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28章 打秋风(五)

第二二八章 打秋风 五

张奉栋决定再去唐韵看一下,这么长时间了,不管张辰回来没有,他总能更应该得到消息了吧,得到消息却没有答复,这不是明摆着不把他放在眼里吗。//

张奉松坐在皮椅子上琢磨着,这次去了唐韵,一定要显示显示部长大人的威风。如果那个小孽种还没有回来,那就给唐韵的几个负责人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张部长可不是好惹的,敢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就绝对没有好下场;要是他们还没有通知到那个小孽种,那就更不能客气了,索性给他们来个停业整顿,对我交待的事情都敢敷衍了事,再下去他们不是要造反了吗。

当然,如果小孽种已经准备好了我要的东西,或者是被我吓到了,马上答应我的条件,那证明他还有些利用价值,为了以后能够狠狠地敲他一笔,这次也就原谅他了。若是他敢忤逆我的意思,哼哼,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当场狠狠教训他一顿不说,他的唐韵公司也好不了,不但要停业整顿,严重点还得取消他们的展览资格,看看那个小孽种低不低头。

想法无比彪悍的张部长带着一票人马再次杀到唐韵研发中心,六七台车在唐韵文化园区的主路口上被拦住了,这次拦住他们的真是保安。唐韵的保安也是彪悍无比,早就得了上边的通知,不论是什么人想要在唐韵撒野,都不能给面子,尤其是文化部的人。

唐韵文化园区内部只能有少数车辆能进,老板的车队、宋总和沈总的车、安队长的车、几位老专家的车,除此之外也只有在突发状况或者提前有通知的情况下,护卫队的工作车辆和有通行标志的运输车辆可以进入,其他车辆一概停到停车场去。

狗腿子的作用就是要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的,那个徐涛像是被烧红的针扎到了一样,坐在车里边都能从位子上跳起来,打开车门下车来到保安面前,指着鼻子喝道:”你不知道今天来的是文化部张部长吗,连你们老板见了张部长都得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保安也敢拦着张部长的车不让进,你想被开除吗?马上把路障收了,让我们的车进去,误了正事要你好看。”

他也是捡硬的吹,包括他们的张部长在内,谁都还没见过张辰呢,更别提什么客客气气了,就连护卫队的队员都对他们没好脸,也就是觉得保安的职务不高,随便咋呼咋呼吧。//

他哪里知道,那天他们在唐韵吃瘪的事情早就传开了,现如今“文化部张副部长”这个名称在唐韵就是一个笑话。

保安可不管你是谁,更别说是一个每天被人在饭后拿来当笑料的张副部长了,你能把他怎么样,文化部能每月给他发薪水吗。文化部离保安的生活太远了,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工作和薪水,再有上边的特别交代,一听是文化部的,那就更不能放进去了,连请示都不用请示,拦下来就对了。

完全不把徐涛当回事,道:“不好意思,这边是园区内部,车辆不得随便进入,您真想要进里边去,那就把车停到停车场。”

“既然不让车进,那里边那几台是什么,那不是车吗?”徐涛指着远处的几台轿车质问保安。

保安不用看也知道,他指的是宋武、沈宪波、安镇忠三人和几位老专家的车,道:“那是老板特别交代过的,公司有规定,那些车可以直接进入园区内。”

徐涛是张奉栋的跟班,走到哪里都是耀武扬威的,却在唐韵连连吃瘪,连一个小小的保安都不给他面子,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必须得给唐韵的人一点颜色瞧瞧,怒道:“既然那些车能进去,我们的车为什么不能进,这可是张部长的车,你们还把不把国家干部放在眼里,给你们领导打电话,让他出来迎接张部长。”

保安还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道:“这位先生,我说的不够明白吗,请您把车停到停车场去。不管您是什么人,我总得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不是吗,你们把车队堵在这边像什么话啊,老板看见怪罪下来你替我受那份罪啊?您赶紧去停车场,我这边还有工作呢,如果您不配合的话,那我可就要报警了。

“你……”,“小徐,怎么回事啊,半天了连个门都叫不开?”,徐涛正要破口大骂,后边一个官僚下车过来问道。

今天来的基本都是前一次就来过唐韵的,也都知道唐韵对自己这帮子人没好印象,这个官僚倒是比较能够看懂形势,人家这是见不得你啊。不管见得见不得,只要能把正事办好了,管那么多干嘛,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官僚说了几句漂亮话,还是带着徐涛返回去,跟张奉栋汇报了一下,把车队带到停车场去了。

