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29章 打秋风(六)

第二二九章 打秋风(六)

官僚说话永远都是这样,字字句句间部透漏着一种虚伪,不明白人的猛一听还真以为这货是个一心扑在工作上,为了文化展览事业四处奔波的实干家呢。//

可是真明白内容的人,谁都会踹他一脚,然后再拿板砖狠狠地拍他。什么叫只有唐韵有这个实力,远的不说,故宫博物院也归文化部管,那里边有百万件藏品,大部分都常年锁在库房里边,不比唐韵的藏量丰富吗。

再结合张奉栋当初列出来的那份清单,索要的都是最顶级的藏品,禹王九鼎他就要五只,彳犀王编钟那也是不次于曾侯乙编钟的存在,离侯鼎、武王鼎都是要比司母戌鼎还大还重的物件儿,亚历山大大帝青铜像、宙斯像、阿喀琉斯像、海伦像等等的也都是古希腊和古罗马青铜像的精品。张辰之前自己收的王羲之《兰亭序》和王维的《停雪图》,以及吴世瑶宝藏里边得的王羲之《会稽山龙虎帖》、赵佶《万岁山珍禽图》等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这些也都是当世最精品的。柴窑瓷器张辰一共才有七件,他就想要五件,留下的还是最小的两件,元青花的二十四孝图大罐,目前存世最大的银丝银胎掐丝珐琅屏风,《永乐大典》两千册,《册府元龟》等等的还是要拿走全套。

这些东西就算是在唐韵,部属于最顶级的藏品,他们这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要弄走近万件,强盗见了他们都会被吓得打摆子,有这样支持的吗,和杀鸡取卵有什么区别。

至于什么所谓的交流活动,那叫什么补偿啊,不就是带着藏品到国外去展览吗,于唐韵的主业来说没有半点帮助。就凭唐韵现在的藏品实力,足以跻身世界级的大型博物馆前几名,只要愿意去做交流展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欢迎昵。怕是只要唐韵一开门,公开展览的消息一传出去,很快就会有不少人主动上门来洽谈这些事了,还用得着他们来推荐吗。

唐韵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每天五千人的限额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不想弄的太麻烦了,哪有那个闲工夫去参加什么交流昵。真要是唐韵想要吸引观众和造成影响力,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唐韵的展品只不过是每一类里边陈列了一部分而已,隔一段时间出两件,或者一年两载的就能出一批新东西,保证人流量乌央乌央的。//

官僚就是官僚的思想,总觉得别人都会和他是一样的认识,他们对于专业和学术方面没有基础,只会拿着所谓的宏观指挥棒,以个人意图为宗旨,认为这样就会做到最好了。却不知道他所谓的宏观,只是个人狭隘的观点,真正的宏观是要面面俱到的。就拿唐韵的研发来说,具体的项目和课题是什么,他完全没有了解,自以为和其他博物馆院的简单研究是差不多的,可唐韵真正研究的,却是更加贴近实用的技术、文字、生活等方面。

而参加什么交流,确实不会给研发工作带来什么帮助,甚至还会造成负面的影响。展品出国,其中的环节是很繁琐的,需要用到的人力物力更是麻烦,还可能影响到研发工作的进度。还有很多其他不可预测的风险,例如老美吧,把人家的东西借去搞这个搞那个,最后就据为己有不再归还了,官司一打几十年,张辰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很反感的。

沈宪波不是展览馆行业的人,但是对于这一行的事情却不是没有了解,否则他怎么去管理唐韵这么大的机构呢。听了那官僚的话,依ib拒绝道:“唐韵的研发工作只在内部完成,其他机构想要参与研究,也必须在唐韵内部来做,不可能参加展品交流的。而且,也不是这个问题,唐韵的展品的确是不够用,这个忙真的帮不上。其实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故宫的,上百万件的藏品,又都是一个单位的,有什么话也好说不是吗。”

要是能从故宫拿出东西来,还用得着找你们吗,唐韵是私人的,他就好欺负啊,而且还想着后边好好利用一下那个小孽种呢,不着唐韵找谁。再说这唐韵的东西他好asij故宫可没有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也没有那么多欧洲文艺复兴时候的东西,古希腊什么的壁画、造像的更是没有,唐韵的中国文物也都是最好的,这样才能有政绩吗。近万件的东西,保管起来也是很困难的,到时候一不小心“丢失”上那么几件,还不是容易的吗,个人的东西,丢了又能出什么乱子呢。

