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3章 上古名琴

第二零三章 上古名琴

崔正男跟着张辰有些日子了,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多取钱,一定是师兄看上你什么好玩意儿了。忙接过张辰手里递来的两张银行卡,又把同行的几个护卫队员的银行卡也要了去,连刚和他有了交往的邵茗都没放过。

张辰的银行账户很少,国内的银行也只有在〖中〗国银行和民生银行两家有帐户,能取出来的钱是有限的。他身上的包里随时都会现金,车上也会放一些现金,但是面对唐代的古琴,这些钱就怕不够了,存世的唐琴极少见,哪怕是要捡漏,花的钱都不会少了。

(主角是有汇丰和花旗以及渣打的账户,但是渣打进苏州是零五年的事情了,汇丰和花旗更晚,而且渣打的个人人民币业务牌照是零六年才开始申请的。)

安排了崔正男和丁志强去取钱,张辰就进了那间古玩店去”店内布置的十分雅致,字画与家俱相互搭配,还有几盆绿色观赏植物,古色古香的甚是协调。

张辰装模作样地欣赏着墙上的近代书画作品,和其他古玩店一样,其中有不少都是仿品和价值很低的,陈设的家俱也大多是新货,其实真没什么看头,这手艺比马三立厂里的差了一大截子的。

眼睛在家俱和字画上打转,耳朵却已经粘到了古玩店几个职员和老板那里,仔细地停着人家说些什么。

,“曹叔,一共九件都收回来了,有几件看起来还不错,后边的那四件就损坏的比较严重了,如果能找人修补好了倒也能卖上他万把块,这回咱们可是能赚不少啊。”一今年轻小伙子讨好老板道。

老板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布包裹,道:,“你小子还真够机灵的,这么低的价格就把他们家的东西全收来了以后好好干,少不了你得好处。”

小伙子被老板夸奖,浑身轻的好像剩下二两肉,笑眯眯地看着老板,问道:,“曹叔,你说咱们苏州怎么就这么多好东西呢,光是古琴咱们就收了有二三十张了?”

老板笑骂道:,“你小子就是不学无术,平时叫你多看看这方面的书就是懒得动弹。苏州是虞山派的重地,诗画、印、藏兼具,都是中坚力量尤其是这虞山琴派,从明朝时候就有了,以“清微淡远,中正广和”的风格名传天下,苏州的古琴当然少不了。”

老板看了看那些从布包裹里取出来,又摆在了条案上的古琴,指了指其中一张,接着道:,“你看这张琴琴身短小,不到一米二长,通体漆黑,琴尾好像是烧过一样,这应该就是仿焦尾琴制作的。说起这焦尾琴来也是咱们江苏这边的,当年蔡苞逃难到了溧阳,从火中抢出一块上好的木材,斫(g惑)了一张琴,因为木材已经被烧过了,所以就把烧焦的位置做了琴尾部分斫好之后发现琴音果然相当优美,就给琴起名叫做“焦尾”了。焦尾琴是〖中〗国四大名琴之一,和“号钟”、“绕粱,、“绿绮”其名跟这琴一样,也是七弦琴。”

小伙子咽了一口口水略带羡慕地道:,“曹叔,那你说这琴会不会就是焦尾琴呢?”

老板在小伙子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魔症了吧,得到焦尾琴那样的好事能轮到咱们头上来吗,别作梦了。你弃这琴的琴腹,修补痕迹严重,可是琴面却是很整齐,这明显就是清代的或者是近代仿制的,你也不想想,这要真是焦尾琴,人家能卖给你吗?”

,“嘿嘿,我这不是心里想想嘛,人家能得到,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呢。”

叫曹叔的老板脸上也有些向往,叹道:,“唉,这种事谁都想,世上这么多人,可又有几个人能见到实现呢。你还别说,这焦尾琴最后一次出现就是在咱们江苏,蔡琶死了之后,焦尾琴就被当时的皇帝弄走了,后来到了齐明帝手里,然后有被南唐中主李骡收藏,送给了他的儿媳妇周宪,南唐后主李煜死了以后,有归了宋太宗赵光义,关于焦尾琴最后的记在,主人是昆山王逢年,在那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历朝历代收藏焦尾琴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大人物或者大名人的,就算是焦尾琴真的出现了,也不会落到咱们的手里,你小子,好好干活才是正经。”

张辰听着两人的对话,同时又把意念力覆盖在了那九张古琴上,这一看比刚才在门口时候的那一眼要实惠多了。张辰好像做贼怕被人发现了一样,内心尖叫了一声,迅速地收回了意念力,向那老板走去。

他再也等不下去了,这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个时候如果再犹豫的话,他绝对会一掌把自己拍死。

就在刚才的那一眼中,意念力的观察下,九张古琴简直是色彩斑斓,表层光芒的颜色有绿有蓝还有红,最少的也是两层绿色的光芒。

这可走了不得啊,根据古琴表面的光芒来判断,这九张古琴分别有四张是清代的,两张是明代的,还有一唐一宋。最让张辰〖兴〗奋的,就是那张被老板和店员谈论了很久的古琴,居然有足足的十层红色光芒。

那四张破损了的分别是清代的三张和明代的一张,剩余的全都保存的比较完好,虽然也有修补过的痕迹,但那是在意念力之下看到的,肉眼极难分辨。

这些琴大部分都有一个特点,也是张辰在意念力观察下发现的,琴身几乎全部都被刻意遮掩了痕迹,用漆灰覆盖之后,又加了一层厚漆,但是却都可以揭下来。

在那厚厚的一层层漆面下,有着让张辰心跳加速的”“九霄环佩”“雷威自藏……”“元鼻爱物”“啸彻长天,镇国公朱寿自制”