文化部的官员要敲诈唐韵的藏品,这件事早就在公司内部传开了,唐韵上上下下全都是义愤填膺,有些个老专家甚至还组织起了联名上书,要去告张奉栋的状。张辰可不想把这件事简单压下去,他要的是杀一儆百,通过这一件事让所有人都打消这方面的念头,把几个老专家安抚了一顿,暂时先不要去告状,一旦告了状这是就怕闹不大了。

张奉栋的车队一离开,保安就立即把电话打到了安镇忠那里,安镇忠是张辰的最亲信,在所有张辰名下的公司里,地位和宋武、沈宪波两人不分上下,一般人有点什么事都是找他们三个人汇报。

张奉栋心携怒火,带着手下一帮官僚和狗腿子到了展示中心门外,再次被一队护卫拦了下来,护卫的理由很简单,在没有正式开放展览之前,所有与业务无关的人员不得随意进入展示中心打扰里边的培训课程。

刚才已经从徐涛那里得知,唐韵的老板回来了,张大部长心里那个气啊,这个小孽种,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今天绝对不能让他好过了,唐韵也要狠狠地打压,让他知道知道张大部长的厉害。

一众官僚和护卫队纠缠了半天,也没能进到展示中心去,大冷夭的就那么在外边站着。

护卫队的人都是多年在军旅中滚打出来的身板,而且因为要在室外巡视,他们还都穿着厚厚的保暖服装,这点温度对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这些官僚们就不行了,一个个都是细皮嫩肉的,整天车来车往,办公室里边又都是温暖如舂,没有穿厚重衣服的习惯,没有过了十分钟就都冻得有些哆嗦了。

不一会儿,宋、沈、安三人来了,三人好像是早有准备,全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沈宪波当先走过来,好像已经忘了上次的事情一样,问道:“诸位又来了,今天是有何贵干啊?”

文化部的几个官僚到现在还认为唐韵之所以不配合,就是因为刚开始的态度不是很好,把人家惹着了,本来这就是不合规矩的事情,人家能开开心心的把自己的东西给你吗,你再摆出一副让人讨厌的嘴脸,这事能谈成才怪。

徐涛几次出马都把事情搞的一塌糊涂,唐韵的人这时候明显是完全没商量的架势,可不能再让他开口了。以后该怎么对待唐韵,那是以后的事情,这时候要的是软磨硬泡,说不得还得拿出点甜头来诱惑一下,给他们画几个大饼,稳稳妥妥地把东西先搞到手再说。

一个官僚站出来,语气温和地微笑着道:”沈总啊,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上次咱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鉴于目前博物馆行业的状况,希望你们能够拿出一部分藏品来,支援一下各地方兄弟单位的业务,张部长不是还专门拿了一份清单出来吗,今天来就是想看看唐韵这边是怎么个情况。”

沈宪波心想,这些家伙还真是脸皮厚的没法说了。摇了摇头,道:“这个是真的不行,唐韵最主要的业务还是搞研究,所有的馆藏品都已经列入研究计划了。就目前这些东西唐韵自己都怕不够用,实在是办不到。”

官僚是不会相信这番话的,不说没人愿意把自己的东西白白送给别人,就算是愿意,那也得先做出一副很为难的姿态,否则人情从哪里来呢。而且唐韵的藏品有几十万件,一人发一百件去研究,也用不了这么多啊,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不想给吗,都是这个小徐惹的麻烦,以后可不能带着他了,一点成绩做不出来,尽是给闯祸了。

官僚不能硬来,这个时候也不敢硬来,还是很温和地道:“沈总口吼你也是知道的,很多地方的博物馆都因为展品问题难以发展壮大,张部长为这个事很操心啊,管着这么大一摊子事,下面又都是等米下锅的。也就是你们唐韵有这个实力,能够对这些同行支持一下,为了整个行业的繁荣,还要请你们担起这份责任和义务来,对兄弟单位大施援手啊。

当然,唐韵是私营企业,有自己的经营计划和利益诉求,这样做多多少少总是要受些损失的。不过这个贡献也不会白做,部里和张部长这边一定会把这件事记在心上的,以后尽量在其他方面给唐韵一些补偿。唐韵既然是以研发为主,不妨今后多推荐唐韵参加一些交流活动,和国外的著名博物馆共同合作研究,这不也是好事吗。再说了,这也是支持国家文化事业建设,支持政府的工作,做为行业内的先锋,唐韵也应该义不容辞嘛,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