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79章 满载而归

第一七九章 满载而归

走完了回去的山路,张辰才知道自己出去了有多远。他以小跑的速度,也用了两个多快要三个钟头才回到上午的那片林子,这近三个钟头的路程最少也在四十公里以上。这还是他回程的时候尽量选择直线,如果按照白天时候那样弯来绕去的,那可就真是要到半夜才能行了。

在林子前,张辰见到了已经急得焦头烂额的马三立和同行的其他前辈,老头见张辰回来了,心里的大石头也就放了下来,如果张辰有个什么意外,他作为此行的组织者,是绝对难辞其咎的。

拉过张辰前前后后的看了一圈,没见他有受伤的迹象,心也就完全放下来了。但还是有些担忧地问道:“小张啊,你跑哪里去了啊,我刚刚到了林子里,就看不到你的影子了,直到下午都没见你回来,可是把大家都急坏了啊。尤其是你师弟正男,急得眼仁儿都红了,那么大的一个小伙子,哭的真稀荒啊。

下午五点多你还没回来,阿桑奇也急了,据说这里有时候会有野兽出没,就怕天黑了你出点什么意外。这不是和正男带着人马去找你了吗,这都走了五个多钟头了,出去了有二三十人呢,你就一个人都没有碰上吗?”

看来这事情还真是给闹大了,自己一时心痒只顾着找那些翡翠,还真是把其他人都给忽略了。为了自己一个人,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让这些个老头子都为自己担心,真是不应该啊。

张辰歉疚地道:“马前辈,各位前辈,让大家为我担心,实在是对不住了。我进了林子之后,就一直在看木头,走着走着就有点迷路了,最后一直走到了山下的小溪那边去。等我找到回来的路,就已经六七点钟了,山里天黑的早,我这一路上来还真就没遇上人。正男他们说过大致的搜寻范围和方向吗,我现在去找他们。”

马三立赶紧拦住他,道:“你能安全回来就好,一个人从山下走回来也不容易,这一天都没吃东西吧,快别再跑了。正南他们是五六个人一队走的,还带着武器呢,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阿桑奇也给他们都配了对讲机,我这边还留着一部呢,就是以防你没遇到他们先回来了联系他们的,你休息一下吧,我联系他们。”

说完,马三立就用对讲机跟阿桑奇、崔正男等人联系,告诉他们张辰已经回来了,让他们立即回到林场的住宿区。

要说张辰是真觉得有些愧疚,让这么一大帮子人担心自己一个,而且还尽是些老头子们,都是一大把年纪了,幸好没给急出个三长两短来,否则可就真是罪过了。可再来一次的话,他还得这么做,这树木木质改变的原因实在蹊跷,他发现的更是离奇,这些都是没办法给别人说的,尤其是自己用来收那些毛料的戒子,更是惊世骇俗。如果说发现木质的不同以及改变原因这些,还可以找个借口蒙混过关;那么储藏戒子该怎么说呢,说出来就会出乱子的。

这些事都是很离奇的,让人难以接受,可又不能真的拿出证据来说事,所以也只能是抱歉了。不过阿桑奇这里的配置倒是很齐全,连大区域对讲系统都有了,如果自己出去的时候就带着那玩意儿,也就免了众人的担惊受怕了。

据说现在已经有了私人卫星电话的服务,看来这次回京之后还是得配上几部,那东西直接跟卫星驳接,能够在大峡谷深处打国际电话。等唐韵的业务开展起来,自己要跑的地方会越来越多,尤其等那几艘打捞船回来,还要去搞深海打捞,今后用到的地方会很多的。这也算是阿桑奇给自己提了一个醒,要是没有自己的这次“走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能想起来呢。

一个多小时之后,出去搜寻张辰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见到张辰平安无事,也就都放心了,关心地问询了几句就去洗漱了。

崔正男是一个人回来的,他们那一队的人都被他甩在后面,晚了他一个小时左右,是回来最晚的一队人。一见到张辰,崔正男的眼泪一下子就又流出来了,远远地看着张辰就开始哭。一米九几的大个子,长得像铁塔一样,哭起来还真是叫人不忍心。

