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7章 贺客

第一八七章 贺客

不管外面如何吵吵,张辰是订婚仪式的主角,他该忙的事情也不少。

在湾流航空定制的G450“漂亮母亲号”已经交付了,这架飞机的首航便宜了张辰的老丈人弗雷德里克,今天张辰就要和宁琳琅去接老丈人一家和宁爷的飞机。

飞机和游艇不一样,虽然操作的人员很少,但是要办理的手续却是颇多,张辰在他的两架飞机身上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为了更好地使用和管理这两架飞机,宋武和沈宪波两人得了张辰的话之后,专门去注册了一间长风航空公司,用来和机场方面签署场地与跑道使用等方面的协议。另外在刚刚下了订单的时候,还让安镇忠从护卫队和他所熟悉的战友当中挑选出十个有飞机驾驶经验的,拜托张淳帮助安排进行了培训。空乘则是招聘来的,选择有家有口,有经验有素质,老公不希望长期出飞行任务,又不想在家赋闲的。这些人现在也挂名在航空公司,算起来这航空公司也有二三十人的队伍,勉强算得上一间公司了。

这次“漂亮母亲号”的首飞也是张辰名下长风航空的首飞,顺路过来的(我只想到顺路这么一个词)还有弗雷德里克一家,包括宁琳琅的两个叔叔,以及宁爷和宁琳琅的三个舅舅。这几位都是重要人物,宋武很慎重地派出了十个飞行员之中最老成的两个担任这次的飞行员,以保万一。

张辰和宁琳琅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那只近三十米身长的银色巨鸟缓缓降落在跑道上,短暂的滑行之后,“漂亮母亲号”的机舱门打开。宁爷在漂亮空乘的掺扶下率先走出舱门,后边跟着宁琳琅的父母和其他亲属。

大家之前都是见过面的,这时候更已经是一家人,略为寒暄之后,张辰便请大家上车。宁爷的心情特别好,一手拉着张辰一手拉着宁琳琅,高兴道:“不愧是我宁中华的外孙女,才到京城一年,就给外公完成了一个心愿,把唐寅的册页给凑齐了。走,咱们去看看,那本《江南花鸟集》我也给你带来了,这三本册页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它们能够团聚,我外孙女功不可没啊。”

老亲家来了,张问海自然是要接待一下的,在张辰家里吃过午饭之后,张辰带着宁爷一行人上了山见外公。宁琳琅的二舅三舅之前没有参与过宁氏在国内的业务,两个叔叔更是没有来过京城,上山的一路上就震憾了。以前只是知道这亲家在国内不是一般门户,这时候一看,这护卫措施要比传说中英女王的防卫更加严密,不愧是共和国的老一辈元勋,就凭这家世,这门亲事还真是没说的啊。

等见到龙城张家的堂把子,呃,不对,应该是老爷子张问海,一干人等更是没几个自在的,和老爷子握手的时候,脸上说不出是激动还是紧张,反正说话是不利索了。虽然老爷子不是吃人的老虎,平日里也很和蔼,平易近人的,也不会乱射什么气出来,这时候见亲家,更是一脸的微笑,很可掬的一位老人而已,可他的地位身份在那儿摆着呢,不紧张不行啊,根本就控制不住。

张问海是什么人啊,硕果仅存的几位开国元勋之一,可全国也找不出两位数来,以前是大官,现在比大官还大。他手底下出来的人,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是大官了,现如今那些人带出来的都已经是很大的官。这样一个人,即使他再老,看起来再人畜无害,那也是很可怕的,不说他的地位身份多高,想想他曾经的威名,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啊,能不怕吗?

也就宁爷还能保持心平气静的和老爷子谈笑,宁琳琅的大舅和母亲之前已经和老爷子接触过,不会那么拘谨,其他的人一水儿的大气不敢出。

宁琳琅的两个叔叔在听宁琳琅小声的给他们简单介绍过这位老爷子之后,那敬仰也是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息了,这老爷子真不是一般人物啊,那么彪炳的战功,和人家一比,巴顿什么的算个鸟啊,才亲手杀过几个敌人,不是一个等级的。

宁琳琅的家人现在可不能住在张辰家里,他们现在还没有订婚呢,好在汉府酒店的工程上已经折腾出十几座院子,那环境一点不次于五星级大酒店,体验一下京城的民俗,把他们安排在那里倒也很合适了。让张辰有些不爽的,是宁琳琅也被她母亲留在了鲜鱼口街的四合院里,要等到三天之后的订婚仪式结束,才能再住进张辰家里,这是讲究。而宁爷,却是住到了陈老爷子家里,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又是同一行业中的佼佼者,本来就是老朋友,现在又多了一层关系,见面自然是话题比较多的。

