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94章 挑毛病

第一九四章 挑毛病

时间退回张辰他们到工商局之前,京城某小学的课堂上,下课铃响起,同学们都开始整理桌上的书本,准备上厕所的要去上厕所,想要去做游戏的则是从课桌里拿道具……

年轻的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蠢蠢欲动的同学们,说道:,“老师一直要求大家每天都要做预习,这个好的习惯对大家的学习是很有帮助的,那么我现在来问大家一个问题,之后就可以去活动了。

王文涛,老师问你,圆明园是被谁烧的?”

老师的目光停在了最后排的一个小胖子身上,这个孩子学习成绩差的一塌糊涂,脑袋里装的好像全是浆糊,怎么教都不开窍。转学到这里已经有半个学期了,学习成绩一直上不来,半点起色都没有,一直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啊。下一课就要讲火烧圆明园了,这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问题,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问题让这个小胖墩儿建立起一点学习的信心吧。

小胖子抬起头看了看老师,唯唯诺诺地站起来,又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几牟班上比较调皮的孩子。眼神落到哪里,哪里的同学就对他露出讥笑和鄙夷的神情,这让小胖子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我不会是被栽赃了吧?

看了一圈也没找出来谁可能是栽赃的人,只好小声地回答道:,“老师,我,我不知道是谁烧的,我也没有烧……”

,“哈哈哈哈”全班的同学都开始爆笑了。

小胖子听着同学们的笑声,就好像是一狠狠尖尖的刺一样,把他那颗脆弱的小心脏扎的遍体鳞伤,心里越来越难受。该不会是他们商量好了来针对我的吧,跑去圆明园放了火,然后回来告老师说是我做的,

好让老师惩罚我。来到这个学校已经有半学期了,同学们都笑话我学习不好,也没有一个同学愿意和我玩,可我也没有招惹他们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小胖子越想越是觉得委屈,可老师问了又不能不回答,只好是辩白道:,“老师,真的不是我烧的呜呜””话没说完,1卜胖墩儿已经哭上了。

讲台上的老师也被他这回答气得够呛,粉脸被气的煞白,杏目中快要喷出火来似的,1卜手拍在讲桌上发出,“笃笃”的声音,制止了同学们的嘲笑。冷冷地看着这个小胖子,沉声道:,“王文涛啊王文涛,

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这样一个问题你都答不出来。今天回去给我好好搞清楚,要是还不能明白圆明园是什么人烧的,你明天就不用来上课了。”

年轻的老师带着气走了,1卜小胖子心里那个委屈啊,我都没去过圆明园,怎么能是我烧的呢。如果老师认定是我烧的可怎么办啊,会不会被叫家长啊,赶紧给老妈打电话说一下吧。

工商局的停车场里,1卜胖子的妈妈刚刚下了车,今天她走到工商局来办事的。手里有钱就是好啊,谁都围着你转,工商局又怎么了,堂堂一个处长,只不过二十万就搞定了,现在还不是给老娘办事吗。这还真要谢谢那位区委办公室的旨主任老乡了,要是没有他的引荐,这事还真就不好办了,改天一定得送份大礼。那个去年新开的琳琅艾利娜东西不错,买一昏十几二十万的耳环送给他爱人吧,也不会牵扯到什么其他的问题,钱什么的逢年过节总是少不了的,在这京城做买卖没个靠山可不行,这老乡虽然官职不大,可能管的事情却不少,以后要用到他的地方多着呢。

要说那琳琅艾利娜珠宝公司真厉害啊,里边的东西是个顶个的贵,可买卖却走出奇的好,听说好像一个月就能卖十几亿的东西,那得赚多少钱啊,比开稀土矿还要赚钱,那买卖要是我的就好了。

唉,不过也只能想想了,那老板据说是市长的亲戚,咱可比不上人家,能把现在的买卖做大就好,这也是一年赚不少钱的生意。

想起这个熟人介绍的生意,中年妇女的脸上就满是笑意,心里正美着呢,电话就响了。

电话刚接通,里边就传来儿子的哭声:,“呜呜……,妈妈……,刚,

刚老师问我……呜……知不知道谁把……呜……圆明园给烧了,我说我不知道,也不是我烧的。完后老师就骂我,还说如果弄不清楚到底……呜呜……是谁烧的,明天就不让我上课了……,呜呜……,妈,这可怎么办啊?

