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36章 轮到咱们显摆了

第二三六章 轮到咱们显摆了

“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西方的传统节日圣诞节的前一天,这一天的晚上又叫“圣诞前夕”国人称之为“平安夜”。按照农历上来说,这一天是壬午年,壬子月,丙寅日,易纳采、订盟、开市、交易、

立券,不论东西方的说法,这一天都算是黄道吉日。经过一年多的收购、施工、准备,汉府大酒店终于要开业了。近百座四合院连在一起改建的酒店,将近七百间客房,六座不同风格的餐厅,大型男女浴池各两座,健身房四处,以及商务中心、图书馆等配套设施。因为都是民居四合院改建而成,又要在最大程度上贴近仿古这个标杆,汉府没有设置歌舞厅等场所,也就没有参与评星级,只是以它的古典和豪华来吸引客户。可汉府的价格却是相当的不便宜,最普通的客房房价也要在三千以上,清一色紫檀木家什的独门独院首辅公阁更是要八万六千块钱。酒店房间的布置也是相当讲究的,墙上的字画都是拜托石老在书协请一些当世的大师出手,或自书自画,或临摹前人作品,甚至还会有一些近代大家的真迹:所有的杯盘碟碗也都是褚铁眼在唐韵实验中心新建的窑炉里边烧制的,如果不是底款上“汉府酒店”那四字款识,没几个人能看出这是新东西来。前期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尤其是做为在六家省台播放的博古藏谈指定拍摄场所之一,古色古香的韵味和取于闹市中的那份宁静幽雅吸引了一大批来往于京城和地方之间的古玩藏家。因为汉府酒店的纯古典风格和高品质服务,也被京城政府指定为外宾接待酒店之一,这个并没有张辰大舅张镇寇的面子在里边,实打实评出来的。六座餐厅之中呢有两处是提供仿膳的,并且提供极品陈酿,这个也是酒店的一大亮点”慕仿膳之名而来的客人也有不少。只是这仿膳的价钱可不便宜,普普通通的吃上一桌就得几万块,如果还想喝点陈年老酒,那就更加奢侈了。在京城的同行们看来”汉府酒店是一个很另类的存在。极度的豪华,每间客房里边的家俱都是名贵木材,摆设的瓷器和字画也都是上等货色,豪华套间里书画作品更是不乏当代名家大作,可它却不接待会议住宿:仿膳餐厅的菜式讲究、口味地道,陈年佳酿更是千金难求,这么受欢迎的餐厅,却又不接待宴席:这汉府酒店当真是怪”花了那么多钱,却不急着往回收。等到开业之后,同行们再次傻眼”即便是如此,汉府酒店的买卖仍旧是火爆的不得了,除了那十处首辅公阁之外,所有客房基本上每天都是满员。

汉府酒店根本不需要为生意发愁,也不用出去跑客户,在开业之前就已经有几家大型的旅行社来接洽了,甚至有很多旅行社都提前把两三个月之后的房间定下来,高档旅游路线的客户们不会在乎一夜最少三千块的房钱”他们要的就是舒适的享受。正经的老餐们都是美食家,只要东西地道,也不会不舍得花银子,仿膳餐厅里每天也都是客满为患。

汉府酒店的成功,在京城的酒店行业掀起了一阵议论”为什么汉府就这么牛,别人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一下,成功的案例总是有迹可循的嘛。

