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二三零二三一章 打秋风七八

第二三零、二三一章 打秋风 七、八

张辰带着崔正男下了车,并没有往展示中心这边走,而是站在原地和宋武等三人聊着什么。看起来也不是什么严肃的话题,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偶尔还会有几声大笑传来。

交谈中间,安镇忠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多时就看到一个护卫队员从办公大楼方向过来,对几人不知道说了点什么,然后就退倒一边去和其他护卫一起等着了。

五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其间张辰还给几个人发了一排烟,喷云吐雾之后,这才向着展示中心走过来,后边还跟着二十多个护卫。

不只是张奉栋,所有现场的文化部官僚脸色全都不怎么好看,张辰是来了,可是却把他们扔在这里不管,只顾着在一边聊天打屁,好不热闹,这就不只是不敬了,而是蔑视和挑衅。聊了有近半个钟头,现在倒走过来了,可是却领着二十多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的,这是要干什么啊,一点也没有和上级管理部门领导见面的样子,更像是大哥带着小弟的来砍人的。

要说张奉栋看着张辰身后的那些护卫,还真是有点害怕心里左右摇摆的,待会儿如果他们要是真的打我的话,我是该以官威施压呢,还是该报警呢,或者是跪地求饶?

如果以官威施压的话,估计他们不会太在乎,既然敢动手那就肯定是豁出去了,官威在这个时候靠不住。报警倒是容易,可在〖警〗察来到之前怎么办,不一样还是被打吗,而且如果给人知道了我是来干什么的,传出去怕是影响不好。还是跪地求饶吧,虽然暂时没面子,但是可以不挨打啊,谁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只要能逃过这一劫,那就要加倍收拾这个小孽种了。

张辰当然不会那么无聊的要打他,那二十多个护卫也是主动跟在后面的,其他的不用说,至少在气势上还是很有看头的。当然,他们也不会排除在特别情况下动动手脚的可能,如果对方实在是欺人太甚,这些护卫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张辰来到这些官僚面前,斜着眼睛挨个儿地看了他们一眼,一脸的不屑和鄙夷,随便找了一个人问道:,“你们中间谁是领头的?”

徐涛听张辰这么问话,就知道机会来了,张部长一定会狠狠收拾这个家伙的,现在正是自己表现的机会,跳出来指着张辰,怒道:“你怎么说话呢,难倒没人告诉你这位是文化部的张部长吗,你就是这么跟上级领导说话吗?难怪你手下的人一个个的都目无尊卑,一个小小的保安都敢和张部长顶嘴,原来从你这老板开始就没一个明白道理的,就你这样的还搞什么文化研究呢,放在古代你们这就叫以下犯上,早把你这什么展览中心查抄了。”

等他吼完了,张辰扭头和身边的几个人笑了笑,说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废话这么多,呱噪的厉害。”说完脸上带着戏虐的笑意走到徐涛身前。

徐涛还准备接着指责张辰呢,手还没抬起一半,就听见从自己右边脸上传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啪”接着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落在了远离张部长五六米之外的青石路面上。

这么冷的天气,穿得又不多,在室外冻了一个多钟头,身体早就已经发僵了,现在和大青石的地面一接触,浑身就跟散了架似的,徐涛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疼过呢,当然那是因为没被这么打过。感觉嘴角有东西流出来,伸手一抹,手上是鲜红色的,这是血啊,天呐,流血了。

这可是要造反了啊,他居然敢殴打国家公务员,还打到出血。

“你敢打人”话还没说完就从嘴里掉出几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粘着血,后边拉着丝,捡起来一看,是牙。再想开口,就觉得浑身疼痛,连掉了牙的地方都疼得厉害,脸也肿的跟面包似的,哪还有力气说话啊。

一帮子官僚没想到张辰真的敢打人,而且下手害这么重,一时间都惊呆了,脑子里想什么的都有。有的在想刚才张奉栋想过的问题,如果张辰打自己,那到底是该跑还是该报警或者求饶:有稍微冷静一点的则是在想,知道是文化部昏部长带人来还敢动手,这人不是疯子就是有背景的,显然张辰不是疯子,谁见过疯子做这么大买卖的,这回该不会是敲错竹杠了吧,后边可要小心了,干万别惹祸上身。

张辰看都不看躺在地上疼得呻吟的徐涛,冷冷地扫视了对面的这群官僚一眼,沉声道:,“我就是问,你们中间谁是领头的,其他人别废话。”