,“凤凰鸣涧,春鸟晨啼,宾之”“雳雳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苍海老龙吟。

博南山人……”“沧海龙吟,圆珠落玉,舜华”“松石间意……”“三唐琴谢……”“楚园藏琴”……

那张刻有,“九霄环佩”和,“雷威自藏”的,漆面下有九层蓝色的光芒流动,属于一千两百年前的物件儿了伏羲式,琴背有蛇腹断和冰裂断(断,指古琴漆面的裂纹),腹部是细小的牛毛断,应该就是唐代四11斫琴名家,雷氏第一代的雷威自留扶玩的了。再看,“九霄环佩”四个字旁边,是,“松石间意”四字,这可就了不得了,这正是那位号称十全老人的藏琴款。

三层蓝色光芒的那张应该是南宋产物,仲尼式,琴背是蛇腹断和流水断,琴腹为牛毛断,腹部刻字,“凤凰鸣涧,春鸟晨啼,宾之”这应该是李东阳的印记”“雳雳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苍海老龙吟。博南山人”这个应该是杨慎的印记,杨慎幼年时曾是李东阳的弟子,这两个印记在一起完全能够说通。

那张有七层绿色光芒的师旷式古琴红漆更是来历不凡,因为它的腹部刻着八个大字,“啸彻长天,镇国公朱寿自制”四百八十年前敢叫镇国公朱寿的人,也只有那位最能闹腾的大庆法王西觉道圆明自在大定丰盛佛朱厚照了。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张明代的古琴居然出现了蛇腹断和牛毛断,这可就厉害了。琴不到百岁不会有断,这琴是够百岁了,也都四百多岁了,可牛毛断和蛇腹断却极少出现在明代的古琴上,无他,年代不够。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明代著名的戏曲家屠隆就曾说过:琴是有生命的,这东西是越弹越好。人弹琴的时候,琴体会受到震动,这时候琴体会把力量传导或反弹出去,而琴体本身被麻布、漆灰、漆面所包裹,所以这些力就被外边的这些包裹层接受了,漆面会自然出现裂玟,弹的次数越多越久,琴身的裂玟就会越多越密,琴声也就会更加的悦耳,传说朱厚照特别喜欢弹琴,看来这个说法不假。

而这些琴都有一个相同之处,琴腹部的刻字中,全部都有,“三唐琴谢”“楚园藏琴……”“玉海堂稀藏”等刻印,这都是清末江苏厚补道、江宁商会〖总〗理、湖北、天津造币厂监督、直隶财政监理官刘世珩的私章,此人最好词曲、藏书,家中藏品近万件,也难怪能把这么多的名琴收归在一起。据说,后来他儿子刘公鲁把他收藏的古籍变卖了不少,刘公鲁死后,刘家人更是得依靠典卖家藏度日,向来这些古琴应该是那个时候卖出来的。

相传,满清灭亡之后,刘世珩移居上海,仍然以清朝遗老自居,估计就是想搏个名声,新俩还想着满清如果能够复辟,他又刻意捞不少好处。这些古琴都被掩饰起来,兴许是怕〖革〗命党抄了他的家”把他的藏品都弄走了吧。可他万万没想到,满清没能复辟,而他的刘家,也落到了变卖家藏的地步,这几张琴肯定没卖上好价钱。

刚刚店老板和店员的谈话张辰都听到了,这店老板是个自认没有暴富命的人,没把这些古琴太当回事,价钱应该不会太高了。

走到店老板身前,问道:,“老板,你这些琴都卖吗?”

店老板愣了一下,道:,“当然要卖啊,不过有些损坏了,还都没有修复过,要买的话得等些时间了。”

张辰自然有办法修复,意念力修复不到的也可以托收藏协会的人帮忙,只要他愿意卖就好”“老板,我也是喜欢古琴的人,一下子见到这么多,还真不想空手走了,我也能找到人修复的,你给个价钱吧。”

两人讨价还价之后,九张古琴全部卖给张辰,以三十万的价格成交,等到崔正男和丁志强取了钱回来,交钱走人。

宁琳琅不知道张辰这个临时的决定是怎样计划的,整个过程中也就没有多说话,上到车上之后,才问张辰:,“师兄,这些琴也看不出好坏啊,有什么是我没看明白的吗?”

张辰嘻嘻一笑,转身从后座上拿起那张短小一些,尾部有焦痕的古琴,用包里的小刀从护矜内侧划开一个小口子,一点一点地把外边的漆层录去。

宁琳琅看着张辰的动作,有点目瞪口呆了,她真没想到,这古琴的漆面之下居然还有一层漆面,遮掩太神奇了吧,师兄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漆面录落之后,张辰把接了漆面残渣的报纸卷起来,又把琴递给宁琳琅让她看。

宁琳琅接过古琴,这张琴只有一米一多点的长度,比正常的古琴短了不少,通体涂以黑漆,尾部有烧焦过的痕迹,只是经过斫琴师的处理,和多年的抚弄已经不那么明显了。翻过来看琴腹,琴肩位置正中是四个篆体填金大字,“焦桐天音”这四个字右侧靠下的位置又是四个柳体填金大字,“元宗爱物”左侧则是瘦金体的,“弦出雅意,指绕泉声,丰亨豫大,万岁山藏”下面还有,“沧海龙吟,圆珠落玉,舜华”以及,“玉海堂稀藏”和,“楚园藏琴”两方刻印。

这信息再明显不过,那两个字呼之欲出,宁琳琅欢喜地看着张辰,轻轻地吐出两个字的问句:,“焦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