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95章 没文化真可怕

第一九五章 没文化真可怕

说完也没有给张辰一个商量的机会,直接把他井材料扔出来,喊道:,“下一个,你们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别堵在这里碍事。”

张辰本来心里就不大爽利,又遇到一个这样态度的,脾气就上来了。拿起自己的身份证看了看,对那个工作人员问道:,“等等,我说你这人怎么办事的啊,你眼睛没问题吧,你看这上边的照片哪就和我不像了,这明明就是我本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别一个人啊,你这什么意思啊?还有这股东会决议,我们这可都是按照你们要求的格式弄的,

你来看看你们这里公示出来的范本,能找出一个不符合规格的地方来吗,你看都没看就说我的不合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有你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

对方见张辰对他的话不服气,还拿出这么多道理来反驳他,不耐烦地喝到:,“你嚷什么嚷,让你重新弄你就重新弄,哪那么多废话啊。”

张辰虽然没有少爷脾气,可也不是没脾气,这时候可是真的火大了,指着窗口里边的工作人员怒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就不信还没道理可讲了。”

那位见张辰毫不退缩,也急了,冲着桌上的小麦克风减道:,“你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以后再也别想办手续,还讲道理,你有什么道理可讲吗,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

本来张辰是真想要投诉的,可听对方这话好像是有恃无恐啊,难倒现在的机关上已经是这样的一种风气了吗。不由怒道:,“你他妈说什么呢,来,你出来,老子今天还就和你干上了,我抽不死你,你他妈赶紧的,给老子滚出来。”

张辰真的动怒了,宁琳琅和张沐知道这小子的脾气,一旦倔劲儿上来,还真就没人能劝得住他。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抱着张辰的胳膊,宁琳琅出声劝道:,“师兄你千万别生气啊,咱们犯不着和这种小人物斗气,回头你投诉他就行了,要是打了人可就不好办了。”

里边的工作人员见张辰有想要砸玻璃的倾向,立即抓起麦克风叫道:,“保安,保安,快来把这个疯子赶出去,他要打人了。”

门口的保安早就看见这边的情况了,他月刚呼救完毕,就已经赶了过来。两个保安拦在张辰面前,厉声道:,“这位先生,麻烦您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只好请您出去了。”

张沐可是知道张辰的厉害,就这俩保安还不够受张辰一拳的呢,赶紧劝那俩货:,“你们俩什么也别说了,我弟弟真要犯了脾气动起手来,我可拦不住他,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们。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你们让开,他骂两句也许脾气就下去了。”

俩保安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事呢,感觉很新鲜啊,这是什么地方,工商局啊,但凡进这里边来的,就都是求人的人。不管态度好不好,理由充分不充分,得当不得当,谁不是夹着尾巴装别子,你还敢在这里撒野不成?

其实这俩保安兄弟也是被申仲指使的,申处长就在那里说了一句,“这怎么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敢跑到工商局来撒野了?”

俩人就明白了,领导对他们的不作为很有意见,好不容目找这么一份工作,可不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给黄了,赶紧出头吧。

所以这时候两人是一往无前的,是无所畏惧的,还真就不相信了,你有种动手试试看。来这地方办事,有头有脸的都是直接上楼找领导,再牛一点的都是派人来,这小子估计就是个高级打工仔,替老板来办事的。很不幸,他们没看到张辰停在停车场的那台银天使,否则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更不会吃亏了。

一个保安已经把腰间的橡皮警棍取了下来,手指着张辰,道:,“说你呢,赶紧出去,要不然可真对你不客气了。”

张辰的胆子虽然没有天那么大,但是脾气一上来,可就不管那么多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张辰只在他自己占理的时候发脾气,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吃过亏。

这时候也是一样,看着两个保安,张辰发飙了:,“你们让开,听见没有,我就是要问个明白,我的资料齐全完整,为什么不给我办理手续。如果他能有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我马上拍屁股走人:可如果没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只不过是保安,业务上的事情和你们没关系,我也不会为难你们,可你们也别不识好歹。

”说完就要拨开两个保安去找那个工作人员理论。

这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了:,“1卜伙子,哪来这么大的脾气啊,人家工作人员既然说你的资料有问题,那就一定是有问题了,否则你们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针对你呢。”

说话的正是申仲,张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中年妇女,心说好巧啊,怎么又碰上了。

张辰还没有说话,那中年妇女逮住机会就开始贬低张辰了:,“呦,这是怎么了呢,人家专业窗口上的人,天天就干着这种工作,怎么可能会搞错呢。你这年轻人呀,看起来打扮的人模人样的,可素质怎么就这么低呢,这里是国家机构,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张辰现在懒得理她,火气正在变更事项上呢,依旧是拨开两个保安,问那个工作人员:,“你来给我说说,我的材料里哪一处不符合规矩了,你要说不出来,咱们今天没完。”

