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2章 人才(上)

第一八二章 人才(上)

蓝图大厦二十层只有三个办公室,但却都是极大极堂皇的,办公室的主人分别是张辰和宋武以及沈宪波三个人,另外的两个大套分别是秘书办公室和资料室,平日里这一层除了十几个秘书之外,就只有宋沈两人了。

张辰名下的产业现在也多了起来,宋武和沈宪波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全部兼顾,在张辰的建议下,从公司里挑选诚实且又能成事的几个骨干,组成了各个项目部,分别负责某一处产业的计划管理。另外又增加了一个秘书处,挑选了十来个秘书担任日常事务的助理职能,即使这样的人员配置,每天也都是忙得脚打脑后稍勺。

其他人是直接对宋武和沈宪波负责的,目前还不需要他们和张辰打交道,张辰也没有那个心思去和他们交流。有宋沈二人在,张辰又给予了他们足够的信任和回报,再加上张辰身后的背景和实力,倒是不必担心忠诚度的问题。

这会儿,在张辰的办公室里,宋武和沈宪波正在给张辰汇报这段时间以来各个项目的进展情况。这两个人是李天平给张辰挑出来的人才,在各种经营和管理方面都是好手,虽然事务繁多,却也都打理的有条不紊。

根据两人的汇报,张辰对目前名下的各个产业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也都有了一个详尽的了解。

唐韵是张辰最为关心的,外围的道路以及一应辅助设施都已经竣工,主体工程也已全部接近完工了,再有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全部竣工验收,要比之前预计的快了半个月的时间,给之后的装修和设备安装匀出了不少的时间。

而古建园林工程那边,具体的规划都已经全部完成,各种设备也都全部到位,光是大大小小不同型号的木材烘干设备就上了二十多台,只是将来要如何处理这些设备到有些让人头疼了,如果工程结束了要转手出售的话,买了再卖价格上就要大打折扣的。

张辰却是阻止了他们的这个想法,这些设备都是最先进的,全部都得留下来,唐韵所涉及的研发范围很广,今后要用到的地方会很多的。

琳琅.艾利娜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奢侈品的定位吸引了很大一部分的高端消费者,现在已经是京城人购买高端珠宝必去的一家珠宝公司。高端市场的空间并不是很大,目前的两间门店已经足够应付,下一步就是要把门店开到上海去了。

上海也是一个很大的高端市场,李天平已经帮着在南津路靠近外滩的地段和徐家汇找好了两处店面,奢侈品并不需要多大的零售网络,有两间店面足够了。

游艇会和造船厂两个项目也已经陆续上马,官方有龙城张家的背景和张洰在照顾完全没有顾虑,游艇会的建设方面是由在竞拍中中标的香港维仕德公司负责,这间公司的实力不错,完全能够胜任这项工程。预计第一期工程需要八个月,整个工程耗时两年,建成之后将是亚洲最先进的私人游艇俱乐部。

汉府酒店的收购工程已经圆满结束,八十六处民居四合院的产权现在全部都在张辰、张湄和张沐三姐弟手里了,再加上之前张辰手里的三处,一共是大小八十九座院子。其中的五十多座已经开始改建装修,像关家那种程度的院子,应该在六月底就能搞好十几座,现在缺的就是内部的家俱和摆设之类的了,这个又是一大笔投资,需要张辰点头签字的。

具体的工作都已经汇报完毕了,三个人就谈起了那位出现在唐韵工地上的求职者。

这个人起初只是发现他每天都会到工地上去,也不干什么就在那儿看着,可是过了几天之后,这人就开始扫听消息了,这工地具体是怎么个事啊,东家是怎么个情况啊,这样的建筑要投资多少钱啊……

设计公司和建筑公司的人只负责建设与监理,对于其他的事情一概都是不过问的,知道唐韵具体情况的又只限于几个高层和参加了设计的人,这些人不可能成天守在工地上,下面的人就是想告诉他点什么也没有消息来源。唐韵工地上的护卫队那都是张辰的亲信,对于张辰的忠心没二话说,自然不可能从他们嘴里打听到任何消息。所以这人虽然在工地上转悠了个把星期,可也只是被人们劝说离远一点,不要捣乱或者是被误伤到了。

可是几个负责人和各队的领队就不一样了,他们对于这里的情况都是知道一些的,看起来这里只是有两座比较古怪的建筑和几座楼宇,可这里一旦建成了,里边是要存放好多国宝甚至是世界级文物的,其中的防御设施和措施可堪比军事重地。

