、水质、光照、风力风向,很多个方面都研究过,甚至取了一千多棵树下的土壤,分别去作了研究,但还是一无所获。也曾经把经纬度这些说法都拿出来参照和研究,也都是没有结果,这里有很多林场,但也只有这座山头的靠东面这片林子很特殊,其它地方虽然也在同一区域,甚至是同一座山上,可木材的品质却是完全不同的。对于这样一件神奇的事情,怎么研究都没有结果,也只能当成是一件怪事了,希望以后这里永远可以长出好木材吧。”

看来阿桑奇还是做过很细致很全面的研究的,就连土壤标本都是从一千多棵树下分别采集的,空气、水质等方面也都全部研究过了,可怎么会没有结果呢。这点上阿桑奇应该是不会骗人的,从阿桑奇积极地邀请他们来这里看看,就知道他还是很在意这里的木材,想要把这里的木材成功地推出去。可如果他想要把这里的木材搞出一个名头来,就必须要有炒作,适合于木材生长的环境无疑是最佳的炒作手段,他不可能弃之不用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真正让这些树木不同于其它树木的关键原因他还没有找到,可是所有的方面都已经检测过了,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

张辰在这方面的知识还真是不多,连阿桑奇都找不出答案,他就更不用说了,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只有带些标本回国去研究了,兴许还能分析出个究竟。

既然暂时找不出答案,就不要再多想,把那些特别的乌木收到自己手里,才是眼下的关键。想到这里,张辰再次向阿桑奇提出问题:“阿桑奇先生,我决定要购买你的一批木材了,我可以进到树林里随意挑选吗?”

又要随意挑选?阿桑奇实在是有点被张辰选木材的手段吓到了,百多人进去只带走两根整料的紫檀林,这家伙一次就打劫了一千多根,现在又要来这一套,难道这里边也有什么讲究吗?

阿桑奇看看张辰,又看看不远处的乌木林子,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乌木和紫檀是不一样的,没有多少的空心可以给他淘汰,挑来挑去不就是那点木材吗。他愿意挑就由他去挑好了,十木九空的紫檀林子都已经给他祸害过了,现在这片没挑头的乌木林子算什么啊,难不成他还能在这里边挑出个好坏来吗。

“哦,张先生,您随便挑选,只要您满意就好!”

张辰心里一乐,道了声谢就奔林子去了,先不管能不能找出原因,一定要把所有那些最好的乌木全部拿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马三立对张辰的这个做法也是莫名其妙,这小子是怎么了,乌木而已,哪里有什么挑头啊。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张辰不是那么没轻重深浅的孩子,也不会做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情,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该不会这小子真有什么独门手艺吧?还真是说不准,从最早的百年沉潭紫檀料子和黄花梨瘿木,到后来紫檀林子里的表现,没有点道行的人怎么能够做到这样呢。尤其是紫檀林子里赌木的时候,自己仗着祖传的手艺和多年的苦练才挑出了几百根,里边还有一些是带孔洞的;可他轻轻松松的就挑了一千五百多根,每一根都是整料,而且等级上还要比自己挑选的料子高出不少。那时候也没见他用的是什么方法,只是听阿桑奇说他也是用听的,这门手艺除了老马家的人,可是没有外传过的,难不成他的活儿比老马家祖传的还要神奇吗,现在又是要去亲自下手,不如自己也跟过去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绝技。

张辰哪里有什么绝技啊,还不是跟他老马那里偷学来的吗,再说了,乌木极少有空心,都是出整料的树,有必要费劲的去挑吗。这就叫做“事不关己,关心则乱”,以马三立对木头的了解,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乌木的特点呢,只不过有了关系到木工方面的绝活儿,他这心就痒痒上了,不影响正常的判断才怪。

马三立跟在张辰后面也向着林子去了,阿桑奇这时候更加觉得迷糊了,难道说真的是有什么高明的方法可以判断出一棵树木质的好坏吗,否则怎么这两个人买乌木还要去到林子里看看呢?

