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5章 谈琴(下)

第二零五章 谈琴 下

十几天相处下来,邵茗和崔正男已经打得火热了,和张辰接触多了,也觉得这个老板并不是太严苛的人,只要你正正经经的,他永远都那么随和,又有崔正男的关系在,倒是熟悉了不少。

这时候几个空乘里边她的胆子应该是最大的,指着琴尾部,道:,“刚才张先生你说琴尾应该放在左边,我看这里像是给烧过的样子,传说中焦尾琴的原料是一块烧过的木头,这张琴就是焦尾琴了吧?”

张辰把琴的尾部翻过来向着前方,对众人展示了一下,道:“这琴的确就是焦尾琴,你们看这琴腹的肩部,这四个字是“焦桐天音”焦尾琴的取材是一块梧桐木,所以又叫“焦桐”后世也以这个来称呼上好的琴。这边的“元宗爱物,四个字,是南唐第二个皇帝李璟的题字,有记载李螺赐“烧槽琵琶,给他的儿媳周宪,这“烧槽琵琶,就是焦尾琴:“弦出雅意,这四句,是宋微宗赵佶的题字,“丰亨豫大,典出《周易》,是蔡京拍赵佶马屁送出的赞誉之辞,万岁山是赵佶的私家花园:“沧海龙吟,这句是有记载的焦尾琴最后一个收藏者王逢年的题字,舜华就是王逢年的表字:下面这两方印,是清末藏家刘世珩的。”

低头看着腿上的焦尾琴,张辰伸手在琴背上抚摸着,感觉琴背上断玟带来的历史和沧桑,眼里洋溢着别样的光彩,像是对琴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经历了一千八百多年,时光流转,几易其主,到了今天你还是现身了华夏瑰宝怎么能永远蒙尘呢。”

这句发自内心的话,把周围的几个空乘也都感动了,之前以为收藏界的人就是喜欢古董,这个东西值钱也赚钱玩这个的都是富翁。现在才真正看到,面对一件记载着历史沧桑和人类文明的古物,他们的内心竟然是这样一种状态,有找到宝贝的欣喜,也有对那些被损毁了或者遗失了的文物的痛惜。

张辰这样有感而发的自言自语,崔正男他们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这时候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在他们的影像中,张辰绝对不会因为这一件东西好就去搭配着买下其它的八件,如果是两三件的话还有可能,可是这么多件那就绝对不会了。现在买回来这么多,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里边还有货。

丁志强看了看放在一边的另外八张古琴,问张辰:,“张先生,这些琴应该都不简单吧,你今天这么大手笔,一下子就收了九件,这样的情况我可是还没见过呢该不会你说的那四大名琴都在这里了吧?”

张辰抬起头用一种近似于崇拜的眼神看着丁志强,紧接着就是一阵笑,道:,“你还真敢想啊,四大名琴扎堆儿的等着人去收,你当这是买烟呢给你来四条。别人甭说是收藏了,能在跟前儿赏玩赏玩就很开心了,能得到一件就是大机缘,四张一下子包圆儿,我自认我现在还没那个运气。”

说完起身又拿过一张伪装了的古琴,让崔正男去找来一个大纸箱子放录落的漆皮一边用小刀在护矜内侧挑弄,一边玩笑道:“不过咱们也可以看看,说不来还真就有那个运气呢如果借你吉言,真的能凑齐了四大名琴别说四张了,只要能再找出一张来,我就奖励你一千万,当然,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

众人听了也是大笑,搞得丁志强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也忍不住笑着,道:,“您给我那么多钱我也没用处,一千万我往哪儿花啊,倒是给这焦尾琴逗起了兴趣,真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四大名琴是啥样儿的。”

张辰直接给他浇了一盆凉水,道:“这个想法是不错,可基本上是没人能够看到了,如果文字记载没错的话,你最多能见到三大名琴,因为“绕粱,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被楚庄王砸碎了,到现在估计尸体化成的灰都不知道在哪呢,我拿什么给你看啊。”“啊?砸碎了,这楚庄王可真够可以的,这么好的东西他就能下得了手啊?”