窗口里的工作人员还真给张辰吓住了,这时候面对张辰的质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资料他是一眼没看,想着随便找个理由把他打发了就算了,谁知道这家伙还较上真了。

抬起头看了看申仲,眼中求救的意思十分明显,你给安排的营生,现在你来处理吧,我管不了了。

申仲也知道这时候他得说两句,还是笑呵呵地对张辰道:,“你这小

伙子也太不懂事了,如果每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我们都要细细地给你把每一处错误都指出来,这工作还做不做了,工商局可不是为你一个人开的啊。”

张辰一回头,正好看见那中年妇女奸计得逞的那种得意眼神,心里当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也不多话,只是冷眼看着申仲,问道:,“我看你这说话满口的官腔,应该是这里的某个领导吧,你能对你所说的话负责任吗?如果你能负责,那我就继续和你往下说:如果不能,你就叫一个能负责的出来说话。”

申仲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现在还被提拔了副处长,正是风光得意的时候,怎么能容得了一今年轻人对他语出威胁和不敬呢。脸色一变,

指着那两个保安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把这个扰乱办公秩序的人赶出去等什么。”

两个保安见申仲再次指责自己的工作态度了,这可不是好现象,另外一位也把橡胶警棍拿在手里,两个人就准备要拖张辰出去了。如果张辰反抗,他们不介意给他两下子,谁叫他是来捣乱的呢。

张辰还没等俩保安伸出的手抓住他的胳膊就已经先动了,向前侧方跨出一步,来到两个保安中间。左右一记云手,正中两人的肋下,巨大的推力把两个保安打飞出去,落在两边三米左右的地方。两个保安疼痛难忍,肋骨好像都断了,想要站起来,却使不出半点力气,这家伙还真敢下手啊。

两个保安被张辰打飞出去,让本来就已经喧闹的大厅里立即就变得沸腾了,办事的人也都顾不上办事了,这边打架要有意思的多,不看可惜啊。

张辰这也是留了力气了,想当初他可是轻轻一掌就把崔正男都打飞了好几米远,真要是用意念离去施为,这俩保安怕就要没事了。

张辰并不理会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叫痛的保安,只是对着申仲,再次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能对你的话还有刚才那个人的话负责吗,如果不能,就叫你们能负责的人出来和我说话。”

申仲见张辰打了人还不慌不忙的样子,而且好像还大有不肯罢休的架势,心里就毛了,该不会这人有什么背景吧,要不他怎么说话这么气粗呢。

心里想着,嘴上就不敢乱说了,脸色忽阴忽晴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辰的话。

张辰没等到申仲的回答,笑了笑道:,“好,你既然没主意,那我就来帮你拿个主意。”

说罢,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郑伯伯你好,我是集辰啊,我这边有件事要跟您汇报一下,顺便跟您老人家讨个说法。”

郑伯伯?讨个说法?该不会是工商系统的最大佬吧,好像自京城工商局之上,就只有那么一个姓郑的了,不会这么倒霉吧。

申仲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中年妇女,对方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心里就埋怨上了:都是你个臭娘们儿,要不是因为你,能有这么一出吗,真要出了问题,没你好果子吃。

申仲一边担心着,一边就听张辰说什么”“是这样的郑伯伯,我今天不是来京城局办事嘛”也没什么,就是变更一下,跟我小沐姐啊,就我二舅家的张沐。

,工作人员态度相当恶劣啊,看都不看我的资料,就给我仍出来了,说我的资料不符合格式规定。

,唉,他好像也是受人指使的,我今天不走运啊,在停车场”

申仲听到张辰说有人指使,就知道一定是在说自己了,再往后脑子就是一片混乱,张辰的话也没心情听了,考虑责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最后的时候,听见张辰说了一句,“那好,郑伯伯,这事我就拜托您了。对了,我把你们的两个保安给打了,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回去躺上个把月应该就能好”

本来还存着一丝侥幸心理,可这最后一句话,却结结实实地把申仲的那点侥幸打碎了,他已经可以确定,电话那边的人,就是全工商系统的那个最大佬。

就这还都没完呢,张辰月放下电话,就听见有人叫他,“张辰,你怎么在这儿呢?”

话音刚落,人群中就挤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天辰国际的行政圭任,连忙笑道:,“削阿姨,您也来办事啊!”