这样一个严密防卫的地方,居然有人来扫听消息,过硬的军事素质和侦察反侦查带来的警觉性,让几个护卫队首领反应起来了。

很快,这位到处扫听消息的三十多岁男子就被护卫队拿下。两个队员也不和他说什么,直接把他带到了安镇忠的办公室,等待着他的,是六七副冷峻严肃的面孔。

一进办公室,这位仁兄就懵了,看着眼前一排阴沉的脸,两腿都有点不自觉的打着颤。心说,我不就是想要找份工作吗,怎么就如此凶神恶煞的,好像我要偷你们东西似的,至于这样吗?

这些个曾经的大头兵可不管那么多,在他们的心里,只要做到一点就够了,那就是要对张先生负责。张辰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恩人,把他们这一帮子人全部接收下来,给予优厚的报酬,对待他们没有一丝高人一等的态度,能做到这样的人,有几个呢。以他们对张辰的忠心,只要不是张辰拉他们去造反,任何事都是绝对服从的。

张先生办唐韵研发中心,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在工地上扫听消息,而且还尽是从旁枝末节处着手,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吧。再看这家伙的长相,斯斯文文的,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双手细白没有一点茧子,很像是那些传说中的艺术品和古董大盗。

一想到这家伙可能会是一个大盗,想着将来要到唐韵来偷东西,安镇忠是怒从中来。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拍桌子,瞪着眼睛问道:“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鬼鬼祟祟地在这工地上瞎扫听?”

安镇忠身大力不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把一米八的办公桌都拍的移了十多公分。

这家伙显然是被这阵势吓到了,两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坚持着没有倒下,用颤抖着的声音道:“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们无缘无故就把我抓起来,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只不过是想要在工地上找一份工作,招惹到你们了吗,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他这一句话倒是把安镇忠几个人给逗笑了,韩奎喝了一口茶,笑道:“来工地上找工作,你怎么不说你是来捡垃圾的呢?瞧瞧你这一身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做苦力营生的人,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说的吗?我们注意你已经有好些天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来这工地上打听消息到底是想做什么,最好老老实实的都给我交代清楚了。”

那边吴勇也说了:“你现在嘴硬也没关系,在这儿不说,我们的确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等到警局的人来了,你还能不说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打这里边的主意,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位一听连警察都惊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就是想找份工作吗,这朗朗乾坤的,难道就没有一个能容得下我的地方吗?

既然这样,不如硬气一把,这么多年来也窝囊够了,当下怒叱道:“我一个堂堂博士,已经沦落到这个份儿上了,只不过想找一份能够糊口的工作,怎么就这么难吗。你们这是土匪行径,不但把我抓起来恐吓我,还叫来警察收拾我,果然是奸商和贪官勾结,你们这样明目张胆地欺负老实人,就不怕遭报应吗?”

说着眼泪也流下来了,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继续道:“这么大的一个太平世界,怎么却是走到哪里就黑到哪里,我招谁惹谁了,在单位里被人排挤,回了家老婆也嫌我没本事,现在就连找份工作也要被你们欺负,难倒非要把我逼死你们才能满意吗?

好啊,你们来吧,随便你们怎么收拾我。混到现在这个份儿上,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上无法赡养父母以尽孝心,下不能抚育子女以全人伦,就连多年的同窗也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笑话我软弱无能。

你们这些奸商的狗腿子打手,你们的良心都到哪里去了,难倒你们没有兄弟姐妹吗,如果他们也像我一样沦落成这个样子,却还要处处被人欺负,你们还能这么安之若素吗,你们也会这样置之不理吗?”

吴勇是个急性子暴脾气,听他这话可就火大了,你这不是在咒我们吗。不怀好意被我们发现了,不但装可怜死不承认,还骂我们是狗腿子打手,把张先生骂成奸商更是不可饶恕。

当下起身走过去,抓住对方的领子,瞪着眼睛狠狠地道:“你个狗东西还敢胡说八道,装的倒是挺像那么回事,老子到要看看你进了警局还能不能装下去。还找工作,你戴着眼镜难到不识字吗,没看见工程告示上写的什么?这是国家重点工程,各种相关文件和公告都在公告栏里边贴着,你看不到吗,还有什么需要打听的。我们老板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了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个人出钱搞研究,你却把他说成是奸商,老子看你是不是皮紧了想要松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