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4章 谈琴(上)

第二零四章 谈琴 上

见张辰微笑着点了点头,宁琳琅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抱着张辰就亲了过去,〖兴〗奋道:,“师兄,你太棒了,居然连焦尾琴这样的绝世名琴都可以舟到,还让你捡了一个大漏,这焦尾琴应该是现存古琴当中最顶级的了吧。可师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这琴身上可是加了一层漆面的,虽然尾部也有烧焦的样子,可看起来更像是故意为之的,你怎么做到的呢?”

张辰早就想好了理由和借口,在意念力的观察下,没有任何的细微之处能够逃脱,既然是做了伪装掩饰,那肯定就会有迹可循的。

把车开出停车位,一边前进一边给宁琳琅解释道:“琳琅,我问你,你见到过刻意模仿焦尾的古琴吗,或者说,哪怕是造假的质品,琴身上却没有太多的断玟的吗?”

宁琳琅摇了摇头,道:“仿制焦尾琴的事情我听外公说起过,但是没有成功的例子,首先材料上就不可能找到同样的,即使用各种烧或者烤的方法,也没有能够做出极溧亮的声音。如果说造赝品,却要造的没有古旧感的,我没有见过,听说过都没有,琴没有百年的历史是不会产生断玟的,而年代久远的琴,更是要有牛毛断,做假几乎不可能。

张辰微笑着道:,“这就对了,这张琴在刚出现的时候,没有任何做旧的痕迹”漆面上不过有少许的冰玟断,岳山和琴额的连接处没有开裂等痕迹,琴弦的年代也不够久远,龙根处也没有磨擦和绷勒的痕迹”这养看来,这琴就应该是一张近代臆造的仿焦尾琴。”

宁琳琅认真地听着,她知道师兄是特别神奇的,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要引出下面的话,也是在给她讲一些经验和自己总结出来的理论,这样的知识师兄是不可能说给外人听的。

果然,张辰话锋一转,道:“可是焦尾琴太珍贵了”古往今来独一无二,被多位帝王珍藏,又有南唐元宗李璟和宋微宗赵佶收藏并且题了字”大周后周宪也收藏过,还有“缀文敌马迁,赋诗敌阮籍,述骚敌屈、宋,书法敌二王”自比王右军的王逢年也是曾经的主人之一。

这些人无一不是大名才子或者才名出众的绝代佳人,这琴上的某处很可能就是他们修复和填补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是蔡苞当年配上去的”刘世珩除了掩饰之外,根本不舍得动这琴半下,所以他就留下破绽了。

琴身可以用漆面掩盖,琴弦也可以更换,但是这琴腹部的象牙琴栓和雁足却是怎么都不会动的。你看看这琴的琴*和雁足,那绝对都是至少几百年以上的东西,近代仿制的古琴,却用了古代的配件,这样一个搭配不是很奇怪吗。”

宁琳琅听了也觉得张辰说的很有道理,师兄的眼睛实在毒啊,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都不放过,虽然这里边有他丰富的基础知识垫底,可没有足够的细心却是万万做不到的。转而一想,心里却是美得很,这么优秀的男人,是属于她宁琳琅的”心下也就与有荣焉,不由点头道:,“师兄,你真的太厉害了,我会永远都以你为荣的。”

张辰呵呵一笑,道:,“傻丫头,你也是很出众的,如果在古代,你一定也会是一个鼎鼎大名的才女。只不过你总跟着我,各种表现的机会都被我占去了,你不是也亲自收了唐寅的两本册页吗,那可都是极难得的好东西啊。”

因为张辰在她眼力就是不可逾越的高峰,宁琳琅喜欢被张辰夸奖,这是一种很高的肯定。此时笑的很甜mì,嘴角翘起来,眼角弯下来,

更具得她交艳欲滴了。

看了看后边的其它古琴,问张辰道:,“师兄,那你说其它的琴也会是稀世珍宝吗,会不会还有一张是四大名琴之一的啊?虽然我知道这只能是一个梦想,可还是好希望能够梦想成真,不是说人因梦想而伟大吗,刚刚那个古玩店老板,就是因为没有梦想,所以才和宝贝失之交臂的,嘿嘿。”

张辰被宁琳琅逗的哈哈一笑,道:,“哪有那么好的事,齐桓公的“号钟,和楚庄王的“绕粱,都是春秋时候的了,那今年代战乱不断,不是你灭了我就是我吞并你,那样的宝贝肯定是人人争抢的,争来夺取怕是早就没了踪影:而司马相如的“绿绮”也是早就没了音讯,存世的可能性极低,除非有大机缘,否则不可能遇到的。不过这几张琴里边,应该还会有好东西的,这些琴都是用漆面掩饰着的,应该都走出自刘世珩一个人的手法,这人是收藏大家,他手里不会有太差的玩意儿,我们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有了张辰的带动,他身边的人或多或产都对古玩有了一定的兴趣,尤其是常跟着他的崔正男和安镇忠等几个人,淘弄古抚说不上,但是对古玩的喜爱却是日益加深了。