张辰不得不给他讲一下了”“传说楚庄王得到“绕粱,之后,就整天沉迷在音乐中,甚至连续七天都在抚琴作乐,连国家夹事都不去管了。

他的王妃怕他耽误了国政,就用夏桀商纣迷恋妹喜和妲己的事情来劝谏他,不要因为贪图一时的享受,而导致国破家亡。楚庄王自认难以抗拒这张名琴带给自己的诱惑,可又不能不担忧自己的国家和性命,取舍之下,只好是毁掉名琴,同时也砸碎了那份诱惑,能够做到这样,楚庄王的心智得有多坚定啊,没有这份坚定和取舍的态度,他怎么配做春秋五霸呢。

这和我们做人是一个道理,面对诱惑的时候,该怎样做出取舍,尤其是身处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各种各样的诱惑如影随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要你取舍,你是要坚持自己本来的意愿,还是不断接受诱惑的考验,这个是最重要的。大家应该都听说过一个古老的试题,站在一大片玫瑰花前,哦,也有人说是在麦田前面,反正就是让你走过去,挑选出你认为最好的一朵玫瑰花:这个问题是最难回答的,很多给人讲课教管理什么的所谓老师,也给出过〖答〗案,千百年来也就是那么一个〖答〗案,选好最开始的一朵之后,后边的大不大好不好就不管了,直管走下去,到头的时候你选的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却避免了许多抉择的尴尬和危险,这才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好的做法。很明显,这是在借事说事,这〖答〗案也只不过是教会你如何用最好的方法去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但却没有指到关节处。

面对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难,不是选这个就是选那个,你不可能同一时间面对所有一路上的玫瑰花,而你要做的,也不是选择,而是放弃。这个问题真正叫人明白的,就是要学会放弃选择越多痛苦就会越多,只有懂得放弃,才能真正坚持。正男你应该记得承经大师吧,最初的时候我对他说“所谓拜佛………”后来他又用同样的话回我,所谓见札…………,其实说到头也就是一句“诸法空相”想法太多未免就要“着相,了。当你拿起第一朵认为是最好的玫瑰,就应该坚持下去,放弃所有的诱惑,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你的坚持,走出那片玫瑰,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你放弃掉的都是痛苦,手中的那份坚持也是最美好的。

就像谈恋爱搞对象,你今天看着这个姑娘溧亮贤惠”明天又觉得那个姑娘更适合你,到了却一个没留住,回头看看,以前的毕些姑娘却都嫁人了,自己手里留下的这个,背不住还是个刁蛮古怪的货,这时候又该怎么选择呢?这个道理在任何事情上都能通用,男女老少皆宜”实为快乐生活的第一要素。”

张辰之所以从古琴上边引出来说这些话,还是为了跟着他的这些个大头兵,这些天下来已经有那么两三对能谈得来了,他得让这些女孩子们知道些道理。物欲的诱惑力会让人迷失本性,现如今的女孩子有不少虚浮的,虽然这六个里边不一定有,但是也还是说说的好,可别到时候挑来挑去的花了眼,跟着他的这帮子人其实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同等条件的真不多。同样,也有说给这些个大头兵听的意思,这些家伙都没什么感情经验,难免也会犯错误的。

一边讲这些的同时,还要录除琴身上的伪装,张辰说话的速度并不快,等到说完的时候,这张琴也就处理的差不多了。

刚才张辰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在听他说,同时也在品味他话里的意思,没顾得上看他的动作,这时候张辰的动作停下来,却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一张表面光洁,漆面黑亮斑驳,周身布满各种裂玟的古琴出现在眼前。这琴还是刚才那张琴,只不过是把外边的一层伪装去掉了而已,可这时候再看,和刚才已经是截然不同了,即使不懂古玩的人,也更够感受到那种琴身上的古朴之气,这就是历史所沉积在琴上的痕迹了。