女人听儿子委屈地说着,就开始心疼儿子了,这个孩子没什么学习的天份,将来出人头地肯定是没什么指望了,好在家里能给他留下足够的家产,几辈子也花不完的,只要他别那么败家就能稳稳妥妥地过渡到再下一代。

今天是来工商局领新公司执照的,顺便再请那处长吃牟饭,也好拉近一下关系。心情不借的女人也没有多考虑,只是关心儿子,问道:……圆明园被烧了?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妈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师问我,我只是说我不知道,也不是我干的,同学们就都笑我。呜呜……”

女人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儿子的话,如果和他没关系,老师会点名问他吗,该不会是闯了祸怕家长骂他才说谎的吧。再次问道:,“你和老妈说老实话,到底是不是你烧的,还是你和同学一的火?”

,“哇”那边小胖子哭声更大了”“妈妈,真的不是我烧的,我都没有去过那个圆明园,我怎么可能去那里玩火呢,真的不是我干的啊,妈妈,呜呜……”

女人听着儿子的哭声,心里也不舒服,管他是不是呢,就算是又能怎么样,大不了赔钱就走了。千万别把儿子吓着了,这孩子本来就胆小,真要吓出个毛病来,那就完蛋了。

赶紧出声安慰道:,“你别怕儿子,可能你们老师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就是诈唬称们呢,这不是她下课后就走了么,也没有抓住谁一直问啊。儿子你别哭了,就算是你烧的也不怕,咱家有的是钱,大不了让你爸给他们赔点钱就走了。”

电话那边小胖子的哭声还是没止住,女人又接着安抚道:,“乖儿子,不哭了啊,妈妈下午就到你们学校去,跟老师说清楚这件事,实在不行咱们就不在这儿上了,妈妈给你找更好的学校,乖啊。妈妈现在要去办事,就不和你说话了,你别怕,天大事都有老妈给你顶着呢。”

巧挂了电话,女人就被张辰给拦住了,接着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看着张辰几人在那里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女人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刚刚在停车场里她被众人围着一顿讨伐可是大丢脸面。虽说最后她使出一贯的撒泼伎俩得以脱困,可那种被人围攻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这口气怎么能就这样咽下去呢。

看了看身旁那位收了自巳钱的处长,这时候一口一个王夫人地叫着,讨好之情溢于言表,何不借他的手收拾一下那个小子呢。

随即吧嘴巴凑在那处长的耳边,小声道:,“申处长,有件事想请你帮我个小忙,那边有几个小东西刚刚在停车场对我有些不恭敬,可你看我一个女人家家的,又不能自降身份和他们去理论。你跟下边的人打个招呼,好好为难为难他们,也让我出一出心里这口恶气,只要能出了这口气,我一定会记得申处长你的好。你家丫头申畅这就要结婚了吧,我这做长辈怎么也不能小气了,包个五万块钱的红包表表心意吧。”

这位工商局的名叫申仲,其实也不是什么处长,只不过是资历比较老,在工商系统干了一辈子了,眼看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所以才提拔了他一个昏处长,为他争取一点退休待遇。称呼一般的昏职干部,都不会带那个,“昏”字,再副人家也是干部,听了多少会有些不舒服,难免将来给你小鞋穿,所以大家也就都主动地称呼某某处长,某某局长什么的。

这位申处长一听有五万块的红包,自己只不过是需要帮着这个女人去为难一下几个小青年而已,这钱来的也太容易了。两眼一放光,看了看张辰他们,已经有了计较。

这种在机关上混了一辈子的老油条,有的是歪门邪道和整人的办法,根本不用明里针对你,只要随便找两个借口,就能让你忙活上好几天,到头来依旧是一无所获。

申仲从内部的通道进入到注册大厅的办公区,找到负责企业变更项目的组长,和对方耳语娄代了几句之后,又指了指张辰。对方点点头,笑着道:,“申处您放心吧,就这几个小萝卜头,我一准儿把他们治服贴了。”

申处长微笑着表扬了组长两句,出去到中年妇女那里”“王夫人您等着瞧好戏吧。”

排了差不多一刻钟的队,终于轮到张辰他们办理手续了,窗口里的工作人员早就得了组长的安排,一定要给这几个家伙出点难题,让他们好好难受几天。

接过张辰递进去的材料,窗口里那位工作人员随便翻看了两页,问道:,“你们办理什么项目的变更?”

,“我们要追加注册资本。”张辰答道。

,“嗯,身份证呢?”这位的语气开始不善了。

张辰把他和张沐身份证递进去。

对方看过身份证之后,就开始找毛病了”“这身份证上的人是你吗,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啊,而且这身份证这么新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你回责让〖派〗出所开证明来。还有,你们这股东会决议也不对,重新弄一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