阿桑奇内心越来越不安,觉得自己还是跟过去看看吧,说不来这里边真的有什么高明的手段,就算学不来,自己见识见识也好啊。

进到了林子的时候,阿桑奇就看见马三立正把耳朵贴在一棵树上边听呢,听了一会儿之后,又站远一点对着那棵树上下打量,一副很是认真的样子。不明就里的阿桑奇走进了一看,马三立正打量着的那棵树上,已经贴了一个张辰的标签,敢情这老头儿也不明白,一样是跟过来“看看”的。

张辰的动作很快,早在马三立进到林子的时候,他已给六七棵树都贴上标签,正一边贴标签一遍心里暗爽呢,脸上都快笑开花了。这种标签是阿桑奇提供的,为的就是防止赌木的人之间相互出坏招,这种标签是一次性的,上面都有使用人的编号,而且贴上去就很难再取下来,他也不怕有人会偷梁换柱,而且以马三立的为人,也不会干那种龌龊的事情。

张辰之所以乐,是因为他差不多已经找到让这些树木与众不同的原因了,而且还因此得到了其他的好处。

在他刚刚进到林子的时候,就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以方便自己确定要挑选的目标。在给第三棵目标贴上标签之后,张辰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三棵被他选定了的目标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在树的根部一米之内都有一块或两块大石头,小的有水桶大小,大的有洗衣机那么大,差不多有一半都已经嵌入到地面下,应该是存在了很久了,难道这就是关键所在吗?

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这些石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表面不光滑也不粗糙,说灰不灰说白不白的,还带着一些石头本身的经脉,一块石头就可以改变树木的本质吗?不过既然有可疑,那就不能放过了,展开意念力去观察,在意念力之下,眼前树下的这块石头的被一层层剥离开去,意念力进入到差不多五公分左右的时候,张辰立即就呆住了。

这是……,这不是翡翠吗,这颜色?

这个是张辰绝对没想到的,这树下不起眼的石头,居然是翡翠毛料,难道这就是让木质变得与众不同的原因吗?

张辰细细地端详着这块翡翠,冰种,葡萄紫,七十多个立方分米,这么大个头的冰种葡萄紫,价值不菲啊。

接着再去观察其它两棵树下面的石头,两块水桶大小的石头,分别藏着玻璃种祖母绿和玻璃种玫瑰红,另一块大石头里边,则是一块芙蓉种的海水蓝。

也太牛了吧,用翡翠来种树吗,这成本可是不低啊,而且也实在是有点浪费了。看看这翡翠毛料嵌入到地下的程度,应该是在千年以前就在这里了吧,怪不得阿桑奇找不到原因呢,如果真是这些翡翠把木质改变了,那他肯定是找不到问题所在了,谁能够想到这林子里的破石头里边居然藏着上好的翡翠呢,尤其是这些石头和毛料完全就不像嘛。

这回之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来这里,不管其他,先把这些毛料收起来再说吧,阿桑奇并不知道这些石头就是翡翠毛料,想来也不会太在意的。虽然也能跟阿桑奇手里买下这些毛料,可是那样的话难免会让人起疑心,好端端的买什么石头啊,从印度买几块毫不起眼的石头,还要带回到中国去,这不是有病吗,还是隐秘一些的好,大不了交易的时候不和他砍价太厉害就是了。

收起眼前的石头,再施展意念力用旁边的土把本来毛料的位置填平,张辰奔着下一棵目标而去了。一路走一路收,贴了七八个标签,也收了十来块毛料,越是往前走,张辰的心里就越是美,这印度果然是好地方,阿桑奇也果然是个能给人带来好运的人。不但在他的林场里搞到了一千五百多棵上等的紫檀,现在又能搞到不少的上等乌木,顺带着还有上等的翡翠可以捡,还有比这次出行更加惬意的吗。

想想戒子里新收进去的那些毛料,张辰就感觉到一种浓浓的欣慰,一共收了十一块毛料,就有六块是玻璃种的,而且个头不是一般的大,最小的也在十几个立方分米,这要比在公盘上投标还要来得厉害啊,简直就是一路走来一路歌嘛。

可是这高兴劲儿还没持续多久呢,张辰就再次傻眼了,第九棵目标下面并没有石头。这代表什么呢,木质的改变不一定是翡翠带来的,很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这一路上,张辰最高兴的不是“捡”到了多少有上等内在,有很多玻璃种的毛料,而是找到了可以让木质改变的关键所在,这个发现要比翡翠的价值高很多。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经过证实的确是翡翠的存在改变了木质,那么这就是一个相当重大的发现,在学术界将会掀起一阵狂风的,对于即将正式运营的唐韵古文化研发中心来说,这个发现绝对能够让唐韵的名声响彻四海的。

可是这个希望眼看就要破灭了,第九棵目标树下面没有翡翠,这个现实让张辰有点沮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