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1章 建筑工地上的求职者

第一八一章 建筑工地上的求职者

古玩店老板听宁琳琅说她是收藏协会的,心下也信了化八分,这个名头一般不会有人拿来骗人,收藏协会在古玩行里边还是很有分量的,没人敢打着这个旗号来唬人。

又见宁琳琅对那三本册页一顿狠批,句句都说在关节处,比他自己的分析以及他请来的专家做出的判断更加清晰和准确,更是相信宁琳琅的话了。

当下也就不好意思再狡辩,笑着道:“哎呀,这位姑娘啊,你看我这也是小门小户的,专业上的东西没那么扎实,看对看错的也难免,你说是吧。”

宁琳琅见他服软了,也不再说什么强硬的话,道:“那你开个价吧,这东西我真是觉得还有点意思,差不多我就不还价了。”

店老板被人拆穿了西洋景,自然是不好意思再开价,人家虽然是个外国人,而且还是个小姑娘,可这小姑娘却不是他能比的,收藏协会的会员啊,自己能有人家懂行吗。这东西收来本就没花了多少钱,真要是给人家的价钱高了,说不来就得罪人家了,啥时候想起这件事来,嘴巴稍微歪一歪,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笑着道:“姑娘你是行家,你说个价钱吧,合适的话您就拿走,不合适您再给加点就走了。”

宁琳琅看他的样子也知道这东西他没花多少钱,可这丫头心软,怎么说也是同行,多少让他赚点钱吧,“这样吧,你也是下了功夫去收货的,不让你赚点钱也说不过去,六万吧,你多少也能赚一点,行吗?”

店老板当下心里就乐了,不是行吗,把那“吗”字去掉,行”简直是太行了。不出半个月的时间,两万就变六万了,这国际友人还真是大方,做生意都不好意思让对方亏钱。

立即让店里的服务员把那三本册页包好了”很有诚意地对宁琳琅道:“姑娘你客气了,我们这都是小买卖,就指望着这小店讨生活呢。

六万块钱没问题,我这儿一准儿都给你侍弄好了,您付现金还是刷卡啊?”

就这样,两本唐寅的册页,一共是三十六幅小品,被宁琳琅轻松拿下。另外还得了一本清中晚期仿唐寅的册页,虽不是真迹,但也算是不错的摹本,只这一本放上几年也能值个六七万。

这是宁琳琅来到京城一年以来,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上手捡漏,而且还是捡了一个超级大漏。心里那个高兴啊,张辰回来了,她能不把这份喜悦和她的好师兄一起分享吗。

至于宁琳琅说的很快就可以凑齐三本,那是因为宁爷当初说过,如果能够把《仕女》、《山水ā鸟》这三本册页收卒了,就要给她做嫁妆的。眼看着她就要和张辰订婚了,到时候宁爷就会把那本《江南花鸟集》的册页送给她”可不是很快就能凑齐三本吗。

要说宁爷对宁琳琅这个外别女,其他的外别外别女是不能比的,甚至要比对几个孙子孙女还好。

宁家是几代的收藏世家,到了宁爷这一代更是风光无限,达到了当时收藏界的顶峰。可能是宁爷把几代人的天资都齐聚于一身了吧”好几个子女,包括十几个孙子外孙子辈的,唯独只有宁琳琅一个人有这方面的兴趣。宁家的家教森严,门风正派,其他人倒也不至于走歪门邪道,只是全都致力于发展生意了。

所以,唯一能够继承宁爷衣钵的,也就只有这个半中半洋的外别女了,可偏偏这个外别女的天赋也是极高,许是遗传了她洋鬼子父亲在收藏方面的基因了吧。当初宁爷同意宁琳琅的母亲和弗雷德里克在一起,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洋女婿在收藏方面很用心”没想到他还真给宁爷带来了希望。

而今宁琳琅跟着董老学习了一年越发的出色,都进入了国内的收藏协会了,又和张辰结了一世的姻缘。这个外别女婿更走了不得,1卜小

年纪就达到了旁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又有那样一个显赫的家世,连带着宁氏一族都沾了光,在国内的投资相当顺利稳妥。

这么多的因素集合在一起,宁琳琅现如今已经是宁氏最为关键的人物,继承宁爷的衣钵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现在又多继承了宁氏的一部分股份,这也是为了让宁氏在宁爷百年之后还能继续有一个稳妥的靠山。

有了张辰的影响,弗雷德里克现在也是春风得意,张辰的那几个欧洲王室和贵族朋友,都有意地抬举克雷德里克,据说还有人提议授与他男爵的爵位呢,这在将来可都是宁氏的后盾。

别说是一本《江南花鸟集》的册页,宁爷所有的收藏将来都是指定宁琳琅一个人继承的,这到不是说宁爷要用这个来把宁琳琅和张辰与宁氏绑在一起,只是宁爷很在意传统文化的传承,更愿意让张辰来代替他保管自己的收藏而已,而且这也是在几年前就定下来的,现在只不过是更加确定了。真正让宁琳琅愿意一直帮助宁氏的,只有两样,一是宁氏的股份,二是宁氏一族的团结。只是有股份的话,也不过是利益结合体,依旧是不稳妥的,