今天张辰来了这么一出大手笔,几个人也都知道这里边一定有好宝贝,回到张辰的住处,就都不舍得走了,想要跟着看看张辰有什么收获。同行的几个宴乘,也都是高来高往有些见识的,对于古玩虽然不懂,可现在全民收藏的大环境下,也还是有些兴趣的,尤其是在路上听崔正男和韩奎把张辰吹的上天入地无比神通,这时候还真想看看今天老板买来的是什么好东西。

锦绣天园最东边的四十四号别墅里,偌大的客厅沙发环岛已经坐满了人,北边上首位的张辰正在调琴,象牙的琴栓多年下来已经有一点,“笑”了(笑,象牙上的裂),琴弦也是多年不动有些僵化,侍弄起来必须小心翼翼。

调好琴弦之后,张辰看了看茶几的高低和几上的杯杯罐罐,高度不合适”空间和环境也不允许,最后小心地把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琴尾向左琴额向右,把琴栓和雁足悬在了两腿外侧,左手在琴腰附近按弦取音”右手伸指在肩颈处拨弹。

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在坐的十几个人就那么听着张辰弹奏,这声音还真是溧亮,长如龙啸于天,低若夜莺轻啼,婉转回旋,余音绕耳。众人心里此时都是一个想法,原来古琴的声音如此美妙,比之西方的弦乐器一点不差啊。

这琴的琴弦已经老化,而且琴*、岳山、雁足等多处也要做一些修复,现在还不能长时间的弹奏”即使张辰已经用意念力修复过这张琴了,但是有些地方并不是意念力就能修复好了的,而且还要做一些适度的保养。短短几十秒之后,张辰停下了抚琴的手指,众人也从悦耳的乐声里回过神来。

崔正男看着张辰把琴放在腿上弹奏,就问道:“师兄,你怎么把琴放在腿上弹啊,人家不都是要放在桌子上的吗?诶”不对啊师兄,这琴怎么和刚才在古玩店时候不一样了?”

这个大个子倒也细心,张辰对于这点很高兴,越是细心的人,在各方面的成就就会越高。看着崔正男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古琴啊,弹奏的时候是很讲究的,放置的高度、位置,还有弹奏的方法,都有相对的要求,不能乱来的。”

,“可是我看电视里的人都是放在桌子上弹的啊”难不成那些都是错误的?”这货一点不懂。

张辰笑道:“他们当然是错误的,迄今为止,只有《红楼梦》里林黛玉的摆放和弹奏是最正确的”其它的都是瞎胡闹。这琴啊,应该是琴首冲右琴尾向左,七弦冲自己,一弦和徽点冲外:另外就是琴栓,就这个地方,应该是在桌面以外的。

还有就是琴桌,必须要有适合的高度,以膝盖能够放进桌子下面的尺寸为最好,不论是高座还是席地面坐,都不能违反这个原则。抚琴的时候,双臂正好能够平放在琴面上,这样人的肩膀部位就会很放松,才能够弹出更美妙的乐曲。

你看的那些影视剧里边,全都是弄一张大桌子,或者是弄一方长案,直接把琴搁上边,也不管弦子调没调,抡胳臂就上,对吧。我给你说,那都是不严谨的,拍电视剧拍电影也一样,必须有一个严谨的态度,隋唐的电视剧里边出现了清代的家俱,你不觉得好笑吗。”

崔正男对于张辰的知识还是很佩服的,他知道张辰不可能瞎说,只要是他指出来的,一定不会错。跟着点了点头,道:,“这里边门门道道太多了,还真是不好拿捏,师兄你给我说说这集吧,它怎么就变样儿了呢。”

“呵呵,这个很简单啊,这琴之前的主人应该是家里出事了,又或者是怕有人看上了他的东西强行占有,总之是有很多可能吧,他就给这琴做了伪装和掩饰。把原来的样子全部给遮起来,这样就能避免被别人生出占有的念头,有不少古玩都是传家的宝贝,为了不被别人窥觑,做一些掩饰就是很必要的了。刚在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把这琴的伪装除了,所以你现在就觉得它和刚才在那古玩店里不一样了,如果是现在的样子放在那间店里,别说三十万,就是花三百万,哪怕是三千万,我也不一定能收下这张琴,另外那八张还不包括在内。”

听张辰说完,众人都暗暗乍舌,三千万都不一定能买到,这是什么宝贝啊,也太值钱了吧。丁志强就问道:,“张先生,能值这么多钱,那这玩意儿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东西吧,如果是一般的东西我想您也不会看上了。”

张辰看了看面前十几张写满了“求〖答〗案”的脸,笑着道:,“这张琴可是宝贝啊,你们听说过四大名琴吗,号钟、绕粱、绿绮、焦尾,都是古琴中的最顶级存在,你看看这张琴的样子,它应该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