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6章 大响动

第一八六章 大响动

遇到张奉松的事情,张辰和宁琳琅并没有对谁说起,晚上回到家里之后,两个人好像是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一样,该吃饭吃饭该说笑说笑。

真要和张芷兰说起这事,难免不会让她想起一些不愉快的过去,张辰可舍不得让他老妈难过。

而且眼看着订婚的日子就要到了,家里除了张辰的两个妈之外,张沐和张涵俩人也是长住,大姨和三姨也都住到了张辰这里,还有湖南来的两个表姐,这些人都是知道当年那件事情的,说起来事情就小不了。

世家大族子弟们的婚礼一般都是要大办的,不只是为了图个热闹喜庆,连带着也有那么一丝政治意味,展现一下自己的肌肉。即使没有联姻,也会把交好的一些家族请来,大家欢聚一堂,彼此间亲近亲近,聊一聊相互关心的话题。

张辰的订婚仪式又有些不同,只要是稍微能扯上一点关系的,听到一个消息之后,都开始变的趋之若鹜,积极地关心起张辰的订婚仪式来。

张辰的三舅张镇云还好一些,他在三晋任职,地方上的人得到京城小道消息的渠道不多,能知道这事的也就是几个省里的脑袋和省城双机关的少数人。作为一省之同僚,见面也都走向张镇云道喜,并且询问张昏省长的外甥定于几时订婚,到时候一定会祝贺一下。张镇云也是很客气地回答,届时一定会奉上请柬之类的话,大家共同为政一方,即使派系不同也还是很客气的,而且三晋还是龙城张家的根据地,影响力很大的。

京城这边张辰的大舅,二舅,四舅,以及张淳,张法,胡云峰,包括在天津的张*”这些人是被搅扰的最多的。但凡是能说得上话的,这段时间见了以上几人,第一句话肯定是问你家小外甥(表弟)哪天办仪式啊,然后寒暄几句,临了的一句也都是一定要到场云云。

“选在这个月二十三号”“您太客气了”“到时候会把帖子送到府上的”“谢谢,谢谢!一定要来捧场啊”

,这些话是他们进来几乎逢人便要说的,都快成口头禅了。京城这地方没别的”最不缺的就是官,一个处级干部在地方上就能呼风唤雨,可要是放在京城,哪怕是厅级干部,那也是一抓一把,甚至有人戏说,京城的官比狗还多。

这么多的官员,有了大腿可抱的要死命地抱紧了,还没有找到大腿的削尖了脑袋的找,即使是一些平日里左右摇摆的,现如今也有想要站队的意思。

当然,能够有请柬的人,多数都是龙城张家派系的人,以及那些和龙城张家交好的家族之人,再有就是张辰在收藏协会、珠宝协会等方面的人了。不是说没有请柬就不接待,只是老张家也不集把自己表现的太热情了,在官面上做事,该有的矜持还得有,没请柬你可以自己上门,只要是来道贺的,人家还能把你往外边撵吗。真要把请柬可京城里的散一圈,不说影响怎么样”张辰和老张家都丢不起那个脸,就你面子大怎么的?

张辰只不过是龙城张家的一个晚辈,他n个订婚仪式就要牵动这么多人,不是因为他在张家的地位和份量,而是因为他的订婚仪式惊动了上面。

能不惊动吗,不但惊动了,这动静还不小呢。到时候来观礼的嘉宾会有不少的欧洲王室贵族,西班牙、比利时、挪威、荷兰、瑞典以及卢森堡、列支敦士登等国的王储,王子,大公储这些人要入境,虽然不是做国事访问,只是以私人身份来参加朋友的订婚仪式,可这些人都不简单的,安全工作必须要做足了,出一点小差池,就有可能引发大的问题。

知道这些人要来观礼,张问海老爷子也不得不谨慎对待了,这对龙城张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面子。往小里说,是老张家交际广阔,家里的子弟能量巨大:往大里说是,这就要牵涉到政治方面了,这些人的到来,国内国际上多少眼睛盯着呢。

这件事要往深里去想,味道就很浓厚了,欧洲的那些王子王储们之间,争权夺利也是很厉害的。共和国正在崛起,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越来越重,能和张辰这样一个东方氏族豪门的子弟拉近关系,在斗争当中也是一个很大的筹码,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要说这几位也真是不错,能结着伴儿的来观礼那可是很给面子的,虽然和张辰交往是带有一些自己目的,可对于张辰这个朋友,他们却也是认可,真要是不值得交往的人,他们也不可能去借用你的势力,那个很危险的。所以,在给张辰道贺这件事上,这些人还是很有诚意的,毕竟能和他们做朋友的人太少了。