众官僚都不是铜皮铁骨,有刚才的徐涛做榜样,这时候可没人再站出来说话了,眼睛都看向张奉栋。虽然不能说,可也能通过眼神来表达一下啊,张部长自己不站出来,谁知道接下来这个家伙会不会再打人呢。

起到镇慑作用就好,张辰当然不会再动手打人,本来他也就没打算动手,那个徐涛是自己找上门来讨打的,如果他不那么嚷嚷,张辰也不会动手。

张辰怎么能没认出张奉栋呢,他事先就已经对张奉栋做过了解了,关中张家的弟兄姊妹几个还是很有点看头的,而且长得都比较像,一点都不难认出来。

张奉栋为什么会说出让张辰准备一下并且给他汇报的话,就是因为他自以为可以用长辈的身份来面对张辰,而张辰做为一个晚辈必须要服从长辈的安排。

这点张辰是很清楚的,别说张辰没有和关中张家相认,即使是相认了,这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他绝对不会给张奉栋一点的机会,甚至还要狠狠地录他的面子。

当年的那件事,张辰的几个舅舅早已经弄清楚了,张奉栋如何挑拨离间,如何对他家老太太进言,又找了什么人去散布消息,等等的一切都早已经真相大白了,只是张芷兰已经不再是关中张家的媳妇儿,也就没必要把这个真相告诉关中张家知道。张奉栋还以为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把所有人蒙在鼓里,为自己的佳n计得逞而暗自欢喜,殊不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如意,就是龙城张家在对他打压,这次他升了文化部的副部,还是因为他家老爷子的原因而龙城张家这边又因为张辰回来了对于当年的一些事情也就不再太过于记怀,否则他还得在厅级上面呆着呢。

张奉栋很受不了张辰这种,“目无尊长”的样子,盯着张辰喝道:,“你想干什么你不知道他是国家公务员吗,你不知道殴井国家公务员是犯法的吗?我就是张奉栋,今天叫你过来就是因为上次给你下条子的事情,我部里还有不少工作要忙,你赶紧给我安排了,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废话。”

张辰看着张奉栋,就像看见外星人一样,满脸都是好奇加不解的表情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徐涛,问道:“呃,他是公务员吗,他怎么可能是公务员呢,我觉得他更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或者白痴公务员不应该是他这个样子的啊,你们该不会都是假冒的吧?”

说着又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才接着道:“你也知道你是在说废话啊,知道是废话你还站在这里说:明明知道自己忙,还要站在这里吹冷风、说废话,然后又告诉别人你很忙你不觉得你智商很有问题吗?”

身后的安镇忠等人,还有一帮子非卫队员,听了张辰的话都笑得不轻有的都已经开始打颠儿了。

张辰也扭头和后边的人笑了笑,不管张奉栋那张已经被气成猪肝色的脸继续道:“你给我下条子,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给我下条子,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蝗虫啃庄稼都要留个杆儿,没见过你这么狠的啊,九千多件顶级玩意儿,你还真敢要啊。你要搞清楚,唐韵是我个人的企业,这里边的一砖一瓦都是我私人的财产,你要我就给,也不看看你自己那昏德性,你凭什么啊?”

张秦栋被张辰的话给彻底震憾了,这个小孽种的说话办事一点也没有按照自己设想的来,之前计划好的好几套套路都用不上了,干脆用长辈的身份压他吧,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

手指着张辰,训斥道:,“这就是你一贯的说话方式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看来真应该把你带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一点教养都没有,果然是个有人生没人教的畜生,你就不知道尊重长辈吗?我是你二伯,不论公私你都应该给予帮助,不就是几件破古董吗,难倒还要比家族血脉亲情更重要?”

现场除了张辰和张奉栋以外,所有的人都石化了,唐韵这边的人也好,文化部那边的官僚也罢,谁都没想到这两个人原来是这么个关系。

同时又都在心里对张奉栋充满了鄙视,这都是什么人啊,自己侄子护还护不过来呢,哪有强迫侄子拿出宝贝来供自己换前程的人啊,这人他还是人吗?怪不得人家这么生气呢,感情你这么龌龊啊,给谁都得照脸上抽你。

这家伙还真够不要脸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而且一点都不脸红,语气无比的正义,真不愧是关中张家老太太调教出来的。

张辰冷冷地看着张奉栋,道:,“你说什么呢,脑袋给驴踢了吧,还是今儿早上没吃药疯病犯了?我父亲叫张百川,没有兄弟姐妹,师兄弟之中也是排行第二,从哪儿论也没有你啊,从什么地方蹦出你这么个玩意儿来啊,乱认亲戚不犯法你就能胡来啊?