张辰中午没回来,崔正男还没有过于担心,别人不清楚,他对张辰的身手可是很了解的,真要是有什么歹人打张辰的主意,那他绝对会后悔的。有那么一点担心,也是因为张辰一个人出去,身边没有个帮手,万一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就要难受了;再来就是担心张辰中午吃什么,其他的倒是不用想太多。

可是等到快晚上的时候还没见张辰回来,这家伙就真急了,再一听说这山上还有野兽出没,那就是一点也坐不住了。遇上人张辰绝对不会吃亏,可要是遇上野兽,那就不是身手如何的问题了,野兽都是天生的攻击性动物,以后天的防御反应去应对野兽的攻击,甚至是躲在背后的偷袭,再好的身手也有招架不住的时候。

想到张辰可能会遇险,崔正男的心一下子就毛了,当下就要出去找张辰,任众人如何劝说都没用。张辰对于崔正男来说,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这个亦师亦友的师兄可以代替任何人任何东西,哪怕是他崔正男的性命,也可以直接代替,没有比他更重要的人了。

阿桑奇也不想让自己的客人出事,已经走丢了一个张辰,要是再走丢一个,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在这木材圈子里混啊,连客人的安全都照顾不了,还会有人和你做生意吗。

当下拦住崔正男,让自己的手下的人组织了几个五六人的小队,从不同的方向进行搜寻。崔正男本来是想自己去的,它是特种侦察兵出身,在潜行、埋伏、搜索等方面都是行家,不过阿桑奇既然有这个心,多些人一起行动,那自然是更好了。

马三立做为领队,更是不能大意,从此行的队伍中挑出几个年轻力壮的来,加入到搜寻的队伍中,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接到张辰平安回来的消息时,崔正男已经带着队伍搜到了南边的二十多公里之外,当时正打算让大家小范围的分散开去找人呢。一听张辰平安无事,崔正男第一个想法就是要马上见到张辰,交待好其他人慢慢往回走,一个人就飞也似的跑了。二十多公里的山路,又是大晚上的,这小子硬是用了半个多小时就跑回去了。

崔正男看着张辰,抹了抹停不住的眼泪,哽咽着道:“师兄,你可回来了,你没受伤吧?晚上时候真是要担心死了。”

就这么一句话,张辰的心瞬间就被一股暖流浸满了,看来没白给这小子吃偏饭。虽然崔正男的话语里也有些小孩子似的埋怨,但那都是因为关心,听起来也都是温暖的味道。

安慰了一气崔正男,张辰又去感谢了阿桑奇和其他出去搜寻他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找不到他,人家现在也许早就入梦了呢。

接着又和阿桑奇说起了山谷里的那条小溪,张辰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在这样闷声发大财的事情上,张辰还没有世界人民大团结的觉悟,先照顾自己的小家才是正理。再说了,这世上能经受得起钱财考验的人着实不多,这个印度人更是信不过了。

林子里在树下和路边的石头,还有那些山下小溪河**的石头,张辰已经一块不落的全部收起来了。可是那些在树根包围下的石头,张辰却是没办法在短时间之内弄出来,现在还被树根缠着呢。就等着把那些树都伐倒之后,他再去提出要求,以想要收购那些树根为理由,想办法去收那些个毛料。就是这些石头,张辰都有下担心,怕阿桑奇会无意之中接触到其中的秘密,那样的话,他的计划可就危险了。

张辰给阿桑奇的理由是,他觉得山下的小溪水质很不错,临行时要带一些水样回去检验一下,如果经过化验之后,各项指标都能够达到标准,他就想在这里投资开设一间水厂,灌装高端饮用水销售。张辰自然是不怕阿桑奇抢他的买卖,因为那条小溪里的水完全就是普通的淡水,没有任何异于其他水源的地方。如果阿桑奇也拿了水样去化验,他是绝对不会在这里投资的,可以说除了张辰这个“傻瓜”之外,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在这里投资水厂。