六月二十一号,张辰订婚的前两天,从下午三点开始,京城机场上空实施了两个小时的航空管制。从机场到鲜鱼口街的沿途,也出现了许多执勤的,就连沿路岗亭的交警,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三点四十分,一架白色的波音客机降落在跑道上,飞机舱门打开之后,护卫们出来检视了周围的环境按部就班的站好位置,仓门处才出现了卢森堡大公国大公储的身影。

双脚刚一沾地,这位大公储就和张辰先来了一个拥抱,看了看张辰的身边,笑道:“哦,辰,你的那位漂亮师妹呢,她没有来吗,我还想在第一时间见识一下这位准新娘呢。”

张辰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喜欢开玩笑,也就笑着道:“实在抱歉,菲利普,她被她的母亲囚禁了,我现在无法和她见面。”

看着菲利普大公储一脸不解和惊讶的表情,张辰又给他解释道:“哦。菲利普,这只是一个玩笑。这是我们这里一个古老的传统,男女双方在订婚之前是不能够见面的。”

菲利普还真以为这位朋友的婚事泡汤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女方的家长居然都要拒绝,实在是不可思议。张辰解释过之后,菲利普才又露出了一个了解的微笑,道:“这像极了童话里可恶的王后,要把公主和王子分开,这个主意太棒了。只是让你想着却得不到,等到订婚的那天,你的表情一定是很幸福的。辰,我一定要向你的岳母请教,等我的女儿结婚,我也要这么来一下,这是我知道的最好的主意。”

和张辰聊了几句之后,菲利普才去和等着迎接他的卢森堡大使说话。这分寸掌握的极好,张辰是朋友,而大使则是他的臣民,出于对朋友的尊重,自然要先和朋友打招呼,可又不会让大使等太久,觉得受到了冷落。这些个王室成员们,常年在家族的熏陶和诸多事务的锻炼中,早就养出了一个很实用的脑袋瓜子,没一个简单的。

张辰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理解这个习俗,不过想想也是,热恋中的男女都是不舍得分开一秒钟,几天的思念堆积下来,等到见面的时候当然是幸福了。欧洲人和东方人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很大的不同,在东方,即使是对这个习俗没有提出反对,心里也是不以为然的,大家都这么来,自己也应该这么来,习俗嘛,就那么个意思。可西方人不会这么想,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经由思念转化的幸福会在订婚或结婚的那一天展现出来,到时候不用说什么,只看两个人的表情,就能知道这桩婚姻是多么的美满,这种积极的心态是很重要的。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西班牙的恰莉丝公主夫妇,挪威的艾顿王子,比利时的哈里森王子,列支敦士登的赫列科大公储夫妇以及荷兰的艾克豪森王子和瑞典王储查理等人的专机依次降落。

这次不是国事访问,也就不需要大使馆的官员招待,只是在机场简单的会面之后,这些位贵客就由张辰来接待了。

这几位的出行可是真够折腾人的,护卫随从等等的都是带了二三十人,如果不是张辰之前拜托马三立等人赶出来一批家俱,把十多座四合院收拾出来,还真就不好找地方安顿他们了。这些个都是大爷,哪一家酒店都没有足够的总统套房一起把他们安顿了,他们之间又都是不错的朋友,分开来住肯定是不愿意的。

现在好了,一家一处大四合院,宽畅明亮还通天接地,这样的待遇他们在欧洲是享受不到的。汉府酒店的改建工程已经暂时停下,这一片百十座院子里就住着他们这些人,另外还有张辰特意安排的百多个护卫队员在周围的院子里,以及政府方面派来的保卫人员,安全方面可算是万无一失了。

安排好住宿之后,一帮子人集合在斯特里奥的住处,商量着去哪里转转。恰莉丝和宁琳琅的关系不错,就问张辰她是不是可以去见见宁琳琅,希望在京城的时候能够和这个小妹妹多接触一下,这个有明显的夫人策略在里边,张辰自然是不会拒绝,丈母娘撵的只有他。

菲利普之前和张辰聊的比较久一些,知道这里边的具体内容,这时候就逗张辰:“辰,你的师妹就住在另一座院子里吗,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张辰也很配合他的玩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道:“菲利普,我们是朋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会被打出来吗?”

众人一阵哄笑,就连一边的保镖都忍俊不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