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3章 人才(下)

第一八三章 人才(下)

这些人都是陆战队出身,绝对不会像街上的混混那样,用巴掌来决定胜负,一出手就是拳、脚、膝、肘等攻击性部位。

吴勇说着就已经抡起了硕大的拳头,那位求职者嘴上说是活够了,可见到吴勇真的发狠了,却又吓得伸出双手去推拒吴勇的拳头,这一家伙下来那得有多疼啊,死亡并不怕,可也不能活活给打死啊。

安镇忠是这些人之中最沉稳的一个,方才听那位求职者一顿涕泪交加的哭诉,看他的表情和语气,到有些像是真话了。想想自己这帮子人,哪一个不是因为不想在机关上被排挤,或者是讨厌那种勾心斗角,才转而到张先生这里来的。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那倒是真有点可怜,这年头老实人想好好活两天不容易啊。

当下也就动了恻隐之心,上前拉住吴勇,劝道:“勇子你先别动手,我看他说的倒有几分像是真话,咱们再问问他,看看他还有什么说的。”

吴勇暴脾气一上来猛的还收不住,瞪着眼道:“老安,你这是说什么话,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满嘴胡话不说,还敢骂张先生,我抽不死他。”

安镇忠拉下他拳头,道:“他骂张先生肯定是不对的,可也许他不了解真实情况啊,不知者无罪嘛。先看他怎么说,如果真是不怀好意,咱再收拾他。”

丁志强和韩奎也上来劝他:“勇子,你先别冲动,张先生安排咱们在这边操持这事,就是为了怕不明真相的人进到工地上被误伤,让咱们来保证安全的,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你就打人,这不是给张先生添乱吗。虽说不可能对张先生有什么影响,可真要是打错了人,这名声上就不好听了,难免要让人说咱们仗势欺人,张老首长的家人从来没一个做过头的,咱们这边可不能开了先例啊,张先生要是在这里,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拦下了动怒的吴勇,安镇忠又看着那位求职者,正色道:“你最好能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就像我这兄弟说的,公告栏里边就能了解到的问题,你为什么还要到处扫听呢?看你这身板可不像是做苦力的,你要找工作应该去人才市场,就算是做苦力,也不可能在这里找到工作,你的话很矛盾啊。还有,你扫听的事也和找工作完全没有关系,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这个人还算是讲道理,虽然也是凶神恶煞的,却要比那个动不动就挥拳头的家伙强多了。安镇忠的话让这位求职者看到了转机,找不找得到工作不说了,先得从这里出去啊。看来这个项目的东家很有些来头,这个项目估计也是有说法的,真要是把自己送到警局去,天知道会不会被安上一个窃探什么秘密的帽子,那可是有嘴难说的事情啊。

收起刚才的拼死相,老老实实地答道:“您千万别误会,我真的就是想找份工作,绝对没有其它的想法。”

环视了一圈,见众人都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吴勇也没有再动拳头的意思,求职者接着道:“我叫冯建庆,就在这工地南边不远的小区住,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我是学建筑专业的,去年这工地开工的时候我就来看过,对这样的工程很感兴趣……”

吴勇对他说的这些没兴趣,现在就想知道他到底来干什么,冷哼了一声,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主要说说你来这儿有什么目的。”

这位是真给吴勇吓着了,听见他说话就不由自主地向后退,见吴勇没有准备动手的意思,这才又向前挪了两步,道:“您别嫌我罗嗦,这事真得从头说起。当时吧,我就觉得这工地上的活儿特别扎实,不像别的工地上那么应付差事。可那时候我还有工作呢,没时间天天来看,只是对这个工地上比较感兴趣,到了今年你们这里开始搞建筑的时候,我就更觉得这个工地有意思了。光地基就挖了十几二十米,主体全部都是用大青石来做,还要用铁水浇铸衔接,我仔细看过那些材料和手法,都是实打实的,没有一星半点的糊弄,简直要比古代的建筑还要真材实料,还要下功夫。我也打听过这间唐韵公司的背景,听说是一间私人公司,我就觉得吧,这个老板肯定是一个实在人,现如今这个年代里,能够舍得如此投资搞建筑的,怕是也只有他这一家了,所以就想看看是不是能参与进来。

我是建筑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规划局工作,可是我这人不太会溜须拍马,也不懂得耍心计,在单位里边一直被人排挤,一直从业务部门被排挤到了后勤部门。家里老婆也总是和我抱怨,嫌我没本事,不懂得向上爬,也赚不来钱,整天的就是吵架。后来我也想开了,自己明摆着就不是能在机关里混的人,索性就办了离职,从机关出来到建筑公司去干,想着这样总能能有些起色了吧。

可这样也不行啊,建筑公司也是一片乌烟瘴气,知道我是从规划局出来的,就希望我能够帮着去跑关系,可我是被排挤出来的,哪里有什么关系啊,再说了我也不喜欢做那些事。后来又安排我去做工程,可这工程上也够黑的,偷工减料那是家常便饭,我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也做不出违背良心的事来。也曾经咬着牙去了,可临到事头上,我还是过不了良心这一关,这建筑公司也就没法待了。”