张辰多有钱啊,又有那样的一个家世做靠山,会在乎宁氏的股份吗。

所以还得是宁氏的子孙自己争气,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纠纷来,永远都这么团结一心下去,张辰是一个很在意家人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把你当作自己人。

给张辰讲完了收下唐寅册页的过程之后,宁琳琅又问张辰这一次出去的经历,她希望自己能够分享师兄所有的经历和心理活动,这样的分享能够让两人的心贴的更近。

听到张辰坑了印尼猴子,宁琳琅很是不解地问道:“师兄,华人和印尼人之间的仇恨真的有那么深吗,连你这样一个温文儒雅的人都要忍不住做出不理智不光明的事来?”

张辰包着宁琳琅轻轻一wěn,解释道:“琳琅,民族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于印尼人眼里,华人就是异族,被异族掌握了更多的财富,不思进取的人就会生出恨意这个原因在排华暴动中占很大的成分,在多次的排华暴动中,无辜死亡的华人太多了,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而民族感情更是一种神圣的感情当一个民族团结起来的时候,他将是无可战胜的,犹太人被屠杀了那么多年,至今还能够在世界经济领域呼风唤雨,就是因为他们团结:而抗日战争的胜利,也是因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很多。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小,可是要多一个人做到,这力量就会大一分当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了,华人在世界上的地位就会越来越强大,直到被所有人仰视。虽然我的做法不够光明磊落但这却是真正能够让那些印尼猴子肉痛的办法,我是一个民族自豪感和民族感情都很重的人,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都能有这种想法,当然,他们不一定需要像我那样做。”

两人聊了一阵子之后,张辰先忍不住了,抱着宁琳琅áng去聊。

小别胜新婚,这一夜自然是无节制地折腾了今天昏地暗直把宁琳琅弄的浑身酥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第二天一早,张辰上了一趟山,把给外公外婆买的礼物送了去,中午又陪两老吃了午饭。老爷子在张辰的影响下现在也是对古玩起了点兴趣,只不过老爷子也不可能跑去搞什么收藏,不论是专业知识方面,还是从老爷子的身份方面,又或者是身休等方面来说,都不适合去搞那一套只不过是喜欢听听这里边的故事,看看那些个精美的古玩。

反正有这么一个能倒腾的外别在,时不时的就会有好东西到手老爷子想要把玩几件,还是很简单容易的。

老爷子又有了新的玩意儿在手正仔细地把玩研究呢,这边老太太程绮先却是拉着外别的手,询问一些关于订婚的事情。这可是老张家的一件大事,老太太全权主理,对于这个打小就被抛弃不在身边的外孙的婚事,她可是操心的紧呢。

张辰被问的有些头大了,笑道:“外婆,这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您也太着急了吧,等到要结婚的时候,您是不是要更加的紧张啊。”

老太太笑着拍了张辰脑袋一下,道:“你这孩子,自己的婚事都不知道操心,还跑到国外去那么久,这订婚有时候要比结婚更加的重要,订了婚你就是大人了,怎么能不多用心呢。嗯当初啊,我和你外公结婚的时候,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也搞不来多少的花样。当年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自己没能热热闹闹地办婚礼,可我的儿女子孙们,我一定要让他们有一个完美的婚礼,现在国家富强了,咱们老张家也是有些脸面好人家,当然要注重一些的。”

老爷子正专心致志地把玩手里的汉代玉老虎呢,听了老太太这话,插嘴道:“老婆子你懂什么啊,咱们当年订婚了还是咋地了,不一样几十年过来了吗。现在的年轻人更是讲感情,你这老一套就别再嘟囔了,你想咋地办就咋地办,1卜辰又没有订过婚,他哪知道该干点啥啊。

这事你应该和二丫头叨咕,然后和亲家那边商量,称和俩孩子说半天干啥,我这心情都给你搅乱了。”

听着老两口相互辩论了一阵子,张辰和宁琳琅才出了门,今天还得去蓝图走一趟。唐韵的工程快要接近尾声了,汉府酒店的工程也已经展开,游艇会和造船厂的事情眼看着也要上马,珠宝公司又要在上海开设分店,这些事情要是一点不关心也说不过去,总要去看看,否则宋武和沈宪波要和张辰闹意见的。

今天去到蓝图大厦还有一件事,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宋武在昨天张辰刚刚回来不久,就已经在电话里和张辰汇报过了,前些时候,在唐运的建筑工地上,来了一个很奇怪的求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