张奉栋心里想着鸡呜狗盗,脸上却是义正严词,冲着沈宪波道:“让你们为国家文化建设工作出点力怎么就这么难昵,不就是几件藏品吗,一个个就跟要了你们的命似的,国家真是白培养你们了。你们做不了主,我不和你们说,去把张辰给我叫来,让他亲自给我解释,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就这么难说话。”

张大部长如此蛮横的态度,倒是让沈宪波吃了一惊,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都这个情况了,还看不出什么意思来吗,叫来老板更没他好果子吃,既然你这么急着作死,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好了。

满不在乎地道:“那您稍等吧,张总很快就来了,我们还有工作要做,恕不奉陪了。”

说完就和宋武、安镇忠进到了展示中心里边去,留下张奉栋一干官僚在外边冻着,压根儿没有让他们也进去的意思。既然对方都已经要撕破脸了,那也就没必要再交谈下去,这位副部长还真以为他是个什么人物了,还要老板亲自给他解释,脸大到没边了吧,和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唐韵根本就没把这位张部长放在眼里,之前还碍着他是主管单位领导的面子不至于怎么针对他,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得罪他呗,护卫队也就再没有丁点儿的客气。张奉松等人再次要进到展示中心的时候,都是很坚决地把他们拦在门外,他们不是唐韵内部的工作人员,当然不能进去“打扰”里边的工作了。

张奉栋站在展示中心门口,已经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紧了紧大衣的领口,裹住已经冻得有点发僵的身体。心里咒骂着张辰:

好你个小孽种,敢这么甩我的面子,不就是要你几件东西吗,不但不老老实实地交出来,还把我堂堂一个部长拒之门外,在这么多下属面前丢尽了脸面,这回可就不是利用你的问题了,我非得把你踩死了不可。居然敢这么对待我,哼,当年我能把你老子陷害了,现在就一样能把你玩残了,等我把想要的东西弄到手之后,非得搞得你身败名裂不可,到时候你还不得求着我吗,少说也得拿出你八成以上的家产来,否则休想要我帮你,一个小孽种而已,能和权利相抗衡吗。又是一条毒计在张奉栋的脑子里诞生了。

咬牙切齿地意**了一阵子,张奉栋都不觉得冷了,心里那股子火烧的啊,浑身的细胞都因为愤怒和阴谋而爆发起来了。

不远处一台银天使在三台七5的护卫下开过来,展示中心的大门也开了,宋武等三人从里边走出来,等着银天使靠近停下之后,又向车停下的位置走去。

文化部的官僚们不用问也知道是正主来了,看看这架势,坐着劳尔斯.路易斯的顶级轿车,来来去去好几台护卫车,数十人跟着,这个唐韵的老板年青青的,这架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张奉栋看着张辰的车一路过来,羡慕、嫉妒、恨……所有的这类感觉一时间全都涌上了心头,恨不得立即把张辰从车里边揪出来掐死,然后再把他的一切都抢到自己手里。不过就是一个小孽种而已,你凭什么享受这些啊,这么豪华的汽车,这么大的买卖,数都数不过来的古董,是一个孽种有资格拥有的吗。如果不是我当初用计拆散了老三和张芷兰,让老三把你扔了,你能有今天的一切吗,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拜我所赐,现在就是我要收回这些原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的时候了,让你白白享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便宜你了。

等我得到了本就属于我的这一切,哼哼,看我再怎么收拾你,不把你打回原形就对不起我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屈辱。张芷兰也是活该,当年我对你示好居然敢无视我,偏偏还要嫁给那个王八蛋的老三,结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现在他就在京城,你不是一样也找不到他吗,活该你一辈子苦命。男人被我设计陷害,把你抛弃了又被发配到犄角旮旯里去,现在你儿子又主动跑出来让我收拾,等着被我往残里整: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答应我呢,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报应。

那个张奉栋的狗腿子徐涛果然是和张奉栋一路货色,他虽然不知道张奉栋内心深处的秘密,可也明白张奉栋一定已经下了决心要收拾唐韵了,对于张奉栋的人性和做事手法他还是很了解的。现在看着张辰的车过来,心里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唐韵得罪了张部长,按照张部长的性格和心胸,还有关中张家的势力,这间公司怕是要完蛋了,自己一定要紧紧跟着张部长,等到唐韵完蛋的时候,自己要求也不多,能够把张部长指头缝理露出来的收好了就行,这里边的东西多着昵,古董什么的给啥要啥呗,都是价值连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