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在场的这些护卫队头头们有些动容了,是啊,想要能按着自己的良心办事太难了,如果自己这些人进了机关,估计也是和这位一样的下场。

吴勇这时候也不犯脾气了,能说出这样一段经历来,也许这人真的是没坏心。不管他怎么说吧,只要去调查一下就明白了,如果真的如他所说,想来张先生也一定会给他一个机会的。

接下来这位求职者又说了很多,更多的是关于他对唐韵工地的兴趣,以及想要参与进来的想法。

他认为能够建造这样的建筑,不管是给别人干还是给自己感,那绝对是一个值得他佩服的人,这样的人做事都很认真,不会干那种玩奸耍滑的事情。唐韵工地上的建筑都是仿古式的,还有一大片的仿古园林,而他在古建筑方面也有一定的研究,以他在建筑方面的学识和研究,还有对建筑这一行的认真和专研,一定能够得到这个老板的认可,而他也愿意给这样的老板做事。

安镇忠等人也知道张辰需要各个方面的人才,尤其是对于古代的东西有研究的人,更是大为欢迎。眼前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一个人才,只要他说的都是真的,张辰一定会认可他,同时也对这个不会在机关里混的人有了一丝好感。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事有必要汇报一下,可张辰现在又不再京城,于是就把这件事说给了宋武和沈宪波两个人。

宋沈两人早就在张辰的授意下四处搜刮人才了,这样一个机会当然不会放过,通过一些渠道对这个冯建庆做了了解之后,也确定了他说的都是实情,就把他留了下来。

经过调查,也了解到了冯建庆的具体情况,这人有上海交通大学建筑专业的博士学位,一九九四年毕业分配到了京城的西城区规划局。五年后被排挤出单位,先后在三间建筑公司里任职,离职原因无一例外,都是被老板炒掉的。

两千零一年年底的时候,冯建庆结束了他的最后一份工作,开始了无业游民的生涯。老婆因为他的毫无作为也和他起诉离婚了,但是冯建庆不同意,现在还在扯皮当中,唯一的儿子现在跟着老婆住在娘家。冯建庆的父母都是退休工人,也没有条件对他进行太多的资助,仅能给他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帮助。总之,冯建庆的日子过得很苦。

不过这人也的确是个人才,对于各种风格的建筑都有研究,上学的时候就有过不俗的设计作品,还跟着他的导师参与过不少的大项目,在当时也算是交大建筑系的名人了。

张辰对于这个一肚子真才实学,却郁郁不得志,被压迫到这样一个境地,还能够坚持自己良心的人,特别的感兴趣。

这样的人才正是他所需要的,有学识,有信念,有操守,不倨傲,这都是一个学者应该具备的优点。就好像褚铁眼一样,研究了一辈子的古瓷器,能够烧出至少二十种以上的名瓷,并且可以说是几无破绽,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过一丝的邪念,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这些技术去赚昧良心的钱,这种品格无疑是很高贵的。

冯建庆在蓝图大厦见到了他从未见面却早已经大为佩服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老板竟然如此年青,年青的有点不像话了。可这个年青的老板,却是让他更加的佩服了,这样的年纪正应该是比较虚浮的时候,一颗年轻的心对于花花世界没有太多的抵抗力,往往都会随波逐流地陷落在物欲横流之中,可这个年轻老板却是能够跳出常规,以本真的态度做事,怎么能让他不佩服呢,这样的老板正是他要找的。

在来到蓝图的这些天里,冯建庆也对张辰和唐韵有了一些了解,知道那座工地将来会是国内第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私人的古文化研发机构,研究的课题包罗所有的古代文化和艺术等范围,文学、绘画、音乐、宗教、手工艺……,简直是无所不有,最重要的是,其中一项是他最为热爱的建筑。

冯建庆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春天来了,之前那么多年一直被排挤,一直被打压,自从毕业加工作之后,就没有过一天的顺心日子。而现在,一条光明大道就在自己的眼前,一份自己喜爱的事业,一个稳定的发展规划,一位欣赏自己的老板,这些都是自己想了这么多年,却没有盼到过的。

对于在张辰手下工作的人,冯建庆这些天也了解过了,一个个全部都是实干派。这里不讲浮夸,也不兴吹捧,看的就是你的实力,只要你有能力,就能得到重用。

现在不但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业,也不用再因为不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而得罪领导被收拾。每个月还有两万块的薪水,如果自己作出贡献,转为研究组长,有了自己的研究课题,薪水还会更高,这可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哪怕是在机关里阿谀奉承,也不一定能拿到这个数。

这下有了稳的事业,稳定的收入,光明的前途,老婆应该不会再吵着闹离婚了吧。其实也不怪她,自己没本事赚钱,老婆在亲戚朋友和同事邻居间也常常被排挤,有些抱怨是难免的。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工作,先把老板交待的汉府酒店和古建园林的监工工作做好了,等到研发中心的项目上马之后,就是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