和别主任一起进来的另一位见她对张辰如此客气甚至是有些恭敬,对张辰的身份也有了一点猜测,就问道:,“孙主任,这位小伙子是……”

,“哦,这就是我们总裁的独子,张老爷子的外别。张辰,这位是京城局的段局长,你来认识一下。”

张辰过去和段局长握子握手免不了又是几句客套话。

可段局长不敢托大啊,这位看着年纪轻轻,身份却是一点不轻客气点最好。跟着就是一堆,“年轻有为”之类的奉承话。

说着又看了看一边的申仲,感觉气氛有点不大对劲儿,就问道:,“老申,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干什么,你怎么就不管呢?”

申处长这时候已经两腿发软了,直接和总大佬通电话,又被京城局的大局长奉承难怪呢,原来是天辰国际的少东家啊。天辰国际是什么企业,那是真正能够通天的背景,这下可是给这臭女人害惨了。

他一个劲儿的在心里骂那位王夫人,却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如果不是他贪图钱财,能发生这样的事吗。

这时候大局长问他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五十多岁的人了,紧张的老脸通红,吱吱唔唔地道:,“局长我,对不起,我不知道这,这位是……”

局长也明白了原来围了这么多人是因为申仲和张辰,而且看起来应该还是申仲的错,真是后悔啊,怎么就瞎了眼把他提拔起来了呢,这不是给自己招祸吗。

段局长正要批评申仲几句,好在张辰面前留个好印象,别让他把申仲的事情牵扯到自己身上。话还没说,电话就响了。

接起来电话,段局长很恭敬地道:,“郑局长您好,领导有什么指示。”

,“好的,请您放心,只要发现问题,我们一定严肃处理,保证不让领导失望。”听完郑总局长的电话,段局长急忙作出了保证。

狠狠地瞪了申仲一眼,又换上笑脸,对张辰道:,“张辰啊,真是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你的变更材料就留给我吧,我指派专人负责办理,办好之后会有人给你送过去的,你安心等待就好了。”

张辰这时候倒是不好意思再犯倔了,笑道:,“那真要谢谢段局长您了,我年纪小容易冲动,给您添麻烦了了”

,“这是哪里话,年轻人没个冲劲儿还行吗,我还得感谢你指出了我们工作的不足呢,有了监督,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嘛。”

别主任眼见这两人相互客气上,也就知道没什么事了,插口道:,“段局,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公司的事还得麻烦你多操心。”

,“不客气,不客气。张辰,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千万别客气啊。好,你们慢走。”

送走了张辰,段局长才又看着申仲,恨铁不成钢地道:,“老申啊老申,看看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天你也敢捅啊。你先回去吧,还有你的一个关系,是开稀土矿的,趁着休息的这段时间,把你们之间交往的材料准备一份。”

这下可好,五万块红包完了,处长的位子也完了,怕是自己干了一辈子的仕途也完了,全都完了。

再看看身后的王夫人,都是她等的,要不是她,怎么可能会这么惨呢。

王夫人哪里还顾得上管他埋怨不埋怨,她早已经给张辰的一个电话吓傻了。刚刚在申仲发愣的时候,王夫人清楚地听到张辰对那位郑伯伯,也就是她后来才知道的那位工商总局长说:,“郑伯伯啊,这个京城局的人呢,应该是帮别人出头,是一个开稀土矿的,这人很不地道啊,刚刚在停车场,我听说搞稀土矿的有很多都涉及非法经营,甚至是大量走私,这个你们管不管啊……,

……”

没错,干稀土矿的是有不少走私的,甚至是私挖滥采,完全没有合法的手续。正巧了,这位王夫人家里,就是种种不合法都占全了,她能不发呆吗。

张辰在停车场和别主任告别之后,就接到了董老的电话:,“1卜辰啊,真是虚惊一场啊,整个大圈子都给吓了一跳,好多人都跑去圆明园查看,结果圆明园什么变化都没有。”

,“没有变化,不是说烧了吗?”张辰有些不明白了。

,“呵呵,你说那个人是在和她儿子打电话,她儿子应该是上五年级吧?”

张辰更迷糊了,上几年级和这个有关系吗?问道:,“师伯,你说清楚点,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

电话里传来董老无奈的笑声:,“呵呵,你说那个人毫无素质,对圆明园被烧一点反应都没有,对吧?”

,“是这样的啊。”

,“这应该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按照小学五年级的教学进度,最近应该正在学《火烧圆明园》。”

张辰听了董老的话,也觉得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无奈地答了一句:,“师伯,这人要是没素质,没文化,还真够可怕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