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4章 一家欢喜一家愁

第一八四章 一家欢喜一家愁

张辰要订婚,这可是老张家的一件大事,虽然张辰只是龙城集家的外别,可全家人没有一个把他当外别看,他就是老张家的人,从来就是,永远都是。

要说张辰在龙城张家能够有如此待遇,甚至超过了本家的张姓子别,完全是因为张辰自小失散没有享受到家人的温暖,以及张家人内心深处那种浓浓的亲情,那是不现实的。

在这之外还有张芷兰这些年来对龙城张家做出巨大贡献的成份,张芷兰创立天辰国际的十几年间,为龙城张家办了许多实事,在老张家的地位仅次于张镇寇和张镇山,稳坐第四把交椅,她的儿子能不被重视吗。

而张辰自己的优秀在这里边也有很大的份量,张辰的存在可以给龙城张家带来很多的优势,而且他对亲人的关心和照顾也让所有家人都愿意亲近他,整个老张家所有的人都受过张辰的惠。

如果没有这些,张辰还能被如此重视吗。如果张辰并没有今时今日的做为和身份,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青年,一个像其它官商家族中的晚辈一样,靠着母亲的庇护做一个花天酒地的纨绔少爷。可能张家的人不会太冷落他,但那也只是表面上的情谊,只是基于家族感情上的同情,绝不会有人对他高看一眼,即使他的母亲在张家地位不低。

张辰能有今天的成就,还真没怎么靠过家族的势力,更多的是在给予龙城张家帮助。就例如他和张湄、张沐一起搞汉府酒店,他自己搞不起来吗,无非是多花一点钱而已。在如今这个经济挂帅的年代,只要有人愿意做大项目投资,官府里的老爷们哪一个不是举双手欢迎,看看那些外商港商就知道了,不但在各方面大开绿灯在经营方面也是尽可能地给予优厚的条件,为的就是发展经济。

可张辰却愿意把这份利润与家人分享,把这块巨大的蛋糕拿出来和大家共食,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且张辰每次外出回来都会给家里每一个人带礼物,他能够拿出手的可不是小物件儿,多少都是有些价值的。这一件一件的事,家人都会记在心里,转化为对张辰的亲情。

张辰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没有笼络人心,或者是讨好卖乖的用意,以他的身家来说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活的很滋润,而且不被人打扰了根本没必要去刻意讨好什么人。在张辰的心里,感情大于一切,他从小就没有温暖,没有被人关心过,对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怀有一种别样的渴望,在感受别人付出的亲情的同时,他愿意付出更多作为回报这个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所以,一向不喜欢政事的他,才会主动地为龙城张家争取一些利益,尽可能地给老张家一些帮助。老张家好,外公外婆就高兴母亲也会心里欢喜,几个舅舅和姨姨才会更顺利,他自然也就会开心了。

在老太太程绮先的指挥下,老张家来了个全家总动员,发动所有在家赋闲的家族妇女成员,以及可以随时扔下工作不管的女性家族成员全部都参与到这件大事里边来。临到订婚的前一周,远在湖南的大姨张芷梅和河北的三姨张芷菊也都赶回了京城,对于这个外甥的订婚就连两个姨父都很关心。

这一家子女人操持起事情来,也是很有能耐的负责酒店的跑酒店,联系庆典公司的跑庆典公司,一应琐事不分大小,却也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单是酒店的菜单,就被修改了六七回,直到老太太点头同意之后,才算是被定下来。

张辰要订婚的事情,关中张家那边早就知道消息了,这个事张辰不可能不跟张妍三姐妹说的,那边的老爷子自然也就知道了。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张辰现在是龙城张家的孩子,看那架势就像是龙城张家的削子一样,反正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人家自己愿意,旁人能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自家的嫡亲别子,成了别人家的半个别子,就连订婚这样的人生大事,自己这亲亲的家人却都没办法去参与,老人不禁就老泪连连了。家门不幸啊,出了那么一个逆子,关中张家一门富贵,传到这一代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的香火根源,却是被他亲手掐断了。