还带回去教育我,你以为你是谁啊,逮着个人就想教育,你知不知道那叫禁锢他人人生〖自〗由,简单点说就叫绑架,你说你还部长呢,连这点基础常识都不懂你脑瘫部的部长吧。

我有没有教养关你屁事啊,我就是没教养又怎么了,你管得着吗,说说你自己吧你那点心思以为谁都不知道吗,刚升了官,想拉拢拉拢下边的人,好让别人死心塌地的给你利用,可自己又没能耐,就想着找我们这些私营的企业下黑手,你不觉得你的人格让人感觉很恶心吗,你有什鼻资格教育别人啊?”

“你……你这个……”张奉栋着实被气得不轻,指着张辰就要开骂。

张辰也反用手指着他,打断他的话道:,“你什么你,你还觉得不爽是不是。我告诉你张奉栋,你千万别惹急了我,我没照直了往脸上抽你已经是给你留了天大的面子,千万别自找不痛快,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和你那狗腿子一个德行。还想要我的东西,你做梦吧你,瞅你那点出息都不知道唐韵是干什么的,就来打秋风,文化部怎么就用你了你这么个白痴呢。

还有,你别以为你当年做了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我舅舅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只不过懒得管你们关中张家那点破事,你还以为你神不知鬼不觉了呢,就你那点小脑经,那么低智商的破招儿,你当别人都和你一样傻呢?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你这些年来总是坎坎坷坷的吗,为什么那么多人都针对你呢要不是你们关中张家还有点老底芋,大家又都不好意思做的太绝了,你能混到今天吗?

哦我还得警告你一句,你那句什么生啊养啊的话希望你是最后一次说,再让我听到了我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我母亲是最伟大的母亲和最贤惠的妻子,她有所有优秀女性该有的优点,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女性: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有某些有人生也有人教,可教的人是个心胸狭窄、自私自利、卑鄙下流,且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以及思想意识都极端扭曲的无耻女人,被教育的又是一个厚颜无耻、巧取豪夺、六亲不认,混蛋加三级,深得其母真传,青出于蓝远胜于蓝的畜生:我母亲也不会被人污蔑,而受了那么多年的委屈。所以,你那张贱嘴一定要自己看紧了,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说不出话来是什么滋味儿。

好了,带着你的人滚吧。”

说是这样说,可张辰心里是很清楚的,张奉栋绝对不会因为他的这些话而离开,一件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完全泡汤,又被一个自己憎恨、讨厌、嫉妒的小辈出言数落污辱,张奉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一定会学他的母亲那样,使出最卑鄙和恶毒的手段来报复张辰并且达到自己的目的。

张辰就是要把张奉栋完全逼到主动和他强势对立的境地去,那样才能让张奉栋做出更加不理智的事情来,他越不理智事就会越大,那样才能让他狠狠地吃一亏,鼻年的事情没那么容易就过去了,张辰是个标准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式的人,正面的和贺面的都一样,绝对的涌泉报滴水,烈焰报微芒,你给他的越多,他回报给你的也就越多,美的美死,惨的惨死。

张奉栋当然是不会走了,当初的如意算盘打的多好啊,又是上级主管部门文化部苒权势,又是日后前途和利益的诱惑,还有他这个亲二伯的面子,这还不够吗,拿你几件破玩意儿而已,又不是要你的命。

一个小年轻在京城做生意,没有点背景和靠山怎么成,既然是做文化方面的生意,那文化部自然就是最好的靠山了,有一个做文化部哥部长的二伯,这可是天大的靠山啊,他能不乐意吗。张奉栋觉得,只要张辰知道了可以攀上文化部副部长的二伯,那还不得是极尽所能的讨好吗,攀上这么一个二伯,那可是天大的好事,试问全国又有几个人能够和文化部的副部长攀亲戚呢。

拿他几件东西还是简单的,用各种理由和借口诳他的钱才是正经,然后再给他设置一些麻井和障碍,一点一点地把他的钱都榨出来。最后当然就是公司的股份了,从不同的方面对他施压,然后再用不同的名义接收他的股份,到时候这唐韵究竟是谁的可就是另一说了。

