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6章 西湖

第二零六章 西湖

杭州,南宋国都,良渚文化遗址所在,古称钱唐、临江、余杭、临安,是自古以来的水路交通重地。这个地方的位置就越来越重要,多少皇帝日夜盼望的漕粮就是从这里启运的,在很大程度上,杭州的先进离不开运河的帮衬,杭州人民要感谢杨广啊。

这是张辰在拱宸桥上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反而惹来了众人的笑声,宁琳琅问他:“师兄,那照你这么说,运河沿途的地区,不是都要感谢杨广了吗,这人的评价可是褒贬不一呢。”

“不,不,不……”张辰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道:“我们看任何事情都要分两面去看它,杨广这个人是有些荒**无度,私生活让人无话可说,可那毕竟是一部分,他也有很多积极向上的方面,后来的一些评价是很不中肯的。

杨广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大才子,写出过很多流传千古的佳句;而且也是一个军事家,在还没有登基称帝的时候,仅仅是弱冠之年,就以英勇善战,军纪严明著称,率领军队结束了延续几百年的战乱局面,统一了全国,建立了天朝的权威。他迁都洛阳并不只是为了享受花花世界,这里边有很重要的经济和政治因素,开通大运河更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另外他还打通了丝绸之路,开办科举选士,经营西域政策,这哪一项不是利国利民的呢。

就拿这大运河来说吧,把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和海河都连接起来,这链接的不仅是河流水路,更是把以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为母文化的南北两种文明连接起来,达到了共融共通的效果,对于中国社会的作用,要比历朝历代的长城还重要。只要不是傻子,哪个皇帝不知道开通运河的好处,可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又有几个皇帝能有这样的大气魄呢。这不但需要有敢于背黑锅,破釜沉舟、舍我其谁的胆量,还要有无比坚韧的决心,别说什么唐宗宋祖,他们没这个胆量;尤其是什么成吉思汗,只会破坏不懂建设,梦着想把全世界当草场,更是连这种想法和意识都没有,文化啊,这个很重要的。”

点上一根烟,美美地抽了一口,接着道:“这就又要说到秦始皇了,焚书坑儒的罪过是大,可是他作出的功绩更大啊,如果没有他的严苛法令,统一的度、量、衡和文字还不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呢;而且他的法令虽然过于严苛,但是不得不承认,法家的理论治理社会还是效果要好一些的。秦始皇也是暴君,可他能出成绩啊,为什么,谁都怕被责罚、惩罚,能不好好干吗。要让我来选,世上最伟大皇帝只有两位,千古一帝秦始皇和隋炀帝杨广,除此两人,再无右者。”

学历史就是要带着辩证的态度和一半怀疑的眼光去看,如果没有一个探寻真相的态度,那就不如不读书了,这个对于收藏也是很重要的,而收藏就是要揭开历史真相。

接下来又围绕着这个话题讨论了一阵子,所有人都对张辰的观点提不出有力的反证,最后也只能被迫承认杨广是一个伟大的君主。

张辰这样说其实也是有目的的,他要从身边的人开始入手,让他们对历史产生想要研究的兴趣,不论是为了要和别人辩驳还是要一探究竟,有这个开端就是好的。有了开始,接下来就会真正的关心古文化,倒不至于让他们都去搞收藏,可是这种爱好和习惯培养起来了,就会继续感染他们的亲朋好友,这样循环下去,对于延续古代文明是很有好处的。

张辰当然不会傻到一味地认为古代文明就要比现代文明发达,那是脑袋被驴踢了,只是数千年的历史当中,有很多值得如今的人去欣赏、借鉴和学习的东西,也有很多有待于人们去挖掘和发现的东西,这些对于任何时候的人,都是很有意义的。

张辰的知识量是相当强大的,特别是在大脑经过意念力的淬炼之后,脑域随着意海的扩大不断扩大着,真正的博闻强记了。每到一处景点,他总能说出个四五六来,而且精彩程度要比导游强出太多,引经据典、相关的历史故事层出不穷。

“欲将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这可不是苏东坡真的拿西湖来和美女相比,其实人家要表达的意思是,西湖之美丽就好比是一个最漂亮的美女,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哭如梨花带雨,笑若海棠盛开,轻嗔薄怒皆有风韵;不论你是冬天来看还是夏日出游,都有不同的风景可以观赏,游西湖就有晴游、雨游、夜游、雪游等等的不同时节和时间。

