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0章 唐寅册页

第一八零章 唐寅册页

和印尼国家木材公司的官司并不需要张辰去操心,自有弗雷德里克聘请的律师去处理,十二亿六千万美金的违约金是跑不了的,另外的一些其他损失也不是一个小数,总之印尼国家木材公司这次是亏大了。

至于那些木材,虽然数量不小,品质也都是最好的,可印尼人还不至于太在乎。印尼是木材资源大国,国土面积的一半以上都是森林,没了大的还有小的,不同的只是品质而已。

可对于张辰来说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近万根柚木,起到的作用相当大。现在所有的柚木生产大国只有缅甸可以无限制出口原木,印度实行的是就地拍卖政策,价格极不稳定,而印尼更是只出口成品,想要大批量采购柚木原木,还真不是一间简单的事情。

还有一家亏大了的,就是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了,凭空损失了四百万吨燃油不说,还要背上几十亿美金的赔款,喊冤都没处喊去。

张辰不管这两家公司会怎样处理这些事,他的目的就是让印尼猴子难受,越是让他们抓腚他就越是高兴。

不管是那两家公司出钱,还是印尼政府出钱,他的赔偿金都不会少了一分。这次的行程已经完全结束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回到京城去,那里还有他的家人在等着他。

又是京城机场,接机的人群中又是站着那个一头栗色卷发,一副欧罗巴学院范儿的美女。见到张辰从接机口出来,宁琳琅快速冲到张辰身前,一个跳跃就缠在了张辰的身上两条修长洁白的美腿盘在张辰腰间,双臂紧紧地包着张辰的脖子,嘴巴已经凑上去和张辰激吻着。

分别可以加深彼此间的思念,现在已经是五月下旬张辰这次出去了差不多有两个月了。虽然张辰总是会打电话和宁琳琅互诉相思,可一旦见了面,那种思念和爱意却更浓了。

两人亲吻过之后,其他人才又过来和张辰见面,又是三大一小四台车,呼啸着驶出机场,向长城尊邸而去。

宁琳琅今天特别的高兴,那种高兴不但溢于言表而且如激流般奔涌。一来是因为她还没有和张辰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思念的堆积使她更加对张辰的归来而〖兴〗奋:二来是因为她要给张辰一个迎接的礼物,是她自己在古玩店淘的: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张辰这次回来有一件大事要办,他们要订婚了。

宁琳琅在车上告诉张辰,她在潘家园市场淘到了一件宝贝,而且是价值很高的宝贝,就连张辰手里都没有这样的东西呢。说话的时候,那种自豪的语气和〖兴〗奋的表情,让张辰都有点期待了,能让宁琳琅这么看重的一定不是普通玩意儿。

要知道,宁琳琅的外公可是正宗的收藏大家,她自小就在宁爷那里见惯了各种宝贝,后来和张辰又经历了两座宝藏以及诸多的顶级藏品,在藏品方面的眼界之高可是在极少数的范围内的能被她说成是宝贝,张辰的胃口还真就被调起来了。

一进家门,张芷兰和陈受琳就冲上来,就像张沐和张涵在机场时候那样,分别给了张辰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人看着张辰,你一言我一语的问询着主题脱离不了在外边受苦没有啊,饮食好不好啊,住宿条件怎么样啊之类的种榫话题。

张辰一回家,消息就已经传递出去了晚饭时候自然又是一大家子人。饭后是派发礼物的时间,这时候最〖兴〗奋的莫过于张沐和陈受琳了,这两个女人都是那种比较长不大的性格,在家里又都是被百般宠爱,收礼物对于她们来说,既是一件日常的事情,也是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

张辰这次带回来的礼物之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印度的传统服饰纱丽了,这玩意儿虽然没办法穿到大街上去,可是在家里穿起来自己欣赏一下还是很不错的。

纱丽,其实就是一块三米长的布,用扎、围、缠、绑等等的方法,在身上摆弄出各种款式的造型。别小看这块布,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块布,在心灵手巧的穿戴之后,可以把女性身材最美的一面完全呈现出来,印度人民几千年沉淀下来的智慧是不可小觑的。

一直到晚上洗漱了准备要睡觉的时候,宁琳琅才把她在潘家园得来的那件玩意儿拿出来,大约三十多厘米长二十多厘米宽的一个黄绢布包,看起来里边应该是字画册页一类的东西。

字画类的藏品,张辰手里不可谓不多,古今中外的加起来,顶级精品书画少说也在千幅之上。张辰手里的书画藏品,宁琳琅是全部见识过的,能够让她在如此的见识之下,都很看重的书画藏品,而且还是张辰手里没有的,那范围就要很小了。

张辰也懒得用意念力去看了,已经是自己家里的东西,还不是想怎么看怎么看吗。而且对宁琳琅的眼力,张辰也是绝对信得过的,如果宁琳琅都打了眼,那这造假的人也一定是个顶级的高手了,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张辰接过宁琳琅手里的黄绢包裹,放在书桌上打开来,里面果然是三本册页。只是这册页却真的把张辰惊了一下,书签上五个铜钱大的楷书“江南仕女集”结体俊美婉媚,用笔娟秀流转,横尾似“蚕头”捺顿似“燕尾”。