真要投资水厂,前期的种种准备就得好久,没有几个月大半年的时间是下不来的,到时候先派一拨人过来搞基础建设,那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对河床进行挖掘。挖他几个月下来,估计就连山上的那些毛料也就都挖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投资不投资的再说,实在心里过意不去的话,在当地捐助个百八十万的也算。

阿桑奇对于张辰的投资很感兴趣,他的表哥在曼尼普尔是很有号召力和影响力的,算是曼尼普尔的权势力量之一,这种力量不但有个人和家族威望的成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经济方面的优势带来的。曼尼普尔人很愿意和中国人打交道,如果真的能够拉张辰来这里投资,也算是给他表哥做了宣传,而且要在这里投资水厂,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和中国人签订这么一个项目,足以让他表哥的呼声更高一层了,他表哥的权势得到稳固和发展,对于他来说也是有莫大好处的。

第二天开始,阿桑奇的人用了三天的时间,把张辰选好的九十多棵树以及另外的五百多棵,还有马三立等人要的两百棵,全部都伐倒准备妥当了。又全部运到英帕尔,办理了一应的手续,再由陆路到孟加拉的吉大港上船,发往越南的岘港。

张辰也已经悄悄地把那些树根里的毛料全部收了起来,品质很高的说,没有一块的内在是冰种之下的。

和马三立等一行人告别了阿桑奇,就要出发到往缅甸去了,张辰也和阿桑奇约好了派人来和他联络,与他表哥商洽投资的事宜。

张辰到了缅甸,免不了要和吴瑞泰以及承经大师联系一下,反正都是要去到仰光一趟的,过门不入实在有失礼数。这一行人在缅甸,受到了此行最为热情和高档的接待,也让众人对张辰的看法和认识都更高了一层,和缅甸这样国家的世家大族都有关系,这个年轻人是在了不得啊……

闲话不表,话说这一行人离开缅甸,又去了老挝和越南。老挝的红酸枝是很不错的,自然要来一些,这个可是红木家俱的中坚力量,在市场销售额中是占大头的。越南更是现如今黄花梨的主要产地,海南黄花梨已经基本绝迹,再想要有批量的大料,怕是要到几百年之后了。

越南黄花梨也是要赌的,不过没有紫檀那么夸张,元不到十木九空的程度。张辰和马三立去了四家林场,赌出了不少的好料子。尤其是张辰,这家伙的民族情结很重,对于一些当年的事情很是怀恨在心,对于越南人也就不会有什么好心了。四家当地最大林场赌下来,收获了三千多根十足的大料子,这趟之后,这四家林场想要批量出野生大料,估计最少也要等上一二百年了,伤筋动骨啊。

不管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张辰等人算是不虚此行了,非洲连着东南亚一圈转下来,大家都是所获颇丰。张辰更是连买带赌,还顺带着坑了印尼人一把,手里的料子用堆积如山来说,也是一点不为过的,真真的是满载而归了。

把最后一批越南的料子上了船,张辰等人也就要乘飞机回京城了。就在岘港,张辰见到了印尼国家木材公司的代表,声称自己是来道歉的,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开曼戴勒姆国际贸易公司的订单无法如期交易了。希望张辰能够帮他们说说好话,看看是不是能够把交货日期推迟一些时间,并且表示可以支付张辰两千万美金的好处。

做为开曼戴勒姆国际贸易公司亚洲区的代表,张辰当下就怒了,大发雷霆地道:“不能按时交货?两千万美金的好处?你们以为这是在干什么,是在开玩笑吗?我的船已经泊在岘港等着装货,公司的设备也都已经准备好了,各方面的定金也都收了,我们也一样是要按合同来办的,如果我们交不出货,谁来宽限我们,是无法按时交易的你们吗?你们既然无法交货,那就按照合同规定的来吧,否则的话,等待你们的将是若干个国家的指责、叱问,以及无止尽的官司,直到你们倾家荡产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