南宋诗人杨万里就曾经写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说农历六月份的西湖。风光不与四时同,这是说什么呢,不是说除了六月西湖就没景可看了,只是他认为六月的西湖看荷花最美。其他的很多诗句,说春夏秋冬的都有,也有像白居易那样,“翠黛不须留五马,皇恩只许住三年”,强烈表达自己的意愿,想住在杭州不走天天看西湖的。

西湖最美就是苏堤,尤其是一晨一暮,漫步在堤坝上,桃柳相应,百花争艳,清晨的露水或者黄昏的余霞,又或者日落后幽静的芳香,都让人沉迷于无限美景之中。一年四季总有色彩,依季节而变,或烟雨凄迷,或春光灿烂,或银装素裹,总是有五彩缤纷、姹紫嫣红入眼。

一个西湖就游了三天,而且是三天四上苏堤,张辰对于“体会”和“感受”的要求几乎到了一种极致,不如此不足以把自己融入到美景之中,更无法全身心地享受这种美。

良渚文化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遗物,各种玉器、石器、陶器,尤其是良渚文化的“玉敛葬”展示,从不同的角度对良渚文化进行了全面的阐述,是来到杭州必须要去的地方。

张辰曾经来过一次,那还是九十年代中期,良渚文化博物馆刚刚开馆的时候,董老受邀来参加一个良渚文化研讨活动,带着他来开了开眼界。

这会儿张辰也是收藏协会里很有分量的人物了,顶着全收藏协会最年轻理事的名头,这可不是单一地区最年轻的理事,包括总会和地方协会在内,张辰都是最年轻的理事,他再往上就是田乃昘,再上的第三名才是地方上的,比田乃昘大了一岁。

做为收藏协会总会的理事,又是陈氏的杰出弟子,实干派的代表性人物,每到一处总得和当地藏协的人见一下,尤其是实干派在地方上的中坚力量,这些人更是要来往一番的。在他出发之前,陈老和董老就已经交代过了,到了苏杭二地必须要到藏协看一下,和实干派的会长理事们交流交流。

张辰的大名在藏协内部早就传开了,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人物,极有可能就是未来收藏界的第一人,即使是经济派的地方力量也不敢小看了他。陈老和董老亲手带出来的和提携过的后辈多不胜数,陈氏的弟子可以说是遍布天下,收藏、文物、园林等部门都有,远的近的也都能扯上一点关系,和苏州藏协的人见面的时候,张辰就受到了相当的礼遇。

苏州一行,拿着苏州各相关部门开出来的条子,所有的景区全都对张辰大开绿灯。如果不是张辰喜欢清静不搞排场,觉得自己的队伍已经足够庞大,而婉拒了他那些或远或近的师兄师姐和师叔们安排的陪同人员,估计到了景点上都会有人请饭的。

到了杭州也一样,甚至比在苏州还有过之,这边藏协的会长是铁杆的实干派,秘书长兼第一副会长是董老的一个弟子,下边的力量也是压倒性的;文物管理局的局长则是陈老教过的学生,很受陈老看重;其他如园林等部门,也是如苏州一样,关系户大有人在。

良渚文化博物馆的馆长是文物局长的铁杆,早得了局长的通知等着张辰一行人,专门安排了最好的解说员为他们解说。

博物馆的第二展厅陈设的展品,都是良渚文化的精品器物,以玉琮、玉璧等为主的礼器,璜、镯、带钩以及动物饰件为主的装饰玉,还有各种豆、罐等陶器,无一不是精品。

看着这些人类古文明的遗物,张辰不由得在内心感叹,人类的智慧到底书写出了多少璀璨的文明,而历史又可以追溯到哪一个年代呢。早在四五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耕种技术,能够烧造陶器,有了基本成形的手工业,知道用鲨鱼牙齿和玛瑙等坚硬的物质在玉石上进行细微的雕刻,那么在更久远的万年之前,人类又有什么样的文明存在呢。

崔正男对于这些东西完全搞不懂,只看每一件展品的卡片和简单介绍也不可能有更深的了解,这时候看着一件乳白色的玉琮,向张辰问道:“师兄,怎么这些玉的颜色这么怪啊,旁边那块绿色的还好一些,可是这边这些的颜色太怪了,有点像石头,和你家里的那些玉器都不一样,跟店里的那些就更没法比了,这古代真有这种玉吗,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一块石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