与家族来说,这是龙城张家大长脸面的时机,也是扩充队伍的机会:与公务上来说,这是事关重大的访问,也是对京城社会环境和治安的考验。张镇寇是京城的市长,

这些都是他要关心的事,只要这事办溧亮了,对于家族和他自己来说,无疑都是大功一件。张大市长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在老爷子那里和家里的几个兄弟商量了一下之后,就立即向上面作了汇报。

如无意外,要来的这几位之中,有些就是将来的一国之元首,再不济也是亲王的身份,可不是能等闲对待的。看到张镇寇递交上去的名单,大脑们也有些回过味儿来了,前些天就收到几个驻外领馆的消息,说这些国里的太子们有要来华的动作,原来是要来参加老张家的仪式,这个老张家的小外别不简单啊。去年那个提出禹王九鼎和秦始皇登基玉简等一大批文物引回的,好像那就是这个小家伙吧,还搞了一个什么全国最大的古文化研发中心,最近在天津很火的那个豪华游艇买卖好像也是这孩子弄的,1卜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大手笔,是块好料子。他和欧洲那边的关系不错啊,这样的人才就应该为国出力,以后是不是也给这小伙子填填担子啊。

军机处的老大就笑问道:“就是你们家那个特别有钱的小外别”

这孩子叫张辰,对吧。听说前门东路上那个占了百十座四合院的酒店就是他提出来搞的,很有想法嘛。

他那个叫什么来着,哦”琳氓艾利娜珠宝公司,那买卖可是火爆的很啊,我家二别女就是那个牌子的忠实拥护者,半年的工资拿去买了一条项链,不但一点儿不心疼,回家还嫌不够上等,说什么别人买的都是上百万的,你家这小外甥很会赚钱啊。年轻人有这样手段和能力的可是极少”又肯为国为民着想,前途远大啊,有机会我要见一见这个小

家伙。”

自家子弟能被大脑们看重,张镇寇心中暗喜,脸上却是表现出一昏很诚恳的模样,道:,“难得领导还能记住他的名字,年轻人还是有待教育的,我爹也常常教导他要多做于国于民有利的事情。圣懿(那个二别女)要是喜欢那个牌子,回头我让小辰带她去看看,有喜欢的就算是老爷子给晚辈的小礼物吧。”

龙城张家的子女都是很有素养的,可唯独称呼张问海的时候还是我爹我爹的”不论对内对外,都是这么一个叫法。这话说的多好啊,张问海送两件东西出来,有谁敢说是受贿,那是老首长对晚辈的心意,

有胆你就瞎咧咧。

军机处老大就笑道:,“那怎么能行,谁的买卖不是买卖,你这样说,我也是长辈了,怎么能占晚辈的便宜呢。”

说是这么说,谁还会真在乎一两件首饰的钱啊”拿出来就是彼此的情份而已。张镇寇也笑着道:“您就别说了,那小子也是个奸商,兜里有钱得很,送谁一件礼物都不是小数目,便宜的他也拿不出手。”

众人说笑了几句,几个大脑才又问起张镇寇,老爷牟是什么意思,这件事要怎么接待,以什么样的一个规格来操办。

张镇寇早有老爷子的授意,道:,“几位领尊,这件事我也问过我爹的意见了,他说既然对方不是做国事访问,又是低调来华,那我们这边也不宜太过主动。把咱们的工作做到位,对方心里也就明白了,消息一定要有渠道放出去,接见就不必了,私下里会晤一下尚可。”

上面的几位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太过于主动就有拿人家说事的嫌疑,反倒有些不美。私下里做做交流就好,这年头什么消息都封锁不住的,总会有那么一撮人到处扫听,自己何必枉作小人呢。几十年前的时候,那位老首长就已经说过了,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这个道理放到现在也是一样,能把这件事的影响造出去就好,这消息谁散布不是散布呢。

于是乎,大家就都动起来了,凡是能够涉及到的直属部门,全部都来开会,形象工程是最基本的,一定要搞好了。这样的消息传播起来是很快的,没用两天的功夫,该知道的人就都知道了,龙城张家很犀利啊,一个订婚仪式就这么大动静。

张大市长回到市政府,把各职能部门的头头也都喊来开会,把具体工作一项一项地安排了下去。京城的治安要整顿,街头巷尾的小混混、老炮,都让他们安份点儿,不行就加大力度收拾,正好借此机会扫清一下社会治安环境。市容环卫方面,也要好好收拾收拾,你看看京城里哪有不美观的地方,立即整理……

京城里的混混们一下子好像都失业了,趁着家里有闲工夫跑出来装乞丐化缘的百家姓们也不见了……,就连那些在机场和火车站外边跑黑车的,都被挨个儿清除了。一场订婚仪式引发的大响动,居然意外地让京城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治安都有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