之前想的这么好,现在却完全是两个样子,张辰完全没有把他这个文化部的昏部长放在眼里,对于他所谓的家族血脉一说更是嗤之以鼻,这让张奉栋很难接受。在他看来,张辰能有今天,完全是他的功劳,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张辰怎么可能被扔掉,到现在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小官僚而已,又怎么可能有今天的一切呢。对于他这个一手造就了美好人生的大恩人,张辰不但没有一丝的感激和报答,反而极尽能事地污辱他。这已经完全颠覆了张奉栋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这个小孽种实在太过分了,今天豁出去了也要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长辈。

再听张辰说,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打压排挤就是龙城张家的几个兄弟在作怪,心里就更气大了,你们不去找罪魁祸首张奉松,反而是来对付我,而且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尽在背地里下绊子,真当我张奉栋是个好欺负的吗,玩阴谋你们还差得远呢。龙城张家又怎么了,当年还不是被我骗的团团转吗,张芷兰在关中张家受了欺负,你们不也没敢明火执仗地来闹事吗,当年能阴了你们,现在就一样能阴了你们,我就不信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张秦栋这个人从根本上说并不傻,只不过他总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自己想象的高深莫测,以为全天下就数他的智计最高。其实当年他之所以能够阴谋挑拨成功,并不是他的计策多高明,他老娘见不得张芷兰的溧亮年青和知书达理,他弟弟的花天酒地和没有主见,以及张芷兰的贤惠温婉,这些都是对他的阴谋有利的。

而龙城张家没有在事后报复,也是因为老爷子放话了,不要因为家族之间的矛盾而影响到行政上面去,那样于大格局是不利的。即便是这样,龙城张家的子弟和派系干部以及相近的家族们也没有少给关中张家设置障碍,关中张家同时也因为这个在世家大族中激起了公愤,成为了最不适合联姻和合作的对象,走下坡路是必然的。

这么多年来,张奉栋能够从雷厅级苦苦熬到副部级,和他的所谓智商基本没有关系,他每提升一次级别,都有他老子的井用在里边,尤其是这次升了副部,多数情况下还是因为龙城张家没有再对他打压,如果没有张辰的出现,他估计也就在正厅的位墨上待到退休了。

如果在这一任之后没能再提升级别,张奉栋的政治生命就差不多到头了,可他要想做出点成绩来,除了踩别人肩膀又没有什么旁的办法,也只能是把主意打在张辰这个他自以为的家族内部垫脚石身上。故宫的东西是很多,但是故宫的院长和他同级别,可他只不过是一个新来的雷部长,怎么可能会给他面子:张辰可就不一样了,做私营企业,也算得上是他的晚辈,又是没有靠山的无根浮萍,这可是最正规的被打劫对象。

现在如意算盘都落空了,不但东西没要着一件,面子也给张辰扫了个干干净净。跟看来的有好几个博物馆和图书馆的馆长,当初他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要给大家谋福利的,如今没有了利益,这些人肯定是不会跟着他了。

张奉栋心里恨的荒啊,一动不动地看着张辰,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心中恶狠狠地想着:我说这个小孽种怎么就不怕我这个部长呢,原来是找到了龙城张家当靠山啊,当年的事情既然已经搞清楚了,那龙城张家为什么不站出来说明白呢,就让他们家的姑娘一辈子背着一个不守妇道的名声吗?这个小孽种说他父亲叫张百川,没听说张芷兰再嫁啊,不会是当年真的有什么吧,可这个小孽种和老三长得一个模子出来的,也不应该有问题啊,这个事看来还能够再挖一挖。龙城张家又怎么了,我张奉栋就怕了你们吗,我偏偏就是要从唐韵把我的东西带走,看看你们能怎么样,我这也是为了国家的文化事业建设,守着这么庞大的财富却不为国家出力,我只是看不过了才出来仗义直言的,你们能说我什么吗,大不了我不私自截留就走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敲这个小孽种的竹杠。这可都是你们逼我的,好好的跟你们要不给,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如果不让我把我的东西带走,唐韵就等着被查封吧,想要对外展览是别想了,这辈子也别想展览一天,到时候你守着一堆的文物却不能展览,我再略施计谋,还不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乖乖的交出来吗。

对唐韵来历毫不知情,也不知道已经掉进了张辰的坑里,还想着怎么玩阴谋,完全没感觉到自己就要闯下大祸的张奉栋,终于下定了决心。到了这一步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怒视着张辰,道:,“行啊你,当初把你们赶出老张家真是太明智了,要不然老张家还不知道被你们搞成什么样子呢,我今天就正式对外宣布把你逐出家门,不再是关中张家的子孙了。之前还碍着家族的情份给你几分面子,现在称已经不是我老张家的人,也没有必要再给你留面子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东西你走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没有商量和考虑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