想他张跃岭,一介布衣出身,从一个小小的士兵,一路走到了共和国元勋的地位。纵横沙场几十年,手下带出来的精兵强将数不胜数,愣是没有一个不规矩的,怎么教育起子女来就这鼻的失败呢。

难道是关中张家的气数已尽了吗,自己下边有四个儿子,可独独是最不成器的老三生了个儿子。嗯想自己膝下清一色的七个丫头,再看看桌上照片里那昏英俊的脸庞,家门不幸啊,唯一的亲削子啊,老头儿遍布血丝的通红双眼中,泪水再次涌出来。

张妍站在她爷爷身边,看着老人痛苦哭泣,老泪纵横的样子,心里就像有刀子在绞,那种心疼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它不只是疼痛,还能够对人的精神造成严重的打击。这时候,张妍的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家门不幸啊。

其实关中张家的门风还是不错的,否则也不可能有张妍三姐妹这样的后辈了,包括张妍的父亲张奉林,也是正直无私,肯为大局作牺牲的人。

老张家到了今天这个境地,家中子嗣能够做出抛妻弃子的事来,坏就要坏在他们家老太太的身上。

这老太太当年是部队文工团出身,算是半个文艺青年吧,经人介绍嫁给了当时已经是旅长的张跃岭。这老太太年轻时候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小资情节,可是却没有接受过什么正式的教育和培养,也就没有正确和完整的三观,对于如何教育子女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加之还有那么一点小心眼,对于比她强或者是比她受到更多人尊敬的人,总是怀着一些负面的情绪。

这样一个母亲教育出来的子女,能是什么特别正直的人吗。当时他们家的老大张奉林被留在根据地,是政府安排的人养大的所以并没有受到老太太的污染。老二张奉栋出生后,老太太坚持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所以老二就被她教育成了一个自私自利,1卜肚鸡肠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其母式人物。接着是两个闺女,同样被送到根据地养大,也是幸免遇难。可是老三就跑不了了,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已经解放了,所以他也不可避免地被其母的教育所毒害。老四能够幸免遇难,却是因为那场浩劫,那时候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老太太哪还有心思去教育子女啊。

在关中张家老太太多年坚持不懈地毁人不倦之下,老二老三终于被她调教成材了。这兄弟俩也算是花开并蒂各表一枝老二善于利用别人,总能够使用各种方法把别人踩在脚下,夺取别人的功劳和果实,以利于自己的攀登:而老三则是另一样,他喜欢花天酒地,沉醉于莺歌燕语之中,他有两个特点,一是管不住钱袋二是栓不住裤带。

可家里的老太太却不认为她的两个儿子有什么不好,往上爬不就是要踩着别人的吗,不踩着别人怎么可能出头呢:人生不就是要〖自〗由自在的吗,男人风流一些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这是自己儿子长的精神有本事那些女人为啥不找别人呢。

在张辰被抛弃这件事上,老太太是功不可没的,他对于儿子的花天酒地视若无睹,可是对于儿媳妇的风言风语,却是吹毛求疵,针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句话用在这里最合适不过了。在这老太太眼里,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又没有儿子常常在身边伴着不出点什么事才怪呢,所以她一定是有外遇的。那么,儿子在外边听说的事情就有可能是真的了,这个孙子兴许还真就不是老张家的种,绝对不能让这个野种好过了……

事到如今,当年的事情其实已经完全明朗化了,龙城张家与关中张家的强强联合,在政治上让别人感到了压力,有人就要破坏这种连合。

而张芷兰当率也走出了名的贤惠美丽,想和龙城张家联姻的年轻俊杰不在少数,可最后却便宜了那个暗地里花天酒地,却又装的一昏人样儿的张奉松,不拆散了这门婚姻,大家心里不痛快啊。再遇上那么一个不明事理,却又自私自利小心眼的老太太,这事情办起来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水到渠成。