首先,汉府的地理位置好,就在京城的市中心:其次,客房的配置一流”全都是实打实的真家伙;再次,项目取意新颖,清一色的仿古式建筑和装饰:其四……张辰一点都不担心别的同行们模仿”汉府有很多方面都是得天独厚的,刻意的模仿是行不通的”第一条的地理位置和建筑布局就极难完成,不说市中心规规正正的百十座四合院凑起来有多难,单是收购起来的诸多麻烦就让人头疼,张辰的那个方法是可一不可再的,有了唐韵做参照,人们都学精了。再有就是客房里的摆设了,也就是张辰拿手里的几百幅古画去引诱,再加上石老的面子和唐韵的影响力,这才请得出那么多当世名家一起出手,其他人基本是做不到这样,有钱也不行,很多大师都不是贪钱的人,那玩意儿打动不了他们:而那些个仿古的瓷器就更是没可能了,能烧出这么多完美的仿古瓷器来,除了褚风之外再无第二人,褚铁眼会给自己徒孙的竞争对手加油鼓劲儿吗。仿膳这一条上同样是做不到,张辰早已经申请了多项知识产权保护,别家是不能够学的,但凡学过去就是侵权。汉府酒店里的厨师也不能打主意,他们都签有合同,出了汉府酒店就不能再做这样的仿膳了,否则也会吃官司。张辰本来还想着和张湄、张沐提一下唐韵和汉府相互宣传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说呢,李天平就给他来电话说了这个主意。紧接着张湄也提出了入住汉府酒店的客户优先参观唐韵文化展览中心的建议,她倒没有弗雷德里克和李天平想的那么深远,只是单纯的从汉府的角度去考虑,给汉府的繁荣再加一层保险。相隔二十天之后的一月十四号,又是一个开市、交易、纳财的黄道吉日,唐韵研发中心也在这一天正式举行了开业仪式。唐韵的开业就不是汉府能相比的了,酒店再好也只是一个单纯的盈利机构,而唐韵的意义则是很重大的,它不仅仅是因为盈利而存在,更多的是为了钻研古文化,挖掘出更多失传了的古代文明,对于文物保护和研究都有着很大的作用。唐韵所针对的范围相对要窄一些,只有对外开放展出的文化展览中心面对大众,其它的部门都只是面对文物、考古等学术专业和收藏、出版这些行业,但这并不能影响唐韵开业仪式的盛大场面。虽说同行是冤家,可唐韵这个同行却没有人会把他当冤家来看,前段时间有不少抱着想通过上级部门来制约唐韵,甚至是浑水摸鱼弄几件藏品的单位,现在都消停下来了,他们的顶头上司国家文物局局长都在唐韵的手上吃了亏,再有人打这种主意那就一定是疯了。既然不能通过官面的手段来强取豪夺那就和唐韵打好交道吧,来来往往的熟悉了之后,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大家来个藏品互换借来展览几天总不是什么大问题吧。谁还没有个缺东少西的时候,唐韵的藏品也不是包罗万有的,只要自己手里有价值相当东西,相信唐韵也会有兴趣的,全世界哪家博物馆不是这么干的啊。许多大型的博物馆都是馆长亲自来道贺,和唐韵有合作关系的高校也都是相应学科的带头人来参加开业仪式,收藏协会的更是要来捧场了,这可是给藏协大张脸面的事情脸马上风都觉得自己更有面子了。因为张奉栋的倒台而新提上来的那位昏部长也在来宾名单里,没有张辰也就不会有他这个新任的雷部长,统领全国的博物馆院可是大肥差他理当要感谢张辰的。而且唐韵也属于他的管辖,就唐韵的规模和在同行业之中的地位,他也得来恭贺一下的。还有其他相关不相关的部门,只要是能扯上关系的,都派来代表祝贺一下。负责治安、环境、工商、税务等等的这些部门和唐韵打交道时间都不短了,对于唐韵的底细也有些了解,这时候正是搞好关系的机会:其他如出版、新闻等未来可以有合作的单位,还有唐韵的器械、材料供应商这些都是靠着唐韵发财或者指望着靠唐韵出头的,这时候更是少不了他们。这么大的场面当然少不了媒体的参与,张辰甚至很大方地把开业之后的两天时间定为媒体参观日,这两天也是展示中心唯一可以照相摄像的时间,过了这两天之后即使是媒体也不能带着照相机进去了。在唐韵的文物引回时参与过清点分类的也都被邀请参加仪式,这是对人家的一种感谢和回馈,这些人无一不是古玩迷,来了唐韵就不想走了,这里的展品多啊,而且品种类别齐全顶级重宝也是琳琅满目,对于终日里就和古玩打交道的人来说,绝对是幸福的殿堂。唐韵开业在业内造成的影响还不是最大的相对强烈的反应都是在开业三四天之后,媒体把消息公布出去了这才开始显露出来。

媒体行业并不缺乏愤青类的爱国人士,要说还是唐韵的展品解气啊,

给了这些个宣传舆论的笔杆子铁嘴们很大的发挥空间。从前都是因为〖中〗国的古董在国外的博物馆展出,而对方也是用各种理由和借口来拒绝归还: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也有了他们的想要却又得不到的东西,各种艺术品和文物数不胜数,也轮到咱们显摆显摆了。有不少纸面媒体都把罗马皇帝的权杖、法国国王的冠冕、〖日〗本皇室的神器、教会的黄金《圣经》都做为头版头条的大标题新闻,电视媒体也对这类展品进行了长时间大篇幅的报导,也因此引发了一次大规模的文物归属权之争。

英、法、德、意、美、奥、日等国都向中方提出就相关文物归属问题进行商榷的要求,中方的答复很简单,这些东西都是属于国内藏家的私人藏品,政府是不能代替个人做主的。既然是个人的,那就找物主去吧,可张辰是什么人,标准的小爱国青年,还是一个巨富爱国青年,他巴不得多弄一点洋玩意儿来呢,怎么可能把手里的东西放出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溘下一章要说到教会,有必要把一个常识解释一下。教会的枢机分为三个级别:枢机主教、枢机司锋、枢机执事,很多年来国内的教徒都把大陆和港台的枢机称呼为枢机主教,其实是很荒谬的,说直白点就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中〗国地区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位枢机主教,大陆和港台被任命的都是枢机司锋,他们的主教身份都是在当地教区的身份,在枢机团只是司锋。包括今年一月六号任命的香港教区汤汉主教,也是错误的,今年二月十八号汤汉主教的牧微才改成红色五行穗(枢机团独有的牧徽),也只是枢机司锋,并非枢机主教。@。