不用再多看,这册页的作者已经呼之欲出了,这册页中的书画还真是张辰藏品之中没有的,忍不住赞了一句:“秀润中见道劲,端美中见灵动,唐寅的书法虽不及赵孟悄、米芾,却也收诸家之长,融会贯通,这份挥洒自如、神机流走颇为难得啊。”

一边说一边展开册页,内裱十八幅仕女图小品,书签上是唐寅的字,内里的仕女图自然也是唐寅的了。十八幅小品内容形式各不相同,有南宋院体画的线条劲细、气象高华、敷色妍丽,也有脱胎自南宋院体画的爽利方劲、抑扬起伏。笔下仕女或持扇而立,或轻吹玉笛,或结伴嬉戏,以明眸皓齿、红颜粉颊来突出表现仕女的妆扮,俱都生动入微、活灵活现。

下面的一本册页,也是唐寅的作品,书签上的名称是《江南山水集》,内容以苏杭风景为主,还有一些其他的山水画作。

第三本册页《江南huā鸟集》就不一样了,不论是字迹还是画风,都有明显的临摹痕迹。虽然摹者已经在尽力靠近唐寅的风格和手法,但是却无法把握那条神韵的主线,尤其是唐寅的画风变化不是很有规律,就更加难以做到神似了。

这三本册页应该是一套的啊,怎么会有一本是后人临摹的呢,这样的临摹作品宁琳琅不会看不出来的,这里边有什么原因吗?张辰展开意念力把三本册页全都包起来,前两本表面前有七层绿色的光芒,应该是真迹无疑:第三本只有两层绿色光芒,当是清后期的了。

张辰认为宁琳琅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看着小师妹问道:“只有两本吗,最后一本怎么是临摹的作品啊?”

宁琳琅对于张辰很快就能看出问题并不奇怪惊讶,师兄就是有这个本事,看不出来才是怪事呢。

笑着给张辰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这是我在潘家园收来的,就因为这第三本,卖家也以不敢确定是真迹,所以就被我捡到便宜了啊,很快我们就可以凑齐三本的”

张辰和马三立他们走后,宁琳琅也没人陪着,就常常和张沐去逛古玩市场,有一次就在一间古玩店见到了这三本册页。

当时古玩店老板也不敢确定这三本册页就是真迹,看宁琳琅对这三本册页很感兴趣,又以为宁琳琅是一个喜欢〖中〗国文化的老外,就想着高价卖给这个洋妞儿算了。

当是店老板把这三本册页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很笃定地说这绝对是真迹,给宁琳琅开价一百万。

如果换作别人,很可能就真给店老板糊弄了,但是很可悲,这店老板遇到的是家学渊源并且师从顶级大师的宁琳琅,这番如意算盘注定是要打空的。

其实那第三本《江南huā鸟集》宁琳琅从小到大已经看过无数次了,那本册页就在宁爷手里,是宁爷四十年前在英国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到的。当是宁爷还因为拍到了唐寅的真迹高兴了很长时间,把那本册页视若珍宝地小心收藏着。

直到有一次宁爷的一个朋友,也是一个华人收藏家在宁爷那里看了那本册页之后,宁爷才知道那本册页不过是一套之中的其一,另外还有两本《江南仕女集》和《江南山水集》。得到唐寅真迹的〖兴〗奋劲儿这才减弱了下去,不过却又让宁爷生起了一个念头,一定要把一套三本的册页收齐了。

宁琳琅表现出来的兴趣,并不只是因为喜欢那册页,更多的是因为他终于能够完成外公的一个心愿,把唐寅的三本册页收齐了。

虽然对于讨价还价不是很在行,但是宁琳琅跟着张辰跑了那么多次的古玩市场,多少也能学到一些其中的招数,对付这个贪心的古玩店老板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下就对那店老板道:“怎么你以为我是个外行吗,你就用这样的膺品,就要卖到一百万,你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宁琳琅一向以淑女自居,也的确是一个标准的淑女,“棒槌”两个字是无论无何也说不出口的,只能用外行两字来代替。

可就这也让古玩店老板差点受了惊吓,这姑娘难不成还是个业内人士,还是她只是在砍价呢。不管怎么吧,总不能一开始就露了怯,道:“姑娘,你可不能瞎说啊,我在这潘家园经营了有些年头了,从来没有卖过一件假货,买不买的无所谓,千万别坏了我的买卖。”

宁琳琅心里亮堂着呢,这点小伎俩也就哄哄那些真正的棒槌老外,想哄她却是差的太远了。轻蔑地笑了笑,道:“你这三本册页我的确是有心要,可你的价钱太高了,你看看这册页,临摹痕迹明显,完全没有唐寅的神韵,画风也是偏硬朗,我看了不得就是清末民初的东西。就这你还要一百万,不是开玩笑是什么?一万一本,卖就卖,不卖就算。”

看着店老板还有要狡辩的意思,宁琳琅立即又接着道:“诶,你先别急着说什么,你千万别把我当外行来骗,我告诉你,我可是收藏协会的会员,你说话一定要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