张奉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通过了什么渠道,已经了解到张辰回到龙城张家的事情。自从知道了张辰的消息,张奉松的心情就没有好过,原以为那个孩子这辈子也不可能找到了,可现在却又神奇地出现了,要说心理没想法,不纠结,哄鬼鬼都不信。

张恭松是一个很善于为自己考虑的人,当年在明白了事情真相之后,他也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何况自己已经组合了新的家庭,当初结婚的时候,老婆可是提出过条件的,不许和那个孩子相认。不相认就不相认吧,自己能有第一个儿子,就不愁再有第二个,她的新婚妻子也是同样的想法,自己有了儿子那就是关中张家未来的继承人,可不能再来一个和自己儿子相争的。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对夫妻渐渐地绝望了,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就是生不出儿子。在生下第一个孩子张交之后,两口子就有一点失望了,在后来两人也冒着风险怀了几胎,可因为全都是女孩被做掉了,三次流产之后,女人不敢再来了,她还要命呢。生不出儿子的老三媳妇也不再坚持了,哪怕不是自己生的,好歹也是个儿子,只要有儿子,这张家以后就是老三的,也就是自己的。可那个孩子呢,早给张奉松扔了,想找回来太难了。

张奉松知道张辰回到龙城张家之后,心里那点希望就死灰复燃了,要是能和儿子相认,那老张家的香火就有指望了,自己也不用在这穷山恶水的同江放逐,就能够回到京城呼风唤雨了。

可一想到家里的老头子,张老三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老头子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可老头子为什么不把他孙子认回去呢。仔细想想,张奉松也就明白了,自己这是瞎高兴空欢喜啊,自己当年把事情做的那么绝,那孩子可是自己亲手扔掉的啊,这件事在京城的大家族之间并不是什么秘密,说扔就扔,想认就认,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家里老头子都做不到,自己又怎么能做到呢,况且自己还是导致那孩子被遗弃的罪魁祸首,还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恨自己呢。作为一个丈夫,整日里花矢酒地的,对家庭不管不顾,没有尽到一点点做丈夫的责任,甚至听信谣言,把妻子逼走:作为一个父亲,没有给过孩子一丝的温暖不说,反而狠心地把他遗弃了,也没有尽到一丝父亲的义务。

张奉松啊张奉松,你简直就是坏事做尽,罪恶累累,还有脸去认回那今生而不养的尼子吗?

心灰意冷的张奉松也曾经背着父亲和家人偷偷回到过京城,在自己的刻意安排下,和张辰插肩而过了好多次。每一次的擦肩而过,都让张奉松心痛无比,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却不能相认,哪怕是说上一句话,他都不敢。

看看这孩子的相貌,跟自己年轻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样,都不用说话,只要面对面的看一眼,估计他就能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当年拖着一屁股两胯的坏事,做出了抛妻弃子这样的行为,这孩子不可能不知道,就算是没有恨,他也耻于有自己这样一个父亲吧。

张奉松每次偷偷回京城之后,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萎靡不振,一到晚上就躲在书房里不出来,老婆问他怎么回事,他也是什么都不说。可他每次从书房出来,那两只通红肿胀的眼睛却是很明显地告诉别人,他是哭过了,而且哭的很厉害。

就连市政府机关里的人都知道,张奉松长期情绪低落,对于各项事务都漫不经心,而且常常戴着红肿的双眼来上班。好在上边的人都知道,这个张昏市长是被他老子亲自发配到同江来的,只要他不是犯了最严重的错误,没人会管他的工作,也不会有人去招惹他,他在同江市委市政府是一个异类。政绩不政绩的对他来说也没意义,只要不出意外,他这辈子可能就要交待在同江了,再大也不可能跑出黑龙江去,他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

张辰要订婚了,张奉松再次偷偷回到京城,这已经是他半年多来第九次回京了,比之前十几年加起来的次数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