张辰没管众人的眼神,却是对宁琳琅道:,“琳琅,你看这琴,和刚才那张焦尾一样,都是同一种掩饰的手法,应该可以确定都走出自刘世珩之手了。其实这也不能算是掩饰手法,在器物漆面涂厚蜡,再打上一层热漆灰粘在蜡面上,最后涂漆做为装饰,这是在《通古要典》(来自吴世盾藏书,杜撰)里边记载的一种手法啊,这本来是用于仿造质品的技术,看来这刘世珩还真是一个高手,这样的技术他都掌握了。不过也亏得他用了这方法,才能保证内里要掩藏的琴身在录除伪装的时候不受损坏,否则这漆面多多少少也要受些伤的。”

宁琳琅从张辰手里接过这张琴,仔细看了一遍,果然没有受损的地方,又抱着看了看琴腹的题字,笑着问道:,“师兄,这张能算是最好的吗?”

张辰早已观察过了,这张琴的确是保存的异常完好,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那怕是修补的痕迹都没有。很是自信地道:,“我所知道的里边,这张的确是最好的,完美无缺,不带一点儿的瑕疵,而且还是雷威自藏的,本质也应该是最好的了。”

崔正男听不懂两个人说什么,只好是问道:,“师兄,这个是最好的,难道要比刚刚的焦尾琴还好吗,这是不是四大名琴啊?”

张辰真是给他的急样儿乐着了,笑道:,“这琴的名字叫“九霄环佩”是一张唐琴,并不是四大名琴之一。你师姐问我是不是最好的,是问这琴是不是唐琴之中最好的,不是问我是否这世上最好的。”

,“哦,“九霄环佩”这名字听起来不错,有什么来头吗?”崔正男又问张辰继续解释道:“唐代是音乐高速发展的一个时期,琴文化也同样发展很迅速,在这一时期,受到了宫廷、官员、市井的一致追捧。

你看这里,还有这里,这两处叫做龙池和凤沼,就这两个地方多出来的小木块,这个叫做“假纳音”到宋明两朝,还有人在沿袭唐琴的这种制作方法,你说它厉害不厉害。

1九霄环佩,是唐琴的一种,出自四11的斫琴世家雷氏第一代的掌门人雷威之手,雷威的琴那时候都共给皇室了,现在故宫里就又一张这样的1九霄环佩”还有一张也走出自雷氏的“大圣遗音”不过都是给别人做的,而这张,是他给自己做的,你说品质该怎么样。

你看这旁边“松石间意”还有下边的“古稀天子,和“八徵耄念之宝,印,这就是乾隆收藏过的凭证,乾隆这人最喜欢霸占别人的好东西,这琴要是不好他能收藏吗:还有下边这个“泉边鸣翠,醉翁自赏”这是欧阳修收藏过的凭证,“醉翁,就是欧阳修的号,下边那两方印刚才已经说过了,是刘世珩的,你说这琴好不好?”

一下午,张辰把九张琴全部都弄了出来,另外的七张分别是:宋代金公路所斫,李东阳、杨慎、刘世珩所搜藏的万壑松琴:明武宗正德皇帝御制,署名镇国公朱寿款的鹤鸣秋月琴:明代张敬修所斫,和坤、刘世珩收藏的中和琴:以及清代张孔山、唐凯、秦维翰三人所斫,有纪昀、曾国藩、李鸿章、刘世珩等人收藏的一池波琴和仿唐春雷琴各两张。

张敬修所斫的中和琴,秦维翰所斫的两张一池波琴,张孔山所斫的仿唐春雷琴,这四张是有损坏的,需要回京后做修复,其余都比较完好。

晚上又是得月楼,众人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各自去休息,第二天就要启程往杭州去了。

家里人太多,每到一处张辰就要大肆采购一番,苏州的刺绣和织锦是最有名的,缂k巨丝、苏绣、宋锦都是大批量采购,就连跟来的几个空乘也都受了惠,每人送了不少。洞庭山西坞村的碧螺春也买了不少,六月黄的阳澄湖闹蟹已经委托空运回京,集芷兰和陈受琳等一众家人早就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